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伦达·谢弗:如果欧洲只把能源危机归咎于外部原因,那危机就永远不会结束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0-06 08:25

布伦达·谢弗

布伦达·谢弗作者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全球能源中心非常驻高级研究员

【导读】 在北半球冬季即将到来之际,欧洲能源危机愈发严重。美国能源问题专家布伦达·谢弗为此在“外交政策”网站撰文批评欧洲能源政策,将欧洲能源危机归咎于欧盟施行了错误的能源政策。

【文/布伦达·谢弗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随着寒冬供暖季的开始,欧洲面临着二战以来最严重的能源危机,但它仍在犹豫不决。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提出了一系列新欧盟能源政策,包括设定价格上限,对能源生产商征收附加税,新建一个欧洲氢能源银行以及加大对电动汽车的支持力度。同时,欧盟成员国正在将公共事业国有化,设定电价标准和补贴消费者。而这些欧盟新政与那些使欧洲大陆陷入能源泥沼的旧政策没多大区别。

欧盟的根本问题在于欧洲仍未正视其能源危机的根源,而是选择将当前困境归咎于外部原因。冯德莱恩和其他欧洲领导人将欧洲的能源困境归咎于俄罗斯和俄乌战争。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节流天然气固然恶化了欧洲能源形势,但即将到来的冬季能源危机已经是第三次了。早在2020-2021年和2021-2022年的冬天,欧洲已经经历了电力、天然气价格的大幅飙升和天然气短缺(这导致煤炭和燃料油的使用量出现了增长)。欧洲决策者要么是对此视而不见,要么就是宁愿抱残守缺。

捷克民众抗议能源价格飙升

只要还有很多欧洲人和域外人相信欧洲大陆的能源困境都是由普京造成的,那导致欧洲陷入这场能源危机的现行政策无疑就不会发生改变。了解问题出现的原因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

欧洲的能源危机已经酝酿了20年。为了实现从化石燃料和核能向可再生能源的快速转型,欧洲决策者迫使能源供应链发生了重大变化。同时,面对石油天然气需求的持续增长,以及提供可靠基础燃料以补充太阳能风能不足的现实需要,欧洲并没有未雨绸缪。许多欧盟成员国削减了国内的化石燃料产能并限制了进口,但对俄罗斯天然气进口却格外开恩。拥有大量天然气资源的德国禁止使用水力压裂法开采资源,法国和其他国家也是如此。在过去十年里,欧洲本土天然气产量减少了一半,如今进口天然气占欧洲消费量的83%。

在活动人士和绿党的压力下,尽管核能拥有无懈可击的安全记录,但德国和其他几个国家仍选择逐步淘汰无碳排放的核能。今天,欧洲谋求设置天然气和电力价格上限并对能源生产商征收新税,这么做的目的是保护能源消费者免受能源价格高企的影响,不必为此而调低暖气温度和关闭点灯,但实际上却导致能源供应受到了进一步限制。

欧洲阻碍天然气供应的政策造成了天然气短缺,并使得天然气价格早在前两个冬天就出现了飙升。欧洲还认为自己可以很快摆脱天然气,因此还阻碍签署天然气长期进口合同,其结果就是欧洲本处于全世界最大的几个天然气生产基地之间——不仅有俄罗斯,还有北非、中亚和其他地区,却无气可用。欧盟本可以轻松确保自己以平价获得可靠的天然气供应,但现在却依赖于昂贵的现货市场。即使现在欧洲官员在满世界搜寻天然气货源,他们仍然拒绝与讨好他们的能源生产商签署长期合同。上周就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就在欧洲能源危机持续已经两年,俄乌战争已经开打七个月之时,德国总理奥拉夫•肖尔茨结束了对卡塔尔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访问,回国前签署了一份只获得一船液化天然气的协议,而不是该国迫切需要的能保证公民取暖和工厂运转的能源长期供应合同。

欧洲在10年前做出放弃天然气的决定,其后果至今未被欧洲所正视。在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头十年,天然气是欧洲乃至全球使用量增长最快的燃料。由于天然气的碳排放量相对较低,而且直到最近其价格仍具有竞争力,所以天然气备受欢迎。从使用煤炭转向使用天然气也是降低碳排放最快、最便宜的方式:页岩气革命的结果是,美国的碳排放量在没有政府干预的情况下迅速减少。但在大约十年前,反化石燃料组织加快了反对天然气的步伐。结果是:欧洲逐步取消了天然气长期供货合同。

在制定欧洲能源政策时,意识形态压倒了基本算计。欧洲逐步淘汰核能和煤炭并限制使用天然气(但补充的可再生能源又少于减少的能源),其结果是欧洲迎来了能源短缺。此外,所有迫使欧洲能源结构更快转向风能和太阳能的做法都忽视了主要的资源和技术限制:生产这些新能源需要占用大量土地,使用重要材料和硬件设备(包括来自中国的设备),而且这些新能源还需要备用能源补充且它们都无法被存储起来。最后,决策者在制定强制过渡政策时没有预料到化石燃料需求仍长期存在,其需求领域包括交通、工业、供暖和给不稳定的风能、太阳能做备用能源。

尽管有计算、数据和持续两年的能源危机做教训(自俄乌战争在今年2月爆发以来,这场危机急剧恶化),但欧洲决策者仍然像绵羊一样前赴后继。就好像能源危机没发生一样,荷兰本周宣布将继续减少格罗宁根大型气田的天然气产量。德国坚持执行其水力压裂技术使用禁令并仍在逐步淘汰核能源。而比利时在上周还关闭了一座为本国提供大量电力的核电站——尽管比利时人已在街头抗议能源价格飙升。这些国家或许能从英国新任首相利兹•特拉斯那里得到某些启示:她上任后的第一个声明是宣布了一项新能源政策,内容是恢复海上油气勘探和撤销英国的水力压裂技术使用禁令。

可欧洲决策者非但没有改弦易辙,反而加倍投资太阳能、风能和电动汽车技术。冯德莱恩在本月早些时候发表了欧盟国情咨文演讲,她说:“可再生能源廉价且可在本土生产,可再生资源使我们不必仰赖于人。”但这显然与事实相悖:欧洲在使用可再生能源时必须提供补贴且要用化石燃料做备用能源,而且它们还离不开全球业已紧张的能源供应链,它们还要面对自己的地缘政治挑战和能源依赖问题,这和它们当初使用化石燃料时一样。

欧洲领导人意识到,他们的能源结构设计出现了问题。欧洲各国政府现在正向濒临崩溃的公用事业单位提供纾困资金或直接将这些企业收归国有。大多数国家还为保护消费者而设定了电力和天然气价格上限。此外,欧洲高昂的化石燃料使用成本并没有阻止公用事业单位启用早已封存的燃煤电厂,并弃用天然气转而采用燃油去发电和供暖。冯德莱恩在讲话中说对了一件事,欧洲天然气价格现在是以高成本的液化天然气(而不是低成本管道天然气)为基准的,这一基准体系必须改革。欧洲转而采用高成本的液化天然气,这一市场转向对经济造成了影响,欧洲至今尚未解决这一问题。

冯德莱恩发表讲话

欧洲领导人并没有及时而敏锐地洞察这些问题,也没有扭转本国逐步淘汰核能的错误决定,而是继续推动未经测试且商业可行性极低的新项目。他们当下最喜欢的技术是氢能源:冯德莱恩最近宣布欧盟投入更多资金研发氢技术并建立欧洲氢能源银行。然而,氢能源还无法投入商业应用,其使用和运输也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其生产和不可避免的泄漏还可能会产生严重的气候和污染问题。

面对能源危机,如果欧洲决策者能更坦诚地探究内因,那么正确的决策就会不言自明。首先,欧盟需要允许甚至鼓励能源买家签署通常延续10年的天然气长期进口合同。这将使能源生产商能够为向欧洲供气而投资建设天然气生产运输设施。欧洲逐步淘汰核能的做法也要尽可能地扭转过来。再有,欧洲应该避免干涉可再生和低碳能源开发,不再向那些由政客官僚选定的专项技术投入巨额补贴。

此外,欧盟和欧洲各国政府应该像英国现在所做的那样,重新审视本国的天然气资源。现代天然气项目已不会像前代工程那样释放甲烷,从用煤转向使用天然气仍然是降低污染和碳排放的最快最有效方法。欧洲还需出台政策,制定长期计划,使用基础能源和风能、太阳能一起发电。因为风能和太阳能无法稳定提供电力,所以它们永远不会取代核能和天然气等基础能源。这些能源需要互为补充一起发电。

欧洲需要设计出一种全新的能源市场结构。最重要的是,它迫切需要摒弃意识形态干扰,采取实事求是的态度。否则,无论普京做什么,欧洲人都将经历更多的寒冬危机。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外交政策”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由冠群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方翻译

只要美国军工行业继续控制国家,战争就不会结束

2022年11月25日

我必须再当总统的唯一原因,是要努力恢复人民的尊严

2022年11月22日

作者最近文章

10月06日 08:25

欧洲将能源危机甩锅给普京,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中国军方有约,北京香山论坛见!

面对美国“诱惑”,夹在中俄间的蒙古,要怎么做?

时隔14年重返布加勒斯特,北约“还是不让乌克兰进门”

直播:神十五瞄准23时08分发射,航天员出征

面对美国“诱惑”,夹在中俄间的蒙古,要怎么做?

中国军方有约,北京香山论坛见!

起底核子基因:累计超7亿份检测,自称“钱景无限”

美官员爆料:美方曾主动给俄方打过一次军事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