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年投入8000万却不求盈利,大疆造“军火”背后的工程师之梦

2019-08-14 17:10:32
导读
大疆公关总监谢阗地表示,大疆是一家想做基础设施的公司。办赛的初衷,是希望培养更多有动手实践能力的工程师以及动手实践的工程师文化。大疆最核心长远的目标,即是工程师受尊重、各行业智能化自动化最大化,“当青年工程师文化蔚然成风之际,大疆一定会从中获利。”

(观察者网 文/一鸣 编辑/龙威)8月11日,在一个封闭的场地中,一架蓝方无人机正用“炮火”猛烈攻击着远处的红方基地,红方基地血槽种的血量随着攻击迅速减少。在红方基地血量归零的一刹那,无数欢呼声响起,蓝方数十名队员便冲出座位,互相拥抱欢呼,庆祝他们拿下了这场比赛的冠军。

这一幕,发生在深圳市宝安体育馆RoboMaster机甲大师赛现场,该赛事由来自全球10余个国家及地区的174支战队参与角逐,最终东北大学获得冠军,上海交通大学获得亚军,电子科技大学获季军。而这场赛事的背后,则是一家来自中国深圳的科技企业——DJI大疆创新。

“神操作”背后的技术

RoboMaster是由DJI大疆创新发起并承办的面向大学生的机器人比赛。从规则上来看,很像王者荣耀这样的电子竞技比赛。但区别是,选手们操作着的不再是一个个虚拟兵种,而是由自己队伍研发的英雄、工程、步兵、哨兵和无人机等机器人兵种。对抗双方在一块数个篮球场大小的场地中发射塑料弹丸来相互攻击。

其中,1台英雄机器人和3台步兵机器人是地面主战兵种,工程机器人则负责给英雄机器人补充弹药和维修场上“阵亡”机器人,全自动的哨兵机器人负责防御主基地,而空中机器人(无人机)则可以从空中对地面进行火力压制,在一局7分钟的对抗中,率先摧毁敌方基地的一方将获得胜利。

步兵机器人(左)和RoboMaster S1 摄/观察者网 一鸣

游戏方式看起来虽然和电子竞技类似,但背后其实比拼的是对战双方的技术实力。双方需要合理调配自己的兵力、完成补给、从而摧毁对方的防御来获得胜利。

不过今年RoboMaster的冠军决出似乎格外容易。东北大学依靠无人机的技术优势,往往一起飞仅靠一波空中打击就能摧毁敌方主基地,轻松取胜。对此,RoboMaster赛事技术总监包玉奇强调,RoboMaster比的是机器人的性能,其次是操作手临场操作和团队配合。

实际上,每年RoboMaster的规则都会根据上一年的战况作出调整,例如16年增加了提供空中视角的无人机、17年增加了提供补给的工程机器人、18年增加了防御基地的哨兵机器人、19年将场地中双方合用一个资源岛改为各自均有一个资源岛,方便各队提升技术实力。

比赛备战现场 摄/观察者网 一鸣

不过,包玉奇坦言,确实没有意料到一波攻击摧毁基地的情况出现,他表示,能够实现这种“神操作”,代表东北大学解决了三大技术难点:一是在弹丸发射时保持无人机的稳定性;二是克服发射时的后坐力,保持云台稳定;三是在密集火力输出时,修正弹道,保证命中率。“东北大学无人机的命中率,按我们的估算,应该达到了40%,”他说。

针对记者询问明年是否为此进行调整,包玉奇笑而不语。

夏令营中的较量

从2015年算起,RoboMaster已连续举办了五届,但RoboMaster的却是从2013年开始。

2013年,大疆举办了面向大学生的“RoboMaster夏令营”,当时办营的目的就是想办一场“机器人对抗射击”的比赛。

软硬件、机械、结构、视觉、控制算法...逐渐都成为夏令营中学生需要学习的内容,16年起,RoboMaster更是启动面向高中生的夏令营。观察者网探访了2019年的RoboMaster高中生夏令营。

本次夏令营设在南方科技大学,时长为3周,第一周的课程主要机械、软件方面的理论基础知识培训;第二周是开始研发制造;第三周则是比赛和综合考评。

夏令营留言板 摄/观察者网 一鸣

在现场,观察者网看到,夏令营的学生们自己设计、组装机器人,各司其职,有人负责机械、有人负责电控、有人负责算法。据了解,今年的夏令营总共收到1000余名学生报名,最终选拔100多人入营。所有入营学生均有一定的机械或计算机方面的基础。夏令营学员湖北阳新一中马上步入高三的学生刘铖表示,他在学校的机器人社团已经接触到了编程、机械等知识,在这里学习并不感到费力。

夏令营导师南方科技大学设计与智能制造学院院长吴景深教授表示,他非常支持RoboMaster机甲大师赛与夏令营。他表示,现有的高等教育存在不足,“从自我审慎的角度来看,这是企业对高等教育的呼唤,企业需要的,大学没有赋予它们,我们需要做一些事情,让学生满足企业的需求。”

吴景深教授在接受采访 摄/观察者网 一鸣

他呼吁,如果企业有能力,应该更多学习大疆,“这个(收益)不是金钱能衡量的。”

吴景深指出,通过夏令营,一方面学生对大疆的企业文化有了解,大疆可以吸引到有亲和力的学生,从人才投资角度是值得;除了人才方面,大疆还可能获得技术上的启发,“国外企业如戴森经常举办初中生比赛,他们觉得初中生可以提供一些成年人想不到的思路。”

学生在制作机器人 摄/观察者网 一鸣

此外,吴景深认为以往的产学研合作中出现了许多问题。“一些大学里的科研成果落地到产业中、尤其是中小企业中出现了这样那样的困难,而教授们又不可能天天都去生产线解决问题,”他表示,如果把产学研中的“学”看成学生那问题就好办了,把学生培养成对技术有很好理解的工程师,进入企业后变成企业和大学之间的桥梁,很容易把成果拿到中小企业孵化,也让毕业生们到一线就可以发现并解决问题。

机器人教育从娃娃抓起

目前,大疆每年在RoboMaster赛事、夏令营等方面每年投入近8000万元,但商业化却并不是大疆的目标。

大疆公关总监谢阗地表示,大疆是一家想做基础设施的公司。办赛的初衷,是希望培养更多有动手实践能力的工程师以及动手实践的工程师文化。大疆最核心长远的目标,即是工程师受尊重、各行业智能化自动化最大化,“当青年工程师文化蔚然成风之际,大疆一定会从中获利。”

谢阗地同时表示,技术是互补的关系,“大疆于今年6月发布的首款教育机器人机甲大师RoboMaster S1,即是从比赛中获得灵感而做的一些开发。我们也有邀请从比赛中走出来的出色的学生一起研发,基数大了之后,出色的人会提出新的点子,从而畅通优秀商业产品的研发通路。”

RoboMaster S1  摄/观察者网 一鸣

RoboMaster S1是一款外观类似步兵战车的智能玩具,据介绍灵感来自于RoboMaster比赛中的“步兵”。这款车拥有46个编程控制部件、6类人工智能编程模块,支持Scratch & Python编程以及实践式教学课堂等功能。

观察者网在现场看到,RoboMaster S1 顶部是其图传模块,弹仓在图传模块的下方,弹仓每次最多可以承载 430 发水弹,而摄像头则是位于发射器上方。配备了麦克纳姆轮使得RoboMaster S1无论是纵向还是横向移动都很方便。

大疆方面评价称,RoboMaster S1的推出标志着RoboMaster终于形成由赛事、产学研合作、假期营、硬件四个主要部分构成的机器人教育体系。

“我们希望S1可以成为陪伴孩子成长道路上寓教于乐的随行者,也能够成为每一位未来青年工程师对科技产生兴趣爱好的原力发动机。S1代表着大疆对教育的理解,真正的教育应当是自由、开放、在实践中学习与检验的。我们希望通过S1,将这样的理念分享给全社会。”RoboMaster赛事总监高建荣表示。

大疆方面表示,大疆会针对RoboMaster S1的课堂、机器人教学制作一些教具。此外也会和国家政府部门合作,共同开发教育课件,输出到学校,也有计划邀请高校老师一起编纂教材。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鸣

一鸣

观察者网TMT资深编辑—— 搞火箭的未必都是火箭专家,可能是电焊工。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一鸣
专题 > 商业
商业
小编最近文章
不能再嘲笑iPhone了,三星也取消耳机孔
世界首条!无人机快递航线投入实际运营
大疆要退出中国市场?官方声明:没有的事!
一带一路峰会刚落幕 这家中企进军东欧
苹果市值首破8000亿美元 分析师认为万亿有望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