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卡兹明:谁来替代莫迪?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5-26 07:50

艾米·卡兹明

艾米·卡兹明作者

常驻新德里的英国《金融时报》南亚分社主编

【文/艾米·卡兹明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父亲临终前的最后请求直到现在还困扰着安娜莉娅。当时父亲正躺在印度一所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公立医院里,周围的医生都在忙着救治蜂拥而来的重症患者。“我能从他嘴里听清的最后一句话是,‘救我。找人来救我’,”这位只给出单名的30岁艺术课老师如此回忆到。

她和哥哥此前拼命为67岁的父亲寻找医院,尽管有氧气瓶,但父亲在家里仍感到呼吸困难。德里的私立医院已人满为患,于是他们乘救护车赶到一家公立医院,却发现医院早就封门了。“医院工作人员让我们离开,因为医院已没有床位,” 安娜莉娅说。

他们最终找到一家临时用来隔离新冠患者的公立机构,这里只有四名实习医生在照顾着100多个病人。她父亲吸上了氧气但没有服药。在被收治两天后的一个晚上,父亲整夜都没有吸到氧气,也没有得到任何救护。当他最终得到一张可以躺在上面吸氧的床位时,一切都为时已晚。安娜莉亚说:“父亲已经病重不治了。”

如今,这个女青年悲痛欲绝,同时也为家人遭受到这样的痛苦而感到愤怒。在这波致命的新冠疫情袭来之际,印度民众都在努力为生病的亲人争取到医护服务和稀缺疫苗,这种愤怒情绪也就在印度社会中普遍弥漫开来。

印度每日新冠死亡病例仍在上升 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这种愤怒说明,一个魅力型强人的盔甲上已出现了第一道裂痕,而就在几周前,他在政治领域似乎还是无敌的:纳伦德拉•莫迪,印度几十年来最强大和最受欢迎的总理。

莫迪在2014年上台时曾承诺要给有抱负的印度人带来“Acche din”,或译作“好日子”,但现在看来,他的声望似乎越来越低。很多人将此次疫情看作是印度自1947年脱离英国殖民统治以来遭受的最大灾难,而莫迪应该对此负责。莫迪曾承诺要促进经济发展,增加就业机会,提高行政效率——或按他的说法就是“最小的政府,最大的治理”——并要提升印度的国际地位,但这些承诺至今仍未兑现。

相反,许多印度人现在遭遇到了巨大的困难,正努力让罹患新冠肺炎的亲人活下来,而面对他们的痛苦,这位领导人的表现似乎是出奇的冷漠——如果不是瘫软无力的话——这让民众感到自己已被他抛弃了。

安娜莉亚说:“找药品、找氧气、找特护床位都不应该是我们的责任。本不该发生病人不停转换医院这样的事。我们的责任是交税。政府的责任则是提供基本公共服务。他们辜负了人民的期望。这是过失犯罪。”

人们严厉质疑莫迪的抗疫举措,包括他曾释放出公共健康信息,暗示病毒威胁已经过去;在专家多次警告第二波疫情即将来袭之际,他仍对警告置若罔闻;以及他采用了拙劣的采购策略,导致印度国内的疫苗严重短缺。

与此同时,大量医疗急救物资正从世界各地(包括乌兹别克斯坦和罗马尼亚等国)蜂拥而至,这刺破了许多印度人的新兴大国迷梦。

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的副研究员阿西姆•阿里(Asim Ali)说:“这是七年来我们首次看到公众对莫迪表现出了愤怒情绪。这种愤怒来自城市中产阶级,他们是莫迪最忠实的选民,也是民间的舆论领袖。”

但莫迪在国内依然享有令大多数外国领导人艳羡不已的超高人气。根据数据分析机构Morning Consult的报告,现在仍有65%以上的印度人认可莫迪的表现,只有29%的人不认可。但与3月下旬相比,莫迪的支持率已经大幅下降,当时他的支持率为74%,不支持率仅为20%。

现在的问题是,这位执政7年,已将大多数决策权抓到手里的总理能否转移公众的注意力,摆脱疫情责任;否则,民众对他的表现就会越来越失望,这会逐渐削弱他的权威。

阿里说,莫迪在西孟加拉邦频繁举行的竞选活动重创了他精心塑造的领导人形象,使其不再像一个具有自我牺牲精神的、孜孜不倦服务于民众的领导人。他在20多个集会上发表了讲话,为大量民众一起赶来观看他而洋洋自得,即使那时印度的新冠肺炎感染病例激增,德里的医院已出现了氧气短缺的情况。

世界各国全面接种疫苗的人口比例 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阿里补充说:“莫迪塑造的典型形象是,他是一个无私的人,他不追求权力和金钱。但现在他的这个形象已遭到了重创。在印度其它地区的民众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时,他还在谋求赢得选举,掌控西孟加拉邦的政权。在人民的眼中,他的政治家形象已发生了变化。”

新加坡南亚研究所(Institute of South Asian Studies)高级研究员罗诺霍伊•森(Ronojoy Sen)表示,上个月第二波疫情来袭时,莫迪显得措手不及,给人留下了领导力缺失的印象。

罗诺霍伊•森说:“他的坚实可靠,这位总理闻名遐迩的领导能力,以及他在去年的卓越表现似乎都消失了。他们(执政党官员)坚信印度真的战胜了新冠疫情。你能听到卫生部长在三月份说,‘我国疫情已接近尾声’。现在,我国疫情形势可能正处于最危急的时刻,而中央政府却显得手足无措,无所作为。”

如何解读这次灾难

印度要到2024年才能再次举行大选。但印度人口最多的北方邦将在明年选举新一届邦政府,而该邦现在由备受争议的印度教神职人员尤吉•尤吉•阿迪亚那贺(Yogi Yogi Adityanath)领导,他就出自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这次选举将会是一次试验,它将表明选民对印度人民党应对危机的措施是否满意。

美国布朗大学的政治学家阿舒托什•瓦什尼(Ashutosh Varshney)表示,大选结果取决于印度人如何解读此次疫情造成的巨大破坏和损失,他们是将其归咎于政府的失职呢,还是政府无法控制的天灾。

瓦什尼说:“问题是,‘如何解读这次灾难?’有人会说,‘这是上帝对人类所作所为的惩罚。’(其他人)则会说这次灾难过于严重,应归咎于政府的失职和官僚主义的冷漠无情。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把这次灾难归咎于政府。

莫迪的国内支持率 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但多数分析人士仍然认为,莫迪终将突破目前的困境,因为印度的反对党软弱无力,而莫迪则拥有高超的政治技巧,在当选领导人后尽管引发了破坏性的大地震,但莫迪仍能保持自己在选民心目中的地位。

他曾在2016年采取非常规措施,想要废除该国流通中的大部分货币,并在一年后实施了执行不力的新税制,这些都给公众带来了许多痛苦,严重损害了经济。但选民们仍对他抱有信心,认为莫迪的行动是善意的,是为了撼动一个腐朽的体制。

去年疫情初起时,莫迪仅在下发通知4小时后就实施了全世界最严格的封城措施。这使数百万弱势的农民工陷入到了人道主义危机中,他们要么被困在城市得不到任何收入,要么被迫步行数百公里返回家乡。

然而,城市中产阶级——甚至许多农民工——仍然认为莫迪是为保护公众健康而作出了艰难但必要的决定。

印度阿育王大学(Ashoka University)的政治学家吉勒•韦尼尔斯(Gilles Verniers)表示,莫迪迄今为止仍经久不衰的人气表明他作为一位领袖,能使人感受到他具有坚强果敢的个人品质,而不是“不敢承担责任,对自己的行为患得患失。”

但他相信,为重夺有关他们如何处理此次危机的叙事权,莫迪和印度人民党将面临一场艰苦的战斗。

韦尼尔斯说:“外在形象和现实能力的反差从未像现在这样鲜明。政府表现出了一股我们此前尚未习惯的软弱无力感……现在这种形势丝毫没有转好的迹象。”

此次印度疫情的真实规模——以及病亡数据——可能永远不会被外界所知或获得官方承认。印度的检测能力仍然有限,特别是在病毒迅速传播的小城镇和农村地区。根据官方数据,自疫情开始以来,印度已经记录了超过25万例新冠死亡病例,但这一数量仍然少于美国和巴西。

印度卫生部长哈什•瓦尔丹(Harsh Vardhan)多次引用这些官方数据,称印度应对新冠疫情的表现要远远好于富裕国家——在争论政府抗疫表现时,这是印度人民党语言武器库中的一大关键法宝。

印度总共记录了2330万病例,最近7天的日均感染人数超过38万。但非官方专家认为,每天新增感染人数的真实数字在150万至200万之间。据估计,每天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在2.5万至5万人之间。鉴于新冠疫情能给人类造成巨大的痛苦,人们是不会轻易遗忘如此巨大的伤痛的。

布朗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阿西什•吉哈(Ashish Jha)上周在推特上写道:“你可以随心所欲地无视、不检测或少计算任何病例。但你不能无视那些死者。在印度,那些死者告诉我们,官方统计数字并没有展示出这种疾病的严重程度。我们必须倾听死者的声音。”

世界各国各阶层需要医用氧气的人口数量 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虚假叙述

随着火葬场开始加班加点地处理死者,印度人民党正转变工作模式,也开始更积极主动地控制损失。人民党的领导人将第二波疫情比作是一场无法预见的天灾。

印度人民党副主席杰伊•潘达(Jay Panda)表示,政府高层正“全天24小时不停地工作,以解决”氧气短缺问题,并增加疫苗供应。

潘达说:“总理一再呼吁人们不要放松警惕。病例激增速度远远超过任何人的预期。没有人——甚至今天的批评者——也没有预料到这一点。”

科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反驳说,他们在3月初就发出警告,正在传播中的、更具传染性的新病毒变种会给印度带来风险,新德里同意举行大规模政治和宗教集会产生严重后果。像大壶节这样的印度教节日,吸引了至少900万信徒来到恒河岸边,集会一直持续到4月底。

阿育王大学的病毒学家沙希德•贾米尔(Shahid Jameel)说:“就是普通人也知道会发生第二波疫情。看看世界上每一个在印度之前出现疫情高峰的国家,它们都经历了第二波疫情——为什么印度就不会有第二波呢?这种错得离谱的说法是建立在一种假设之上,即印度人在某种程度上是特殊的,而在创建这种说法时,每个人都参与其中。”

然而,印度人民党也在利用其规模庞大的WhatsApp群组网络来阻止那些“消极”言论出现,该党警告说,这些言论可能会损害公众信心。脸书和推特已被责令删除那些批评莫迪政府的内容,而在北方邦,如有医院和个人胆敢公开抱怨急救医疗用品严重短缺,当地警方就会发起针对他们的刑事诉讼。

新德里还试图将引发此次危机的责任转嫁到各邦政府身上,甚至采取了一项新的分散化疫苗采购政策,这可能会让各邦政府因疫苗严重短缺而受到指责。

新德里还找出了引发此次新冠疫情的另一大罪魁祸首:印度人民自己。官员们批评说,在今年早些时候新冠病例开始减少后,印度人民就不再戴口罩并开始不再保持社交距离。

印度政府主要政策智库Niti Aayog的首席执行官阿米塔布•坎特(Amitabh Kant)在参加最近一次《金融时报》全球线上会议时表示:“我不会只责怪政府,也不会只责怪风俗,我更倾向于责怪印度人民。我们所有人都需要更加负责任。极其重要的是,印度人民要变得更加遵守纪律。”

然而,一度恭顺的印度媒体正变得越来越尖刻,这反映出了民众的愤怒情绪。《今日印度》周刊在最新一期杂志的封面上使用了一张照片,一排尸体正在等待火化,配图文字是“这是个失败的国家”。

《古吉拉特报》是莫迪家乡古吉拉特邦阅读量最大的日报,该报将莫迪比作尼禄,抨击莫迪继续建造他钟爱的新议会大楼和豪华的新总理官邸,这些工程因被宣称是一种“基本服务”而得以不受德里封城措施的影响。

该报在最近的头版头条新闻中称“首相正忙于操作他价值29亿美元的中央远景项目。当印度人因新冠疫情而在生死之间徘徊时,我们的‘公仆’却变成了独裁者。”

对莫迪应对疫情不力的批评已不仅局限在印度国内。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周发表了一篇令人难堪的社论,称莫迪政府“浪费了早期的成功经验”,并警告总理有可能“主导一场自作自受的全国性灾难”。

印度各阶层疫情前后收入变化 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如果不选莫迪,还能选谁?

印度苦苦挣扎的反对党——长期以来被遮蔽在莫迪高大的政治人像之后——察觉到了机会。软弱的印度国大党实际领导人拉胡尔•甘地(Rahul Gandhi)在上周写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他在信中指责总理“狂妄自大”,不仅让印度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也危害到了全世界人民的健康。

西孟加拉邦现任首席部长马马塔•班纳吉(Mamata Banerjee)在刚刚结束的邦选举中,顶住了印度人民党选举机器的全力压制,取得了邦选举的胜利,他的这一胜利鼓舞了其它地方性政党。

莫迪的地位,即使已被此次危机削弱,也仍然显得根深蒂固。北方邦有一个围绕寺庙建起来的小镇,镇上一位31岁的糖果店老板承认公众普遍对总理感到愤怒,但他说,印度找不出可替代莫迪的国家领导人。

“几乎每个人都在这第二波疫情中失去了亲人,”这名自称是莫迪支持者但不愿透露姓名的男子说。“但每当有人问我有关莫迪领袖地位的问题时,我都会想,‘如果不选莫迪,还能选谁?’现在印度找不出其他合格的领导人。”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英国《金融时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由冠群
莫迪 印度疫情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方翻译

美国屡陷破产危机,不是国家无力买单,而是有人不让

2021年10月16日

“中国的新承诺将改变人类的未来图景”

2021年10月14日

作者最近文章

05月26日 07:50

谁来替代莫迪?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神舟与日月同辉”

“盟友乐意跟中国接触,美国对华强硬没好处”

“令人发指”

首次!中俄海军10艘舰艇浩浩荡荡通过日本津轻海峡

十九届六中全会将于11月8日至11日召开

教育部:上海等12地设立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

前三季度GDP同比增长9.8%

10万人罢工、430万辞职…“全美工人再也忍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