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葫芦兄弟》,再拿没钱当借口我要报警了

来源:观察者网

2016-07-16 11:47

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新葫芦兄弟》已经播出,而且,口碑糊地上了……

这样的分数,怎么面对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前辈……

而这样的水平,还要播5季260集……真是……

给没听说的人介绍一下,新版《葫芦兄弟》,改编自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1986年的经典动画《葫芦兄弟》,由原版导演周克勤任顾问。

大部分看过原版的观众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方了。

这两年,被好莱坞炒热的IP概念烂大街,中国观众也一次次被虐……

大头儿子小头爸爸、黑猫警长,这次,终于轮到葫芦娃……

再一次,圈内圈外都有不少人表示:与其毁了,不如不碰。

很自然,如今在网上批评新版的都是八零末、九零初一代,适龄的小朋友还没有占领网络舆论阵地,所以批评也很容易被批评,说是倚老卖老,不思进取,活该死在沙滩上。

其实IP,或者说母题开发,并不纯然是个现代产物,古今中外都在玩儿。

西方有“浮士德”,就是个大IP。

(电影《浮士德》剧照)

大家最熟悉的应该是德国大作家歌德的悲剧《浮士德》,然而歌德不是“纯原创”。

200多年前,那个跟莎士比亚有“绯闻”的英国诗人马洛就写过一出《浮士德博士的悲剧》,其中浮士德把灵魂卖给魔鬼的基本故事架构就已成型。

而马洛的灵感来自更早的德国民间故事。

现在都是经典。

中国的举个群众基础广的例子:《水浒传》,青少年必读数目,竟然被兰陵笑笑生开发成情色小说《金瓶梅》,你说吃瓜群众该哭还是该笑?

如今,《金瓶梅》也以其艺术成就被学界严肃对待。

所以,IP的核心概念古人早就玩儿烂了。蹭热点也是千年不变的行为准则。历史已经证明,改编也能创造经典。

所以,也请大家放心,文化产业还是会乐此不疲地扒拉我们的童年去“毁一毁”,更何况还有钱赚~

那么,《新葫芦兄弟》问题出在哪?

坊间第一个批评是人物难看+特效五毛。

说葫芦娃变成喜羊羊和大头儿子合体……

还真无法反驳……

再批评故事低幼。

讲真,我看了已经播出的十几集,放在目前国产动画的筐里,从视觉效果、人物立体性各方面,都不算差,甚至有惊喜。

故事从最小的七娃讲起,先让角色以卖萌的方式出场报了个数:

大BOSS是金翅雕:

大家记得上一部有只老鹰,是山神的手下,还救了爷爷吧,这是彻底改写原著了……

蛇精蝎子精则成了大雕的手下;

大雕为了获取法力,带着蛇精、蝎子精与葫芦兄弟们玩起我打你,你打我,你我都不跑的游戏,保证了260集的可能性。

台词和人物性格走无厘头风。

比如爷爷从一个没啥背景的老人家,变身土地公公,还是个话痨。


(截图来自爱奇艺视频)

这样的改动很当代。

但是写完这篇稿子,我是不会追更的……

对一个经历过原版的女同学来说,新版真的很无聊。

网友批评说葫芦娃变“傻白甜”,是对的。比如七娃可以跟人格化的宝葫芦演虐恋戏,让人不由佩服编剧……

但我觉得这不是动画片独有的问题,真人电视剧的女主都可以拿蠢当萌,更何况动画片呢。

问题是面对已然如潮的恶评,国内动画界的反思,依然在哭穷。

某动漫制作公司创始人这么分析新版恶评:“主要是资金不足搞的,其实国内动漫发展到今天,《大圣归来》和《大鱼海棠》已成为国产动漫的旗帜水平,如果有观众会质疑《大鱼海棠》的故事,但绝对不会质疑他的动漫效果。我给《新葫芦兄弟》算笔账,现在国内制作动画片每分钟三万到四万,《新葫芦兄弟》去掉片头和片尾每集8分钟,光制作成本每集就要24万, 《新葫芦兄弟》共520集,整个项目下来要1.2亿,据我所知这个项目并没有融到这么多钱,所以一定会在质量上偷工减料。”

呵呵,这笔帐,观众不买。

回看80年代的原版《葫芦兄弟》,当时的创作环境,不比现在更穷?

导演胡进庆回忆,剪纸动画片《葫芦娃》原著本有十兄弟,而不是一根藤上七朵花。故事发生于宫廷,有皇帝、卫士、丞相、宫娥等诸多人物形象。

但当时资金缺乏,于是决定将人物精简到7个,除了衣服颜色不同,长相都一样。

皇帝、太监、宫女等人物形象,也变成了蛇精、蝎子精、蜈蚣精、蛤蟆精等动物形象。

宫廷简化成山洞,是导演跟妻子去溶洞游玩得到的灵感,现在看有点cult味。

这种改动,除了更符合小朋友的娱乐口味,葫芦七兄弟同一模样,也奇妙地让人物形象与故事主题统一起来。

剧情你立马就能脱口而出吧~七个葫芦娃,先后单打独斗妖精,纷纷被捉,最小的七娃还差点被妖精“策反”。

穿山甲为救三娃,牺牲了……

爷爷反抗妖精,险被杀害……

而葫芦七兄弟最终获取七彩莲花的魔力,化为一体,爆发出无穷能量,将蛇精蝎子精镇压在七色山下。

故事线简单明了,通俗易懂,小朋友一看就明白,而对于大朋友来说,则感动异常。

这种感动,其实还是二十世纪以来中国革命叙事的后座力。

啊,你会说我唬烂吗?

来看看里面的台词:

“你们兄弟可是一个根儿上生,一条藤上长的呀。”

“离心离德,怎么能合到一块儿去。”

蛇精用来混淆是非的话是怎么说的:“娃子何必这样呢,世上的事总是错错对对,想做好事而事与愿违,坏事也会变成好事,冤家也会变成亲家。”

“呸!”火娃代表人民吐你一脸口水。

三娃被抓,喊的不是“兄弟们,快来救我!”而是:“兄弟们!快来消灭妖精!”

而现在大家吐槽新版的特效五毛,平心而论,已经比三十年前酷炫太多,但这种特技无非是为了渲染葫芦娃个人能力的强大,而三十年前的仅有特效用来干嘛?

重建家园的田地和山川。

按现在的标准,这都不算特效,大叙事却能让瑕不掩瑜。

中国元素+形式创新,也让上美厂获得国际认可。

《大闹天宫》、《哪吒闹海》、《小蝌蚪找妈妈》、《鹬蚌相争》……上美厂如今被视作“国产动画良心”,不是因为我们怀旧,恰是因为当年的创新。

早在八十年代,上美厂率先使用拉毛画技术制作了《鹬蚌相争》、《淘气金丝猴》、《雪狐》、《草人》等片,就是用两张坯纸,手工撕边,做出毛边的效果。

这种纸本来是北京人冬天用来糊窗户的,成本多少?

七分钱一张。

但那个能叫经典,现在这个,只能叫大制作。

国产动画的“大制作”概念,最初也是受到好莱坞刺激。

1994年,好莱坞动画片《狮子王》上映。《狮子王》的成功,让国产动画工作者第一次见识了“大制作”的魅力。

4500万美元的制作费用,平均每帧约351美元,最终票房10亿美元。

而葫芦兄弟每帧7元。

按前述那位动画制作公司创始人的说法,《新葫芦兄弟》每集的制作费用在24万,在观众比较视野扩大的今天,依然拿不到好口碑。

这绝不仅仅是情怀作祟。

刚上映的情怀巨制《大鱼海棠》,最初只是几分钟的动画短片,却吸粉无数。如今,小渔船变成大航母,口碑和票房却呈两极。

视觉不错,故事硬伤。情怀和钱都不缺了,也只是刚及格。

刚及格的分数

不过好消息是,《大鱼海棠》12年的情怀期和数千人众筹起码证明了一点:只要你有做好的决心,咱们是等得起的。

(本文原版《葫芦兄弟》截图、《新葫芦兄弟》截图,均来自爱奇艺视频)

(文/观察者网 二水)

责任编辑:徐书婷
国产动画 动画品牌 电视动画片 动画 动画片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中国电影

《再见了,老板》获立项:讲员工联手将老板送到非洲的故事

2022年11月02日

《千王之王》“北千手”饰演者杨群逝世,享年88岁

2022年10月25日

小编最近文章

01月14日 21:02

这个国家的总统被足球明星打败,如今又遭驱逐

12月06日 10:52

今天来讲一个互联网+版本的装神弄鬼并大获全胜的故事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面对美国封锁,古巴向中俄土寻求“突围”

师徒、决裂、入狱、接班…马来新总理诞生记

“马克龙将告诉拜登:中国还是产业补贴,只能选一个”

“北京治霾已见成效,新德里为何不行?”

“欧洲要为美国人的一意孤行做好准备”

美国违反世贸原则扰乱全球半导体供应链,中方严重关切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整改20条实施中出现的问题

面对美国封锁,古巴向中俄土寻求“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