杜金:大博弈中的乌克兰

来源:观察者网

2021-12-31 08:51

亚历山大·杜金

亚历山大·杜金作者

俄罗斯政治学者,普京的哲学家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亚历山大·杜金 译/ 观察者网 余烈】

今天,在乔·拜登的新保守主义和极端全球主义政府的领导下,俄罗斯和美国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张,人类并非处于冷战(长期以来这一直没有停止)的边缘,而是处于核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边缘。主要的麻烦是乌克兰。

在外国观察家看来,这两个民族有来自基辅罗斯的共同祖先,他们有血缘关系,都信奉东斯拉夫的东正教,所以他们之间的冲突是一种奇怪和不可理解的事情。

这表明,有第三种力量参与了这场冲突——也就是那些美国人,他们试图让这两个兄弟民族相互对立,并通过支持其中一方——乌克兰,来打击俄罗斯,而普京总统的爱国主义改革正让俄罗斯回归历史。

在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关系中,有几个因素在外部观察者眼中并不是非常清晰。

12月底,西方媒体纷纷报道称,超过一万名俄军已经从俄乌边境地带撤离。图片来源:CBS视频截图

一、历史上乌克兰真实存在吗?

首要的误解就是将冲突表述为两个国家之间的对抗,西方媒体和政客把一切都表述得好像乌克兰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独立国家。按他们的说辞,布尔什维克在20世纪20年代将其强行并入苏联,而当共产主义政权垮台后,乌克兰立即恢复了独立,但这完全不符合实情。

·基辅罗斯及其分裂:东斯拉夫人三个分支的起源

九世纪,俄罗斯国家诞生于俄罗斯北部——诺夫哥罗德(Novgorod),但在很短的时间内,其首都转移到了基辅(Kiev),因此被称为基辅罗斯。俄罗斯的人口主要由东部的斯拉夫人组成,北部和东北部有相当比例的芬兰—乌戈尔人,南部和东南部有突厥人。

很快,这个统一的国家分裂为了一些几乎独立的地区——公国。

西部主要的公国是加利西亚(Galicia)和沃里尼亚(Volhyn’)。

东部,弗拉基米尔(Vladimir,后来则由莫斯科承继)开始壮大。

西北部,波洛茨克公国(Polotsk)逐渐被立陶宛控制,成为立陶宛大公国(the Grand Duchy of Lithuania)的基础。

·俄罗斯东部和俄罗斯西部

中世纪时,在俄罗斯东部和西部之间,为争夺大公国的宝座产生了紧张的对立,弗拉基米尔的王公们最终成功地夺取了这个宝座。在安德烈·波戈柳布斯基十二世(Andrei Bogolyubsky (XII))的领导下,整个俄罗斯的首都转移到了弗拉基米尔,后来迁移到了俄罗斯东部的莫斯科。基辅被遗弃了,并且几乎被人们遗忘,只出现在传说之中。

十二世纪是分裂的时代,基辅罗斯的人民和东斯拉夫人分裂成了三个分支,分别是西南、西北和东部分支。后来,他们分别被称为Malorossy(小俄罗斯人或乌克兰人,Little Russians or Ukrainians)、Byelorussy(白俄罗斯人,White Russians)和Velikorossy(大俄罗斯人,因为俄罗斯的东部被称为Velikorossia,即Great Russia,大俄罗斯)。

他们命运迥异。在蒙古人入侵期间,大俄罗斯人和小俄罗斯人被纳入了蒙古汗国的管辖范围,但蒙古人承认了王公们对大俄罗斯的领导地位,当地得以保留全面的东正教(以大主教为首的教会)和一定程度的主权。

另一方面,小俄罗斯人发现自己被困于立陶宛、波兰和奥匈帝国之间,他们的宗教身份受到西方天主教的强烈影响。

而白俄罗斯则成为了立陶宛大公国的一部分,该公国相对独立于金帐汗国。

金帐汗国与俄罗斯各公国

·大俄罗斯(Velikorossia,或Great Russia)的崛起

几个世纪过去了,在金帐汗国灭亡后,莫斯科开始变成一个强大的地区势力。立陶宛与波兰合并,并接受天主教的统治。而小俄罗斯人(又称乌克兰人)发现自己成为了从属阶级,一些在波兰人手下,一些是奥匈帝国的一部分。

前基辅罗斯的南部地区首先在克里米亚鞑靼人(Crimean Tatars)的统治之下,然后与克里米亚一起被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吞并。因此,乌克兰的名字,即Okraina,意思是“边缘领土”。那时乌克兰没有任何独立性,领土被不同国家分割。同时,小俄罗斯人(乌克兰人)的核心保留了东正教和古老的东斯拉夫传统。

随着莫斯科权力的增长,大俄罗斯(Velikorossy)开始逼退波兰人和土耳其人,夺取他们在前基辅罗斯的属地,纳入其不断增长的帝国版图。其中最先夺取的是从哈尔科夫(Kharkov)到敖德萨(Odessa)的新俄罗斯(Novorossia)的土地,最后则是从奥斯曼帝国手中夺得的克里米亚(Crimea)。

1768-1774年间的俄土战争,最终使奥斯曼帝国丢掉了克里米亚,图为描绘1770年切什梅海战的油画,在此战中奥斯曼海军主力被歼。

这些领土的居民要么是大俄罗斯的本地人,要么是对莫斯科友好的哥萨克,包括小俄罗斯(乌克兰)的哥萨克和那些已经扩散到俄罗斯帝国南部的哥萨克。新俄罗斯(Novorossia)成为了俄罗斯帝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后来,沙皇俄国还从波兰人那里收回了乌克兰的其他地区,这片区域主要居住着乌克兰本民族和小俄罗斯哥萨克人(Malorussian Cossacks)。在西北方向,白俄罗斯的情况也是如此。这些土地都成为了沙皇俄国的领土。

1792年俄波战争

·帝国解体

1917年至1921年,沙皇俄国覆灭,导致多个国家宣布从俄国独立。但布尔什维克逐渐将大部分领土——除了波兰、芬兰和波罗的海三国——收归莫斯科控制(波罗的海三国在二战后被斯大林重新纳入领土范围)。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在一个完全由他人决定的、纯粹行政性的边界划定之下,成为了苏联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苏联是集中制的、具有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单一制统一国家。在苏联之前,乌克兰和白俄罗斯都从来不是独立的国家,除非把中世纪的加利西亚 - 沃里尼亚(Galicia-Volhynia)和波洛茨克(Polotsk)公国也算在内。

·苏联解体

1991年苏联解体时,前苏联的各个加盟共和国——实际上完全就是俄罗斯帝国的行政省份,只是在苏联时期被称为“加盟共和国”,纷纷在腐败精英的影响下、在资本主义西方的直接支持下,宣布脱离莫斯科独立。

由于从叶利钦开始至90年代,莫斯科都一直由亲西方的改革者掌权,这些掌权者们很容易地就在苏联“完完全全人为的边界线”内承认新的国家实体。在苏联,边界本身没有任何意义,只是为了行政管理的方便而划定(就像同一座城市分成几个行政区)。

因此,单一制的沙皇俄国产生的单一制国家——苏联,曾把所有这些土地和人民汇聚在一起,现在却被取代了,产生17个新的几乎从未存在过的“国家”——至少没有按这样的边界存在过,而其中大多数压根从来都不存在。(这些国家从一产生就注定失败。)

其中一些国家仍然效忠于莫斯科,另一些则受到西方的影响,并采取了严苛的反俄路线。不幸的是,乌克兰属于后者。

二、两种乌克兰人(或更多种乌克兰人)

1991年出现的新政治实体“乌克兰”的领土是由完全异质的领土和人民组成的。

乌克兰东部 (从敖德萨到哈尔科夫,途经顿巴斯的这部分领土)或新俄罗斯的居民实际上与现代俄罗斯东南部居民是同一类群。正如我们刚才所谈到的,这些土地被俄罗斯帝国(其中大部分是在叶卡捷琳娜大帝统治时期)从土耳其人手中夺取,俄罗斯人(大俄罗斯人,Velikorossy)重新定居于此,克里米亚也是同样的情况。

如果你沿着第聂伯河看地图就会发现,许多世纪以来,乌克兰西部地区(即右岸乌克兰)一直处于天主教波兰和奥匈帝国的统治之下,根本不是国家。那里的居民是东正教徒,大多数都是农民,因此被天主教贵族认为是低等民族。

虽然如此,并非那里所有的人都乐意让大俄罗斯人当自己的解放者。部分小俄罗斯人(即乌克兰人)仍坚持自己的身份认同,当然,他们的文化与沙皇俄国和大俄罗斯帝国的文化不同。正是从这些异见分子开始,乌克兰民族主义甚至乌克兰语言本身在波兰和整个西方的强烈影响下开始形成,这是一种基于各种东南部方言的被构造出来的语言,模仿了波兰语的结构。

在二十世纪初俄罗斯帝国时期,这种人为构建的民族主义崇扬、纯粹想象出来的“乌克兰身份”有了最初的迹象。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许多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班德拉、舒赫维奇等)加入了德国纳粹,他们极其残忍地屠杀共产党人、犹太人、波兰人和大俄罗斯人,这部分人被统称为扎帕第奇(zapadentsy,词源 “Zapad”,俄语和乌克兰语中的“西方”)。

投靠纳粹的斯特潘·班德拉(中)

在乌克兰的最西边,居住着鲁塞尼亚人,这是东斯拉夫人的另一个分支,他们的身份认同与扎帕第奇人也很不同。

·扎帕第奇人的“独立”(Nezalezhnost)概念

“乌克兰独立”是扎帕第奇人的口号,而东部的居民则认为,应当与俄罗斯保持密切联系,因为他们总体上与俄罗斯人是同一个民族。

顺便说一下,绝大多数乌克兰人都说俄语(Velikorossky)。“人造”的乌克兰语只有少数人会说,也只有少数人在日常讲话中会使用这种语言。

尽管如此,扎帕第奇人的独立路线在20世纪90年代的乌克兰占了上风,他们把持了政治、经济、文化和信息等领域的关键位置。

西方积极支持这种 扎帕第奇人的民族主义,尽管它有纳粹历史和种族主义意识形态。美国和北约的战略家从实用主义出发,决定在乌克兰动用这些人的力量,将整个国家撕离俄罗斯,并在未来将其完全置于西方控制之下。

·乌克兰东部vs乌克兰西部

在整个新乌克兰,西方和东方这两种倾向一直在相互斗争。从选举分布图中可以看出——亲俄的东部投票给了一些候选人,而亲西方、恐俄的西部总是支持其他候选人。东西部的总统们互相交替,他们的路线代表了在莫斯科和华盛顿之间的摇摆:克拉夫丘克(Kravchuk)是一个温和的西部人;库奇马(Kuchma)采取了多方向的立场;尤先科(Yushchenko)毫不含糊地向西方倾斜;亚努科维奇(Yanukovich)前后不一地、犹豫不决地寻求莫斯科的支持。

但一直以来,在政治和文化方面西部的趋向持续增长,以至于产生了对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的人口进行种族灭绝的呼声,因为据民族主义者说,这些地区的人口是忠于莫斯科的。

乌克兰亲欧盟示威运动 (Euromaidan)得到了美国——正是拜登、维多利亚·纽兰和新保守派那些人——的积极支持,在推翻亚努科维奇的政变中使最激进的扎帕第奇人掌权。半个乌克兰正面临大规模恐怖威胁。上台的“军政府”宣布了其倾向北约的态度,并要求俄罗斯船只从塞瓦斯托波尔撤出。

三、普京出场

莫斯科已不再像叶利钦时期那样,而是重新拥有主权并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地缘政治利益。正是在这时,普京政府决定进行干预。偶然成为乌克兰一部分的克里米亚居民立即宣布加入俄罗斯。顿巴斯地区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做出了同样的决定。

敖德萨、哈尔科夫和尼古拉耶夫居民本来也会这样做,也许波尔塔瓦和苏梅也是同样,但基辅的扎帕第奇人转向了大规模镇压(2014年5月2日在敖德萨工会大厦杀害平民等)。

在多次尝试夺回顿巴斯之后,基辅放弃了这一战略,开始准备与西方和北约建立更紧密的联盟。此时,俄方犯了一个错误:承认乌克兰新政府,希望与基辅建立和平。

·明斯克僵局

这就是我们目前的情况。诺曼底模式和明斯克协议,实际上只是为了缓和局势,但从长远来看,甚至从中期来看,都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这种情况只能有一个解决方案:将乌克兰分成两部分,承认两个政治主权——西部的右岸乌克兰(Western Right Bank Ukraine )和新俄罗斯(Novorossiya),同时基辅保留特殊地位。这迟早会发生。

·美国正在变本加厉

新一轮的升级自从拜登上台开始,白宫里出现了一群极端的全球主义者、大西洋主义者、新保守主义者和不惜任何代价挽回单极世界的支持者,实际上也就是那些在 2013年至2014 年挑起亲欧盟示威运动(the Maidan)的人。

俄罗斯正被指控准备入侵乌克兰,实际上这个借口掩盖下的进程是乌克兰加速融入北约。莫斯科没有丝毫用军事手段解决局势的意图,但美国的挑衅让莫斯科别无选择,正如普京、拉夫罗夫等俄罗斯高官近日反复表态的那样。

尽管局势有所缓和,美军依然命令“哈里·杜鲁门”号航母打击群驻留地中海地区,暂缓前往中东,图片来源:美国海军

普京宣布,乌克兰——连同通常认为自己是俄罗斯人的那一半人口——融入北约的行动跨越了“红线”。如果西方不注意这一警告,就不能排除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

我们只需要了解,这并不是一国对另一国的攻击,而是大地缘政治的进程。当莫斯科软弱,并且任由白痴或西方势力的直接代理人统治时,俄罗斯就失去了乌克兰,让乌克兰落入了那些立即被西方选中的极端民族主义政客手中。当普京开始恢复俄罗斯作为大国的主权和权力时,乌克兰问题浮出水面。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坚信,没有乌克兰,俄罗斯不可能成为多极世界的主权极点,他本来说中了,但今天的俄罗斯已经设定了坚定的道路,来成为这样一个极点。

细心的读者可以自己得出其余的结论。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陈轩甫
乌克兰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乌克兰之殇

五角大楼否认

2022年09月28日

顿涅茨克等四地入俄公投结果公布

2022年09月28日

作者最近文章

12月31日 08:51

边境危机悬而未决,乌克兰的前途在哪里?

12月13日 08:21

对于真正民主的支持者,该如何回应“民主峰会”?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美国正吸走制造业,给欧洲留下永久伤痕”

扎哈罗娃:拜登有义务给出回答↓

为争取各国一致制裁俄油,欧盟让了一步

外交部:中方要求作出解释,但美方一直沉默

谁是幕后黑手?各方众说纷纭

中方:当务之急是尽快打开乌克兰问题政治解决的大门

前所未有!北溪管道发现3处“神秘泄露”

美大使“怒了”:塞方刚与我们谈完,转头就和俄签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