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布兰科·米拉诺维奇:经济全球化使人类变得更平等

2020-09-10 09:16:21
导读
美国以研究收入与不平等现象知名的经济学家布兰科·米拉诺维奇认为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在近些年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大大缩小了全世界收入不平等的水平,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观察者网认为要让全球收入更加平等,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将在未来发挥重要作用,促进亚洲,非洲各国与西方发达国家的收入差距进一步缩小。文章表达的是作者个人观点,观察者网翻译本文,谨供读者参考。

【文/布兰科·米拉诺维奇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反对经济全球化的人常常会说,近几十年来,经济全球化加剧了国家内部的不平等。例如,自1980年以来,美国人的工资一直没有太大变化,而在总收入中,最富有美国人所占的份额却越来越大。但全球化也产生了另一个重要影响:它在总体上减少了全球的不平等。近几十年来,数亿人摆脱了贫困。从冷战结束后至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世界变得更加平等,这一时期通常被称为“高度全球化”

经济学家克里斯托夫•莱克纳(Christoph Lakner)和我在2013年发布了一张总结这一趋势的图表。该图显示了以全球收入分配为背景,1988年至2008年的人均收入增长率。(横轴左边是最穷的人,右边是最富的人。)这张图概括了近几十年来全球化的基本特征,因而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并获得了“大象图”的绰号,因为它形似一头抬起鼻子的大象。

处于全球收入分配中间部分的人,其收入大幅增长(在许多情况下是两倍或三倍以上地增长),他们中的绝大多数生活在亚洲,其中许多人在中国。再偏右的人比亚洲人富裕,但他们的收入增长率却低的多,他们主要生活在日本、美国和西欧等发达经济体。最后,图表最右边的人,即最富有的那百分之一人口(主要是工业化国家的公民),和处于中间那部分人一样也享受到了高收入增长率。

作者所说的“大象图” 图片来源:外交事务

研究结果凸显了两个重要的裂痕:一个是亚洲中产阶级和西方中产阶级之间的裂痕,另一个是西方中产阶级和他们富有同胞间的裂痕。在这两项对比中,西方中产阶级都是受损的那一方。西方中产阶级的收入增长率低于(相对贫穷的)亚洲人,这进一步证明了全球化引发的一个典型趋势:在过去40年,欧洲和北美的许多工作要么外包给亚洲,要么在与中国工业竞争时被淘汰。这是全球化所引发的第一个紧张局势:亚洲的增长似乎是以牺牲西方中产阶级为代价的。

另一个裂痕存在于西方中产阶级和他们富有的同胞之间。在这方面,中产阶级也遭受了损失。似乎富裕国家最富有的那群人和几乎所有亚洲人都受益于全球化,而只有富裕国家的中产阶级相对受损。这些事实支持了这样一种观点,即西方“民粹主义”政党和领导人的崛起源于中产阶级的幻灭。我们的图表不仅象征了全球化所带来的经济影响,而且也象征着其政治后果。

新发展,老趋势

在一篇新论文中,我仍将回到这个话题,研究在2008年至2013-14年间,相同或相似的形势是否仍在继续。世界银行、卢森堡收入研究数据库和其他信息来源已能够提供近年最新的全球经济数据。这些数据比我们过去能够获得的数据更完善。这些数据包括130多个国家详细的家庭收入信息。

下图信息显示出我所说的第一个紧张局势仍在继续:非西方中产阶级的收入增长远远超过西方中产阶级。事实上,这两个群体之间的增长差距已经拉大。例如,2013年美国的收入中位数仅比2008年高出4%;与此同时,中国和越南的收入中位数则翻了一番多,泰国的收入中位数增长了85%,印度的收入中位数增长了60%。这一明显差距表明,那次全球金融危机(尤其是本数据展示出的最初冲击)对西方的打击比对亚洲严重得多。

但第二个紧张局势,即西方国家精英阶层和中产阶级之间日益扩大的差距,在近一段时期就不那么明显了。在全世界收入最高的那1%人口中,绝大多数是西方国家的富人,金融危机降低了这些富人的收入增长率(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的收入减少了)。这种放缓还反映在许多富裕国家的收入不平等没有扩大。但如果是经济衰退中断了富人的收入增长,那经济衰退的影响可能不会持续这么久。目前还没有更详细的近期全球数据,但一些预估数据表明,在此研究时段之后几年里,那1%的最高收入人群恢复了先前的收入增长模式。

最近一段时期的收入增长率 图片来源:外交事务

除了在2008年后富人收入增长放缓之外,全球化在这一新时期继续产生与之前相同的影响,包括降低全球收入不平等水平。以基尼系数衡量(基尼系数的范围从0到1,即从每个人都有相同的收入到一个人获得全部收入的假设情况),全球收入不平等水平从1988年的0.70下降到2008年的0.67,然后在2013年进一步下降到0.62。可能还没有哪个国家的基尼系数能够高达0.70,而基尼系数0.62左右就类似于今天洪都拉斯、纳米比亚和南非的不平等水平。(粗略地说,南非是全世界不平等现象的最好代表。)

但是,如果全球收入不平等水平在新的研究时段继续下降,数据显示是一系列新的因素引发了这一趋势。自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市场化改革以来,中国在降低全球收入不平等水平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经济持续增长,改变了世界财富分配的形势。但现在中国已经变得足够富有,以至于在减少全球收入不平等方面,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已不再发挥如此重要的作用。2008年,中国人的收入中位数略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五年后,中国的收入中位数比世界收入中位数高出50%——现在还可能更高。

从全球范围来看,中国的高速增长已不再是一股减少全球收入不平等的力量。很快,它将加剧全球收入不平等。但是,印度的人口可能很快超过中国,而且仍然相对贫穷,现在印度在减少全球收入不平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和印度推动降低了全球收入不平等水平。从现在起,只有印度的经济增长能继续发挥同样的作用。非洲,这个号称世界上人口增长率最高的大陆,将变得越来越重要。但如果非洲最大的那几个国家继续做亚洲巨人的跟屁虫,那全球收入不平等水平仍将上升。

疫情期间的收入不平等

迄今为止,新冠疫情并没有破坏这些趋势,而且事实上还可能会加剧这些趋势。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对全球各国的经济大减速造成了不同的影响。中国现在的经济增长率虽然远低于自上世纪80年代至今的任何一年,但仍将高过西方国家的经济增长率。这将加速缩小亚洲和西方世界之间的收入差距。

如果中国的经济增长率每年继续超过西方国家2-3个百分点,那么在未来10年内,许多中国中产阶级人士将比西方的中产阶级人士更富有。这是两个世纪以来,在本国处于中等收入水平的西方人首次不被纳入全球精英集团——也就是说,成为全球收入前五分之一(20%)的人口。这将是一个真正了不起的发展成就。从19世纪20年代此类国家经济数据首次被收集整理以来,西方一直比世界其它地区更加富裕。到了十九世纪中叶,即使是西方工人阶级中的一员也比世界其它国家的人更富裕。现在,这一时代即将结束。

美国目前仍然比中国富裕的多。2013年,美国人和中国人的收入中位数差距为4.7比1(与中国城市居民的收入中位数相比,这一差距为3.4比1)。自2013年以来,这一差距略有缩小,并将在新冠疫情危机后进一步缩小,但这仍需一段时间。如果中国年人均收入增长率继续超过美国约2至3个百分点,两国平均收入差距仍需两代人左右的时间才能弥合。

从长期来看,最乐观的情况是,亚洲经济保持高增长,非洲经济则加速增长,同时各国通过更积极的社会政策(对富人征收更高的税,提供更好的公共教育,以及确保机会更加平等)缩小穷国和富国内部不同人群间的收入差距。从亚当•斯密开始,一些经济学家就盼望,随着技术成果在全球范围内的普遍传播和各国实施越来越明智的国内政策,全球收入越来越平等这一美好愿景就将实现。

不幸的是,更悲观的预测似乎更有说服力。从美国狭隘的战略视角观察,中美之间爆发技术贸易战也许还可以理解,但从全球视角看,这场技术贸易战从根本上讲是有害的。它将阻止技术的传播,并阻碍世界各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经济增长放缓将使消除贫困更加困难,并可能维持目前全球收入不平等的水平。换言之,阻碍全球化发展的势力可能会出现:美国和中国中产阶级之间的差距可能不会改变,其代价是美中两国的收入增长都趋于放缓(或负增长)。为了保持全球收入分配的等级次序不变,实际收入的增长就将被牺牲掉。所有相关方的实际净收入增益将为零。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外交事务》)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布兰科·米拉诺维奇

布兰科·米拉诺维奇

塞尔维亚裔美国经济学家,以研究平等与财富知名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由冠群
专题 > 观方翻译
观方翻译
作者最近文章
经济全球化其实使人类变得更平等,但将来呢?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