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杜金:“历史的终结”从未发生,俄罗斯攻击自由秩序的战争也从未发生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3-30 08:09

亚历山大·杜金

亚历山大·杜金作者

俄罗斯政治学者,普京的哲学家

【文/亚历山大·杜金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历史终结论

从意识形态的角度看,20世纪90年代发生了弗朗西斯•福山和塞缪尔•亨廷顿之争,全世界至今仍受其影响。无论两位论者的观点受到了怎样的批评,这些观点的重要性都一直未减,因为当时两人讨论的两难问题至今犹存,这些问题仍然是世界政治和意识形态方面的主要议题。

我要提醒大家的是,伴随着华沙条约组织的崩溃和随后苏联的解体,美国政治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提出了“历史的终结”这一观点。这种观点基于这样的想法,即在二十世纪——特别是在法西斯主义被击败之后——历史的逻辑被简化为两种意识形态的对抗:西方自由主义对抗苏联共产主义。未来以及历史的意义取决于他们对抗的结果。

后来,根据福山的说法,未来已经到来。那一刻是1991年苏联解体,自由主义者在莫斯科掌权,他们承认西方拥有更好的意识形态。因此得出了“历史的终结”这一观点。根据福山的说法,历史是战争(冷战或热战)、冲突和对抗的历史。在XX世纪下半叶,所有的对抗和战争都被简化为奉行自由资本主义的西方与共产主义东方的对立。当东方崩溃时,矛盾消失了。战争停止了(正如福山所想)。因此,历史结束了。

历史的终结被延迟了,而不是被否定了

事实上,正是这一理论支撑着全球主义和全球化的整个意识形态和实践操作。直到今天,这一理论仍然引导着西方自由主义者。这是乔治•索罗斯、克劳斯•施瓦布、比尔•盖茨、杰夫•贝佐斯、马克•扎克伯格、巴拉克•奥巴马、伯纳德•亨利•利维、希拉里•克林顿和......乔•拜登所倡导的理念。

当地时间3月16日,普京再次就乌克兰局势发表演讲

自由主义者承认,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并非一切都进展顺利。自由主义和西方面临着各种问题和新挑战(政治化的伊斯兰教、俄罗斯和中国的新崛起、民粹主义——包括美国本身出现了特朗普和特朗普主义等等)。全球主义者相信,历史的终结有些延迟,但它的发生是不可避免的,很快就会到来。坚信全球主义的乔•拜登赢得了选举(可能不太公平),他的口号是最新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努力让历史的终结成为现实。这意味着要确保自由主义在全球范围内取得最终胜利。(拜登的口号“重建更美好的世界”与“重回全球化,这次更成功”相同。)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创始人克劳斯•施瓦布将这句话称为“大重置”地球的计划。

福山和他的观点并没有被弃之不顾,只是从整个自由世界观的角度来看,这一在意识形态上完美无瑕的计划被推迟实施了。30年来,自由主义继续渗透进社会的各个层面——技术、社会和文化进程、性别政治(各类少数派性取向)的传播、教育、科学、艺术、社交媒体、屏蔽文化等。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西方国家,甚至也发生在半封闭社会,如伊斯兰国家、中国或俄罗斯。

文明重现

早在20世纪90年代,另一位美国学者塞缪尔•亨廷顿就对“历史的当代时刻”做了另一番解读并以此反驳了福山。福山是坚定的自由主义者,倡导世界政府以及民族国家的去国有化和去主权化。另一方面,亨廷顿坚持国际关系中的现实主义传统,即他承认主权是最高原则。但与其他用民族国家来解释国际政治的现实主义者不同,亨廷顿认为,在冷战结束、东方集团和苏联消失后,历史不会终结,而是会出现新的参与者,并在全球范围内相互竞争。他称这些参与者为“文明”,并在他的著名文章中预言了文明的冲突。

亨廷顿的理论是这样的:资本主义阵营和社会主义阵营并不是在缺乏抽象意识形态设计的情况下凭空创建出来的,而是建立在不同民族和地区的鲜明文化和文明基础上的。这一基础早在西方现代性及其简单化的还原论意识形态(自由主义、共产主义、民族主义)出现之前就已经建立起来了。当现代意识形态之争结束时(最后两个意识形态中的一个——共产主义消失后),古代文化、宗教和文明的深厚底蕴将浮出水面。

全球自由主义的真假敌人

在21世纪初,当时的西方面临着激进伊斯兰主义的挑战,亨廷顿观点的正确性变得尤为明显。那时亨廷顿本人还没来得及享受自己的理论胜利就去世了,而福山则承认他过早地发表了观点并给出了最终结论,他甚至还提出了“伊斯兰法西斯主义”的观点,认为只有打败“伊斯兰法西斯主义”才能带来真正的“历史的终结”,而不是在此前。但这次他又错了。

伊斯兰教不只有政治化的伊斯兰教一种。事实证明,伊斯兰教在实践中是如此的多样化,以至于它并没有凝聚成一股对抗西方的统一力量。伊斯兰威胁对西方是有用的,西方战略家在一定程度上操纵了伊斯兰威胁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因素,以证明他们干涉中东或中亚伊斯兰社会的政治生活是合理的。可伊斯兰无法向西方发起严峻的意识形态挑战。

更为严峻的挑战来自俄罗斯和中国对真正主权的追求。但同样,莫斯科和北京都没有把自由主义者和全球主义者与任何特定的意识形态联系在一起(尤其是在邓小平改革后,中国承认了经济自由主义)。远在现代性出现之前,中俄两种文明就已发展起来。亨廷顿本人称它们为俄罗斯的东正教(东方基督教)文明和中国的儒家文明,他非常准确地认识到俄罗斯和中国与深层精神文化具有的联系。就在自由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的意识形态对抗以全球主义者表面但非真正胜利告终的时候,这些深层文化才展现出来。共产主义消失了,但东方和欧亚大陆却并没有。

虚拟世界的胜利

历史终结论的支持者们并不轻易接受他们的失败。他们如此沉迷于自己狂热的——意识形态化的——全球化和自由主义模式,以至于除了历史的终结,他们看不到任何其他可能出现的未来。所以他们开始越来越执着于一个虚拟版本的未来。如果某样东西是不真实的,那就让我们使它看起来真实,让所有人都相信它是真实的。本质上,通过全球互联网、网络技术、新设备的推广和人机结合技术的发展,他们正在押宝“精神操控政治”。这是由达沃斯论坛的创造者克劳斯•施瓦布所阐述,并得到美国民主党和乔•拜登拥护的“大重置”。这一政策的本质是这样的:如果全球主义者无法掌控现实,那他们就应完全主宰虚拟世界。他们拥有全部所需的互联网技术、协议、服务器等。因此,依靠全球电子致幻和对人类意识的完全控制,他们开始创造出一种世界图景——一个历史已经终结的世界。但这只是一种图景,仅此而已。这不过是屁股决定脑袋。

因此,福山任然很重要,但他已不再是作为一名分析家而重要,而是作为一名全球公关经理而重要,他正试图把大部分人强烈拒绝接受的概念强加给人类。

这一次,自由主义变成了真正激进且非常极权的东西。

"普京对自由秩序的战争"

因此,福山对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的评估就很值得玩味。乍一看,他的分析似乎完全无关紧要,因为他只是重复了西方反俄宣传中常见的陈词滥调,这些陈词滥调本身没有任何新意或说服力——仅仅是恐俄新闻罢了。但要是仔细观察,如果你忽略掉那些最显眼的东西(狂热仇恨俄罗斯、普京和所有反对历史终结论并识破他思维逻辑的人),你看到的景象就会有所不同,福山的思想反映了全球主义精英共有的思维方式。

福山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普京对自由秩序的战争”,而这个标题就已亮明了他的主要观点。而这一观点本身则绝对正确。

在乌克兰进行的特别军事行动,是将俄罗斯确立为一个文明,使其成为一个多极世界中一极的决定性动力。这完全符合亨廷顿的理论,但与福山的“历史终结论”(或波普/索罗斯的“开放社会”论——这就是老索罗斯现在如此愤怒的原因)背道而驰。

是的,这次行动正是“对自由秩序的战争”。

乌克兰至关重要

从地缘政治学的创始人麦金德到布热津斯基,几代盎格鲁-撒克逊地缘政治家已经清楚地表明,如果俄罗斯想要重生为一个完全独立的世界强国,那么乌克兰就具有重要意义。这种重要性在此前是这样表述的:没有乌克兰,俄罗斯就不是一个帝国,但有了乌克兰,它就是一个帝国。如果我们用“文明”或“多极世界中的一极”这个字眼来代替“帝国”,那这句话的含义就将更加明确。

整个西方都把乌克兰当作反俄的筹码,并为此目的而放任乌克兰国内的纳粹主义和极端恐俄症大肆发作。凡是有利于对抗东正教文明和多极世界的手段都是有益的。然而,普京没有忍气吞声,而是与全球主义、国际寡头、“大重置”、自由主义、历史终结论展开了战斗。

最重要的事情恰恰在这里出现了。这次特别军事行动不仅针对乌克兰恐俄纳粹主义(非纳粹化——以及非军事化——是其主要目标),而且更针对自由主义和全球主义。毕竟,是西方自由主义者让乌克兰纳粹主义成为可能并支持和武装它,并挑唆它对抗俄罗斯这个多极世界中的新一极。就连麦金德也称俄罗斯为“地理上的历史轴心”(他那篇著名文章的标题就是这个)。要终结历史(全球主义者的观点,即“大重置”的目标),这个历史轴心必须被打破,被摧毁。俄罗斯作为世界一极,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作为一大文明,绝对不允许存在。全球主义者的邪恶计划是痛击俄罗斯的软肋以便削弱俄罗斯,让东斯拉夫人(本质上都是俄罗斯人)相互对抗,甚至分裂那个将他们团结在同一文明框架内的俄罗斯东正教。为此,乌克兰人需要被置于一个全球主义矩阵中。全球主义者努力借助信息宣传、社交网络和一项引导心理和意识的大型行动来控制社会意识。在过去几十年里,数百万乌克兰人成为了它的受害者。在2014年革命爆发和乌克兰纳粹主义公然崛起之后,这种情况变得更加严重。乌克兰人被说服相信他们是西方(全球)世界的一部分,“俄罗斯人不是兄弟,而是死敌”。在这一战略中,乌克兰纳粹主义与自由主义完美共存,从本质上讲,纳粹主义沦为了自由主义的工具。

乌克兰纳粹分子 图源:环球网

为多极化而战

这正是普京所坚决反对的。这场战争不是反对乌克兰,而是为了乌克兰。在这种情况下,福山是完全正确的。今天在乌克兰发生的是“普京对自由秩序的战争”。这是一场与福山本人、索罗斯和施瓦布、与历史终结论和全球主义、与现实和虚拟霸权、与“大重置”的战争。

当今在乌克兰发生的戏剧性事件代表了人类面临的主要困境。未来世界秩序什么样将由这些事件所决定。世界将来会成为真正的多极世界吗?也就是说成为民主的和多中心的世界,不同文明将有权自由选择自己的命运(我们希望这会发生——在我们即将取得胜利的情况下),还是(上帝保佑)世界最终会陷入全球主义的深渊。但是,这一次,自由主义将不再反对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而是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密不可分地联系在一起(正如在乌克兰的情况)。现代自由主义已准备好利用纳粹主义并在纳粹主义为己服务时无视其纳粹本质,现代自由主义才是真正的恶魔——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现在这场战争就是对抗这个恶魔的战争。

基于虚假前提,纳粹长官福山提出了12个观点

福山最近发表的另一篇文章也值得关注。这篇文章发表在美国新保守主义者(他们恰恰是自由纳粹主义最聪明的代表)的出版物《美国目的》杂志上。福山在文章中提出了乌克兰冲突将如何进行下去的12个观点。我们将完整地呈现这些观点。应该指出,这完全是虚假信息和恶意宣传,我们认为这篇文章是假新闻。

1. 俄罗斯正在乌克兰走向彻底失败。俄罗斯的计划是无效的,该计划基于一个错误的假设,即乌克兰人心向俄罗斯,乌克兰军队会在俄罗斯入侵后立即崩溃。俄罗斯士兵携带的显然是在基辅胜利大游行时该穿的军服,而不是额外的弹药和口粮。此时,普京已将他的大部分军队投入到这次行动中——他没有庞大的后备部队可以召集来加入战斗。俄罗斯军队被困在乌克兰的各个城市之外,面临严重的供应问题和乌克兰的持续攻击。

第一句话是最重要的。“俄罗斯正在乌克兰走向彻底失败”。其他一切表述都是建立在以下事实之上,即这句话代表了“绝对真理”,不容置疑。但如果我们真正展开分析,就要从一个两难问题开始:如果俄罗斯赢了,那么......,如果俄罗斯输了,那么......但现在根本谈不到什么赢了输了。“俄罗斯人会输,是因为俄罗斯人不得不输,这意味着俄罗斯人已经输了。没有其他选项可供考虑,因为其它选项都是俄罗斯的宣传。”这是什么?这是明显的自由纳粹主义,是全球主义者纯粹的意识形态宣传,从一开始就把读者放在一个“历史已经终结”的虚拟世界里。

然后在工具化幻觉的背景下,一切都变得可预测。我们正在处理一个心理战范本。

2. 他们的崩溃可能是突然的和灾难性的,而不是通过消耗战缓慢地发生。战场上的军队将达到既无法获得补给也无法撤退的地步,士气将荡然无存。至少在北方战线是这样。俄罗斯人在南方战线做得更好,但如果北方战线崩溃了,那他们将很难维持现状。

没有证据,纯粹是一厢情愿。“俄罗斯人一定是失败者,因为他们是失败者”。这是我们从模范失败者福山嘴里听到的话,他的所有预测都被证明是大错特错……

整件事建立在这样一个假设之上,即莫斯科原本准备了一场持续两三天的行动,随后俄军将与手捧鲜花的被解放群众胜利会师。俄罗斯人似乎是如此愚蠢,以至于他们没有注意到持续30年的反俄宣传,以及西方培训新纳粹组织和组建了一支欧式军队,这支军队全副武装(由西方提供装备)并训练有素(回想苏联时代,当时的训练是认真严格的),正准备对顿巴斯和克里米亚开战。如果俄罗斯的乌克兰之战未在两周内结束,那就是一次“失败”。这是另一个幻觉。

西方牺牲了乌克兰人

然后福山接着说了一件相当重要的事:

3. 在这场战争爆发之前,俄乌两国不可能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分歧。考虑到俄罗斯和乌克兰在妥协后遭受的损失,两国是不可能达成任何妥协的。

这意味着西方继续相信自己的虚假宣传,不会与俄罗斯妥协并直面现实。如果西方想等到俄罗斯失败后再开始谈判,那这样的谈判就永远不会开始。

4. 事实再次证明,联合国安理会毫无用处。唯一有帮助的是联大投票,这有助于识别谁是这个世界的坏分子或说谎者。

在这一观点中,福山是要解散联合国,并在其废墟上创建一个“民主联盟”,即建立一个完全隶属于华盛顿的国际组织,而且该组织愿意生活在“历史终结”这一幻觉中。该项目是由另一个自由纳粹仇俄者麦凯恩策划的,并已由乔•拜登开始实施。一切都在按照“大重置”计划进行。

5. 拜登政府决定不划设禁飞区,也不帮忙向乌克兰转运波兰的米格战机,这两个决定都是对的。在这个情绪激动的时刻,他们一直保持冷静。最好让乌克兰人单枪匹马地打败俄罗斯人,让莫斯科找不到借口说是北约攻击了他们,同时避免所有战争升级可能性。尤其是波兰的米格战机,并不会大幅提升乌克兰的战斗力。更重要的是要向乌克兰持续提供标枪导弹、毒刺导弹、TB2无人机、医疗用品、通信设备并与乌克兰共享情报。我认为在乌克兰境外活动的北约情报机构已经向乌克兰武装力量提供了情报。

首先,我们可以同意福山的观点。拜登还没有准备好核摊牌,而在宣布禁飞区和北约直接干预冲突后,核摊牌马上就会发生。“乌克兰人单枪匹马地打败俄罗斯人”这句话听起来可笑而又残忍,但作者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西方首先让乌克兰人对抗俄罗斯人,然后拒绝提供有效援助以便让乌克兰人单独对抗俄罗斯人。在一个历史已经终结的世界里,乌克兰人正在取得虚拟的胜利。在福山看来,他们应该为此感到高兴。打败俄国人只是时间问题。虽然现实情况与他们的想象大相径庭,但谁在乎呢……

6. 当然,乌克兰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但最大的损失是火箭和大炮造成的,米格战机和禁飞区对此都无能为力。要阻止屠杀只能在陆地上击败俄军。

当福山说出“巨大”这个词时,看他漠不关心的表情就可以清楚地知道,他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普京幸存和民粹主义的新开端

然后福山开始思考普京的命运。他一边梦想着历史的终结,一边漫不经心地断言:

7. 在俄军被击败后,普京不会幸存。他获得支持是因为他被认为是一个强人;一旦他表现出无能并被剥夺了恐吓别人的权力,那他还剩下什么?

这一论点完全建立在第一个前提上,即俄罗斯人的失败是不可避免的,这意味着普京完蛋了。可如果俄罗斯人赢了,普京的好日子就开始了。现在这一点很重要,不再是对妄想的福山,而是对我们。

普京最好和民粹主义者(西方全球主义者的国内敌人)一起死。而且他们已经死了。

8. 入侵已经对全世界的民粹主义者造成了巨大伤害,他们在战前不约而同地对普京表示了同情。其中包括马泰奥•萨尔维尼、贾伊尔•博尔索纳罗、埃里克•泽穆尔、马琳•勒庞、维克托•奥尔班,当然还有唐纳德•特朗普。这场战争暴露了他们的独裁倾向。

马泰奥•萨尔维尼 图源:新华网

检索一下现实:并非所有民粹主义者都如此直接地受到俄罗斯的影响。在受其属下自由纳粹主义者和泛大西洋主义者的影响后,马泰奥•萨尔维尼已改变了他此前对俄罗斯的友好态度。其他人的亲俄态度也不应该被夸大。

但这里还有一个有趣的问题。即使人们接受福山的观点,即民粹主义者是围着普京转的,那他们只有在“俄罗斯人被打败”的情况下才会失败。可如果俄罗斯胜利了呢?毕竟,这是“普京对自由秩序的战争”,如果他赢了,所有的民粹主义者也将和莫斯科一起获胜。然后国际寡头和“大重置”精英们的终结就是不可逆转的。

对中国的教训和单极世界秩序的终结

最后,福山谈到了中国的命运,中国是竞争多极世界秩序中一极的另一竞争者。

9. 到目前为止,这场战争给中国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教训。与俄罗斯一样,中国在过去十年里建立了一支看似拥有高技术装备的武装力量,但他们没有作战经验。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很可能会重复俄罗斯空军的糟糕表现。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同样没有展开复杂空中行动的经验。我们希望,中国领导层在未来考虑对台行动时,他们不会像俄罗斯人那样自欺欺人地看待自己的能力。

然而,这只有在“俄罗斯人已经输了”的情况下才会发生。但如果俄罗斯人赢了呢?那么这个教训对中国的意义将恰恰相反。也就是说,台湾回归祖国将比人们想象的更快。

10. 希望台湾自己能意识到他们有必要像乌克兰人一样准备战斗,恢复征兵制度。让我们不要过早地成为失败主义者。

脚踏实地,实事求是和深思熟虑会更好。但也许西方有像福山这样的理论家并一直沉醉在自己的妄想中,对我们也有好处?

11. 土耳其无人机将成为畅销货。

现在这些畅销货的碎片正被流浪者和抢劫犯收集起来,扔进乌克兰的垃圾堆。

12. 俄罗斯的失败将使“自由的新生”成为可能,并使我们摆脱对“全球民主衰落”的恐惧。多亏了一群勇敢的乌克兰人,“1989年精神”将会延续下去。

这是一个极好的总结。福山已经知道“俄罗斯失败了”,就像他知道“历史终结了”一样。然后,全球主义将得到拯救。可俄罗斯要是没失败呢?

那时,全球主义将不复存在。

然后,欢迎回到真实的世界,一个充满了不同国家、文明、文化和宗教的世界,一个摆脱了极权式自由主义集中营的现实自由世界。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由冠群
乌克兰之殇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方翻译

现代大国总是输给小国?如果真是“特别行动”,可能会赢

2022年05月19日

西方带头违反国际法,给世界带来了什么?

2022年05月15日

作者最近文章

03月30日 08:09

乌克兰战争是为对抗纳粹恶魔,更针对西方自由主义

03月18日 07:26

乌克兰问题的地缘政治根源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找新借口针对中国,美国拉盟友追踪所谓“非法捕鱼”

“俄乌冲突再不改变,世界上近1/4的人将挨饿”

电气油全停,立陶宛成首个与俄能源彻底切割的欧盟国

找新借口针对中国,美国拉盟友追踪所谓“非法捕鱼”

一口恶气:莫里森失败,正合我意

刚赢得澳大选,他就宣布要去参加美日印澳峰会

芬瑞“入约”,为何土耳其“开价”、俄罗斯隐忍?

工党领袖赢得澳大选,曾卖弄对华“强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