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70年了,联合国还有什么用?

2015-06-29 11:59:51

1947年5月13日,联合国组成了一个不包括任何大国在内且由一名瑞典人领导的11国调查委员会。这个特别委员会立即前往巴勒斯坦,在那里逗留了5周。根据该委员会的报告,联大1947年11月29日通过了181号决议,决定将巴勒斯坦一分为二,一个是犹太国家,一个是阿拉伯国家。67年半后的今天,联合国安理会在2015年4月21日的会议上依然关注这个问题。潘基文称,“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见证了基于寻找两个国家解决办法而协商的为全面和平所付出的顽强努力。因为没有实现和平,那里的人们错失了几十年机会,经历了几十年的失败,所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两国方案的前景持续变得暗淡,而且可能会出现局势紧张的后果。”

在4月21日的联合国安理会上,秘书长潘基文称两国方案前景黯淡,

可能引起局势紧张(图片来源:联合国网站)

任何一位在2015年4月21日这天目睹安理会这场会议辩论的非国际关系问题专家的世界公民都会合理地得出结论:联合国什么用都没有,它的无能是显而易见的,人们托付给它的巴勒斯坦问题在两代人的时间里没有取得一点儿进展!

联合国因此什么用都不会有了吗?有一个人并不这么认为。他30年来致力于外交事业,并且参加了此次安理会会议,甚至在会上以法国的名义发言。此人就是法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弗朗索瓦·德拉特。他解释说,“联合国,就是夜间(第二次世界大战大量罪行之夜)突然出现的一个梦想,它接下来触碰到了力量对比的现实”。他还故意改写丘吉尔有关民主的著名用语,补充说,“联合国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它是我们迄今为止所能找到的最好的一种国际体系”。

在联合国安理会,随时会因5个常任理事国(美国、俄罗斯、中国、英国、法国)之一的否决权而瘫痪。秘书长并非总理,而类似总管,他也可以是书记官、发言人、报告人、调解人、带来想法的人。

规范全球的最高机构

在70年里,联合国是否圆满完成了人们从其成立时期就托付给它的各种使命,如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发展国家之间的友好关系、在所有问题(包括环境)上实现国际合作并倡导尊重人权呢?答案是一半圆满完成了,一般没有丝毫的建树。这个国际体系当然不是一个完美的体系。但联合国在地缘政治中占有决定性地位,因为它在国家间关系中已经成为无可争议的参考框架。

也门一直被内战搞得四分五裂。在日内瓦举行的最新谈判失败了。但是,如果有一天要再亲沙特的也门逊尼派政府人士和亲伊朗的什叶派胡塞反叛分子之间达成分权协议,将依靠的是毛里塔尼亚人伊斯梅尔·乌尔德·谢赫·艾哈迈德目前的调停。2015年6月24日,这位联合国秘书长特使呼吁双方休战。

在所有人看来,联合国组织已然属于可提供国际合法性的框架。中国代表强调:“这种合法性已印在脑子里,落实在行动上!”他认为,享有否决特权就意味着有权不让地区冲突蔓延。甚至美国都对自己在2003年3月单方面入侵伊拉克时绕过联合国而感到遗憾。

当一个国家侵犯了人权,人们为了试图使其改变政策而利用的文件历来都是联合国的,要么是勒内·卡尔森起草的《世界人权宣言》,要么是安理会的某项决议。如果2015年12月在巴黎召开的国际气候大会确实取得了成果,就要由联合过来将它们变成国际法。无论人们愿意与否,它依然是全球起规范作用的最高权威机构,尽管各项法律经常在这儿或那儿受到触犯。

政治上始终了解世界

联合国不只是国际条约的保管人或合法使用武器的权威机构。它也是一个无与伦比的论坛,一些死敌可在此相遇,一些和解可在此启动。正是在联合国,美国人重新开始与古巴人和伊朗人对话。一旦各国因为某种原因变的无力时,也正是联合国来负担它们的公民。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今天担负着全球1200多万人的责任。

联合国难民署(UNHCR)2008年为遭受气候灾害的泰缅边境地区提供援助

(图片来源:联合国网站)

不过,有人会说,蓝盔部队难道没有多次严重地没尽到维和使命吗?在这一点上,上世纪90年代中期是让联合国的名声变得令人讨厌的阶段。1994年,联合国驻卢旺达使团没能预防对图西族人的种族灭绝。1995年,被指定保护斯雷布雷尼察“保护”区的荷兰蓝盔部队未经战斗就被姆拉迪奇将军的塞尔维亚军队缴械,如此软弱导致7000名波斯尼亚穆斯林被杀害。然而,如果在基加利的杀戮中,安理会决定减少联合国驻卢旺达使团的配额,该是谁的错呢?联合国并没有自己的士兵,它不得不依靠个成员国同意向它提供配额。如果荷兰军人不喜欢打仗,该是谁的错呢?

联合国负责不同危机地区的政治顾问都很有能力。联合国是一个在政治上始终了解世界的地方。它目前在全球有16支维和部队在继续执行任务,雇佣12万人员,其中10万为军人。在没有政府的中非,联合国不得不代替国家。这些维和行动的费用(每年为90亿美元)占全球军事支出的0.4%。尽管联合国各种行动(裁军、遣散非法获取武器的人员和青少年并让他们重新回归社会)非常缺乏效力,但它们依然是一种应该保留的“充满热情的职责”。因为我们用什么或有可能来取代它们呢?

面对联合国,应采取一种帕斯卡赌注的姿态(帕斯卡赌注:法国数学家、物理学家、思想家布莱士·帕斯卡在其著作《思想录》中表达了注明的“帕斯卡赌注”,即:我不知道上帝是否存在,如果他不存在,作为无神论者没有任何好处,但是如果他存在,作为无神论者我将有很大的坏处。所以,宁愿相信上帝存在。)与战争费用相比,联合国组织实际上没有任何花费。而且它能够让那些有诚意的人收获颇丰。

参考消息

参考消息

新华社主管主办

分享到
来源:参考消息 | 责任编辑:徐书婷
专题 > 欢乐联合国
欢乐联合国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