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2018年,中国互联网四大纷争

2018-12-29 14:14:54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公众号IT时报(vittimes),作者:章蔚玮、吴雨欣、戚夜云、丁晓东,钛媒体经授权转载。

莽莽乾坤起纷争 ,江湖色变任浮沉。

在金庸的世界里,所有争强斗胜只为一把倚天剑和屠龙刀;在古龙的江湖中,所有刀光剑影都是为了情和义二字。

在互联网世界中,大佬即江湖,雷军和董明珠的赌局、罗永浩的怼天怼地,与武林高手的对决一般快意恩仇;而更多的互联网争斗则几乎全部瞄准了每个人身上仅存“不多”的剩余时间,刷微信还是刷头条?滴滴打车还是美团打车?

头腾大战碎片时间争夺战

2018年,中国互联网界最大的一场“战役”,不容置疑,来自腾讯与字节跳动。时间之长,关注度之高,交锋之激烈,不亚于8年前的3Q大战。

不同的是,输赢成败不再由法院一纸裁决来评判。这场以数亿用户时间为争夺筹码的“战争”,2018年注定只能是一个“起点”。

在近日的腾讯年末员工大会上,微信之父张小龙的一句:“大部分产品都在欺骗用户,做各种滤镜,喊口号‘记录美好生活’,但生活其实并不总是美好的。”张小龙的矛头直指抖音,“记录美好生活”恰好正是字节跳动旗下抖音的刷屏广告语。

2018年3月,用户反映微信朋友圈无法转发抖音视频。由此双方恩怨公开化,“头腾大战”正式开战。

从3月至6月,双方你来我往,战火不断升级。在这期间,伴随着字节跳动旗下的今日头条、抖音和西瓜视频在微信朋友圈和QQ空间分享功能的“时隐时现”“时断时续”,双方在舆论场上不断“投石”,擦枪走火,腾讯指责今日头条借传播《新华社:要多少文件腾讯才肯收手》等假消息蓄意向腾讯施压,侵犯腾讯名誉权,由此将今日头条送上法庭;

另一边,今日头条同样以名誉权侵权纠纷为由将微信公众号“快微课”及微信告上法庭,认为“快微课”发布的《抖音,请放过孩子》“蓄意抹黑”抖音名誉造成损害。

一直到6月1日双方战火再次升级,当天,腾讯发布声明,因今日头条不正当竞争及侵权,腾讯暂停与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今日头条”实际运营公司)、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抖音”实际运营公司)合作。6月2日,今日头条予以回击,称腾讯利用垄断地位以各种理由、多次进行不正当竞争行为。

针对“腾讯QQ空间拦截、屏蔽头条网页链接”“腾讯安全管家作为安全软件拦截、屏蔽头条网页链接”,今日头条已起诉腾讯,要求腾讯公司立即停止一切不正当竞争的行为,公开赔礼道歉同时赔偿今日头条公司共计9000万元人民币的经济损失。

相比较双方摆在台面上的公然宣战,另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则要深沉、艰难许多。

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半年大报告》显示,以微信为代表的即时通讯及在线视频的用户时间占比同比面临下滑趋势的同时,短视频的用户时间占比则同比上涨了6.8%,腾讯系和头条系的独立App“使用时长”此消彼长。短视频无疑成为占领用户碎片时间的一大利器。

同时,腾讯在短视频领域的突击面临压力。数据统计显示,在短视频领域快手月活跃用户数2.6亿,抖音2.3亿,西瓜小视频1.17亿,火山小视频0.96亿,微视月活跃人数0.65亿,在短视频领域,腾讯加紧追赶,但仍大幅落后。

2018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腾讯副总裁林松涛曾表示:“短视频市场正在爆发前夜,不是一个饱和后期。所以我们完全不认为今天任何在市场上已经做得很好的这些产品就已经代表了短视频的未来。”

截至目前,腾讯旗下已经陆续推出了微视、闪咖、猫饼、QIM、MOKA魔咔、DOV、腾讯云小视频、速看视频、时光小视频、下饭视频、MO声、音兔等13款短视频产品,还不包括腾讯投资的快手及梨视频。在短视频领域,腾讯的攻势相当猛烈。在头条系短视频矩阵包围下,腾讯试图以布局不同垂直路径进行突围。

另一边,11月17日的今日头条生机大会上,今日头条宣布了高管人事架构变动,陈林出任今日头条CEO,张一鸣卸任。这是自2018年4月宣布“字节跳动”取代“今日头条”成为头条系的母公司之后,公司首次官宣人事变动。

在外界看来,张一鸣职位的更替也是对外界释放信号——继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等几个爆款产品后,字节跳动正向平台化、生态化发展。

2019年,优质内容创作成为争夺的关键。在腾讯及今日头条最新公布的内容创作者扶植计划中,双方均继续大手笔投入流量及资金等。垂直领域的内容争夺大战已经开始打响。

在2018年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腾讯宣布将打造两类内容平台:“超级综合平台”,包括综合资讯流微信看一看、QQ看点、天天快报,视频综合资讯平台腾讯视频、微视;“垂直内容平台”,覆盖有圈层文化的、更有用户社区感的内容。

那厢,今日头条生机大会透露,未来一年,“垂直化”是今日头条的关键词——今日头条推出“10万创作者V计划”:将在超过100个垂直领域深耕,深度扶持出10万个优质创作者。在深耕垂直领域的内容战略下,头腾缠斗仍然激烈。

十亿赌约只为杀死曾经的自己

小米不再是那个小米,格力也不再是当初的格力。

2013年12月12日,在CCTV举办的第十四届中国经济年度人物颁奖晚会上,一场10亿赌局被公开宣布。小米集团创始人雷军向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说:“请全国人民作证,5年之内,如果我们的营业额击败格力的话,董明珠董总输我一块钱就行了。”一向自信、强势的董明珠立即反呛:“第一我告诉你不可能,第二要赌我跟你赌10个亿。”

从此以后,这场赌局被媒体和网友牢牢记在心间,即便是两位大佬想忘,每隔一段时间,总有人旧事重提,督促两人履约。

虽然董明珠公开表示这场赌局本身并没有什么意义,两者不具备可比性,但在业内,人们早已将小米与格力之间的战争看作是一场新旧经济之间的较量。在2013年马云和王健林的点评中,格力和小米被定义为实体经济与互联网经济两种模式的代表。今年12月12日,赌约到期,表面上胜负已分,董明珠率先在2018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发声,宣布赌约胜出后,雷军并没有急着回应,也许是在等2018年的小米年报,用数据说话。

如果单看营业额,两家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格力电器营收达1487亿元,小米营收1305亿元。按照董明珠的说法,格力2018年的营收将达到2000亿元。

假如,小米和格力都能保持前三季度的营收增速,预计小米全年营收将约为1900亿元,要超过2000亿依然有难度,但若从增速来看,小米的力量不可小觑。2013年,小米的营收为300亿元,格力为1001亿元,截至2018年9月份,小米1304亿,格力1487亿。5年来,小米营收几乎以翻倍的速度追赶格力。

格力重资产、重渠道,小米轻资产、轻渠道,董明珠和雷军“赌约”的5年,既是中国制造业和互联网发展最快的5年,也是两者在主营业务外,互相触碰对方核心业务、相互渗透的5年。

这恰恰成了赌约最有趣的地方,因为两家企业均没有按照5年前的定位发展,小米逐渐“脱虚向实”,而格力也没有仅仅守着空调吃饭,而是像小米一样多元化发展,布局手机、芯片、智能装备、智能家居等。

两家企业的转变来源于曾经的受挫和对未来的前瞻,小米一向称道的是自己的供应链生态,就算自己没有工厂也能用世界最好的工厂,但现实却一度对供应链掌控乏力,新产品产能跟不上、备货量不足。也许是意识到太“轻”未必是好事,2016年,雷军直接管理手机产品研发与供应链业务,并推出小米之家。不久前,雷军又提出未来5-10年,“AI+IoT”是小米的核心战略,他希望强化小米技术标签,改变外界对小米“技术能力不足”的原有印象。

反观格力已经在空调市场占据领军者的地位,市场饱和是格力在主业市场上面临的问题,因此,董明珠希望格力在多元化战略布局上实现突破。于是,大家看到这几年的格力做芯片、智能家居、新能源汽车,今年则宣布投入资金研发芯片,并通过帮助合肥闻泰收购安世半导体,为自己找到一条做芯片的捷径。

遗憾的是,董明珠在格力多元化发展上屡屡受挫,不管是手机还是新能源汽车,并未对格力的营收贡献多少力量,被小米追上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不管谁输谁赢,人们都难以从一场赌约中,判断出谁更胜一筹,格力和小米也远远不能代表中国实体经济和互联网经济,两者充其量只是企业商业模式的竞争,但通过小米和格力这5年的发展不难看出产业融合的必然趋势,纯粹的线上或线下模式已经过时,小米不再固步于纯线上的模式,格力也从传统家电企业转型,将互联网思维融入格力。

有人说,小米和格力的赌约其实是场“饥饿游戏”,但竞争双方的真实目的不是为了“杀死”对方,而是为了互相学习,并“杀死”过去的自己。如果非要为小米和格力找到赌局的意义,那这便是它最大的意义。

滴滴美团争外卖,夺出行

2018年是美团和滴滴在业务上“纠缠不休”的一年。

继美团2017年在南京上线网约车业务后,滴滴在今年也启动了外卖业务作为反击。在各自的领域内,滴滴和美团一直稳坐第一的宝座,但跨行之后,方知不易。

直到今天,家住无锡的陈小姐还在怀念2018年的4月9日。“那是滴滴外卖上线的第一天,经历过的人都明白,那些天无锡的外卖‘不要钱’”。陈小姐说。

滴滴外卖在无锡正式上线当天,18元的满减优惠券零门槛赠送,花几毛钱吃一份午饭并不是难事。不仅用户补贴大,骑手补贴也不少。有媒体报道,滴滴外卖上线当天骑手收入最高甚至达到3000元。

在无锡的街头,滴滴外卖骑手们挂起了“滴滴外卖,月入过万,用我必胜”的宣传横幅。美团外卖也不甘示弱打出了“除滴灭饿,商渠共赢”的宣言。虽然上线初期滴滴外卖面临上线商家少等弊端,但在大手笔补贴之下,滴滴外卖成绩喜人。

“滴滴外卖100号,美团外卖50号,饿了么30号!”4月10日,无锡一家汉堡店门口,人们听到了这样的外卖订单数字。

这场厮杀战没有持续太久,低价补贴很快被监管部门叫停。第三方数据机构DCCI在4月专门针对无锡外卖市场进行研究,发布了《无锡市网民网络外卖服务使用状况调查》,数据显示,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在无锡市场份额分别为51.6%和34.8%,而新入局者滴滴外卖的市场份额为6.9%。对于这个数据,美团方面回应,“这是真实的市场反应”,滴滴方面则表示“该报告数据完全失实”。

滴滴外卖进军无锡后,很快便公布了再进9城的计划,但截至目前,仅在无锡、南京、泰州、成都、郑州5个城市入驻了滴滴外卖,扩张速度明显放缓。“表面上看,美团做了打车,滴滴做外卖反击美团顺理成章,可滴滴忽略了美团打车背后是整个本地生活服务的生态作为支撑。换句话说,酒旅、娱乐、外卖的业务线都铺好了,正是时候用出行连接这些服务,但外卖与滴滴的业务关联,并不明显。”一位业内人士分析。

“尔要战,便战。”这是滴滴出行CEO程维针对美团做网约车的回应。

2018年是滴滴的多事之秋,多起顺风车恶性事件将滴滴多年来积累的口碑降至了冰点。诸多公众人物与普通用户在社交网络上声讨滴滴,并晒出卸除了滴滴的截图。章子怡在微博上直接称“那是滴血的滴么?”

为了向公众道歉,滴滴无限期下线了顺风车业务。不仅如此,2018年9月8日至9月15日这一周内,滴滴在中国大陆地区暂停提供深夜23:00-5:00时间段的出租车、快车等所有服务。在没有了滴滴出行的夜晚,有媒体报道称,北京的黑车拉人、出租车加价等乱象丛生,一时间夜间出行成了北京人的难事。

自从吞并了优步后,滴滴在网约车市场稳坐钓鱼台。在今年滴滴元气大伤之时,本该是美团打车一举进攻网约车市场的大好时机,但实际上,美团打车却放缓了扩张的脚步。“开了上海之后,我们对于开城速度的预期确实是下降了。”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与滴滴外卖的扩张计划相似,去年12月28日,美团打车划定了第一批扩张城市,分别是北京、上海、杭州、厦门、成都、福州和温州,并在这些城市中进行司机招募,宣布注册司机满20万人就开城。其扩张结果也与滴滴外卖相似,未能完成这一目标,目前仅入驻了南京和上海两个城市。

王慧文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团打车登陆上海后,发现上海与南京是完全不同的市场,有牌照管制、道路情况等各种因素。

果然,撒钱补贴用户谁都会,但跨行跨界站稳脚跟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罗永浩始于怼人,终于怼人

4年前,王自如还只是小有名气的测评机构的创始人,罗永浩还刚刚推出锤子科技的第一代产品T1。因为王自如对T1的评测,双方还在优酷直播论战,梁子就此结下。

四年后,当年不够专业的王自如,其创立的Zealer早已成为圈内著名的评测机构;当时不够好的罗永浩也推出了锤子和坚果两大产品线。

就在今年5月,锤子新品坚果R1发布前夕,王自如和罗永浩又掐了起来,先是Zealer官博表示要视频直播,罗永浩直接威胁“来了就不放过你们投资人”;随后王自如在微博上炸毛,隔空对话罗永浩“在怕什么”,原来王自如的直播被罗永浩以侵权为名发送律师函阻止了。随后,王自如评测视频里指出,坚果R1存在7处“难以解决的缺陷”,这时罗永浩再次进行回应“写得太歹毒了。”

就像当年骂战一样,这一次与王自如的互怼,虽然同样吸引巨大的关注度,对于锤子的产品却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此后坚果R1品控一直不太稳定,比如屏幕脱胶、摄像头易刮花等问题常常出现在媒体报道中。

作为企业创始人,罗永浩一大特质就是“嘴炮”技能满分。在舆论环境并不宽容容易招黑的年代,个性要强的罗永浩没想过“收敛”,即使知道会得罪一大批人。罗永浩是乔布斯的粉丝,但是在乔帮主走后,罗永浩就再没看得上过苹果,无数次、多场合diss苹果,尤其在自家的发布会上。

比如4、5月的锤子两场发布会,罗永浩密集“嘲讽苹果”,刘海屏“丑出翔”,直呼苹果手机为“傻X iPhone”,“苹果三件套即将成为历史”“5月15日后苹果会疯狂抄袭我们”“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20年零8天”,罗永浩为锤子发布会做足了预热。

罗永浩对乔布斯是真爱,对如今的iPhone是真鄙视,对自家的产品,也是200%的真宣传。对于这种“灭他人志气,长自己威风”的做法,未必不受网友待见,但罗永浩总是走向极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带着阿Q精神胜利法式的贬低,让路人好感败光,纷纷转“黑”,这样的结果不知最终是否达到了罗永浩期待的宣传效果。相反,今年9月,罗永浩发布iPhone XR渲染图“过度”的吐槽,情真意切,言之凿凿,没人会认为罗永浩的表达存在问题。

对于罗永浩,业内人士最爱三个字评价是“真性情”。除了怼王自如和苹果较为过激外,怼起友商也十分直接,没有修饰。

比如,对余承东公布华为拥有“吓人的技术”言论,他表示“人生苦短,喜欢吹牛的朋友们,还是早吹一天是一天吧”。OV抄袭苹果,他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认为“除了抄苹果就没干什么正事儿”,但是今年的OPPO Find X、vivo NEX让他肃然起敬。不过“起敬”没多久就再一次怼上友商,因为自己被人抄袭,指责OPPO R17新的功能“灵感速记”抄袭了“闪念胶囊”,表示“连小公司都抄,一样恶心”。罗永浩身上较真的劲,为小公司“锤子科技”吸粉不少。

原本以为2018年锤子科技将在罗永浩的“嘴炮”技能保护下,安稳地进入下一个年头,然而最近一次与媒体的互怼,却揭开锤子科技背后暗淡的一面。

今年11月,《锤子生死劫:深陷资金链紧张、大规模裁员困局》《罗永浩被指无法支付员工工资 锤子回应:危机是有但请给时间》给予罗永浩极大的打击,比起对友商插科打诨式的吐槽,这一次罗永浩激烈的回应,又看到了最初与王自如极力相争,却又气急败坏破口大骂的模样。

在第二轮媒体《工匠精神不是永锤不休 在乎输赢就请认真一点》的炮轰下,罗永浩留下一串省略号,再无公开表达。随后资金紧张、大规模裁员消息接踵而来,锤子科技子公司法人变更,法定代表人由之前的罗永浩变为温洪喜,包括朱萧木、钱晨等耳熟能详的名字在内的其他9位董事全部退出。截至发稿,锤子科技公司官网仅有的坚果Pro 2S、坚果Pro 2特别版、坚果R1以及坚果3四款手机以及周边加湿器、旅行箱全部停留在了“到货通知”的状态。

有人曾为罗永浩注脚,“我不是为了输赢,我就是认真”,但其背后的潜台词却是,“如果认真,你就输了。”罗永浩的斗争史,其实就是一部“小公司”的成长血泪史。他参与的每一次怼人事件,有人当喜剧围观,实际上却暗含了悲剧的内核。不管他曾经的言论如何招黑,他为锤子科技付出的心血没人可嘲啊。

分享到
来源:IT时报 | 责任编辑:关文平
专题 > 商业
商业
小编最近文章
林毅夫:我为什么常常说自己不会得诺贝尔奖?
微信号“长安剑”的秘诀:在舆论场不随波逐流,敢于直言
看完史上最贵避孕套,还记得《武侠》中汤唯晚上洗鱼鳔吗?
2015中国股市:你亏了还是赚了?
这几年“失联”的大佬们最后都怎样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