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白衣骑士来了:自如、贝壳获软银20亿美元投资

2020-03-04 17:58:29

(观察者网 文/张珩 编辑/弘毅)寒冬之中的中国地产中介要迎来新的“白衣骑士”了?

据华尔街日报3月4日报道,消息人士称,由日本投资家孙正义领导的软银(Softbank)通过旗下愿景基金向自如和贝壳找房分别投资10亿美元。自如和贝壳均脱胎于链家,目前都未对此做出回应。

观察者网注意到,此前软银曾花超百亿美元投资商业办公租赁企业WeWork,但不幸失败,此次寻求投资同为租赁行业的中国房地产行业,能取得预期效益吗?

软银“慷慨解囊”,自如盈利难问题难解

据报道,软银向自如投资总额中,有5亿美元是直接投资,剩下的5亿美元是从其创始人手中直接购买的股票。目前自如估值为66亿美元。

公开资料显示,自如成立于2011年,最初只是链家的一个部门,2016年开始独立运营。经过几年的发展,自如发展出若干种房型产品,包括自如·整租、自如·友家、自如·寓、自如·驿、自如·民宿等产品线。

其中,整租产品,是自如的最大资金流来源,它分为分散式和集中式。分散式租房占大多数,主要是自如管家从从房东处收集房源,谈妥租金和服务期限(一般3年以上)后进行装修改造,再将其以较高的租金价格出租给自如客,主要的收入来源是租金差、管理服务费(每月租金的8%左右,一次性收取一年)和违约金等,然后由生活管家接手对接平常的保洁、家装、搬家、家具等服务。集中式房源开拓难度较大,因为面向的客户属于机构而非个人。

2018年,自如曾经宣布完成了40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由华平投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腾讯3家机构领投;2019年6月进行了B轮融资,估值约50亿美元,由泛大西洋资本领投,腾讯投资、红杉资本中国、天图资本等跟投,合计募资约5亿美元。

在去年自如完成B轮融资之后,有消息称,自如正考虑2020年赴美上市,预计筹集5亿至10亿美元。

但是,自如的竞争对手蛋壳抢在自如之前在美上市,成为了2020年在美国股票市场第一家IPO的中国企业。观察者网注意到,蛋壳在上市之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前9个月共计亏损高达25亿元,此时IPO可谓“流血上市”。IPO当天蛋壳股价即“破发”,上市月余股价跌幅超过20%。

而在蛋壳之前,2019年第四季度IPO的青客公寓,在上市之后的首份季报也显示,单季净亏1.25亿 ,市值缩水30%。

值得注意的是,观察者网发现,在日前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中,自如和蛋壳都被曝出了大量的负面消息。自如被指责趁着疫情涨价,最高涨幅达到了38%,蛋壳则被曝光“吃了房东吃房客”,要求房东减租但是房客却要交租。

这些情况与长租公寓盈利问题难解不无关系。

中国的长租公寓起始于2017年,当年国内如雨后春笋一般崛起了几十家长租公寓管理公司。自如和蛋壳是其中的佼佼者。 但是,长租公寓的崛起却伴随着野蛮发展的“原罪”。

2018年,各大长租公寓纷纷高价抢房源,哄抬租金。当年8月17日,时任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炮轰自如、蛋壳等长租公寓运营商,称其以高于市场价格的20%至40%争抢房源,加剧北京等城市的租房价格上涨。胡景晖还预言道:长租公寓一味满足资本市场的胃口,过度扩张,2年后肯定爆仓。

彼时,长租公寓产业的发展如火如荼,每一家都在疯狂的扩张,甚至使用了“租金贷”这种擦边球手段。长租公寓应有的盈利模式,始终悬而未决。 2019年,积累的矛盾终于爆发了,据统计,去年有多达45家长租公寓因为资金断裂跑路。

现在随着软银的投资,自如能否缓解现金流的问题,进而给寻找可行的长期盈利模式赢得时间?观察者网将持续关注。

内忧外患,贝壳挑战不小

受疫情影响,国内房地产需求严重下滑,贝壳的主营二手房和新房业务都受到不小的影响。

日前贝壳找房发布的《2月份全国重点城市二手房月报》显示,受疫情的影响各地复工日期推迟,2月份链家重点观察的18个城市,二手房成交陷入冰点,其中武汉链家2月整月零成交。此外,2020年1月至2月,重点18城链家二手房成交量同比下降55%。其中,廊坊、合肥、重庆、长沙、武汉、天津与烟台1月至2月成交量同比降幅均超过60%,广州、青岛、深圳成交量受影响相对较小,降幅小于40%。

新房方面,2月份新增挂牌房源量环比下降52.2%,同比下降74%,1月至2月同比下降55.7%。武汉市受影响最大,新增挂牌房源量环比减少86.9%,1月至2月同比减少78.4%。

软银此番投资不得不说是“雪中送炭”。据报道,软银领投了贝壳的15亿美元融资,其中软银投资10亿美元,另外5亿美元由高瓴资本、腾讯控股、红杉资本出资,目前公司估值为140亿美元。

熟知此次投资的外媒知情人士称,贝壳的目标是最快于今年在香港首次IPO,但是由于疫情的缘故被延缓,IPO的目标估值是在200亿至300亿美元之间。

观察者网注意到,2018年4月,国内房产中介的老大“链家”开始谋求互联网转型。同年,贝壳找房正式推出并迎来了快速增长,在成立一年之际,贝壳找房估值达到了百亿之巨:2019年3月,贝壳启动D轮融资,由战略投资方腾讯领投8亿美元;今日贝壳方面确认,2019年11月,已完成D+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软银、腾讯、高瓴资本、红杉资本,总融资额超过24亿美元。

快速扩张之际,贝壳却也麻烦不断。有消费者在某平台投诉称,中介未经同意私自泄露个人隐私。

消费者在投诉网站上指责贝壳找房泄露个人隐私

另一方面,贝壳还面临传统房屋中介和互联网集团的“联合围剿”。

在业内,我爱我家、中原地产等房产中介品牌和贝壳发生直接碰撞,互联网领域,贝壳则与行业早期玩家58同城等直接“开战”。

自阿里之后,孙正义投资毁誉参半

据外媒近日报道,因为估值暴跌,再加上软银投资组合中初创公司风险的不断累积,孙正义向美国对冲基金和金融机构推销其投资的初创公司的难度已进一步加大。

报道称,在本周一由高盛组织的一次活动中,孙正义被迫安抚投资人,因为新冠肺炎疫情问题投资人对整个市场产生了忧虑情绪。目前的下行情况让软银投资的尚未盈利的初创公司:如滴滴出行、Grab和OYO将更难上市,也可能加剧人们对软银巨额债务的担忧。

观察者网发现,酷爱“大手笔”投资的软银在过去数年中,获得良好回报的几率并不高。

2013年,软银以220亿美元收购美国电信公司Sprint。但是在收购之后,Sprint的业务非但没有增长,反而大幅下滑。

自2018年以来,软银一直希望能够摆脱Sprint这项负资产,但直到2020年方才获得批准。在获批出售Sprint当天,Sprint在美股交易时间内上涨了78%,而软银的股价也迎来了12%的涨幅,公司成功在其资产负债表中移除大约400亿美元的债务。

2016年,孙正义以310亿美元收购了ARM,并让其在交易完成后退市。孙正义认为,采用ARM设计的芯片每年出货量达150亿枚,在手机市场占据主导地位的同时,也会在物联网浪潮中有至关重要的地位。但是ARM本质上是一家架构设计供应商,收入主要来自于专利授权,芯片业务的利润并不高。

2017年,软银入股共享办公初创企业WeWork,至今累计投资已经逾百亿美元。Bernstein预测分析称,软银的投资是基于240亿美元左右的估值,100亿美元意味着愿景基金将会亏损24亿美元。最终,WeWork的上市计划无疾而终。

据悉,WeWork的模式和国内长租公寓有所类似,通过向房东租赁房屋之后二次装修后出租,但WeWork的目标客户是商业办公室出租,长租公寓则是一般住户。自2010年成立以来,WeWork不仅没有盈利,亏损的幅度还在逐年扩大。2018年,WeWork净亏损19亿美元,2019年上半年的亏损超过9亿美元。目前WeWork每收入1美元,就会亏损2美元。

消息人士称,孙正义对WeWork愿景的盲目乐观,软银内部对WeWork持有不同看法的人士,近年来已经离开了软银。事后,孙正义也坦言称,自己犯的最大错误是错误地判断了WeWork的创始人诺伊曼。“我高估了亚当的优点,以至于他的缺点在很多情况下我都视而不见,尤其是在治理方面。”

据软银最新公布的财报显示,整个软银2019年三个季度共计亏损64亿美元,同期Arm亏损了1130万美元。三季度Arm整体营收为3.96亿美元,同比下降13%。

不过孙正义在历史上也有过多次“神操作”,最有名的是投资阿里巴巴。1999年,孙正义投资了阿里巴巴2000万美元,这笔投资的回报率高达1700倍。目前,软银持有阿里巴巴26%的股份,价值约1500亿美元,这比软银集团自身的市值(1100亿美元)还要高。

除阿里以外,近年软银投资的公司包括Uber、滴滴、美国饿了么Doordash、以及东南亚的GrabTaxi;人工智能包括字节跳动、商汤科技;自动驾驶包括英伟达(已清空)、通用Cruise、加州自动驾驶Nauto;生物科技;机器人领域包括波士顿动力;电商领域包括印度版阿里巴巴Flipkart;还有包括联合办公巨头WeWork、印度经济型酒店OYO等等。

孙正义表示,愿景基金在未来几年内将达到8800亿美元的规模。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张珩

张珩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张珩
专题 > 大公司
大公司
小编最近文章
软银又“撒币”了:自如和贝壳喜提20亿美金
疫情期间的租客感叹:只有在交租前才能享受到自如的服务
“暴力裁员”处理结果公布:处分4名主管、1名员工
交通部谈顺风车上线:安全是红线底线,不得以盈利为目的
国内一季度智能手机出货量暴跌21% 只剩华为小米在涨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