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伊拉克大单被特朗普搅黄后,171岁的西门子如何自我救赎

2018-11-27 15:05:27
导读
美国通用电气今年6月已经被踢出道琼斯指数,他们的老对手西门子,在特朗普的“折腾”下,日子同样不好过。

界面新闻11月27日撰文称,巨型企业似乎已经落后于这个时代,这也是西门子CEO凯飒新战略背后的逻辑。

“我们不向伊拉克派遣武装直升机,我们也不在那里驻兵或者部署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我们只想拿到订单。”11月8日,西门子首席执行官凯飒(Joe Kaeser)在接受彭博新闻社采访时明确对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表达了不满。

同一天,西门子公司在德国慕尼黑总部公布了2018财年最后一季度财报(6月1日至9月30日)。财报显示,第四财季新增订单额与去年同期持平,为237亿欧元;营收较去年同期增长2%,为226亿欧元。2018财年全年新增订单额913亿欧元,比2017财年增长6%;营收则和去年持平,为830亿欧元。

这份成绩单虽然算不上有多亮眼,但对于正在进行公司架构调整、连续大规模裁员的西门子和凯飒本人来说,已经足以稳定人心以及资本市场。特别是在全球火电市场连续不景气,以及老竞争对手通用电气于今年6月被踢出道琼斯指数的背景下,西门子的这份成绩单显得尤为难得。

尽管如此,凯飒依然完全有理由对特朗普以及美国人感到不满,因为他本有机会在财报公布前拿下价值130亿欧元(约合150亿美元)的伊拉克发电项目。但是特朗普政府对伊拉克当局的突然施压,却搅黄了西门子这笔公司史上最大的燃气轮机订单。

伊拉克:到手的鸭子飞了?

自2003年起经历了八年战火洗礼后,伊拉克的基础设施,特别是能源供应方面几乎倒退了半个世纪。2000年,伊拉克的人均年用电量为1700kWh,而在战争开始一年之后的2004年,这个数字降到了700kWh。尽管战后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在伊拉克重建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但受限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的肆虐以及北方库尔德地区常年不稳定的政治军事形势,伊拉克的电力系统始终未恢复到战前水平。作为海湾地区的富油国家,伊拉克至今仍无法保证能源自给。

以2016年为例,伊拉克全国用电量为21GW,但其国内仅能生产其中的10.2GW,其余皆依靠从伊朗、土耳其、约旦和科威特进口。根据伊拉克能源部提供的数据,即便在2018年,伊拉克仍需从伊朗进口大量天然气以满足国内15%的电力缺口,另外5%的电力缺口则通过直接从邻国进口解决。

伊拉克2018年和2022年预计的能源结构图,尽管伊拉克政府力求能源自给,但预计在2022年仍需从伊朗进口大量天然气以满足电力需求。图源:德国《商报》

凭借本国丰富的化石燃料资源,伊拉克政府决定在火电领域投入大笔资金,以改变目前电力无法自给的现状。据悉,早在2017年,巴格达方面就已与西门子签订协议,为此凯飒曾多次前往巴格达亲自推销。根据协议,西门子将会在未来四年内为伊拉克提供11 GW的电力供应设备,除了燃气轮机,协议中还包括了对伊拉克工人的培训、当地学校和医院的援助以及数千个就业机会。正如西门子发言人Philipp Encz所言,“即使在国际市场上,西门子提供的也是最具有竞争力的。”

此外,西门子在中东地区的丰富经验和品牌效应也是伊拉克政府选择西门子的加分项之一。2015年西门子就和埃及政府签署了价值80亿欧元的合同,内容包括为1400万埃及人供应14.4 GW的电力。今年7月24日,分别位于Beni Suef、Burullus以及New Capital的三座发电厂提前竣工,发电量足够供应4400万人。按埃及能源部长Mohamed Shaker当天的话说,“西门子建设的三座发电厂是埃及能源建设的里程碑。”

不过这些都不足以使得西门子最终拿下伊拉克的订单。2018年10月18日,美国人出手了。当时华盛顿方面在获悉伊拉克和西门子将于9月底敲定合同内容后,就以美伊关系将会恶化为由,威胁时任伊拉克总理阿巴迪(Haider al-Abadi)将该笔订单给予通用电气,并且提醒伊拉克当局不应忘记美国为解放伊拉克所牺牲的数千条士兵生命。

尽管凯飒不愿意就此放弃,并于10月底和德国内政部议会秘书长再次前往巴格达作最后的努力,但伊拉克当局希望德国人主动放弃,以避免美伊关系出现裂痕。阿巴迪的一位幕僚私下向《金融时报》表示:“美国人拿枪顶着我们脑袋,我们没得选择。”

特朗普和凯飒之间的关系并不像今年4月底默克尔访美时那样融洽。图源:DPA

对于已经被踢出道琼斯指数,且盈利能力被饱受质疑的通用电气来说,这笔150亿美元的大订单无疑能够解燃眉之急。此外,美国也对伊拉克长久以来从伊朗进口天然气,以满足该国能源需求的“资敌”行为感到不满。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Garrett Marquis就曾表示,伊拉克当局和西门子签订协议并非出于商业考量,而是因为伊朗、伊拉克和西门子三方之间有秘密协定。

10月21日,伊拉克电力部长最终与西门子和通用电气分别签署了没有法律效力的谅解备忘录,西门子和通用电气将分别为伊拉克提供11 GW和14.4 GW的电力供应。但考虑到伊拉克目前约12 GW的电力缺口,外界普遍相信,西门子签署的谅解备忘录更大程度仅是个安慰奖。“我们注意到,这其中出现了非市场的力量,”凯飒在接受采访时难掩失望之情,“西门子在美国也有很多业务,我们在美国创造工作岗位,我们在美国雇佣超过6万名员工……”

不过眼下凯飒需要担心的,却远不止一个遥远的伊拉克。

架构调整:成功能否复制?

在前CEO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的带领下,通用电气曾凭借着多元化、金融化的战略一度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企业,但是随着其股价从每股66美元跌至6.8美元,这个神话早已破灭。老对手的一蹶不振却让西门子感到了寒意。自凯飒于2013年8月接任西门子CEO起,以“去中心化”和“专业化”为目的的公司架构调整就一直是这位掌门人的工作重心。

2014年5月,凯飒提出“愿景2020”(Vision 2020)战略计划,将此前四大业务板块(Sektor)、16个业务集团(Division)的架构精简为九大业务集团,且直接向总部汇报。除了将公司三层架构变为两层之外,凯飒还将人力资源、公共关系等部门收回总部以节省开支。此外,九个业务集团之中三个相对独立的部门已经被分拆出去并陆续独立上市,包括风能与可再生能源、医疗和交通业务。

其中,西门子风能业务于2017年4月和西班牙歌美飒(Gamesa)合并,一举成为全球第二大风电制造商并在马德里上市。西门子医疗业务则于2018年3月在法兰克福证交所独立上市,成为德国20年以来最大的IPO。交通业务也在2017年9月宣布和法国巨头阿尔斯通合并,并于2018年3月签署协议,新成立的西门子-阿尔斯通预计将在巴黎上市,强强联合也让中国中车在海外高铁领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凯飒大刀阔斧的改革受到了资本市场的肯定。在凯飒任内,西门子(SIE)股价一直稳定在每股100欧元以上,和通用电气自由落体的股价相比不可谓不成功。即便如此,凯飒的改革脚步也并没有停下。2018年8月2日,西门子公布“愿景2020+”(Vision 2020+)战略,成立不过三年的九大业务集团将继续精简至三个运营公司(Operative Unternehmen)和三个战略公司(Strategische Unternehmen)。三大战略公司对应的正是先前已经或准备独立上市的西门子医疗、西门子歌美飒以及西门子-阿尔斯通;剩余的六个业务集团将合并进三个新的运营公司:天然气与发电、智能基础设施和数字化工业。新的组织架构已经于2019年财年(即2018年10月1日起)开始生效,西门子的目标是六个月内完成架构调整。

根据“愿景2020+”战略,现有9个业务集将被重组为3个运营公司和3个战略公司。现有的9个业务集团分别为楼宇科技BT、数字化工厂DF、能源管理EM、交通MO、发电与天然气PS、风力发电WP、发电服务PGS、过程工业与驱动PD以及医疗HC。图源:西门子

赋予三大新运营公司更大的自由,令其可以在西门子的品牌下更专注于各自的市场,毕竟如今是专业化公司的时代,巨型企业或者巨型康采恩(Konzern)似乎已经落后于这个时代了,这也是凯飒新战略背后的逻辑。西门子变得越来越像个控股公司。但凯飒此次的改革能否再次成功,持悲观态度的人也并不在少数。

裁员依然是最核心的问题。“去中心化”意味着西门子慕尼黑总部约1200名员工的饭碗将岌岌可危,这在目前失业率仅为2.5%的巴伐利亚州显得尤为格格不入。尽管西门子预计,得益于新战略带来的增长效应,到2025年西门子将在数字化领域创造超过1万个工作岗位,但在这之前,西门子能源部门(特别是长久以来的问题儿童,天然气和发电业务)需全球裁员6900人以节省5亿欧元开支,其中德国就需裁员3400人。

最大的阻力来自于位于原东德地区的格尔利茨,西门子先前决定彻底关闭当地的燃气轮机工厂,但是数千人的上街抗议以及工会组织IG Metall甚至是萨克森州政府的介入最终迫使西门子同意保留当地工厂,甚至还将该厂升级成为全球燃气轮机的技术中心(Kompetenzzentrum)。原计划将被关闭或转卖的工厂还包括莱比锡的压缩机工厂、埃尔福特(Erfurt)和柏林西门子城(Siemensstadt)的发电机工厂,其中埃尔福特工厂的出售因缺乏买家而不了了之,柏林工厂最终也因工会介入而仅裁员430人,避免了关门的命运,尽管西门子目前仍坚持出售莱比锡工厂,但是已经软化的态度又使得不确定性明显增加。曾经计划的德国3400人裁员计划已经缩水到2900人,若新战略将裁员范围扩大到慕尼黑总部,难度势必将更加巨大。即便裁员规模已有所缩小,但裁员所带来的负面效应还是明显体现在了财报上。2018财年第四季度的利润相比去年同期下降46%,为6.81亿欧元,其中被裁员工的补偿金就耗费3.86亿欧元。

格尔利茨工人游行抗议西门子关闭当地工厂,最终以西门子妥协收场。图源:MDR.de

另一个困难则来自于数字化战略。根据“愿景2020+”战略,西门子将进军企业咨询领域,为客户提供工厂和工业数字化的全套解决方案,而不仅仅着眼于数字化技术本身。仅凭目前的数字化工厂业务集团无法达成战略目标,为此西门子早在数年前就开始加大研发和收购的力度。收购UGS和CD-adapco以构建全套PLM(产品生命周期管理)软件解决方案、收购Mendix以强化西门子的底层编码能力、以SIMATIC为平台研发自己的工业机器人,西门子激进的数字化战略无愧于工业4.0的优等生这个称号。但是巨大的投入却给本来的数字化工厂业务集团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

“不续约了,没有后续项目了,明年不知道会被派到哪里去,”已在西门子Amberg工厂进行数据研究多年的安博向界面新闻表示,“现在大部分预算都被总部收回去了,部门必须节衣缩食,不必要的项目明年也不会和外包商续约了。因为部门之间的合并,明年可能就要空降一个新领导,所以现在最好不要搞什么大动作。”不过即使是学习大数据出身的安博,对于自己的未来也表现出了迷茫。如果他所在的数字化工厂业务被合并,他很可能将被派到数百公里之外的图宾根工厂,那里不久后可能将变成西门子数字化工厂的新技术中心。

三大战略公司之一的西门子-阿尔斯通似乎目前也遇到了麻烦,欧盟委员会对两大巨头的合并进行了旷日持久的反垄断调查,预计调查将持续到2019年1月底。相比西门子医疗和西门子歌美飒都已独立上市,西门子-阿尔斯通在合并协议签署后的一年时间内实际上一直处于名存实亡的状态。

西门子:压力之下继续前行

尽管被称为德国压力最大的CEO,但在11月8日公布年报的当晚,凯飒依旧显得信心十足。能源部门正处于危机边缘?的确,但是组织架构调整正在稳步推进。伊拉克订单即将泡汤?至少西门子签署了谅解备忘录,还有希望。欧盟委员会不同意西门子-阿尔斯通合并?西门子交通业务集团的盈利能力不需要阿尔斯通也是世界顶尖的,至少中国竞争对手的日子也不好过。

支撑凯飒信心的,是源源不断的订单。11月20日,西门子赢得伦敦价值17亿欧元的大单,订单涉及94列新地铁以及翻新伦敦老旧的地铁线路。10月30日,西门子歌美飒拿下印度177 MW的风电场项目;9月8日,西门子和土耳其签订价值350亿欧元的高铁线路升级订单……若不是沙特当局在卡舒吉案上惹恼了国际社会,凯飒本还有机会在10月底于利雅得和沙特政府签订200亿美元的能源订单。

早在2018年9月西门子拿下土耳其350亿欧元订单之前,土耳其国家铁路就在4月向西门子追加10辆Velaro列车,这也被视为德土关系回暖的重要一步。图源:西门子

10月30日,西门子宣布在柏林投资6亿欧元建设新西门子城,这也是西门子公司历史上在其诞生地最大的单笔投资。“工作、学习、研究和生活交织在一起,这座新城将会是未来城市的模板之一,”凯飒在当天的揭牌仪式上说道,“这是西门子向数字化和工业4.0迈出的重要一步。”

西门子这位工业巨人已经171岁了,甚至比德意志这个国家的历史还要长。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都未被打垮的西门子,相信也不会被数字化浪潮所抛弃,转型阵痛过后的西门子如今似乎又重新焕发了活力。这份活力不仅仅表现在财报里的数字和稳定的股价上,也体现在越来越年轻化多元化的企业文化上。

“曾经西门子一直被我们称作公务员公司,进了西门子就像得到了邮政局的铁饭碗一样,”在埃朗根刚工作一年的范可对界面新闻表示,“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懂编程的年轻人机会更多了。”

范可目前就职于法雷奥西门子(Valeo Siemens),这家由法雷奥和西门子合资的公司致力于向汽车厂商提供汽车电子元件,但是基于西门子的新战略,西门子自2017年起就有意退出该合资公司。对此范可仍保持乐观:“我大学专业是工业自动化,听说西门子在纽伦堡和慕尼黑都在招聘工业数字化领域的新员工,趁此机会转岗或者跳槽并迎接新挑战,又有什么不好呢?”

(应受访者要求,安博、范可为化名)

(本文作者为界面新闻德国特约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界面新闻 | 责任编辑:何书睿
专题 > 商业
商业
小编最近文章
高雄4小时连发两枪击事件 19辆车街头互撞
郝龙斌宣布参选国民党主席:不忍党一天天走下坡
今年最佳扣篮,可能属于这名16岁男孩
妹子自打玩了游戏,就变了...
韩超万人烛光集会 要求朴槿惠下台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