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首要任务不是简单地增长",瓶颈中的趣头条如何突围?

2020-03-19 17:39:26

(观察者网 文/张珩)3月18日,趣头条(NASDAQ:QTT)发布了2019财年第四季度和全年财报。

数据显示,趣头条第四季度营收为16.584亿元人民币(下同),高于公司此前的预计16.2亿元,同比增长25.0%;净亏损为人民币5.514亿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为人民币3.980亿元,同比扩大38%。

2019年全年,趣头条营收为55.7亿元,同比2018年的30.22亿元增长84.3%。趣头条归属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26.893亿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为人民币19.458亿元。

趣头条表示,将把80%的精力和资源放在以趣头条、在线文学“米读”为代表的主产品上,完善内容生态。

亏损和营收同步增长

数据显示,趣头条在去年营收增长了84.3%,但是净亏损也增加了7亿元。

从分项数据可以看到,2019财年,公司广告和营销收入为54.153亿元,比上年度的28.14亿元大幅增长92.4%,2019财年的其他收入为1.54亿元,较2018财年的2.07亿元减少25.6%,代理服务减少,直播、游戏和米读收入增加。

但是,趣头条的广告和营销收入的增长,几乎全部被营销方面的支出所抵消。

2019年,趣头条在销售和营销费用上的支出大幅上升,2019财年的销售和营销费用为54.897亿元,比2018财年的32.50亿元增长68.9%,趣头条表示,支出的上升主要是由于2019年扩大了用户群,用户获取和用户参与费用的增加。

其次,趣头条还表示,2019财年的收入成本为16.406亿元,较2018年的503.6百万元增长225.8%,主要是由于内容采购成本,带宽和IT成本的增长等增长。

观察者网注意到,在去年12月份,趣头条曾经被做空机构Wolfpack Research做空。彼时Wolfpack做空的一大缘由就是趣头条花钱“买粉”来维持增长。

Wolfpack 认为,总编辑肖厚君今年6月离职后,趣头条的内容质量一落千丈。趣头条不得不依靠“买粉”来虚构自己的用户增长。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趣头条在12个月内向用户支付的的费用为7.018亿美元,在该公司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上报的营收中所占比例为100.2%。

用户增长已进入瓶颈期,押宝米读?

在2019年第四季度的报告中,趣头条2019年第四季度平均月活跃用户(MAU)数量为1.37亿,同比增加了46.9%,平均日活跃用户数目(DAU)为4570万,同比增加了47.8%。每个DAU的平均每日时间为59.4分钟,而2018年第四季度为63.0分钟。

实际上,趣头条的MAU和DAU的增速已经进入了瓶颈期。2018年末,趣头条的MAU为9380万,相比第二季度末增长63.7%。但是2019年同期,趣头条从二季度末到四季度末的增长率仅为13%,从1.19亿增长到1.37亿。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了DAU上,2018年DAU二季度为1260万,四季度为3090万,增长率为59%;2019年同期的增长率已经掉到了15%。

财报也显示,趣头条去年在用户获取和用户参与方面的费用大幅增加,几乎完全抵消了增长。

对此,趣头条也“心知肚明”。在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发布时,趣头条CEO谭思亮表示,我们的首要任务不是简单地增长,而是长期可盈利的增长。而在本次年度财报公开时,趣头条表示将把80%的精力和资源放在以趣头条、米读为代表的主产品上,完善内容生态,20%则主攻以游戏、直播为代表的创新业务。

其中的重点产品便是米读。

去年第四季度,米读的书籍规模环比增长约30%,种类进一步丰富。米读曾在2018年率先掀起免费阅读浪潮,如何以精品内容持续吸引平台近两亿名读者,是米读下一步发力重点。

据了解,未来三年,米读将投入不低于10亿元,推进独家内容和作者生态建设,米读已与行业头部平台相继达成了深度战略合作关系,在现有资源基础上,引入近万册独家书籍,打破了业内独家资源与免费阅读不可兼得的僵局。

趣头条的战略能够成功吗?

以腾讯集团旗下的阅文为例。3月17日,阅文公布2019全年业绩,实现收入为83.48亿元,同比增长65.7%,毛利润为36.9亿元,同比增长44.3%,股东净利润为10.96亿元,同比增长20.4%,高于市场预期,毛利率及净利率分别为44.2%和13.13%。

这个成绩是基于阅文拥有网络文学市场70%的内容、50%的创作者、主要顶尖网络作家和50%左右的用户。

但是,阅文平均月付费用户为980万户,付费比例仅为4.5%,同比减少9.3%;每名付费用户平均每月收入25.3元,同比增长只有5%。

面对付费用户减少的情况,阅文开始推出了自有免费阅读平台“飞读”。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表示,未来将持续扩大免费内容库,免费阅读模式与现有付费阅读模式互为补充,实现变现方式的多样化。

这也意味着,阅文的新产品直接和主打免费阅读的米度产生了直接竞争。

由此可见即使对于阅文这样的大平台来说,在线文学也没有那么好做。

(编辑 弘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张珩

张珩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张珩
专题 > 大公司
大公司
小编最近文章
“最强法务部”PK“硬茬”:腾讯状告国家知识产权局
自如求“自如”:高管一季度最多减薪一半补贴租客
天猫超市否认“大数据杀熟”,消费者更怒了
疫情之下,星巴克“降速”瑞幸“加速”
100万,这是中小企业的生死线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