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广灿:印度新国防参谋长,会如何处理与周边国家关系?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0-20 07:51

白广灿

白广灿作者

印度问题观察者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白广灿】

2022年9月28日,印度政府宣布任命阿尼尔·乔汉(Anil Chauhan)成为新任国防参谋长,以接替在去年12月8日因坠机而去世的印度首任国防参谋长比平·拉瓦特(Bipin Rawat)。

印度国防参谋长是印度政府为改革印军内部结构,推动三军联合,提升印军作战能力的关键负责人。国防参谋长还领导新成立的军事事务局,该局集中了印军人事调动、晋升、薪资福利、军备采购、人员培训、指挥联合等诸多实质性权力。同时,国防参谋长还担任国防部长的首席军事顾问。

可以说,国防参谋长在印军中是一个掌握实权的职位。

目前,关于阿尼尔·乔汉的相关公开信息不多,因此外界暂时很难判断阿尼尔·乔汉上台后会对与周边国家关系尤其是中印之间产生多大影响。不过,通过结合前任参谋长比平·拉瓦特的一些改革和言行、对印军内部问题的分析,也可以做出一些基本判断。

印媒相关报道

位高权重的国防参谋长

印度国内有很强的军政分离传统。

印度独立后,尼赫鲁为防止军队干政,不断插手印军内部事务,引起印军高层强烈不满。1962年,印军在遭遇了耻辱性的惨败后,从各种角度把此次战败的责任归咎于尼赫鲁对军事问题的漠视和对军队内部事务的插手,之后历届印度政府极力避免在社会上产生插手军内事务的舆论。

直到现在,莫迪在推动军改时,也是尽量避免在公开场合谈及与军队相关的话题。再加上莫迪及几个高层核心人物对军事事务并不了解,在与军事相关的关键问题上,几乎完全依赖国防参谋长的建议。

但是,这并不代表莫迪政府对军事事务并不关心。

莫迪政府在第二个任期内,把军队改革议程提升到前所未有的地位。如:推动国防工业改革,引入竞争机制;推动国防自造计划,提高武器生产能力;改革军内关系,推动军队联合作战;改革征兵制度,推动军队养老金制度改革等等。

就比平·拉瓦特任职的两年时间来看,印度的军改由莫迪决定大的改革方向、设置改革的前提条件,由比平·拉瓦特提供改革建议,待莫迪拍板后,具体事务再交由比平·拉瓦特负责实施。

因此,可以说国防参谋长一职在军事相关领域内,具有左右莫迪政府决策的能力。

军种利益影响对华安全决策

在比平·拉瓦特担任国防参谋长后不久,中印两国在边境问题上的矛盾再次凸显,并爆发了加勒万河谷事件。在之后漫长的边境对峙期间,比平·拉瓦特极力渲染中国威胁,大肆采购军品,甚至联合情报部门策划了2020年抢夺班公湖南岸高地的行动,极大地影响了两国关系。

比平·拉瓦特(资料图/印媒)

就比平·拉瓦特的目的而言,其中存在着很大的军种利益考量。

印度为了防止军队干政,一直让军兵种相互独立、相互制衡。长期以来,作为老大哥的印度陆军,并不具有对海空军的领导地位,军种之间只能协调。在卡吉尔冲突期间,印度陆军认为,大部分跨过实际控制线的武装分子都是由步兵和炮兵消灭的,空军几乎没有发挥对地支援的作用。而印度空军认为,陆军不愿意对空军公开具体的作战细节。而且,印度陆军对空军的要求是服从,而不是协调,这让空军无法接受。

印度空军和陆军关系长期紧张的问题延续至今。如去年7月就有媒体爆出,比平·拉瓦特在一次会议上要求空军“像炮兵支援步兵一样”支援陆军,而时任空军参谋长的巴达乌里亚认为拉瓦特的说法矮化空军,随即发生口角。

比平·拉瓦特加剧边境冲突的做法,更多的是利用中印的边境问题凸显陆军在未来军改中的地位,进而加速推动军改。

为支持国防自造计划,不惜降低印军战力

印军非常不信任印度本土国防工业,在国际军火市场上给人留下了“买买买”的印象。印度国防工业之所以十分拉胯,有很多原因,如国防工业薄弱、官僚并不了解军事、政客好大喜功等等,以至于军队在武器购买一事上十分青睐外购。

当前,莫迪政府正不断地对国内国防工业进行前所未有的改革,推动印度国防自造计划,试图改变印军严重依赖国外军品的局面。例如,不断降低私人资本进入国防工业的准入门槛,引入行业竞争机制;建设国防工业走廊,提高国防工业生产能力等。

其中最重要的手段,是出台军购禁令,禁止军队从国外购买国内可以研发、生产的同类产品,防止国内军事资源投入外流。如,在今年8月份,莫迪政府出台了第三批禁止武器进口清单,累计禁止进口项目达到2700项,不仅包括步枪、子弹等轻武器,还包括火炮、直升机、护卫舰等大型军品。

而国防参谋长的责任就是,在印度国内军事资源投入逐步转入内循环的趋势下,压制军内对本国军品的严重不满,尽可能地购入质量并不怎么样的国内军品。如此做法,势必会在中短期内降低印军的作战能力。

有限军费下的守势战略

虽然印度至今没有出台本国的国家安全战略,不过外界仍可以从此前比平·拉瓦特的一些言论、军事资源的配置,以及莫迪政府的战略和外交观念中一窥端倪。

比平·拉瓦特尤为注重中国在陆地上对印度的“威胁”。在去年美军撤离阿富汗时,比平·拉瓦特用文明冲突论的视角认为,中华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在走向结盟,势必对印度和西方文明造成威胁。

其在担任国防参谋长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砍掉了空军114架中型战机的外购计划;第二件大事,则是将印度海军的第三艘航母计划推迟,并公开宣称印度军队不是远征军,只能沿着边界和印度洋进行守卫和战斗。

很明显,这是采取了守势战略。

资料图来源:印媒

从印度军事资源的分配来看,也不难发现这一现象。

印度陆军预算在军费中的占比,从2020-21财年的54%降低到2022-23财年的51%,其中装备开支从2020-21财年的2349亿卢比降到2022-23财年的2172亿卢比,降了8%;空军的预算占比几乎未变;海军的预算占比则从16%增至19%,增加的预算主要集中在舰艇的开支上,从2020-21财年的1600亿卢比增到2022-23财年的2945亿卢比,上涨了约84%。

这变动看起来似乎并不符合比平·拉瓦特重陆轻海的思想,其实这点可以从莫迪的国防工业政策上找出原因。

莫迪政府主张在大国竞争加剧的时代凸显印度的独立性,其宁愿出台军品进口禁令、购买性能较差的国内同类产品,也不愿意依赖国外先进装备,非常重视军品的国有化比重。而印度陆军几乎完全依赖俄罗斯装备,印度本土国防工业在同类军品的替代上泛善可陈。

相对于印度陆军来说,印度海军在这方面做得较好,国内造船厂可以依赖国外关键技术和产品,结合国内配套企业,建造一些较为先进的舰艇。这使得海军在莫迪“国防自造”的理念下表现尤为突出,所以分得较多的军费。

同时,莫迪政府的主要注意力仍是放在国内建设上,军费占GDP的比重长期呈下降趋势,近几年基本维持在2.5%左右。在中印爆发加勒万河谷冲突的2020年,印度军费占GDP比重猛然升到2.9%,其实原因是印度经济在2020-21财年下降了7.3%;而到2021-22财年,军费占GDP的比重又降到2.1%。

因此,践行莫迪服务于国内、维持低水平的国防开支的理念,是比平·拉瓦特削减海空军进攻性装备的最主要原因。

如果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也容易理解印度当前军事建设存在重陆轻海的倾向。

中美军事竞争的核心集中在海洋方向,任何美国潜在军事盟友海军力量的增强,都可能引来中方的高度警觉。如果印度此时大力发展海空军等进攻性作战能力,甚至谋求切断中国的海上能源补给线,为此与中国结怨,这不是莫迪所希望看到的,因为代价是印度难以承受的。因此,即使中印两国有较大的军事矛盾,也尽量集中在陆地边境上——这肯定不会带来双赢,但受限于地理条件和彼此更加关注国内问题的倾向,即使出问题,也不至于让双方损失太多。

裙带关系凸显政策沿袭

莫迪政府任命的两任参谋长有很强的相似性和延续性。

比平·拉瓦特家世代从军,他的父亲拉克什曼·拉瓦特官至陆军中将,在“我爸是中将”这一buff的加持下,比平·拉瓦特可谓是官运亨通。在2015年,比平·拉瓦特亲自指挥了对东北邦武装分子的跨境作战行动,并因此名噪一时。

不过,这些恐怕都不是他被莫迪青睐的关键。

莫迪的国家安全顾问阿吉特·多瓦尔与比平·拉瓦特是老乡,两人早年相识,关系紧密。拉瓦特得以被莫迪信任,更大可能是因为这层关系。以至于2016年拉瓦特连升三级就任陆军参谋长,替代了当时被认为更有资格的两位陆军中将,当时的一些媒体就直接指出,其是凭借“阴影中的关系”上台。

此外,阿尼尔·乔汉与比平·拉瓦特也是老乡,并都在第11廓尔喀步枪团服过役;而阿尼尔·乔汉退休后,曾在多瓦尔领导下的印度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处担任军事顾问。这两层关系无疑为拉瓦特的一路高升提供了主要助力。至于印度媒体对阿尼尔·乔汉的所谓“中国问题专家”身份的渲染,更像是无关紧要的噱头和一厢情愿罢了。

莫迪政府在拉瓦特去世近10个月后才任命第二任国防参谋长,足见其在人选上的慎重。而乔汉在继任国防参谋长职位后,很可能会沿着比平·拉瓦特的改革方向继续下去。

资料图来源:印媒

总结

印度面临越来越严峻的国内外形势,使得莫迪政府改革军队现状的希望尤为迫切,设置国防参谋长有其必然性。

虽然阿尼尔·乔汉至今比较低调,外界对其建军理念了解甚少,但就目前的观察来看,其本人对比平·拉瓦特的想法有较强的继承可能,因此可以判断,之前拉瓦特树立的一些大方向不会被轻易改变。

因此,一方面,未来我军很有可能会面对一支对外依赖性减弱、技术装备水平下降、协同作战能力相对增强、主要集中在陆上对抗的印军,中印两军的差距恐怕会继续拉大;另一方面,中国会继续面对一个注意力集中在国内建设、政治上不愿意与我方结怨、军事上不愿意与美国结盟、整体战略上处于相对守势的印度。

不过,也有一些不确定性。历届印度民选政府对军事事务几乎是一无所知,同时又赋予该职位巨大的权力,使得国防参谋长的个人因素对整个印度政府决策的影响大大增加。在印度面临的军事挑战不断上升之际,这种影响体现得更为明显。由此可以推断,阿尼尔·乔汉的个人观念、莫迪政府对他的信任程度,以及可能的边境突发事件,会是其担任印度国防参谋长时,影响对华关系的主要因素。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李泠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G20外长闭门会意外泄露,“美国已陷入孤立”

澳矿业三巨头:中国经济仍非常强劲,有些行业令人惊讶

中国经济就像自行车,快了什么都好说

中方再谈美国否决:希望个别成员产生良心上的触动

他警告欧盟:在针对中国上多走一步,都会伤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