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姆·布特尔:民主国家联盟就是失败的不负责任国家联盟吗?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6-28 08:02

比姆·布特尔

比姆·布特尔作者

尼泊尔特里布万大学访问学者、《亚洲时报》专栏作者

【文/比姆·布特尔,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拜登结束了他以美国总统身份进行的首次欧洲之行。其前任唐纳德·特朗普在2017年1月上任后就放弃了美国的全球领导者角色,为了重拾这一角色,拜登试图与欧洲北约成员国和其他盟国恢复关系。为了恢复美国的先锋地位,拜登打出了“美国回来了”的口号。

访问期间,拜登在大多数讲话中都声称,七国集团和参加七国集团峰会的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南非等其他受邀国,以及美国的众多盟国是在分享特定价值观的基础上展开合作和建设伙伴关系。

拜登声称,美国是在人权和民主价值观的基础上建立联盟和伙伴关系的。他还强调,这些价值观正受到外国势力的严重威胁。他一再重申,这些威胁来自俄罗斯和中国。

拜登的说法并不新鲜,这是特朗普外交政策的延续。稍有不同的是,特朗普被认为是对俄罗斯软弱,对中国强硬。拜登想给人一个印象,他对俄罗斯也同样强硬。

为了保持美国舆论对他的好感,拜登开展的高级外交行动可能有助于提升他的国内声望,但他的这些行动有很多喧嚣和浮夸的成分,而实质内容却很少。

G7峰会被称为“民主峰会”

拜登所做的事正是特朗普这样的右翼民粹主义者会做的事。为了避免为本国公民的福祉负责,为了掩盖他们的重大失败,为了分散公众对他们自身严重缺陷的注意力,右翼民粹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在世界范围内都使用了这样的策略。不幸的是,拜登继续沿用了这样的策略。

拜登和他的团队非常清楚,民主在当今世界,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处于守势。相较于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发生后的那段时期,民主治理体系处于更严重的危机之中。也许拜登团队也明白,纳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在德国和意大利萌芽,正是西方民主体制引发的意外后果。正是这些政治制度后来发展成了那个大西洋彼岸所谓自由世界的外部威胁。

今天,西方和世界其他地方的民主国家正面临着来自内部的威胁。西方民主国家的危机纯粹是来自内部的,而不是来自俄罗斯或中国。

极端民族主义和右翼民粹主义领导人,如英国的奈杰尔·法拉奇和鲍里斯·约翰逊、美国的特朗普、巴西的杰尔·博尔索纳罗和印度的纳伦德拉·莫迪,一直在篡改民主准则和价值观。它们是民主自身失效的产物。

6月9日,拜登对驻扎在米尔登霍尔皇家空军基地的美国空军人员及其家属发表了讲话,他在讲话中引用了《独立宣言》,他说:“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所有男人和女人生来都是平等的,造物主赋予他们某些不可剥夺的权利,包括生存权、自由权,以及追求幸福的权力。我们对此是认真的。只要我们坚持自己的价值观,就没有一个国家能打败我们。”

然而,民主并未能保护好人民的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力,这种失败不仅发生在美国,也发生在其他国家。

2008年后发生的金融危机和当前的新冠疫情危机都证明,已在西方和发展中国家开花结果的民主体制已经惨败。

例如,美国的民主制度未能保护好妇女、有色人种和其他少数族裔的生存权和自由权。美国社会陷入了严重分裂。“#我也是”运动和“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在美国出现说明很多美国人严重缺乏人权和民主权利。

种族主义、仇外心理、经济不平等、枪支暴力和警察暴行,是这个世界上最老牌民主国家长期具有的特征。美国的民主体制主要有助于保护富人的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力,有助于保护富人的私有财产。

亚伯拉罕·林肯对美国民主的定义是“民有、民治、民享”,而它现在已经转变为诺贝尔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所描述的“百分之一所有、百分之一所治和百分之一所享”。1月6日国会山遇袭正是美国民主体制衰落所引发的内部后果。

头顶“光环”的拜登,也无法带领美国重新回归。图片来源:澎湃影像

世界上最古老的民主国家(美国)、议会民主之母(英国)、世界上最大的实际民主国家(印度)和南美洲最大的民主国家(巴西)都未能保护其公民免受此次疫情的侵害。

这些民主国家的领导人都没有为自己的失败负责。相反,这些领导人高喊外国威胁是为了分散选民对他们重大失败的注意力。而拜登所希望的却是通过与这些同样不负责任的领导人建立伙伴和联盟关系来保护民主价值观。

每一个“政治与行政”专业的学生在本科教科书中都会读到,民主最主要的优点是政府对公民负责。保护公民的生命、自由和财产是民主政府的责任。然而,今日的民主国家既不对选民负责,也不对自己的重大失败负责。

例如,世界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在2020年2月中旬发表了五篇关于新冠病毒爆发的文章,警告其可能引发公共健康危机。然而,美国、巴西、印度、法国和英国的每百万人新冠病毒感染率却最高。这些国家被拜登称为“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而也就是在这些国家中因新冠病毒而死的人最多。

拜登与这些国家结成民主联盟和伙伴关系是否意味着美国已与失败国家和不负责任的国家进行了合作并结成了伙伴关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民主看起来就连其外在形式都已经破败不堪了。

如果说拜登所谓的“志同道合的民主伙伴”就是指印度的莫迪、巴西的博尔索纳罗、英国的鲍里斯·约翰逊和澳大利亚的斯科特·莫里森,而拜登本人继续在外交政策上追随特朗普的脚步,那么民主就是由一群不负责任的国家所结成的联盟和伙伴关系。在这种情况下,民主就完全是空洞无物,毫无根基的。

看着拜登用“志同道合的民主伙伴”来对抗民主的威胁,对我来说,英国政治学家伯纳德·克里克(Bernard Crick)在1962年写出名作《捍卫政治》,似乎就是为了预言当今这个民主联盟。

他写道,“民主也许是公共事务领域最淫乱的词。她是每个人的情妇。即使有情人自认为她不道德的爱上了别人,她也仍然在这个情人眼中具有令人琢磨不透的魔力。事实上,即使我们会因她移情别恋而痛苦,我们也会欣赏她的八面玲珑,左右逢源。”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亚洲时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由冠群
西方民主制度 拜登 美国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方翻译

美国屡陷破产危机,不是国家无力买单,而是有人不让

2021年10月16日

“中国的新承诺将改变人类的未来图景”

2021年10月14日

作者最近文章

07月13日 08:01

“历史的终结”在中国上演,美国就会得利吗?

07月03日 08:40

印度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不是世界强国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神舟与日月同辉”

“盟友乐意跟中国接触,美国对华强硬没好处”

“令人发指”

首次!中俄海军10艘舰艇浩浩荡荡通过日本津轻海峡

十九届六中全会将于11月8日至11日召开

教育部:上海等12地设立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

前三季度GDP同比增长9.8%

10万人罢工、430万辞职…“全美工人再也忍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