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安友、米尔斯海默:中国是对美国的重大威胁吗?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4-12 07:44

黎安友

黎安友作者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主任

米尔斯海默

米尔斯海默作者

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大国政治的悲剧》

【导读】 尼克松访华50周年之际,美国《外交事务》杂志再次刊出关于中美关系,特别是探讨“接触”战略的文章——《中国是美国亲自缔造的对手?美国对华政策大辩论》。 约翰·伊肯伯里、黎安友、董云裳和孙哲四位学者,在文中批评了米尔斯海默去年11月发表于《外交事务》的文章《中美不可避免的竞争》,米尔斯海默则一一回应。此前观察者网刊发了第一部分《伊肯贝里、米尔斯海默:早早遏制中国,到底可能吗?》,本文为第二部分。

【文/黎安友、米尔斯海默 译/常宜】

黎安友:中国无力也不想挑战美国

约翰·米尔斯海默从人口、地理和国际体系结构的基础出发,评估中国对美国利益的威胁,这是正确的。在他看来,到2050年,中国庞大的人口将使该国的财富几乎是美国的两倍,亚洲敌对阵营之间没有明确的地理分界线,这使得战争比冷战时期更加“可以设想”,而中国缺乏盟友将使其“在国外制造麻烦的灵活性更大”。随着权力平衡的变化,他写道:“中国的行为完全能由现实主义来预测。谁能责怪中国领导人寻求主宰亚洲并成为全球最强大的国家?”

但对这些因素的正确理解并不会导向米尔斯海默所提出的可怕预测。在每一个领域,中国都存在着重大的弱点。中国不会像他所说的那样,想要成为“在它的后院、最终在全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相反,它仍将是几个大国之一,不管是区域性的还是全球性的,它对美国的重要利益构成威胁,但并不是关乎生死存亡的。

中国的人口结构有很多问题。首先,北京必须在一个传统的多民族帝国的边界内建立一个现代民族国家。它从清朝继承了55个官方承认的“少数民族”,这些少数民族占据了汉族核心区域边缘的战略地带。在汉族中心地带,中国的人口正在老化,并将在未来十年的某个时候开始萎缩。

自20世纪90年代和接着的十年繁荣期以来,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一直在下降,而且随着经济的成熟,可能会进一步下降,到2050年,中国甚至不太可能达到美国人均收入的一半——比米尔斯海默在他的文章中所设想的更温和的情况。同时,政府面临着为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有期望的农村居民和工人阶级提供更好的生活标准的压力。

这就是为什么2015年中国的一项法律主要从国内角度定义国家安全,即“国家政权、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人民福祉、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和国家其他重大利益相对处于没有危险和不受内外威胁的状态”。这就是为什么在2017年习近平主席将政府面临的“主要矛盾”确定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中国的地理位置也很不利。中国的陆地和海洋边界上都是无法信任的邻国。其中有世界上15个人口最多的国家中的7个(印度、印尼、日本、巴基斯坦、菲律宾、俄罗斯和越南),以及过去80年内与中国发生过战争的5个国家(印度、日本、俄罗斯、韩国和越南)。

中国的邻国没有一个在文化上是中国的,也没有一个在意识形态上与中共保持一致。所有这些国家都可能在不同时期和不同程度上出于战略或经济原因与中国合作,但同时所有这些国家都想要限制中国的支配,通常是通过与美国搞好关系来试图限制中国影响。

随着中国的行为变得更加自信,这种制衡行为也越来越明显。印度为了参加与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的联合军事演习,牺牲了它传统的战略自主权,加入了“四方安全对话”。日本采取了史无前例的措施,正式宣布台湾海峡的稳定是日本的国家利益之一。而澳大利亚通过接受美国的帮助,根据2021年的美英澳协议获得核动力潜艇,重申了与美国的联盟关系。除了最小的邻国之外,中国不太可能在其他任何国家取得类似霸权的地位。

地理因素有助于解释中国的另一个弱点:除朝鲜外,它缺乏盟友。有些国家地理位置离中国很近,在发生军事冲突时可以得到中国的实质性帮助,但它们都最害怕中国而不是其他国家。缺乏盟友与其说是一种好处,不如说是一种负担,因为它使中国失去了对不合作的邻国施加更多压力的方法,也失去了在世界各地部署相当规模军事力量的能力。

可以肯定的是,美国的60多个盟友和伙伴中没有一个与美国政府的利益完全相同,它们也不可能遵循美国对华战略的每一个具体方面。但美国的联盟和伙伴关系仍然使中国的军事考量复杂化,能产生压力促使中国政府遵守其他国家更支持的国际规范,并为考虑是否接受中国投资的国家提供更多选择。

国际权力的结构性分配也不利于中国的全球主导地位。除非其他国家出现灾难性的统治问题,否则在一个持久的多极体系中,中国将继续面对五个强大的对手——印度、日本、俄罗斯、美国和欧盟。单极的历史阶段,如果真的存在过,也不可能重新创造,美国做不到,中国更做不到。

美国面临的来自中国的挑战已经够糟糕了,不必再夸大其词。正如现实主义所预测的那样,北京对现状感到不满:中国被华盛顿的盟友、伙伴和军事力量紧紧包围着;中国的供应线容易受到美国的拦截;中国社会受到美国文化的影响。

中国想把美国从其海岸推开,并削弱其联盟,这意味着真正的冲突的可能性,特别是在台湾问题上。我同意米尔斯海默的观点,如果发生这样的战争,它可能是一场有限的战争,尽管它会是高度破坏性和悲剧性的。我也同意,它将有可能——虽然可能性不大,但并非不可能——升级为核战争。

但米尔斯海默将中国控制台湾地区的决心描述为“情绪化”或“扩张主义的”是错误的,因为这些描述使中国听起来有一种毫无理性的侵略倾向。米尔斯海默自己的现实主义理论更好地解释了为什么中国政府不会放弃对台湾地区的控制企图,因为它的主权要求有长期的法律基础,而且台湾岛对中国安全具有战略、经济和技术的重要性。

与现实主义政策相一致的还有,中国倾向于避免过早地攻占台湾地区,而是在实现中国政府所说的“和平统一”的过程中尽可能地遏制台湾地区“独立”。

但是,美国长期用航空母舰、前沿空军和海军基地来抵御任何武力夺取台湾地区的企图,中国要阻止台湾地区“独立”就不得不建立能抵消美国威胁的军事设施。其结果是:中美之间的军备竞赛由于双方对形势的误判而增加了战争风险。

1993年“汪辜会谈”是和平解决台湾问题重要一步(来源:海协会)

米尔斯海默说中国政府的目标是争取主导全球,这是错误的。在一个多极化的世界中,中国寻求的目标将是塑造对其有利的国际体制,世界上其他大国也一直是这么做的。中国并没有提出要构造一个由中国政府主导的替代性国际体制。它仍然坚定地支持全球自由贸易体制,也支持联合国及其一系列机构。它还积极参与联合国人权体系,以帮助盟友,打击对手。

它的“一带一路”倡议与西方长期资助的发展计划并驾齐驱,而不是寻求对西方的替代。中国追求国际影响力,但只要其他大国也在这些机构中保持活跃,中国就基本不可能占据主导地位。

高估中国的威胁与低估这一威胁一样危险。通过在美国公众和中国决策者中制造恐慌,炒作这种危险,这将使得局面更加失控。无论接触战略是否是米尔斯海默所说的错误,无论在实际上是否存在他所认为的限制中国增长的可能性,我们都要立足现实。我同意米尔斯海默的观点,即美国现在必须要做的是控制好局势,这意味着不要使我们所面临的局面更加严峻复杂,而这一局面正是基于冷酷的现实主义政策逻辑。

米尔斯海默:不能低估中美竞争的危险性

黎安友更关注中美战略竞争会如何演变而不是两国是否会交战。他担心我在“炒作”中国威胁论,“制造恐慌”。他没有明说中国是个纸老虎,但他倾向于这个观点。具体来说,他坚持认为,中国“存在重大弱点”,因此它不会成为地区霸主,更不会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我从未说过中国会在实际上主导亚洲或取得全球首要地位。我说的是,随着中国越来越强大,它会不断朝这些目标靠近。而作为回应,美国及其盟友将不遗余力地遏制中国,就像他们对德意志帝国、大日本帝国、纳粹德国和苏联所做的那样。中国能否成功,还有待观察。不管怎样,不久将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展开的竞争可能比黎安友想象的更危险。

台湾问题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黎安友认识到,随着中国试图“将美国从其海岸线上推开,削弱其联盟力量”,两国将会“出现真正的冲突,特别是在台湾问题上”。但他是从一个纯粹现实主义的角度看待台湾问题的。

在我看来,民族主义可能助长围绕台湾地区的冲突,他拒绝接受我的观点,理由是我这种描述让中国“听起来像在无理地咄咄逼人一样”。事实上,中国一直视台湾地区为神圣领土,并致力于使其成为中国的一部分。然而,日本和美国阻碍了这一进程,这让许多中国人感到反感,并使得因为台海问题发生冲突的可能性超出现实主义的逻辑预测。

此外,黎安友还声称,“中国存在重大弱点”,这将严重阻碍其主宰亚洲的努力。中国是面临一些挑战,但黎安友夸大了它们。例如,中国确实包含了许多少数民族,但其92%的人口都是汉族人,而且几乎没有证据表明民族问题正在削弱中国的权力。

黎安友还说,中国是在一个多极化的世界中行动,它面临着“五个强大的竞争对手”。但欧盟不是一个国家,印度和日本也不是大国,俄罗斯更不是对手。美国是中国唯一的大国对手。

当然,中国将不得不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印度和日本的制衡联盟抗衡,但这和他说的中国正面对五个有能力阻止其实现地区霸权的大国相去甚远。印度、日本和美国相距千里,这将削弱他们共同遏制中国的能力,使得形势对中国更加有利。

此外,中国并不像黎安友描述的那样孤立无援:中国与它两个最强大的邻国巴基斯坦和俄罗斯都建立了日益友好的关系。

黎安友指出,最严重的困难是中国的人口老龄化,但在可预见的未来,很难知道它会带来什么影响。北京肯定会加速自动化来缓解这一问题,不过这无论如何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才能产生重要影响。而且,中国的许多竞争对手也在应对类似的人口危机,包括日本、韩国,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还有美国。

黎安友认为,中国的经济有可能会显著放缓,这点他可能说对了,但很难知道未来几十年美国经济将增长多少(以及同期美国经济表现如何)。毕竟,很少有专家预测到中国经济在过去30年里会惊人地增长起来。但是,即使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将会比近年来更慢,它仍将是强大的经济体,并将为中国提供强大的军事手段,使其邻国和美国陷入麻烦。

(本文发表于美国《外交事务》杂志2022年3月-4月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谌海滨
中美竞争 中美关系 中美外交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中美关系

又来抹黑:中俄走近很危险,要防中方袭击关岛

2022年06月25日

美英日澳新又搞了个“新群”

2022年06月25日

作者最近文章

04月12日 07:44

中国想实现统一,就成了对美国的重大威胁?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老人小孩喊着没水没吃的,我们赶紧让他们放绳子”

乌总统办公室:不再寻求加入北约,但希望有发言权

约翰逊:希望到2030年代中期,我还当首相

“老人小孩喊着没水没吃的,我们赶紧让他们放绳子”

俄军已完全控制乌东重镇北顿涅茨克

“若爆发三战先轰炸伦敦,世界威胁来自盎撒人”

下一个,避孕权…?

席卷全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