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巴布·阿里、纳迪姆·萨沃尔:为什么ChatGPT被指责对印度发动“文化战争”?

来源:南亚研究通讯

2023-03-11 09:22

阿尔巴布·阿里

阿尔巴布·阿里作者

印度科技记者

纳迪姆·萨沃尔

纳迪姆·萨沃尔作者

印度科技记者

一个ChatGTP,搅动的不仅仅是人工智能领域,甚至引发了“宗教战争”、“文化战争”。

在印度就是如此。本文就指出,印度舆论场上蓬勃兴起的宗教民族主义已经对印度的营商环境构成了破坏。文章从今年1月当下热门的聊天机器人程序ChatGPT在印度互联网上引发的争议切入。由于ChatGPT在回答相关问题时“拿印度神祇克里希那开玩笑”,这一聊天程序迅速在印度舆论场上被渲染为“反印度教徒思想的大本营”。

本文接着指出,印度教民族主义政治引发的文化战争已经使印度变得异常敏感、易受冒犯。印度教民族主义政治、逐利的媒体,通过煽动极端言论吸引流量的右翼评论家已经使印度舆论场陷入了混乱状态,使企业极易被卷入“文化战争”,进而蒙受损失。南亚研究小组特此编译本文,观察者网已获授权。

【编译/许丙南】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是最常出现在推特网红马赫什·维克拉姆·海格德(Mahesh Vikram Hegde)账号中的名字,海格德的推特置顶文案就是为庆祝莫迪生日而发,他赞扬莫迪为“让印度重拾过去遗失荣耀的领导者”,还在个人简介开头写道:“感恩莫迪总理关注我的账号。”

推特网红马赫什·维克拉姆·海格德。图源社交媒体

2023年1月7日,海格德向其18.5万名粉丝展示了一张与人工智能机器人ChatGPT的聊天截图,截图显示ChatGPT对印度教神祇克里希那(Krishna)开玩笑打趣。

ChatGPT依靠大型语言模型为文字提示提供详细回答,它能够回答各类问题,无论是法律问题还是歌词写作都能应付自如。但在信仰方面,ChatGPT的态度被训练得相当谨慎。

当被要求调侃基督或穆罕默德时,它会回答:“对不起,我的程序不允许我拿任何宗教或神明开玩笑。”然而在面对印度教宗教神明时,ChatGPT却丢失了对宗教应有的审慎。为此海格德愤怒地写道:“这是针对印度教的惊人仇恨!”

图源社交媒体

《连线》(WIRED)杂志也尝试效仿海格德给ChatGPT输入了截图中的同样提示,结果ChatGPT输出了与截图中显示的类似回答。ChatGPT所属公司OpenAI并未对此回应或置评。

此后,印度社交媒体上一片哗然,这条推文目前已被浏览40多万次,拉吉夫·马尔霍特拉(Rajiv Malhotra,在推特上拥有超30万粉丝)等印度教民族主义评论员更是对此推波助澜、大做文章。

短短几天,这条推文就演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阴谋论。供职于印度知名电视台Zee News的主播罗希特·兰詹(Rohit Ranjan)在1月17日的黄金时段节目中,花费25分钟“揭露”这个“针对印度教徒的国际阴谋”,并且声称“ChatGPT是一个反印度的聊天机器人,专门在社交媒体上散布针对印度教徒的谎言和仇恨”。

有关ChatGPT的批评表明,在莫迪政府的领导下,企业的基本运行非常容易受到争议事件的影响。在印度,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以及宗教与政治身份的融合,正在推动一场涵盖网络与现实两个维度的文化战争。

数字权利和自由倡导组织互联网自由基金会(Internet Freedom Foundation)创始人阿帕尔·古普塔(Apar Gupta)表示,印度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国家,在感觉受到冒犯时总是反应强烈。像ChatGPT这样的技术,如果没有充分考虑文化和宗教的敏感性,可能会对更大范围的商业环境造成破坏。有时候企业根本没有预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争议。

过去十年,印度教民族主义一直是印度政坛的主流思潮。印度右翼民粹主义领导人莫迪经常将宗教和政治混为一谈,并经常给那些针对印人党及莫迪个人的批评打上“反印度教徒”的标签。

2023年1月,印度政府紧急动用权力,禁播BBC纪录片《印度:莫迪问题》(India: the Modi Question ),并且勒令推特和YouTube删除相关片段。该纪录片旨在揭露莫迪在2002年古吉拉特邦骚乱中扮演的角色(这场骚乱导致1000多人死亡,其中大多数是穆斯林),当时莫迪正担任古邦首席部长。

在莫迪政府的支持下,右翼评论家迅速将在印人口比例中占据多数的印度教徒描绘成“不断遭受威胁和歧视的群体”。

《大篷车》杂志执行主编哈托什·辛格·巴尔(Hartosh Singh Bal)表示,制造事端是右翼评论家的日常工作,他们借机将印度教多数派渲染为受害者,并以反印度教偏见为借口回击批评。这种叙事模式背后不仅有政府煽风点火,更有评论家不断火上浇油……那些评论家依靠制造争议谋生,这使他们得以博人眼球,获得一定的影响力。

对此,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印度分会前负责人阿卡尔·帕特尔(Aakar Patel)表示,印度的言论环境目前处于一种混乱状态中,什么话题都可能被卷入文化战争中,完全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目前,虽然印度政府没有就ChatGPT争议发表官方声明,也没有呼吁禁止ChatGPT,但那些被卷入政治风波的企业将不得不承担后果,这让一些潜在用户感到担忧。

德里企业家扎伊德(Zaid,为避免激怒顾客,受访者要求不公开姓氏)称:“我的大多数客户都是印度教徒。我不知道他们对科学的立场,但我不愿意拿有争议的软件去冒犯他们,因此我绝对不会在自己的在线业务中使用类似ChatGPT的产品。”

2020年,珠宝品牌塔尼奇(Tanishq)发布了一则广告,广告内容讲述了一个混合信仰家庭的故事。结果,该广告引发了一场网络抗议。因激进印度教团体的抵制,该公司不得不撤下广告。2021年,时尚生活品牌Fabindia推出了一系列印度教排灯节服装,并使用乌尔都语(印度及巴基斯坦穆斯林常用的语言)进行宣传。几个小时内,“抵制Fabindia”在推特上成为热门趋势。Fabindia迫于压力,撤下了上述广告,并对服装系列进行了重新命名。

2021年5月,印度教民族主义组织抗议印度教育科技龙头企业Unacademy试卷上的一道题,该企业不得不为此道歉。六个月后,一名学生在Unacademy公司赞助的活动中表演了一出根据印度教史诗《罗摩衍那》改编的短剧,短剧视频在网上疯传,右翼团体指责其侮辱宗教。一时间,“Unacademy反印度教”迅速登上推特热门趋势榜。

2016年,印度电子商务平台Myntra用《摩诃婆罗多》中的场景制作“梗图”以推广品牌,结果因“亵渎宗教”的嫌疑惹怒了印度教教徒。

2021年,这一梗图再度受到关注并引起争议。虽然该公司坚决否认与此有关,但“抵制Myntra”和“卸载Myntra”的话题词条的热度仍然高居不下。

科技行业人士表示,他们希望这场争议不会影响印度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与进步,该技术在多个领域都存在巨大潜力。

教育科技初创公司Testbook已经在公司业务中使用生成式人工智能,该公司高管拉维苏塔尼·库马尔(Raviisutanjani Kumar)在接受《连线》杂志采访时坦言争议事件不是人工智能的错。

然而,也有一些科技界人士表示,围绕ChatGPT的争议让他们感到犹豫。市场估值超10亿美元的教育科技平台PhysicsWallah的一位经理表示,至少在争议风暴过去之前,该公司可能会避免使用ChatGPT,但如果该技术的商业潜力很大,公司会等待争议平息后再进行部署。

印度贸易网(Tradeindia)的一位高级经理的观点则更加务实,他表示印度贸易网已广泛使用ChatGPT为商业客户编写网站内容,并认为这实际上是事关成本的问题,如果ChatGPT可以帮助节省人工薪水并产生理想效果,那么是否带来争议就显得并不那么重要了。

古普塔表示,科技企业若想在印度运营,必须为应对未来的争议做好准备,这些争议是为了赢得保守派和宗教选民的支持而编造出来的,印人党政府几乎没有表现出任何愿意为了营造良好商业环境而收敛言辞的迹象。企业还必须制定一套适当程序处理网络抵制或指控,企业必须做大量“灭火”工作,因为这类争议事件在未来还将继续发生。

责任编辑:刘惠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中国经济就像自行车,快了什么都好说

中方再谈美国否决:希望个别成员产生良心上的触动

他警告欧盟:在针对中国上多走一步,都会伤己

“居者有其屋”,中国房地产需要两条腿走路

以涉俄乌冲突为由,欧盟竟要制裁中印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