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轮胎之乡”大王镇浮沉,轮胎行业进入“困难模式”

2018-09-04 10:10:13

界面新闻9月3日发布深度报道,一窥在轮胎行业整体式微的背景下,轮胎企业重镇大王镇的浮沉。

原文如下:

台风温比亚经过后的第三天,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大王镇的天格外晴朗,太阳将地面烤得炙热。

大王镇街头,是中国北方乡镇少见的繁华。村子里铺着干净的水泥路,红瓦农房整齐排列。镇中心银座商城周围,小商铺、宾馆林立。

从大王镇的大王汽车站出发,沿青垦路向北行驶不到五公里,可以在道路两侧依次看到山东恒宇橡胶有限公司(下称恒宇)、山东金宇轮胎有限公司(下称金宇)、山东永泰集团(下称山东永泰)三家大型轮胎企业。

在道路西侧的大王镇经济开发区中,还聚集着山东宏宇橡胶有限公司、山东永盛橡胶集团有限公司等多家轮胎企业。

中国轮胎看山东,山东轮胎看东营,东营轮胎看大王。这些轮胎企业,成就了大王镇“轮胎之乡”的名号。

青垦路上,已不复昔日的热闹景象:大批前往轮胎厂谈生意的商人,上下班的工厂员工,各种运送轮胎及化工产品的卡车。

因为,恒宇和山东永泰等轮胎大公司相继破产了。

8月23日,当界面新闻记者来到山东永泰所在地,这个占地800多亩,曾有3000员工的厂区,只剩下门卫、处理债权申报的律师及工作组。

破产后的山东永泰 摄影:韩沁珂

空置的永泰厂区办公室  摄影:韩沁珂

界面新闻记者在厂区门口驻足许久,只见到了一位前来进行债权申报登记的债权人出入。永泰集团主楼内,已无人走动。主楼旁边的销售中心楼,只有一间贴着“债权申报室”的办公室开着门。

厂区门口的保安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永泰位于马路对面厂区的生产车间,已租给山东宏盛橡胶有限公司(下称宏盛)进行生产,他也受雇于宏盛。

倒塌

8月2日,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山东永泰破产清算报告,正式启动该公司的破产清算程序。北京大成(济南)律师事务所为山东永泰的管理人。

截至清算前,山东永泰被担保债权金额为25.36亿元,面临105项法律诉讼,28次失信被执行人和11次动产抵押。

2017年11月,山东青州市人民法院在阿里巴巴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对山东永泰名下58项商标的所有权进行拍卖,评估价值929万元,起拍价为650.3万元。拍卖的商标包括:YONGTAI、盾轮、固特崴、固特富、奔纳富等。

山东永泰成立于1996年,主要生产轮胎、铝镁合金车轮、车身板件等产品,并兼有热电、新能源等业务。总资产35亿元,可年生产全钢载重子午线轮胎150万套、半钢子午线轮胎600万条和供电1.8亿kwh。

根据美国《轮胎商业》2016年度全球轮胎75强排行榜,山东永泰排名全球轮胎企业第32位,成为新晋全球轮胎龙头企业,名列全国轮胎企业第十名。其“盾轮”牌子午线轮胎,曾被评为重点培育和发展的山东省出口名牌,产品入选科技部的国家火炬计划项目。

北京大成(济南)律师事务所的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山东永泰的资产清查工作正在进行,剩余资产先用于偿还抵押给银行的部分。债权人只能“把资料整理好,填表,然后等着参加债权人大会。”

山东永泰的首次债权人会议,将于10月15日上午在东营市广饶县大王镇华泰工业园召开。

一位前来提交债券申报材料的风机供货商表示,债券申请手续并不复杂,但 “(债权人大会)其实挺没劲的,一般都要不到钱。”这位曾经历过多起购货方破产的供货商,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所幸“永泰欠了我们3000块,只是一笔很小的业务罢了”。他说,“会有人接手”山东永泰。

“公司还在资产清算中,接下来还不能确定。”负责债权申报的律所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记者称,有外省市橡胶相关行业的企业来山东永泰考察。

“资金链断裂是破产的主要原因。”广饶县大王镇经济发展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卓创资讯轮胎行业分析师江云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轮胎企业出现资金链断裂,一方面是因为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银行信贷有所收紧,企业融资困难加剧,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企业受到自身业务的拖累

“与去年相比,今年原材料价格偏低,轮胎企业的利润实际上有所增加。”江云说。

但这对于近期破产的几家大型轮胎企业而言,为时已晚。早在去年,它们已基本处于生产停滞状态。

2016年12月,天然橡胶均价为每吨约1.64万元,比年初上涨了69 %。2017年,受泰国、马来西亚和印尼的橡胶出口限制以及中国环保整治影响,天然橡胶价格在2月达到年度最高价20873.33元/吨后,开始下跌。

这一轮的橡胶价格波动,对轮胎企业的生产经营造成影响,不少轮胎企业由于库存较大,未产生足够的利润积累以应对危机,是导致破产的原因之一。

距离山东永泰生产车间约几公里的地方,是同样已宣布破产的恒宇。在进行清算的同时,恒宇还在寻求厂房出租。

恒宇招租 摄影:韩沁珂

“填好债权申报表就等消息吧,债权人大会的时间还没确定。”负责管理恒宇重整事务的山东正义之光律师事务所工作人员,向来申请债权的大王镇村民表示。

去年11月,因长时间拖欠工资,部分恒宇员工聚集在广饶市政府大楼前讨说法。百度恒宇吧中的一张图片显示,恒宇当时表示,将在2017年11月前发放当年3月的员工工资,12月前发放当年4月的员工工资。

“我去年5月从恒宇离开,工资拖到今年年初才发,还没发全。”住在大王镇韩桥村的李建安向界面新闻记者说。让他后悔的是,他还参与了公司的员工集资。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恒宇曾向村民集资,并承诺一年后返还本金与利息。起初兑现非常及时,但从2015年起,到期的本金和利息开始迟迟不能返还。

2015年2月,李建安在恒宇投资了4.4万元,去年1月收到返还款2万元,剩余的2.4万元以及利息,至今仍未收到。

对此,李建安并不愿多讲。“和大家一起去要过,但是用处不大。”他说。他已整理了材料并填写了自然人用债权申报登记,等待后续处理结果,希望尽早把钱拿回。

“小香港”

“大王镇是山东轮胎企业的发源地,周边很多企业都是从大王镇走出去的。”李国军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他是淄博人,六年前来到大王镇,一直在恒丰公司工作。

中国是全球第一大轮胎生产国。作为合成橡胶和橡胶助剂的生产大省山东,是中国轮胎第一大省,拥有300多家轮胎企业,占国内轮胎企业的3/5。

在2016年全球轮胎75强中,中国轮胎企业达到30家,其中六成来自山东。《中国化工报》报道称,2011-2016年,东营市广饶县仅子午线轮胎年产能达到1.1亿条,分别占全国产能的1/4和全球的1/16。

《财经国家周刊》曾报道称,山东省300多家轮胎企业中,有200多家聚集在大王镇。

2011年,大王镇在全省率先实现了工业销售收入跨过千亿元大关。曾被人称作北方“小香港”。

“当时来大王镇轮胎企业打工的人很多,多来自东北、河南、河北,也有云南、四川、江西的。”李国军说,“主要提供宿舍,工资又不算低。”

2008年,大王镇的轮胎企业因金融危机冲击跌入低谷。中国政府的“四万亿”投资计划在2010年让轮胎企业大赚特赚,同时也让它们在2012年再次陷入产能过剩的窘境。库存大量积压,新生产线又在大量投产,彼时,在地方政府和银行的救济下,众多轮胎企业通过降价销售、减产、停产等方式,暂时熬过了寒冬。

2012年起至今,大王镇的轮胎企业一直没能恢复元气。

一位在当地开了十年出租的司机向界面新闻记者说,最近来大王镇的人明显减少。路边商铺中门上贴着“吉屋出租”的也不在少数。

“人走了,铺子就要租出去。” 在方兴橡胶公司密炼车间工作的本地人韩兴才说,轮胎厂的工人很大部分是外来人口,企业不景气让很多人离开了大王镇,另谋生路。韩兴才曾是恒宇的员工,他庆幸自己离开的早。

“身边已有很多人到山东其他地方的轮胎厂继续工作,有的做轮胎物流,有的去了轮毂厂”,李国军也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大王镇在2011年提出,到2015年全镇生产总值、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工业增加值、境内财政收入、固定资产投资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六项指标在2011年基础上翻一番,再造一个新大王。

这一目标并未实现。轮胎行业仍是大王镇乃至广饶县的主要产业之一。

2018年上半年,广饶县出口总额102.2亿元,增长2.2%。其中,橡胶轮胎完成出口90.1亿元,增长7%,占出口总额的88.1%。

困局

“我们已经没有退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才是唯一出路,爬过这座山,迈过这道坎就是一片坦途,任何等待观望、畏首畏尾、被动应付,行动缓慢都是不负责任的,将走进死胡同。” 今年2月22日,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在山东省全面展开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动员大会上说。

环境政策趋严,进出口贸易摩擦加剧,加上金融政策的收紧等因素,不止大王镇,山东省乃至国内轮胎行业整体进入了“困难模式”

去年,东营市共有20多家轮胎、橡胶及相关企业因环保问题被处罚,多达30余次。

据轮胎世界网消息,“互联互保”是山东轮胎企业最主流的融资方式,虽然容易找到担保方,拿到银行贷款,但如果一家企业出现资金问题,无法及时还上银行债务,就会牵连大批企业。

去年9月迄今,山东省有四家轮胎公司将机器设备、土地、原材料和成品等资产抵押给银行,分别为恒丰(抵押金额26.3亿元)、山东盛泰集团有限公司(抵押金额24.5亿元)、山东永泰(抵押金额25.3亿元)和万达宝通轮胎有限公司(抵押金额9.9亿元)。

它们此前均为国内轮胎十强企业。

2015年以来,中国轮胎行业的运行环境逐渐恶化。据中国橡胶工业协会(下称橡胶协会)统计,2015年,中国轮胎企业出现整体下滑,企业营收同比下滑13.35%,轮胎产量下降5.6%,中国轮胎产品出口量和出口交货值较前一年首次出现“双降”。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当年有五家轮胎企业破产,六个轮胎项目停产。

2016年,在国内经济稳中有进、行业结构调整的影响下,各项数据均有所回升,但轮胎行业结构性过剩的矛盾和风险并未得到根本解决。企业生产经营成本上升压力较大,原材料、物流,融资和人工成本持续攀升,轮胎出口环境也未有明显改善。

2017年开始,轮胎企业两极分化进一步加剧,行业洗牌加速。

橡胶协会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轮胎产量9.26亿条,增长5.4%,轮胎行业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3.25%,但全行业净利润却同比下滑49.56%。

轮胎行业成为去年橡胶行业中利润下降幅度最大的细分领域,且投资额已连续四年下降,去年为427亿元,同比下降23.5%。

2017年至今,已有35家轮胎企业宣布破产。其中,仅2017年就有27家企业破产。

今年一季度,在中橡胶协会调研的39家轮胎龙头企业中,约15%的企业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四成企业亏损扩大,三成企业利润率下降,只有15%的轮胎企业产销量和利润增长。

据卓创资讯统计,今年1-8月,山东轮胎企业开工率约为68.14%,去年同期开工率约为62.1%。

中美贸易摩擦也给轮胎企业带来了不小的影响,几乎所有常见的轮胎产品都被列入美对华征税清单。2017年,出口美国的全钢胎在全钢胎出口总量中占比超过15%。

“轮胎企业肯定是向集约化方向发展。”江云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经过破产及兼并重组,山东省未来可能形成若干个“以大带小”轮胎集团。虽然轮胎企业数量在减少,但产能并不会有大幅变动。

橡胶协会认为,环保督查、原料价格、成本上升、贸易摩擦可以倒逼中国轮胎企业加快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同时,严峻的生存环境也在不断淘汰落后的产能、让优势企业获得更多的市场空间。

橡胶协会建议,国内轮胎企业要进一步提高质量、控制产量,通过智能制造技术提升生产和管理能力,同时也要推进产品差异化创新和全球化布局

为降低生产成本,山东轮胎企业已在进行海外布局。今年8月,山东玲珑轮胎股份有限公司宣布投资9.9亿美元(约合66.25亿元人民币)在塞尔维亚建设轮胎工厂,新工厂设计年产能为1362万条高性能子午线轮胎。玲珑轮胎曾提出“5+3”战略,即在国内建设5个和海外建设3个生产基地。

7月,山东双星集团收购韩国锦湖轮胎的交易完成资产交割,一跃成为中国最大的轮胎企业。

(文中李建安、李国军、韩兴才为化名)

(记者 韩沁珂)

分享到
来源:界面新闻 | 责任编辑:王乐
专题 > 汽车
汽车
小编最近文章
“轮胎之乡”大王镇浮沉
“我是挪威进口三文鱼,请放心购买”
400囚犯冲出大门,监狱看守不阻拦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