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白钢:疫情过后,有心人可以写一写“新教伦理与群体免疫精神”

2020-05-27 08:11:32
导读
5月8日下午 ,由清华大学国家治理与全球治理研究院和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共同主办的“新冠疫情与世界大变局”专题线上研讨会圆满举行。会议分“新冠疫情与全球经济、治理变局”和“新冠疫情与全球秩序变局”两个分论题展开。研讨会精彩内容将陆续在观察者网刊登,本文为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秘书长、副教授白钢在研讨会上发言,以下为全文内容。

【文/白钢】

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新冠疫情下的三重危机与五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所谓的三重危机,是指疫情危机、金融-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五百年未有之变局是指16世纪以来西方主导之世界体系的根本性重组。

我在3月初曾对新冠病毒的世界性流行诸多后果所做的某种推演,其结论在当时显得极为惊人,因而只限于小范围分享。过去两个月了,当时推演的不少内容已经兑现,而疫情的发展也使得公众的认知度与心理承受力有了更大的提升。因而可以结合形势的发展,将某些判断公开。

自3月以来,欧美成为了疫情的重灾区。虽然当时已判断,若将疫情视作某种战争形态,从战争准备与应对的角度而言,欧美的准备是极不充分、极不得力的,但现实甚至比当时这种很负面的预期更为恶劣。现实也说明,欧美国家在意识形态领域的表达力远远超过其实际国家能力,这种宣传与实际的严重脱节,同时误导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外界和它们自身对于疫情的判断。

一、美国:超级疫情叠加金融-经济危机

就美国而言,对于舆论操控术的过度依赖、对于中国抗疫经验的无知与无视、服务业在国民经济中过高的占比,共同导致美国虽拥有最为丰富的医疗资源与先进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机制,(这种所谓“先进”性在现实面前越来越多地受到质疑),一再错失防控疫情的时间窗口,几乎是坐视新冠疫情在全美无可挽回的大爆发。

美国资本市场对于新冠疫情的极激烈反应,标志着美国通过控制与疫情相关的舆论、人为压低检测人数与确诊人数、希望以此避免恐慌情绪蔓延影响经济社会秩序正常运行的应对策略完全失败。

美国股市在2-3月的暴跌,是在极度乐观下的市场心理下,股市超级泡沫化,最后由重大突发事件刺破泡沫,市场暴力去杠杆引发重大流动性危机。

由于美国市场长期以来将股票与高收益债券混合在一起寻求资金对冲,风险资产与安全资产被捆绑在一起无从区分,在市场心理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下,会形成具有高倍杠杆放大效应的对于风险资产的挤兑。

这种格局下,美联储将利率降到0和释放超级准备金等政策,丝毫无助于改变风险资产与与安全资产的比例,因而不但无法缓解股市下跌且会由于货币手段耗尽而进一步加大市场的不安。因而,美国股市的下跌依然远未结束。而4月份以来美股的反弹,本质是依托于美联储的无限QE政策,大公司发行债券来进行股票回购。

美国死亡病例逼近10万,总统特朗普去打高尔夫去了。截图来自CNN视频

可以说,这一阶段的股市反应,只是对于此前十余年的超级泡沫的第一步出清,其跌幅(30-35%)反映的只是疫情危机。而疫情危机所引发的金融危机与经济危机,几乎必然带来50%的跌幅。而一旦金融危机-经济危机演化为整体社会危机,则跌幅则可能超过70%。

由于美国股市在美国的最核心资产池地位,美国当下高达75万亿美元的公私合计债务中,很高比例是以股票为基础资产进行背书或抵押的,其大幅下跌必然引发金融-经济危机,叠加疫情的大规模蔓延,几乎必然导致社会危机。这又会进一步带来股市的崩塌和金融-经济系统的瘫痪。

美股、美债与美元汇率市场必然都会出现前所未有的重大动荡,美股的趋势是美债市场和美元体系的先行指标。决不能将之割裂开来或认为其中任何一个会继续保持坚挺。

由于美国的自我价值体系主要建立在政治认同基础上,对政治共同体的认同始终伴随着现实政治体的扩张,一旦这一扩张停滞,在政治共同体与政治认同间的循环则将由良性转化为恶性,政治体的虚弱会引致政治认同的降低,并不断自我强化。

由疫情危机而金融-经济危机而社会危机的过程,会导致美国整体社会秩序的瓦解。近两个月来,美国的每日确诊数几乎保持在2.5-3万的水平,这很大程度上源于其检测手段与检测人员已经达到瓶颈,通过其已公布检测结果的人数与确诊人数的比例可以推断(在30%以上!),其实际感染人数远远超过目前120余万人的数据,几乎必然已经达到千万级别。

超级疫情叠加金融-经济危机,美国的许多地区会进入霍布斯意义上的“自然状态”。疫情会造成极大的伤亡,但是更大的杀伤力,是社会秩序崩溃后形成的“人对人的战争”。

在不可避免的内乱中,人类以往的历史一再证明,在斗争中,有组织的战胜无组织的,组织程度高的战胜组织程度低的。由于不少美国政客试图将疫情爆发的责任转嫁于中国,全美的华人在这场危机面前处于高度危险的境地。因而,提高组织化程度以进行有效的自卫与自救,已经是极为紧迫的要求。

二、西欧诸国:意、西、法、德、英

在所有西欧国家中,意大利是受疫情创伤最早、较长时间内死亡人数最高的国家,也是最早出现疫情拐点并控制住疫情的国家,很可能也是西欧最早能部分恢复正常秩序的国家。

虽然意大利错过了早期控制住疫情的时间窗口,但它此后基本上做了应该做的事(即比较全面地学习了中国的抗疫经验),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也看到了艰难战胜疫情的希望。而西班牙与法国的疫情演化大致较意大利延后一个月。目前都已经处于相对可控的状态。

西欧主要国家中德国是死亡率较低的一个,反映出其病床总数与整体医疗资源远较其它欧洲国家充裕,但其死亡率曲线事实上已经在过去的三个月由低于0.6%上升到目前的4.4%,这已经是西方主要国家中新冠疫情死亡率最低的水平,但相对于中国和不少亚洲国家的相应数据,依然显得颇为惊人。

英国一度被公开采用的“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政策,使其几乎不可避免地成为整个西欧地区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其死亡人数已经上升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其确诊与死亡人数比例高达14.7%,更重要的是其治愈率远低于任何一个感染人数上万的国家,首相在确诊自我隔离十天后已被送入医院,这是主要国家中第一个政府首脑因病住院的案例,也标志着疫情在英国的演化确已失控。

三、天主教传统与新教传统

这次疫情中,欧美内部呈现出的不同政策应对路径——即以美国、英国(以及德国)为代表的事实上的“群体免疫”的路径,和以意大利、西班牙、法国为代表的比较接近东亚应对疫情的政府主导严控路径,可以追溯其内在的文化差异:前者为新教传统,后者为天主教传统。

拉丁国家虽然平时显得极为散漫,但民众与政府事实上均抱有相应的期待,因而危机带来时虽然不免前期手足无措,但政府会选择牺牲经济保全民众,而政府主导下的紧急状态,虽会引发部分知识分子(如意大利思想家乔吉奥·阿甘本)的强烈不满,却能为普通民众所认同接受。

而新教国家,面对疫情危机时,被称作资本主义精神的那种力量,则会天然地选择以最大化保护资本利益和社会秩序(特别是经济秩序)的“畜群免疫”方案,无论是像Boris Johnson那样试探着说出来还是只做不说。

有心人或者可以写作一部名为《新教伦理与群体免疫精神》(The Protestant Ethics and the Spirit of Herd Immunity)的作品,作为对于韦伯提出的那个著名命题的回应。

马克斯·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四、疫病下古老民族的应对:印度

目前,疫情不但在欧美肆虐,也已经波及到包括印度、南美、非洲的广大区域。印度的庞大人口与非常薄弱的公共卫生条件,一度引发了很多人有关疫情在印度大规模传染形成世界最重大感染源的忧虑。

但由于印度的城市与乡村存在着极为严重的隔离状态,而各乡村之间又处于相对独立隔绝的状态,造成其传染的范围较预期相对有限。

特别应看到,印度一直保留着阿育吠陀的传统医学体系,且在其民间广泛发挥作用,其地位类似中医之于中国民间。印度的感染人数乃至死亡人数,即便考虑到因检测力量不足而形成的部分缺失,也不会超出其社会可以承受的程度,不会比欧美更为严重。

类似中国、印度、伊朗这样的古老民族,历史上都经历过多次特大瘟疫的爆发流行,在与疫病进行斗争的漫长历史中,形成了未必能为现代医学所理解、但切实有效的民间医学传统和疫病对治方法,文明和人种的延绵连续就是其有效性的最好证明(这也可以解释,尽管伊朗长期受美国制裁,医疗和公共卫生条件无法与欧美国家相比,新冠病毒的治愈率却很高,截止5月9日,累计确诊106220人,治愈85064人)。而王绍光老师刚才提到的非洲国家在控制疫情方面的显著成果,也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例证。本次疫情中“发达国家”与“欠发达国家”的极具反差的表现,当引发对于各种前现代医学体系的重新审视与评估,推动各种医学体系以超越教条的方式进行比较-结合的尝试。

五、建议与小结

2014年,为纪念“占领华尔街”运动三周年,我写作了《美国世纪的终结与中国道路的命运》一文。此文最核心的观点是:自16世纪以来由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已经历两次重大的内部霸权转移,即荷兰霸权向英国霸权的转移(以《维也纳和约》的缔结为标志)和英国霸权向美国霸权的转移(以二战结束和《联合国宪章》为标志)。

目前,美国主导的世界体系正日益丧失其效力,已进入加速失效进而失序的过程中。美国尽管仍是一个对于当今世界诸多领域拥有决定性影响的核心国家,却已经不再是作为以引领为标志的霸权而发生作用:它由霸权退化为“非霸权支配”。

就霸权结构及历史而言,美国霸权及以其命名的“美国世纪”,即美国霸权在世界体系中发挥核心影响力的长周期(在西方语境中也常被称作Pax Americana“美国治下的和平”),事实上已经终结,而一种新的世界体系的构成及其取向尚未确立。同样未定的是,中国在其中如何定位、如何自处、如何作用:是作为既有世界体系通过霸权迭代产生的霸权继承者,即旧体系的新主人,或是超越此种霸权结构,开辟一种全新的可与其它国家共进而各得其所的多维空间。过去六年世界体系的演化充分应证了上述判断。

新冠疫情本身没有改变或创造任何新的趋势,但是它使得旧世界体系的失效和失序被大大加速。它使得本来可能要持续十几年的体系演化过程被浓缩到了2020这一年。

今天的会议,大家都已经提到了美国会丧失对于全球化和世界体系的主导权,但我觉得还需要再对于美国霸权在加速衰落过程中出现崩溃的前景进行必要的演推和极限准备。美国目前已经处于真正的危机中,但由于疫情造成的社交封闭,恰恰使得金融-经济危机和全面社会危机因疫情危机而被暂时掩盖,也由于疫情危机,让它们更持久的酝酿蔓延激荡,从而变得更不可逆转。在6月底伴随炎热的天气和未必会如愿退却的疫情,真正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将会在美国彻底爆发。  

本次新冠疫情就其影响的范围、死伤人数及对于世界经济的影响,都将不亚于一场世界大战。如同黑死病爆发终结了13世纪世界体系,一战终结了英国霸权,二战终结了旧殖民主义体系,本次疫情将彻底终结美国霸权,并让本已出现重大失效与失序的16世纪以来世界体系加速趋向根本性的重组。它标志着东西方攻守之势的历史性逆转,标志着五百年以来未有之大变局的全面到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白钢

白钢

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秘书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新冠疫情与世界大变局
新冠疫情与世界大变局
作者最近文章
疫情过后,有心人可以写一写“新教伦理与群体免疫精神”
从“列宁时刻”到“毛泽东时刻”
从中西文明基因差异谈中共超越苏共
看不懂《易经》不要紧,先了解下这三“易”
20世纪革命与新中国法权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