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赖特:美国大使馆的开放与关闭——从塞拉利昂到阿富汗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8-29 08:55

安·赖特

安·赖特作者

退役陆军上校、资深外交官

【文/ 安·赖特 译/ 观察者网 常宜】

在美国和北约占领阿富汗20年后,塔利班现在控制了阿富汗的首都、主要城市和农村,阿富汗人民对塔利班感到恐惧。请原谅我以个人的视角解读我在美国外交使团工作16年期间的一些经历,包括美国驻塞拉利昂和阿富汗大使馆的开设和关闭,以及对有关国家平民人口的影响。

2001年12月,美国国务院派了一个非常小的小组,前往喀布尔重开美国大使馆,我是成员之一。

在苏联人撤离阿富汗后,以及军阀民兵之间随后为争夺土地和影响力而进行的内战中,该机构关闭了12年。(观察者网注:美国驻阿富汗大使馆于1989年1月因“安全原因”关闭,当时苏联撤军已近尾声。)

9·11事件后,美国于2001年10月派遣中央情报局的准军事部队和一些美国陆军特种部队进入阿富汗,追剿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和“基地”组织。

20年后的今天,已有数十万阿富汗人和数千名包括美国人在内的国际军事人员死亡,美国与北约盟友正在根据特朗普政府期间由扎勒迈·哈利扎德(Zal may Khaliza)促成的一项可怜的协议撤离阿富汗。哈利扎德曾任美国驻阿富汗大使,现为阿富汗和解特别代表,他自己是阿富汗人,十几岁时来到美国。

2020年2月29日,哈利扎德与塔利班代表签署协议(图片来源:美国国务院)

与塔利班达成的协议出卖了阿富汗政府,最终释放了6000名塔利班囚犯,换取塔利班在美军撤离阿富汗期间不向其开火。双方没有就权力分享或任何其他方面达成协议,而这些协议本可以使阿富汗政府处于一个强有力的谈判基础上。

在削弱了阿富汗政府之后,美国现在对塔利班没有任何影响力,正面临着阿富汗被迅速接管的现实。美国和北约军队训练的30万阿富汗人中,有许多人向塔利班投降,或者返回他们原来的军阀民兵组织。

当我到达阿富汗时,有人告诉我,当地有一个悠久的传统:是否改变立场,取决于谁拥有更多的人员和火力,并活到第二天去战斗。我们现在肯定看到了这一幕。今天,我们看到这个国家的总统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已经逃到了邻国。(原注:塔利班已经占领了这个国家,并宣布了胜利。)

我在2002年1月以普通公民身份抵达阿富汗时,我遇到了加尼,当时他刚离开长期任职的世界银行。在哈米德·卡尔扎伊(Hamid Karzai)政府期间,他曾一度担任财政部长。

5000名美军士兵抵达喀布尔,以保护国际机场,同时4000多名美国政府雇员与合同雇员离开。8月12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Ned Price)表示,这不是“放弃,不是撤离,也不是大规模撤退,而是减少了我方公民的规模”。一套骨干班子可能会留在喀布尔,以保持美国大使馆名义上的“开放”状态。不管国务院怎么描述,阿富汗驻美国大使8月13日称,美国的行动是在“放弃”。

美国大使馆人员在准备离开阿富汗时销毁了敏感文件。美国特使扎勒迈·哈利扎德试图从塔利班那里得到一项承诺,即“如果塔利班想得到外国援助”,他们就不能接管庞大的美国使馆区。

1997年撤离塞拉利昂

由于驻喀布尔的大使馆工作人员处于撤离/撤退模式,这使我想起了20多年前的 1997年,在西非塞拉利昂的我国使馆工作人员所经历的情况。

当时,该国发生了军事政变,塞拉利昂军队的一批成员推翻了民选政府。首都弗里敦街头发生了暴力事件,甚至一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和一名使馆雇用的当地司机一度被绑架。

这导致整个国际社会、大使馆、联合国办事处和国际非政府组织,以及大多数感到自己处于致命危险的塞拉利昂政府人员都撤离了。

1997年5月30日,“奇尔沙治”号上的避难者(图片来源:美国国防部)

虽然美国军队没有参与塞拉利昂的内战,但在附近的国家议会被叛军占领时,美国大使馆挡到了不少炮火。大使馆的90扇窗户被炸毁,叛军试图进入几处使馆房产,但被我们勇敢的使馆人员们劝阻住了。

联合国特使、英国高级专员和作为美国大使馆事务主管的我,曾与政变领导人讨论过,他们是否可以放弃政变以换取政府满足其若干要求。但我们的上级领导告诉我们,停止讨论,准备撤离。因为他们发现一些迹象表明,如果我们继续会谈,我们可能会被绑架。

迅速的组织工作开始了,我们为在几天内迅速关闭大使馆做着准备。美国军方派出巨大的两栖攻击舰“奇尔沙治”号进行主要的撤离行动。

“奇尔沙治”号当时已部署在扎伊尔近海,以便一有需要就从该国撤侨,所以我们不得不等待“奇尔沙治”号到来,再执行主要的撤离行动。

我们把一些大使馆人员的家属安排在英国大使馆的包机上。但在接下来的三天里,我们用直升机将2500多人(包括许多美国大使馆的当地雇员),从一个由美国军方保卫的酒店疏散到当时离岸数英里的“奇尔沙治”号上。

数以千计的塞拉利昂公民聚集在酒店,希望美国能够帮助他们离开,但华盛顿的决定是,美国没法将他们全部疏散。如果他们想逃离制造暴力政变的叛军,他们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前往邻国。

大使馆关闭了一年,直到一支尼日利亚军队将政变者赶出首都所在的半岛。6个月后,当叛军再次进入该市时,美国大使馆又被迫关闭。后来,联合国派遣18,000名军事部队在该国驻扎数年,塞拉利昂的和平最终得以实现。

回到阿富汗。2001年12月,我在喀布尔参加了重启美国大使馆的小型团队。我呆了大约六个月。我们做梦也没想到,美国会在阿富汗停留20年。事实上,我们最初发回华盛顿的电报预测,我们应该只在比较短的一段时间内做美国想让我们做的事情,因为在阿富汗的外国军队,无论其驻扎的理由是什么,最终都会被阿富汗人赶走。

可能的报复行为

美国官员非常清楚,当美国离开时,与美军一起工作的当地公民与其家人的安全会受到威胁。 美国在越南、伊拉克、索马里的战争中都出现了为美军工作的人被报复的情况,但美国在决定派遣美军进入某地时,从未考虑过保护这些人,更不用说在快速撤军时考虑这些人的安危。在阿富汗驻扎20年后,估计有5万人有资格获得某种类型的美国签证。

塔利班对美国和北约训练的阿富汗国家军队和国家警察部队进行报复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而且类似的事情已经发生了。阿富汗军事部队正在陆陆续续向塔利班投降,希望自己不会被杀,这是美军一个历史悠久的传统,即一旦认识到对方部队有更多的人员和武器装备,就投降以保全自己的生命。

阿富汗边境的政府军成群结队地投降。从5月1日至27日,在塔利班利用村里的长老向前哨部队传递“要么投降,要么死”的信息后,拉格曼、巴格兰、瓦尔达克和加兹尼四个省的至少26个前哨和基地都投降了。

然而,投降策略并非对所有部队都有效。7月,22名阿富汗特种部队突击队员,包括一名阿富汗将军的儿子,在投降时被塔利班处决。

塔利班的处决让我想起2001年,阿卜杜勒·拉希德(Abdul Rashid)将军和美军从谢伯汉(Sheberghan)监狱带走塔利班囚犯,并在沙漠中处决了他们,2002年的纪录片——《阿富汗大屠杀:死亡车队》中记录了这一情况。阿富汗并不健忘,报复是必然的。

我不认为塔利班会占领美国使馆区,因为塔利班想要国际援助。而且我猜想,美国将在使馆区内部署大量军事力量来保护它。美国大使馆里面已经有90名海军陆战队员,我认为5000名海军陆战队员中会有许多人进入大院保护大使馆设施建筑,因为设施建筑被攻占是任何政府都不想看到的。

军阀和他们的民兵:20年后,历史再次重演

2001到2002年间,我还在喀布尔会见了地区军阀,他们赶走苏联人后,对首都造成了巨大的破坏。2002年1月,我与美国特使哈利扎德(Khalizad)一起在马扎里沙夫(Mazar-i-Sharf)会见了杜斯塔姆将军(General Dostum)和军阀阿塔·穆罕默德(Atta Mohammad),试图让他们停止内斗(结局是因在杜斯塔姆家吃午饭而食物中毒)。

2010年3月,阿塔·穆罕默德(右)与德国内政部长会谈(图片来源:美国国防部,Daniel Stevenson摄)

杜斯塔姆是一位军阀,他手下的民兵向装有囚犯的集装箱开枪,然后将他们的尸体埋在沙漠中,以这种方式杀害了3000多名塔利班和来自谢伯汉监狱的其他囚犯。 《阿富汗大屠杀:死亡车队》也记录了这些谋杀案,这将成为20年后塔利班对杜斯塔姆及其民兵进行报复的依据。

预计塔利班也会对军阀伊斯梅尔·汗(Ismail Khan)进行类似的报复,后者统治与伊朗接壤的赫拉特(Herat)地区已超过20年。汗几天前在赫拉特被俘。

喀布尔的总统府

今天我们知道塔利班已经进入加尼最后逃离的总统府。塔利班在总统府里的电视画面让我想起2001年我第一次去那里的情形,哈米德·卡尔扎伊(Hamid Karzai)邀请我们留下来吃午饭——皮拉面。(那是我们在阿富汗吃的第一顿热饭。我们平时都是从一个使馆雇员的兄弟开的餐馆里打包食物带走,直到能在地堡里用上小炉子。)

为防塔利班破坏,总统府的画此前进行了保护性覆盖,当时宫殿里的画正在修整。

几周后,我去了一次国家博物馆。博物馆的员工曾把雕像和人物带回自己家中,或者把它们埋起来,以保护它们不被塔利班破坏——因为塔利班在1996年掌权时炸毁了巴米扬标志性的巨型佛像。

阿富汗总统府(图片来源:美国国防部,Nicole Mejia摄)

对阿富汗妇女的影响

我们都非常关注在塔利班统治下的妇女的困境。虽然在基地组织被赶出阿富汗后,数以万计的阿富汗人被美国或者北约暴力的军事行动所杀害,数十万人受伤,但美国对阿富汗的占领确实为妇女在社会中的角色带来了一些积极影响。

——到2018年,创建了3,135个运转的医疗场所,使87%的阿富汗人能够在两小时的距离内获得医疗救助;

——到2017年,33%的女孩上了小学,比2003年的10%有所增加;

——到2017年,39%的年轻女性接受了中等教育,而2003年这一数字只有6%;

——到2017年,350万阿富汗女孩得以进入学校学习,其中10万人在大学学习;

——到2017年,妇女的预期寿命从2001年的56岁上升到66岁;

——2015年,分娩时婴儿的死亡率为每10万396人,2000年则为每10万1100人,数据有所下降;

——到2020年,21%的阿富汗公务员是女性(相比之下,塔利班时期几乎没有),其中16%在高级管理层,27%的阿富汗议会议员是女性。

但是,根据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的一份报告,妇女得到的好处是不平等的,生活条件改善更多是对于城市女孩和妇女的。76%的阿富汗妇女居住在农村,特别是普什图(Pashtun)地区,对这些农村妇女和其他农村少数族裔群体来说,实际生活与塔利班时代相比没有什么变化。妇女仍然需要家庭中的男性来允许她们获得医疗服务、上学和工作。

最重要的是,许多阿富汗男人仍然非常保守。一项研究表明,只有15%的阿富汗男性认为应该允许女性在婚后外出工作,66%的男性抱怨阿富汗女性现在拥有太多的权利。

家庭允许女孩接受小学或中学教育——直到青春期——然后会包办婚姻。即使一名年轻女性被其男性监护人允许上大学,其父亲或未来的丈夫也可能不允许她在毕业后工作。

农村妇女说,塔利班减少了使她们身心衰竭的性掠夺和抢劫,而大多数阿富汗农村地区的妇女仍然生活在罩袍之下。

安·赖特在美国陆军和陆军预备役服役29年,官至上校。之后担任了16年的外交官,在美国驻尼加拉瓜、格林纳达、索马里、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塞拉利昂、密克罗尼西亚和蒙古国的大使馆中任职。2001年12月,美国在阿富汗重新设立大使馆时,她是团队成员之一。2003年,她反对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辞去了政府中的职务。

(观察者网常宜译自consortiumnews.com)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陈轩甫
阿富汗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阿富汗

阿塔发言人:最高领导人很快将出现在公众视野

2021年10月22日

阿塔发言人:已卷起袖子为民众服务,但…

2021年10月22日

作者最近文章

08月29日 08:55

今天的喀布尔,让我想到了1997年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钧正平 呼唤“朝阳大妈”和“捞铜渔民”,CNN有意见了

拜登:你花3美元买咖啡,已经比耐克等55家公司纳的税还多了

拜登又来承诺“保卫台湾”,白宫再度火速澄清

国家卫健委:新增本土确诊38例,涉及5省区

“分裂”的澳大利亚:一半封锁,一半“与病毒共存”

“最严防沉迷”出台两月,家中“神兽”就没办法了吗?

拜登:你花3美元买咖啡,已经比耐克等55家公司纳的税还多了

中国大使:法国等美国的追随者委身强权、为虎作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