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青客、巢客、沃客、自如、三彩家等长租公寓被杭州房管部门约谈

2020-03-12 11:18:31

“合同约定房租一月一付,原本是1月25日支付房租,可是直到现在还没有收到。”最近,将房子委托给三彩家出租的房东老罗正忙着讨租,他说,跟他遇到相同情况的房东很多,大家正组队维权。

事实上,拖欠房东租金的长租公寓远不止三彩家一家。从去年开始,长租公寓就问题不断,大多因高收低租的经营模式导致资金紧张,难以为继。疫情冲击之下,杭州长租公寓拖欠房东租金的现象集中爆发。

据钱报记者了解,杭州房管部门已约谈过青客、巢客、沃客、自如、三彩家等多家长租公寓,但由于不少长租公寓资金紧张,拖欠房租问题短期内尚难以解决。

多家长租公寓被约谈,原因是拖欠房东租金

近年来,长租公寓遍地开花。为了迅速占领市场,部分长租公寓采取了“高收低租”的烧钱模式。

比如三彩家,价差高达20%左右,这就意味着向房东收进一套5000元/月的房子,一年下来净亏12000元左右。

作为行业头部企业的青客公寓,去年前9个月就亏损3.48亿元。

前两年已有鼎家、乐伽、中择等多家长租公寓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今年受疫情影响,空置房源增加,让更多长租公寓感觉到难以为继,甚至不惜违约,拖欠房东租金。

三彩家目前已拖欠房东两个月的房租。对于拖欠房租,三彩家方面的解释是:“受疫情影响,属不可抗力。”

但在2月13日,杭州房管部门发文,明确规定租房企业与房东就租金减免协商未达成一致的,不得单方面停止支付房东租金。

经过房管部门的约谈,对于拖欠的租金三彩家给出了两个方案:一、双方解约,未支付的房租3个月内分期支付;二、合同继续履行,未支付的房租在接下来的12个月内分期支付。

巢客公寓也因拖欠房东租金被房管部门约谈。在这之后,只有部分房东收到了被拖欠的租金。不少房东为了能拿到房租,同意“免租5天”,即在房租上打折。

蘑菇租房联合创始人龙东平认为,长租公寓争取租金减免,关键在于真诚沟通。“减免是情分,不给你减免是本分。”长租公寓和房东是互惠互利的关系,两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要有共渡难关的意识。

房企旗下的长租公寓,抗风险能力更强

在杭州长租公寓市场,除了三彩家、青客、巢客、自如等以散租为主的品牌,还有一些房企旗下的长租公寓品牌。它们的境况如何?

记者了解到,受疫情影响,万科泊寓、旭辉领寓等品牌长租公寓2月份的出租率与往年相比都有所下降。

但这些长租公寓最大的优势,是有房企的资金保障,抵抗市场风险的能力较强。旭辉领寓在疫情期间出租率受到影响的情况下,还针对湖北籍租客、医务工作者等人群,推出了二月房租减半等实打实的优惠政策。

从经营模式来说,房企旗下的长租公寓很少面向个人房东收房源,这就从根源上避免了其他长租公寓公司普遍存在的“高收低租”风险。

在供应端,比如旭辉领寓,目前采用“轻重并举”的发展方式。旭辉领寓副总裁莫沸告诉记者,旭辉领寓的“重”是采用股权模式、资管双轮驱动,比如杭州的link park,就是收购烂尾楼后改造而成。这样一来,不需要按月支付租金给房东,即便遇到市场波动,也不会出现大规模的资金缺口。而“轻”是指通过与国企、开发商合作,介入租赁用地的开发和运营,自己仅输出产品以及运营管理服务。

而在需求端,目前涉足长租公寓的开发商,大多是国内头部品牌房企,拥有强大的社会资源整合能力,能获得更多收入稳定的租客。比如,经历了疫情的泊寓将重点拓展企业客户,希望为更多企业提供定制化的、长期的员工租住服务,比起面对个人租客,能获得更稳定的收益。

(蒋敏华 任思思 李毅恒/钱江晚报)

分享到
来源:钱江晚报 | 责任编辑:弘毅
小编最近文章
嗨氏、张大仙齐聚斗鱼 《王者荣耀》一哥大战开启?
美媒:亚洲共享单车出海艰难
看了吴京在汶川大地震时的照片,活该《战狼2》超30亿
网友自述误食福寿螺致病,治疗半年被迫流产
教儿童预防猥亵,这部片子一定要看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