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贝恩哈德·桑德:德国不得不接受的现实——5G建设离不开华为

2019-08-28 08:25:06

【观察者网 武守哲/译】今年6月中旬,德国联邦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短期内再次访华,其中的重要一站是上海。除了职责内的议题之外,他还带着一项重要的任务——会见了华为集团的总裁任正非。两个人的会面交谈原本被设定为秘密状态,但最终还是向中德双方的媒体做了通告。

基民盟党员阿尔特迈尔和任正非在一家美轮美奂的豪华酒店内共进了午餐。他曾经长期把特朗普作为德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者。而那天,坐在阿尔特迈尔对面的那个人,是他心中最大威胁者的“威胁者”——华为正在智能手机市场上蚕食苹果的地盘。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6月20日在京会见来华访问的德国联邦经济和能源部长阿尔特迈尔。(@新华社)

阿尔特迈尔决定打破保密协议,把会谈事实公之于众,他自己其实对华为身处舆论漩涡的状态心知肚明。他说,像华为这样的一家大公司,在德国有巨大的商业利益,和这家公司总裁的会面,公众有一定的知情权。

毫无疑问,聪明的阿尔特迈尔把皮球踢给了华盛顿:看好了,我和华为老总见了面,我们不会屈从美国方面的压力。从今年年初开始,美国就一直威胁德国跟随其他西方国家脚步——禁止或限制华为参与其国内网络系统建设,为此还向德国电信巨头开出诱惑条件。

阿尔特迈尔是以德国联邦内阁重要成员的身份和华为接洽的。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华为这家通信巨头处在了风口浪尖上,目前看来德国顶住了压力,没有和美国站在一起将其封杀,而且德国电信董事会说,5G网络将首先在柏林和波恩提供服务,并且对私人用户提供相应的收费标准。6月中旬,在德国参与5G频谱拍卖的4家企业以共超过65.5亿欧元的出价获得5G经营权,德国电信一家就拿出了20多亿欧元。

6月中旬,德国的5G频谱拍卖,一共拍出约65.5亿欧元

在阿尔特迈尔和任正非会面后,不仅仅华盛顿方面表达了相当程度的不满,而且在德国联邦议会内部也有批评的声音。

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基民盟党内同侪克里斯托弗·波恩史提尔(Bern­stiel),在阿尔特迈尔访华之前去了一趟日本。他走访了日本通信界的巨无霸日本电信电话公司(NTT),认为“如果日本可以不依靠华为就能建成自己的5G系统,那么我们也可以做到。”表达同样疑虑的还有不少其他的党内高层。

就在德国联邦议会夏季休会期前几天,德国基民盟和其姐妹党基社盟的一些议员举行了一个秘密碰头会,就德国网络安全和数字时代的主权问题展开了讨论。会议各方代表一致认为,以后如果再有类似会议,将会把相关部门的部长排除在外。

保守派阵营中很多人担忧中国会通过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对德国实施监控,甚至通过5G系统的铺垫做某种远距离的破坏。波恩史提尔说:“根据我目前所掌握到的情况,我会把华为排除在德国未来的网络建设之外,即使这样会付出巨大的时间和金钱成本,但德国必须要坚守自己的数字网络主权。”

基民盟内部的情报主管森斯伯格(Sinsberg)毫不讳言:“美国和中国的供应商我都不信任,这两家的网络建设都和他们的情报部门共享信息,合作密切。所以说,所有参与德国5G建设的运营商都必须接受最严格的审查。”他认为,政府应该主动牵头对这些企业做最细微的监管,督促他们遵守德国安全方面的法律,“我还是更倾向于德国本土的公司来负责铺设基站。”

波恩史提尔还进一步强调德国必须要把对本国网络建设对国外的依赖上升到政治高度:“为什么不能建设一个欧洲网络建设共同体呢?应该越快越好,就像当年欧洲各国合作搞空中客车一样。”

在国会外交委员会任职的诺伯特·罗特根响应了波恩史提尔的倡议,他认为:“技术层面上的欧洲网络建设如果立足于欧洲本土那是再好不过的,我能遇见到这会让资金成本大幅上升,但相比国外的运营商介入,这会大大降低欧洲受到网络攻击的风险。”

德国联邦政府目前的决定也是基于现实实用主义层面的考量,而非意识形态因素。目前德国有三大设备供应商:瑞典的爱立信、芬兰的诺基亚和韩国的三星,这三家都长期和华为合作,使用华为技术,因为华为在5G技术中处于领先地位。

德国的网络供应商份额:华为占到了30.9%,中兴占10.95%,爱立信占27%,诺基亚占21.9%(数据来源:IHS

另一个在德国政府对华为立场决策过程中扮演关键角色的,是在联邦资讯办公室任职的阿尔内·绍恩波姆(Arne Schönbohm),他是信息安全组组长,坊间绰号“莱茵河的守夜人”。在他看来,目前使用华为的风险仍在“可控”范围,并且强调所有的电信从业者都必须接受严苛的准入条款限制,如有出现了危险状况,就要马上踢出准入队列。

是否要禁华为这样一个关键性议题的辩论并非只存在于象牙塔中,关键问题在于德国在数字革命领域有多少自主性。因为德国对国外供应商的依赖并不仅仅是手机端,还包括云储存硬盘等一系列技术环节。德国IT协会Bitkom便多次向政府抱怨,在大数据储存这些硬件方面,德国的信息细节掌握在诸如亚马逊、谷歌或微软等互联网大企业的手里。

德国总理府秘书长布劳恩(Helge Braun)对这些潜在的隐忧心知肚明。不过他不认为还有可替代的选项:“5G技术不仅涉及到数据加密,而且还关联着各行各业的信息共享”。唯一能让他保持乐观情绪的是从法律层面:“完全可以通过修订政府信息安全法,加强对公众互联网安全的教育,保护公众在虚拟世界中的隐私和资金转移的安全。”

还有一种顾虑,就是不少德国官员担心华为会把海外用户搜集起来呈交给中国安全部门。布劳恩否认了这种可能性,而且他从经济层面论证德国的5G建设目前还离不开华为。

2008年至2018年,华为在德国的营业额平均每年增长26%,2018年营业额达到近27亿欧元。截止到2018年底,华为已经为德国创造了3万多的就业机会,与德国各个机构的合作非常紧密。

德国联邦网络安全白皮书的内容明白无误地显示,未来德国的互联网建设如果和华为相切割,留给德国的只有苦楚。因为一旦双方闹的不愉快,龃龉将不仅限于网络安全领域。比如澳大利亚曾公开表示把华为踢出该国的5G规划,结果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的煤立刻增加了200%的关税。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华为在美国的研究团队Futurewei Technologies已经于6月底采取行动,将业务从母公司华为分离出去,美国也损失了相当多的工作岗位。

尽管德国政府内部呼吁增强“网络主权”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但这在5G科技领域看起来并不实际。杜伊斯堡─埃森大学5G技术专家格尔伯特(Torsten Gerpott)教授认定:“对德国来说,火车已经驶出站台了。他认为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早已经全球化,关起门来做生意已经不可能了:“德国现在在的最大问题是规模化程度不够,所以只能依靠海外的企业分一杯羹。”

所以这批专家不得不承认已经错失5G发展的先机,但依然可以勉强保持乐观:“搞一个网络跨大西洋共同体依然是可行的,欧美世界可以联手规划这个大工程。德国现在就应该把眼光布局到下一代通信技术革命的建设了,那就是6G。”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贝恩哈德·桑德

贝恩哈德·桑德

德国《明镜周刊》资深驻华记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华为
华为
作者最近文章
德国经济部长本来想密会任正非,却为何最终向媒体公开?
中美“新冷战”?把中国看成苏联那就太低估中国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