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健林参加达沃斯论坛:《长城》是中国电影走向世界的第一个尝试

2017-01-19 15:31:41

据腾讯财经18日报道,北京时间1月18日,王健林在冬季达沃斯论坛上参与特别对话。王健林在对话中谈及目前外界十分关注的万达转型、电影产业、体育产业等问题。还透露自己将涉足民营医疗。

在谈到去年12月上映的《长城》时,他认为这是中国电影走向世界的第一个尝试,现在票房为2亿美元左右,如果在全球能够收到4到5亿美金就非常成功了。“中国故事和中国拍的电影也有可能在全球拿到好的票房”。不过王健林在谈到犯了一个小错误,他说该片“只用了一个美国演员”,而实际上除了形象最突出的马特·达蒙,还有威廉·达福(Willem Dafoe)与约翰尼·希科(Johnny Cicco)。

王健林在2017年1月的达沃斯论坛

谈万达转型

在谈到万达转型原因时,王健林表示,第一个,不动产虽然很赚钱,但是不动产的现金流不持续、不稳定,我们需要转型。第二个方面,我发现在中国随着经济发展,人们追求最重要的就是健康、娱乐,我做的娱乐就是高兴的事情,做的体育就是健康的事情,所以我就往旅游、体育、娱乐这方面去发展。

主持人问王健林做娱乐业赚钱了吗?

王健林大方表示,“我是商人,肯定赚钱是放在第一位的。中国也有人批评我只关注票房,不关注别的。我要是关注别的,我赔钱了,我的公司就不值钱了,我是上市公司,当然要关注赚钱是第一位的。”

谈电影产业

谈及中国是否能够出现可以出口全球的影片?王健林拿出了自己旗下不久前推出的作品《长城》作为案例。

王健林称,“我们这次《长城》就是做了第一个尝试,传奇电影1.5亿美元拍的大片《长城》,就是中国电影走向世界的第一个尝试。只用了一个美国演员,全部是中国演员,讲的是中国的故事,发生在长城的故事。这是一个尝试。这个片子如果在全球能够收到4到5亿美金就非常成功了,现在是2亿美金左右。就说明中国故事和中国拍的电影也有可能在全球拿到好的票房,但是可能跟好莱坞比可能还差得远,我们刚刚起步在试验。”

主持人询问王健林是否有计划收购好莱坞的工作室。王健林大方承认:“我先把我要买的信息放给他们,我愿意买。”

谈体育产业

谈及体育行业是否真的能挣钱?王健林坦言:“俱乐部不会赚钱的,俱乐部是烧钱的,我进俱乐部有几十个小孩子培养,希望他们认真的培养年轻人。我进入体育真正在意的是搞体育赛事,国际足联、国际男联,国际冰球等等签商业合作协议,在中国引进从来没有过的新进赛事,比如说最近我们搞了一个足球比赛,很快今年还会引进自行车世界巡回赛的,以前没有这个级别。还有其他新的赛事,还有铁人三项等等,我的目标是这个,搞体育的目的还是为了赚钱,我是商人,老是强调这一点。”

王健林说,跟国际组织合作以后带进去的赛事有唯一性,排他性,我搞了一个顶级自行车赛,别人就不能再搞了,我搞了顶级足球赛,别人也没有。从这个角度,我对体育的热爱应该是两个方面。第一我是真的喜欢体育,原来我喜欢足球,第二是对体育里面赚钱的盈利,对金钱的热爱。

被问及搞足球联盟,想不想进入世界范围的比赛?

王健林称,“不会,没有这个能力,这个搞不了。我的想法就是在中国多搞好一点的足球比赛,想办法把中国的足球水平提高一点点就行了。跟欧洲竞争,那基本上没有可能。”

当被问到中国什么时候能赢世界杯时,王健林调侃道“过去在中国有一个笑话,问中国足球,上帝就哭了”,主持人和现场观众哄堂大笑。

将涉足医疗领域

主持人问王健林除了房产、娱乐业和体育,还对哪些行业感兴趣?

王健林称:两个行业,第一个我们做了一个新的,很难用网络公司形容。我们叫做物联网,美国人叫做物联网,其实中国人不知道怎么叫,有的把它叫做O2O,就是连通实体的商业和线上、线下结合的公司,我们现在正在搞这么一个公司,一个很大的网络公司,去年一年就发展了8000多万会员,十几万个商家,这个速度是惊人的,因为中国也大,发展速度超过我们预期。而且这个公司去年的活动证明它对实体商家的业绩有增长,有推动,这是跟其他所有网络公司有区别的。其他网络公司发展得好会挤压实业,我们不会,这个公司有很好的前景,明年就可以盈利。我跟高盛的人刚刚讨论过,还有其他很多人都讨论过,我们这个公司也跟谷歌、微软都在接触。大家都认为是一个好的模式,没有出现过的。这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第二个事情,我们现在正在考虑在中国要做连锁医院的事情,因为中国的医疗过去是官方独家。一年前对民营企业开放,允许民营企业搞综合性医院。第二,允许外国医师到中国来执业。几个月前刚刚有一个规定,医院的医生也可以经过自己私人出去批准,增加收入。这些都是很大的变化,为民营医院发展提供了一个条件。而我们有最大的优势,就是在中国有几百个这种大型的商业中心,或者建设的团队,有这个能力。所以我们也在思考要不要进军健康这个产业。这两个可能是未来我们一个在做的,一个计划要做的。

对话实录全文:

问:万达为什么转型?

王健林:两方面原因,第一个,不动产虽然很赚钱,但是不动产的现金流不持续、不稳定,我们需要转型。第二个方面,人们发展之后,我发现在中国随着经济发展以后,人们追求最重要的就是健康、娱乐,我做的娱乐就是,高兴的事情,做的体育就是健康的事情,所以我就往旅游、体育、娱乐这方面去发展。

问: 你会不会担心以后人们都会在家中观看电影,院线生意不再赚钱?

王健林:那不会的,这个问题我在5年前就和马云先生有争论了,当时他就认为手机会取代电源但是中国的电影院还在快速增长当中,2015年增长了12000块屏幕,2016年增长了9000块屏幕,现在屏幕数已经是全球最多的了,电影市场也在快速的增长当中,过去5年平均增长超过30%。但是这个电影院跟传统电影院不一样,现在中国电影院全部建在大型的购物中心里面,没有单独建电影院的,而且中国的电影院也不是简单的放电影,中国的电影院还有很多体验的内容在里面,比如说可以视听音响还有各种各样的好玩儿的东西,现在电影院也多样化,而且中国的购物中心更多的向着娱乐化、体验这方面在走,购物的比重占比越来越低,所以现在中国的购物中心有一种现象就是,向娱乐化方向发展,所以电影院收入是增长很快的。

问:你不能带着女朋友去手机里看电影。娱乐业在中国、在各个国家都差不多,娱乐项目离不开政府的喜好,你可能会生产出让政府不满意的内容。在娱乐行业,你有何跟中国政府打交道的经验?

王健林:放映方面跟政府是没有什么矛盾的,放映是渠道,内容制作会有一些审查,大家都知道中国电影是一个有审查制度的,我们也拍电影,拍电影会遇到审查,但是现在审查的力度越来越宽松,也不是说像过去,有很多过去无法想象的这些内容在中国都可以上映,只要好莱坞比较好的大片、国外一些优秀的艺术片都可以在中国放映,中国自己拍的片子也是,总而言之,现在虽然有审查,但是审查的幅度在减少,而且最近刚刚去年三个月前刚刚发了一个通知,审查的制度下放到有几个地区,就是说不一定集中在北京了。

王健林在达沃斯论坛

问:在中国能够放映的外国影片数量会有一定的限制?

王健林:是这样,分两种,一种叫做分账片,每年34部,原则上一亿美金投资以上的片子,34部,这个主要给了美国,34部当中30部都是给了美国,在中国基本上都是看美国片,其他国家的片子比较少。

还有一种叫做买断片,买断在中国的发行,一般就是文艺片,这种数量在中国有几十部左右。但是现在有一种新的模式,合拍片是没有限制的,外国的公司和中国的公司合作拍摄,中国的出资超过30%,演员当中有一名,或者两名中国演员,OK,这种片子就没有任何限制,就可以随便进来。

问:所以如果你拥有美国的电影工作室,你生产的电影在中国放映就没有问题了。

王健林:如果使用合拍片的方式不受任何限制,我们美国的电影公司叫做传奇电影,正在全球上映的电影《长城》就不受数额限制,因为它是和中国合拍的。任何的片子中国资本只要到30%就OK,都可以进来。

问:你觉得中国电影有没有自己的特色?美国有好莱坞,印度有宝莱坞,中国电影在文化上的特色是什么?

王健林:中国当然有自己的特色,中国的电影可能更多注重情感方面东西,好莱坞电影可能更多注重场面,场面比较大。美国拯救世界比较多,中国很少出现中国来拯救世界的,这种故事还没有编出来。中国的电影里面可能讲情感的,人的交际这一类的比较多,中国有自己的特色。但是现在有一种现象,中国人越来越喜欢看自己国家的电影,这个是有这个趋势的。

我也观察到像日本、韩国、印度,这些都是没有限制的,好莱坞的片子随便近,但是日本、韩国、印度,好莱坞的片子都不占优势。中国出现这种中国人喜欢看自己人电影的趋势,我在想可能也是一种趋势。好莱坞再想在中国占领很大的市场,可能要学会怎么适应中国人,不能老是出现这个侠,那个超人的。

问:你觉得中国能够出现可以出口全球的影片吗?在全世界取得成功的片子?

王健林:我们这次《长城》就是做了第一个尝试,传奇电影1.5亿美元拍的大片《长城》,就是中国电影走向世界的第一个尝试。只用了一个美国演员,全部是中国演员,讲的是中国的故事,发生在长城的故事。这是一个尝试。这个片子如果在全球能够收到4到5亿美金就非常成功了,现在是2亿美金左右。就说明中国故事和中国拍的电影也有可能在全球拿到好的票房,但是可能跟好莱坞比可能还差得远,我们刚刚起步在试验。

问:你做娱乐业赚钱了吗?还是这个行业对你来说是个未来会赚钱的行业?

王健林:我是商人,肯定赚钱是放在第一位的。中国也有人批评我只关注票房,不关注别的。我要是关注别的,我赔钱了,我的公司就不值钱了,我是上市公司,当然要关注赚钱是第一位的

问:这跟好莱坞起家的历史类似,当初在好莱坞做房产盖剧院的人最后也是开始拍在这些剧院里放的影片的人,你会打算买个好莱坞的工作室吗?

王健林:我现在收获的传奇在好莱坞已经算是二线的,一线的只有六家,传奇算比较大的公司,拍了很多,大家都知道。《魔兽》、《长城》有很多。当然能买到六家当中其中一家肯定是令人高兴的事情,但是发现这六家是不是愿意卖,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

问:所以,如果有人愿意,你是愿意买的。

王健林:我先把我要买的信息放给他们,我愿意买。

问:你看到日本人在好莱坞失败的经验,是不是会有同样的担心。外国人来买好莱坞的资产最后都失败,你会因此有所担心吗?

王健林:到现在为止,外国资本买好莱坞的公司,成功的好像还没有,包括也有印度的公司买好莱坞的公司,日本的也有,但是我们跟它有所不同,首先我们有一个巨大的市场。中国是目前全球第二大市场,而且还在高速增长当中。所以我们买了美国的公司并不是想向他们一样,电影放向全球,我们主要是搞合拍电影,在中国放,在外国放。我们首先有一点优势,我们在国内有很大的市场是会收回一部分成本。

第二点,万达有一个优势,我先从渠道入口,在北美、欧洲、中国我的市场排名都是第一的,院线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将来片子放映的时候可能也有点帮忙,在发行上也有点优势,我估计我买好莱坞电影公司成功可能性几率要比他们大一些。

问:政治因素也会影响你投资美国娱乐行业,特朗普对中国并不友好,你也曾经说过你在美国投资100亿美金,在美国有2万多人就业,搞不好这两万人会失业。你怎么看待美国方面对中国公司的不友好态度?

王健林:当然是贸易保护主义的一部分,以前是,到现在目前美国政府还没有出台对于娱乐业、体育和旅游审查的措施,只是制造产业和涉及军工产品。但是最近有议员在写信要求如果美国再开这个先例,重新再收紧对这方面的投资审查,那明显是倒退的,那就说明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在抬头。

贸易保护主义的结果肯定是两败俱伤。美国收紧娱乐的投资,中国照样可以收紧对美国娱乐在中国的播音这些。要知道美国英语片的主要增长在中国,并不在其他的地方。好莱坞收入的主要收入来源,新增的部分主要来自中国的,固有市场就是那样。印度市场那么大,没有什么增长,其他国家也没有什么增长,英语片主要是来自中国的。它如果封杀中国的资本进去,中国也会采取同样的报复措施,这样对大家都不利,所以我是不希望看到这个结果。所以我们也托美国电影协会主席给特朗普先生带话,最好在娱乐方面我们大家都不要打仗。

问:你认为,娱乐行业应该有哪些进入的限制吗?

王健林:是这样的,中国说是有进口片限制,但是我刚才说了,有分账片,买断片,合拍片,你进入中国可以有多种路可以走,只要吸收了中国资本,变成了合拍片就没有任何限制。所以美国几大电影公司就越来越多的采取这种形式,就是合拍,每年几部分账片,然后合拍,这个实际上也规避了审查,但是我说的是,美国政府对我们在美国电影界的投资如果要是封杀,可能就不是好事情了。

问:假如我是共和党的议员,你能不能快速跟我说一下,来说服我同意你对美国的影视也投资?

王健林:我们不派中国人去,还是美国人在管,他拍的什么内容,制作的什么东西我们也没有过问,我只是要求利润。而且我已经证明过了,我买美国电影院以后不是有人担心我是不是就变成中国电影的放映厅了。实践证明,他放的还是美国电影,没有任何变化。所以,我觉得这个担心是没有必要的,而且我告诉你,共和党不反对我,反对我的是民主党。写信加强审查的是民主党,要求对我加强审查。

问:你进入体育行业,这个行业真的能挣钱吗?

王健林:俱乐部不会赚钱的,俱乐部是烧钱的,我进俱乐部有几十个小孩子培养,希望他们认真的培养年轻人。我进入体育真正在意的是搞体育赛事,国际足联、国际男联,国际冰球等等签商业合作协议,在中国引进从来没有过的新进赛事,比如说最近我们搞了一个足球比赛,很快今年还会引进自行车世界巡回赛的,以前没有这个级别。还有其他新的赛事,还有铁人三项等等,我的目标是这个,搞体育的目的还是为了赚钱,我是商人,老是强调这一点。

跟国际组织合作以后带进去的赛事有唯一性,排他性,我搞了一个顶级自行车赛,别人就不能再搞了,我搞了顶级足球赛,别人也没有。从这个角度,我对体育的热爱应该是两个方面。

第一我是真的喜欢体育,原来我喜欢足球,第二是对体育里面赚钱的盈利,对金钱的热爱

问:你搞足球联盟,想不想进入世界范围的比赛?

王健林:不会,没有这个能力,这个搞不了。我的想法就是在中国多搞好一点的足球比赛,想办法把中国的足球水平提高一点点就行了。跟欧洲竞争,那基本上没有可能。

问:中国什么时候能赢世界杯?

王健林:过去在中国有一个笑话,问中国足球,上帝就哭了。

问:你是FIFA的赞助商,你知道他们最近的情况吗?

王健林:我是去年刚刚成为国际足联顶级赞助商,他们不停的换人,我们见面的人过去几次又换了。但是刚刚提出一个世界杯要扩大的决定,也通过了。因为我具体去的比较少,我的体育公司CEO经常去。对国际足联现在究竟跟过去是不是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还不太清楚。但是,能看出他们扩军的目标还是主要想赚钱,因为32个队和48个队收的钱不一样,唯一能看出来新的国际足联的人对赚钱更关注一些。

问:你在房产很成功,在娱乐业和体育也有成就,你现在还对哪些行业感兴趣?

王健林:两个行业,第一个我们做了一个新的,很难用网络公司形容。我们叫做物联网,美国人叫做物联网,其实中国人不知道怎么叫,有的把它叫做O2O,就是连通实体的商业和线上、线下结合的公司,我们现在正在搞这么一个公司,一个很大的网络公司,去年一年就发展了8000多万会员,十几万个商家,这个速度是惊人的,因为中国也大,发展速度超过我们预期。而且这个公司去年的活动证明它对实体商家的业绩有增长,有推动,这是跟其他所有网络公司有区别的。

其他网络公司发展得好会挤压实业,我们不会,这个公司有很好的前景,明年就可以盈利。我跟高盛的人刚刚讨论过,还有其他很多人都讨论过,我们这个公司也跟谷歌、微软都在接触。大家都认为是一个好的模式,没有出现过的。这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第二个事情,我们现在正在考虑在中国要做连锁医院的事情,因为中国的医疗过去是官方独家。一年前对民营企业开放,允许民营企业搞综合性医院。第二,允许外国医师到中国来执业。几个月前刚刚有一个规定,医院的医生也可以经过自己私人出去批准,增加收入。这些都是很大的变化,为民营医院发展提供了一个条件。而我们有最大的优势,就是在中国有几百个这种大型的商业中心,或者建设的团队,有这个能力。所以我们也在思考要不要进军健康这个产业。这两个可能是未来我们一个在做的,一个计划要做的。

分享到
来源:腾讯财经 | 责任编辑:董佳宁
专题 > 中国电影
中国电影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