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被传全部裁员高层震荡 沪江上市前夜如何自救?

2019-03-06 17:01:57

来源:IT时报

作者:孙妍

在线教育若没有钱,便寸步难行。

在脉脉上,有已认证沪江员工发布消息称,沪江突然裁员千人,所有部门都有涉及。

回到2018年12月22日,在2019年互+计划网络公益课程发布会上,沪江创始人兼CEO伏彩瑞的言辞之间,流露出对发展速度的迫切期待,在他看来,沪江公益课程的发展量只是一个零头。

一个月后,沪江传出高层震荡的消息,核心管理层集体降薪20%-50%,以及管理层的集中职位调动,唐小浙卸任集团CTO,曹建卸任集团总裁办主任,唐红浙卸任集团高级副总裁。之后,各业务线裁员的消息甚嚣尘上,主要涉及的是网校业务,部分核心部门已经开始领取裁员指标,“公司的目标是只保留30%-50%的员工”。

今天,传言再起,因为上市对赌协议失败,“沪江全部裁员,市场部、督导部、老师全部被下岗,所有高层都拜拜”,人数高达1000人。

对于裁员一事,沪江创始人伏彩瑞回应:“这属于传闻,实际上是沪江网业务线调整,裁掉了一些销售员工。”

随后,沪江发布声明表示,关于“95%裁员”的谣言严重失实,上市进行中,对赌不存在。

不过声明中也透露出两点重要信息:一是沪江确实在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岗位和绩效考核的优化,对亏损业务进行合并调整等;二是上市进行中,除了港股上市这条路,沪江有可能会考虑其他资本市场的机会,上市已是离弦之箭,不得不发。

连年亏损,裁员节流

早在2018年7月,沪江就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但是8个月过去了,沪江却仍未有上市的新进展。

招股书透露,2015年、2016年、2017年沪江分别亏损2.8亿元、4.21亿元及5.37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超过12.38亿元,年度利润率分别为-151.6%、-124.2%、-96.8%。其中,广告推广开支、销售及营销员工的雇员福利开支是主要支出。

所以,沪江此次裁员首先向销售开刀。众所周知,51Talk、TutorABC等一类在线外语培训平台持续在广告营销上投入,上海地铁站里到处可见此类广告,获客成本越来越高成了行业最大的痛点,对沪江来说,巨大的营销费用的持续投入势在必行,但也成为了上市路上的绊脚石。

知情人士对《IT时报》记者透露,自从准备上市以来,沪江的公关业务不再请外部公关公司协助,几乎全部收归到自有团队中做,其中也不乏压缩开支,为上市铺路的打算。

CCtalk能否担起重任

很长一段时间内,沪江将沪江网校和CCtalk作为未来发展的两大引擎,沪江网校是定位B2C的“教育界京东”,CCtalk是定位C2C的“教育界淘宝”。近两年,沪江网校相对低调,而CCtalk则担起了新增长的重担。

C2C的优势在于快, CCtalk于2016年9月开始试运营,2017年就拿出了非常漂亮的成绩单:平台GMV连续三个季度的平均环比增速约为150%,同时用户日活、用户数量、流水相较2016年分别增长了8倍、10倍、30倍。CCtalk趁热打铁,顺势催生了“网师经济”,明星老师20天营收35天的纪录不断刷新。

沪江在CCtalk身上倾注了很大的资源,在成立之初,伏彩瑞就表示,未来三年要花10亿元打造CCtalk。

但是,C2C模式的弊端也很容易凸显,那就是非标准化。由于CCtalk只提供平台与工具,对接老师和学生,所以网络课程产品良莠不齐的情况就导致CCtalk的口碑好坏不一。从免费到付费的过程中,课程的质量就成了用户选择的主要因素。

2018年4月,沪江提交招股书的前夕,CCtalk换帅,时任CCtalk CEO陆坚离职,到职场社交平台LinkedIn(领英)就任中国区总裁。

至于陆坚离职的原因,沪江表示,陆坚博士因家庭、身体等个人原因需要返京,接下来,陆坚博士将以CCtalk董事和投资人股东的身份,继续参与和支持CCtalk。

上市之路一波三折

早在2012年,伏彩瑞便表示,沪江已经具备上市条件。

2015年,沪江计划在国内战略新兴板上市,搭建了人民币架构体系,当年D轮融资为10亿元人民币,估值达70亿元人民币。但不幸的是,2016年战略新兴板“流产”,沪江上市计划再次搁置。由于创业板盈利门槛限制、资本寒冬等影响,沪江一直未能在国内上市。

2018年4月,沪江完成了3.19亿元的E轮融资,估值为180亿元。至此,沪江从成立至今,共进行了9轮融资,融资总额达到16亿元。其中,“涌金系”从2009年的A轮一路陪沪江走到了2018年的E轮。持有股份时间最长达10年,按照业内的规律,3到5年退出较为正常,所以资方通过上市实现退出的动机十分明显。

科创板呼之欲出,至于沪江有没有考虑过在科创板上市,沪江在声明中没有否认这种可能性。

最穷的时候账上只有三块钱

2001年,伏彩瑞创办了沪江的前身——沪江语林,从一个草根BBS站长起步。17年来,他一直没有做更赚钱的线下培训,而是一直做互联网教育。

沪江创始人、董事长兼CEO伏彩瑞

伏彩瑞发现,以BBS形态存在的沪江语林已经无法满足用户越来越多样化的需求, 在商业化的过程中,沪江也遭遇到经营困境。

最穷的时候账上只有三块钱,沪江创始团队也曾一度集体降薪,只拿保证日常生活所需的费用。

2008年金融危机,沪江的广告模式遭到挑战,在一片反对声中,伏彩瑞孤注一掷,将公司转型为以外语培训为主的沪江网校。

上市前夜,沪江再一次遭遇资本市场的巨大震荡,调整公司组织架构,优化人员,寻求快速上市成了沪江的自救之举。

分享到
来源:IT时报 | 责任编辑:关文平
小编最近文章
林毅夫:我为什么常常说自己不会得诺贝尔奖?
微信号“长安剑”的秘诀:在舆论场不随波逐流,敢于直言
看完史上最贵避孕套,还记得《武侠》中汤唯晚上洗鱼鳔吗?
2015中国股市:你亏了还是赚了?
这几年“失联”的大佬们最后都怎样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