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曹野蛮:斯洛伐克全民检测开始了,有人却担心自己被植入芯片

2020-11-01 08:58:4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曹野蛮】

在全球范围内,新冠病毒已经夺去了100多万人的生命。目前,斯洛伐克有5万多个确诊病例。

当斯洛伐克最近开始爆发性出现大量新感染者时,总理伊戈尔·马托维奇宣布,他们已商定对整个斯洛伐克进行全民检测,以便尽可能多地找到感染者。此前没有其他西方国家采取过这样的措施,许多外国流行病学家赞扬马托维奇,说全民检测可以帮助斯洛伐克走出困境。

然而在斯洛伐克,总理目前没有得到太多的支持。虽然过去他是斯洛伐克最受欢迎的政治家之一,但今天人们正在组织反对他的示威活动,甚至威胁要杀死他。这位最受欢迎的政治家成为了斯洛伐克民众最讨厌的人,就因为他试图阻止冠状病毒的传播。

他使用的方法和他引入的禁令都是标准的措施:戴口罩、隔离检疫、关闭商店、关闭边界。但对于斯洛伐克人来说,每一步都意味着自由的丧失,一些人认为他才是使他们失去自由的原因,而不是冠状病毒。

图自“澎湃新闻”

病毒、民意与阴谋论

今年春天,当新冠病毒在欧洲爆发,比起许多国家,斯洛伐克的情况要好得多。因为政府反应迅速,采取措施限制病毒的传播,斯洛伐克人民遵守戴口罩等限制措施,所以斯洛伐克的局势一度得到控制,只有少数人受到感染。

尽管每天感染人数在不断减少,整个情况每天都在改善,但斯洛伐克的每个人都不停地说:“我们必须做好准备,因为新冠病毒可能会回来,第二波很有可能在秋天到来。”斯洛伐克总理不断提醒这一点,他的口号是:我们不要让形势恶化!让我们坚持到底!

然而,随着夏天的到来,所有的承诺和决心都从每个人的脑海中消失了。人们不再戴口罩,重新回去工作,开始去酒吧和餐馆,边境开放后每个人又开始旅行了。大家都想弥补被关在家里的几个星期,但没有人记得新冠病毒仍然存在。

我哥哥夏天在斯洛伐克最受欢迎的度假胜地塔特拉山,他说塔特拉到处都是捷克人、波兰人、德国人、奥地利人,没有人戴口罩。

在夏天,许多欧洲人认为新冠病毒已经消失了,春天的情况不会重演,至少不会有这么多人再染上疾病。然而,随着秋天的到来,这种预期被证明是错误的。不受欢迎的防控措施将不得不重新出台,这激怒了许多人。

斯洛伐克的一个大问题是,许多斯洛伐克人相信阴谋论,这使得新冠病毒的回归比预期更糟糕。

今年春天,当新冠病毒在斯洛伐克爆发时,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有多危险,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每个人都听从政府的命令。然而,现在不同的是,到了秋天,人们有足够的时间发明各种阴谋论,也有足够的时间将这些理论传播到各地。很多斯洛伐克人认为冠状病毒其实并不存在,也有人认为那只是普通流感,还有人甚至觉得5G是冠状病毒的罪魁祸首……

阴谋论太多了,每个人都可以选择最适合自己的说法。甚至连马里安·科特莱巴这样的极右翼政客都否认冠状病毒疫情的严重性,也反对戴口罩。

根据科特莱巴的说法,口罩是有害的,因为人们会因为二氧化碳而窒息。他还称新冠病毒疫苗是一个大骗局,新冠是个借口,好让有权势的人将微芯片植入普通人的体内,然后影响他们的行为。

我自己的家庭也是这样。当新冠病毒出现在中国时,我母亲非常担心我,告诉我应该尽快返回斯洛伐克,因为欧洲比中国安全得多。她确信新冠病毒是一种具有高度传染性和致命性的病毒。

当新冠病毒第一次出现在欧洲的时候,我母亲仍然认为它是一种危险的病毒,并告诉我留在中国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但最近,当她给我打电话时,她告诉我她认为新冠病毒并不存在,政府应该取消所有限制,一切都应该恢复正常。

有人可能会说,只有没有受过教育或愚蠢的人才相信骗局和阴谋论。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最近一项针对小学教师的调查显示,44%的教师认为冠状病毒是一种常见的流感疾病,39%的教师认为戴普通口罩对健康有负面影响。近三分之一(31%)的中学教师认为接种疫苗损害人体健康。

人们累了,每天都收到错误的信息,这使他们相信没有威胁,虽然在春天,大多数人自动接受了许多事情,但现在一切都变了。这就是斯洛伐克目前的情况。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斯洛伐克总理决定对所有斯洛伐克人进行检测。

如果这个测试发生在春天,我不认为人们会非常反对。但是现在在阴谋论的影响下,人们开始集体憎恨政府的决定,憎恨马托维奇总理。

伊戈尔·马托维奇

全民检测行动

“分担责任行动”的最初阶段是对斯洛伐克人进行新冠病毒的全面检测,该项目于周五至周日在我国北部和东部四个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地区进行,结果显示有5594人感染,占测试总数的4%。

这项全国性的检测涉及10至65岁的人群。我们国内其他地区的检测时间为10月31日至11月1日。而官方将在11月2日决定是否将进行第二轮全国范围的检测。

马托维奇说:“我们有机会避免完全的封锁,并成为其他国家的榜样,这些国家正在寻找答案,但不知道如何摆脱封锁。”据斯洛伐克政界人士称,全国范围的检测可以使得我们国家免于群体免疫。

下周,当局将决定之前宣布的第二轮全国性检测是否会进行。这场规模巨大的后勤活动将需要部署大约数千人,包括士兵、医护人员和警察。

我们的国防部长说,斯洛伐克正在与几个国家的政府进行谈判,以向布拉迪斯拉发提供必要的材料和人员进行测试。据他说,可能需要从国外调用几百名军医。检测结果将用密封的信封交给每一个接受检测的人,如果检测结果为阳性,则通知中将包含附加信息和义务。

当斯洛伐克总理第一次提出全国性测试的想法时,他告诉大家:“是时候承认,我们在过去三周里计划在斯洛伐克进行最大规模的行动,这将是一次全国性的检测。”马托维奇说,为了国家和公众的利益,他将此事保密了3个星期。

他随即宣布,病毒检测不是强制性的,但不参加的人将只能保留基本医疗服务,即使他们支付了医疗保险费,所有医疗服务费用都必须由他们自己支付。虽然这个想法没有付诸实践,却激怒了大量民众,引起了大众对政府和总理的极大不信任。

目前,规定的条件是,不参加检测的人必须在家隔离,隔离期不能领工资。总理马托维奇说:“如果人们决定不参加检测,他们将接受10天的隔离。”根据政府的说法,如果你的测试结果呈阴性,那么一切如常。如果你没有接受检测,但你却没有在家隔离,你可能会面临1650欧元的罚款。

困境与希望

全民检测的效用是可以理解的。在现实世界中,我们已经尝试过检测了,但我们有太多的不安——检测质量能否保证?有没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充分的准备?

还有,测试会在市政办公室、酒店、邮局或学校等指定收集点进行,在一到两天内把所有的人聚集在接触点也是不明智的。

医护人员被防护服保护着,但这也意味着这些防护服可以携带病毒——当病人污染衣服时,飞沫会留在衣服外面。同样,这些微粒仍然存在于空气中,因此,在同一个医疗专业人员的帮助下接受测试的健康者,此时感染的风险要比在家里或工作时高出许多。一个原本健康的人,也可能在参加测试后变成阳性。

另一个问题是,全民检测将在5000个采样点进行,因此必须有数万名医务和行政医务人员,而斯洛伐克目前没有这么多专业人员。该项目大部分需要依靠医务志愿者参加。不幸的是,在斯洛伐克,不领取工资就愿意提供帮助的人基本不存在。

为全面检测提供医疗援助的志愿者模式根本没有成功,因此伊戈尔·马托维奇政府决定向他们提供经济奖励——每发现一个检测呈阳性的人,就奖励20欧元。所以一个医护人员发现的感染病例越多,他得到的钱就越多,这反过来可能又会促使许多人伪造样本。测试结果是否真实,是值得存疑的。

在最初阶段的测试之后,斯洛伐克媒体上充斥着大量斯洛伐克公民参与测试的报道。然而,他们其实不是自愿的。许多人抱怨:看看有多少人对检测感兴趣,有多少人自愿参加来了!

但是,如果不是阴性,就需要隔离,之后就不可能重返工作岗位或带孩子上学。许多雇主甚至威胁他们的雇员,如果他们不接受测试,他们将被解雇。如此多的人参与测试并不是因为斯洛伐克人想去,而是因为他们别无选择。测试本应是自愿的,但现在人们称之为“强制性自愿”。

虽然全民检测可能是个好主意,但事实上斯洛伐克人民因此开始反对总理和政府。虽然我相信在中国,人们都会自愿来接受测试,不会真的抱怨,但斯洛伐克人是不同的,我们不喜欢别人告诉自己该做什么,更不喜欢被胁迫的感觉。

许多欧洲国家正怀着兴趣和希望关注着斯洛伐克的全民检测。最近,德国的默克尔宣布,如果在斯洛伐克的全民测试成功并带来良好的结果,她将在德国做同样的事情。但她和德国政府将如何说服信奉多元文化的德国民众接受检测,我们还得打个问号。

在斯洛伐克进行的全国性测试真的有帮助吗?还是只是浪费时间和资源?我们只能静静观察。

斯洛伐克只是一个欧洲小国,我们的总理正试图用一种非常极端的方法来处理非常极端的问题,而斯洛伐克公民却不愿意参与并诅咒总理。

如果测试真的能带来好的结果,并且有助于拯救斯洛伐克人民的生命,我相信世界上许多国家都会采取同样的措施。

如果测试失败,我不敢说斯洛伐克会发生什么,但我很肯定总理的政治生涯将面临重挫。所以我们只能等待,希望一切顺利!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曹野蛮

曹野蛮

一个身在中国的斯洛伐克妹子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立群
作者最近文章
斯洛伐克全民检测开始了,有人却担心自己被植入芯片
捷克这么作,我们斯洛伐克人也被连累了
你必须是个非正常人,才能理解斯洛伐克的战疫措施
读了《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我要不要找个中国男友?
在中国生活了几年,治安状况之好让我备感震惊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