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科勒斯:谁杀死了硅谷银行?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3-14 08:57

安迪·科斯勒

安迪·科斯勒作者

美国商人,投资家和作家

【文/安迪·科勒斯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上周五(3月10日),巨大的爆炸声从硅谷银行传来。这家拥有约1750亿美元存款的美国第16大银行在一夜之间就轰然倒塌了。如果不是管理不善,这种情况是不会发生的。这次银行挤兑发生在21世纪——客户蜂拥提现约420亿美元,占该行存款额的四分之一。银行崩溃的原因是什么呢?

让我们回顾过去。2020年1月,硅谷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只有550亿美元客户存款。到2022年底,这一数字激增至1860亿美元。没错,硅谷银行的失败源自其过去的成功。这些存款通常用于首次公开募股和特殊目的收购公司交易(译注:“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是一种投资基金,允许公共股票市场投资者投资私募股权交易,特别是杠杆收购)。在过去两年里,几乎一半的首次公开募股收益都被硅谷银行收入囊中。大多数初创公司都与该银行有业务联系。

这是一笔庞大的资金。有些被借出,但随着股价飙升和接近零的利率出台,没人需要借贷过多资金。硅谷银行不可能发放1310亿美元的新贷款。因此,该银行将部分资本投入收益率更高的长期政府债券,又将800亿美元投入利率1.5%的10年期抵押贷款支持证券,而不是购买利率0.25%的短期国债。

硅谷银行被接管

这是第一个错误。就像贝尔斯登和雷曼兄弟在本世纪头十年所做的那样,硅谷银行也追求收益率。由于贷款很少,这些投资就成了该银行的主要利润来源。但随着利率上升,硅谷银行陷入了困境。

似乎除了硅谷银行管理层,所有人都知道利率在上升。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此前一直站在山顶上大声疾呼。然而,硅谷银行无动于衷并继续像之前一样操作——从储户那里借入短期存款,然后在不防备利率上升的情况下将款项长期借出。

从2022年1月,也就是14个月前,美股进入熊市。硅谷银行的管理层确实不该用一年时间才发现信贷会收紧,首次公开募股市场会枯竭,而且公司还需要支付员工工资并购买云服务。这些他们都没有发现,这是第二个错误。硅谷银行误解了客户的现金需求。风险管理似乎成了马后炮。去年,该行甚至有八个月时间没有首席风险官,而是由首席执行官格雷格•贝克尔代管银行风险委员会。

当客户要求提取现金时,硅谷银行不得不亏本出售平均利率约为1.8%的210亿美元长期资产。该银行因贱卖资产损失了18亿美元,于是想要筹集20亿美元来填补缺口。

这一损失已表明银行经营出了问题。包括彼得•泰尔在内的风险投资人都向其投资的公司建议,从该行撤出资金,将其放在更安全的地方。到了上周四,大坝决堤,银行已无法兑付总额数十亿美元的提款要求。

硅谷银行犯下的第三个错误是没有迅速出售股票弥补损失。该银行的最后一线生机是它应持续出售股票,直到投资者或储户不再担心银行破产为止。私募股权公司“泛大西洋投资”显然有意收购5亿美元的银行普通股。周五早上,我出价30亿美元购买公司一半股权。此外,还有沃伦•巴菲特,还有摩根大通。

在达成收购协议之前,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接管了银行,保护存款25万美元以下储户的利益。存款数额更大、没有保险保护的储户存款则被冻结。由于银行在出售210亿美元债券时估值折扣率是9%,这可能意味着没有保险保护的储户可能只会收回90%的存款,但这可能需要几个月或几年的时间。因此,风险投资人收到了紧急融资请求。

关键问题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初创公司与硅谷银行发生业务联系?线索之一是,显然,硅谷银行一半以上的贷款都流向了带有“有限合伙人承诺”支持的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公司。这是一种合法但狡猾的方式,在要求投资者投入现金前先投资三到六个月,以此提高风险基金最重要的内部收益率。风投公司对初创企业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

对于陷入困境的公司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教训:周四,贝克尔告诉所有人要“保持冷静”。在电影《动物屋》里,凯文•培根扮演的角色曾告诉众人“保持冷静,一切都好。”然而,混乱却随后而至。自此后,这句话就再也行不通了。

监管失败了吗?也许吧。硅谷银行像银行一样受到监管,但它看起来更像金融市场上的基金公司。还有一个问题: 硅谷银行在其代理声明中指出,其董事会中91%的人是独立董事,45%的人是女性,此外他们还有一名黑人董事、一名性少数派人士和二位退伍军人。我并不想说董事会由12名白人男性组成就会避免混乱发生,但该公司很可能因多元化需求而分散了注意力。

管理层搞砸了利率,低估了客户提款需求,雇佣了错误的员工,且没有出售股权。你顶多犯一个错误,再多犯一个就会死于非命。硅谷银行的管理层是傲慢、妄想还是无能?有时他们是兼而有之。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华尔街日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由冠群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与“脱钩”较量时,国企民企外企都是“自己人”

俄乌冲突两周年,G7竟又把矛头对准中国?

俄被制裁两年仍没垮,“西方失去了决定性经济力量”

“梦舟”“揽月”如何飞往月球?

梦舟、揽月!中国载人探月新飞行器名称正式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