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上影节一票难求,黄牛高价倒票、闲鱼竞拍等乱象亟待治理

2020-07-21 22:13:43

(观察者网 文/胡毓靖 编辑/庄怡)这届上影节绝对是有史以来最难抢票的一届。

7月20日早上8点,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线上开票。据淘票票数据,本届上影节开票10分钟,售出10.8万张。

据疫情防控工作要求,本届影展每场上座率不得超过30%。此外,今年电影节线下票务销售通道关闭,观众只可通过淘票票App抢票观影。

票量剧减叠加渠道单一,对观众而言,今年抢票的难度更甚往年。多部热门影片场次几乎开票即“秒空”,网速波动,手指一抖,限量的观影名额就失之交臂。

对影迷而言,短促的抢票结束后,漫长的“求票”就开始了。

在线上,“求票”的影迷广泛活跃在微博#上海电影节转票#话题区、各类影展群、求票群中。不少影迷为了能看到喜欢的影片,开始自发形成互帮群组,围绕上影节电影票,逐渐形成了一个“卖方市场”,持有热门电影票的“卖方”拥有更高的话语权和议价能力。

但自治的“卖方市场”很快演变为滋生骗局的温床,目前来看,围绕出票、换票和求票已经形成多个分散的影迷群组,其中不断有影迷被骗,对于淘票票而言,平台方的介入已经不可再晚了。

一票难求的卖方市场

7月18日,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公布排片表,经过时间、车程和影片分量的权衡,并提前设置好闹钟,下载好淘票票App,提前5分钟打开页面后,影迷终于等来了20日早8点的开票。

相比漫长的功课和筹备,抢票的过程堪称短促。“不像往年有些电影开票第二天、第三天还有余票,今年抢票10分钟不到就结束了,其中真正重要的只有前面一两分钟”,影迷向向告诉观察者网小编。

最终,向向抢到了两张费里尼的《八部半(4K)》、两张《哈利·波特与火焰杯》,还有两张此前已经上映过的《降临》。“我已经很幸运了,我和我朋友一起抢的,抢两张抢到一起看,但她啥也没抢到,这样的影迷挺多的。”向向说。

对于抢票的难度,影迷则表示“今年真的是地狱级别”。一票难求的程度,由淘票票发布的数据,也可大体估算。

据淘票票公布的数据,本届上影节,开票5分钟,售出影票9.8万张;开票一小时,出票12.8万张,售罄率达到97%,由此计算,今年的总票数约为13.2万张,再根据今年最高30%的上座率计算,假定最大容纳量一定,往年的总票数约为44万张,总计票量减少了约30万。这也意味着,有30万往年能抢到票的观众,今年要么放弃观影,要么寻求其他渠道购票。

影迷大吴表示自己设好了闹钟抢票,“但想看的四五部都没有抢到”,小雨则在朋友圈表示自己发动了11个人帮忙抢票,但也有好几部热门影片没抢到。

求票无门的影迷们开始在各类影展交流群中求票。

小编所在的影展交流群中8点才过5分,就有影迷开始求票。又过了3分钟,“求票”的消息开始刷屏。

为了显示求票的诚意和竞争力,影迷开始自制文案、海报来表达自己的求票诉求。据小编观察,群内影迷往往会将电影截图/海报和自己的求票文案拼贴为一张海报,以吸引出票人的注意。

这些海报风格各异,基本可分为一五一十朴素型、低声下气卑微型、良苦用心设计派等不同类型,俨然形成了特殊的“求票文化”。

求票的人很多,但出票的却寥寥无几。部分卖家看准影迷求票心切,选择溢价出售挣一笔。在粉丝群内,抢到“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票的被戏称为“持有硬通货”,不论在哪个群都有人用好片换票。但这种热门影片基本求票者众,溢价也是常事。

“这就是一个卖方市场,只要有票,出高价的人多的是,我们价格不够就没啥话语权的”,向向表示。

闲鱼竞拍电影票,一张影票竞价至6690元

但是,也并不是所有影迷都会接受溢价的热门影片。

在小编所在的影展交流群里,多位群成员都曾明确表示不接受高价票,更不会选择黄牛的票源。

“确实有人加我说要买的我票,但我是不可能出高价卖的,大家都是影迷,我如果不去看的话会把票用正常价格出掉”,大吴向小编表示。

但也有求票心切的粉丝愿意接受高价票。在闲鱼上,有卖家询问求票的小编,多少钱会入手,没有接到回复后表示自己愿意500出手,小编以价格过高拒绝。随后一名求票者又来询问小编有没有买到票,在被告知票价过高后,求票者仍然表示有意购买,并向小编要走了卖家的联系方式。

事实上,闲鱼上的倒票卖票生意一直存在,甚至有不少卖家选择以竞拍的形式卖票,从而获取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利润。

以原价60元的今敏《红辣椒》为例,最早的出票者出价90元,出价达到1600元后,卖家在商品下方评论称票已出,但竞价者仍络绎不绝。目前,最高出价已高达6690元。

这样的竞拍在闲鱼比比皆是,热门的电影往往都以一张300元起价。

小编在闲鱼上向一位卖家表示价格太高能否议价,对方则表示拍卖价格是买家出的价,低于当前最高价格是买不到的,“毕竟想看的人太多了”,卖家说。

晒上时间场次地点明晰的电子票,标上价格,循票而来的影迷便会找上门。部分热门的影片卖家还可以发起拍卖,价低者自动淘汰,设置好拍卖时间后,和价格最高者达成交易,不费口舌、流程明了,坐收最高市场价。

因求票心切,上当受骗的影迷也不在少数。

小编所在的影展交流群中,就有多人透露已经或差点被骗。据被骗者描述,骗子在影迷分享的“魔都影迷互帮互助小程序”的共享文档中表示自己要出某热门影片的两张影票,并报价300,求票者循着小程序中的微信号找来,结果骗子给出的却是他人晒在社交网络上的影票。在求票者转账后,骗子就会立刻收账拉黑微信。

而面对这类骗术,影迷也只能自认倒霉,相互告诫。

影迷“高价跪求”,票务乱象如何治理?

对于上述乱象,淘票票工作人员向小编表示已经注意到闲鱼平台“求购”上影节电影票的需求暴增。并解释称受疫情影响,票只有往年30%,加之影迷半年未进影院,观影热情空前,市场供应明显偏紧。

此外,淘票票回应称自20日起,闲鱼已对上影节电影名录进行文本识别,并加强了人工审核力度,对于大量溢价及多张票销售的黄牛行为进行管控。对于恶意炒票者,欢迎用户举报,平台会及时处理。

但截至21日发稿,前文所述的高价竞拍电影票、用网友晒图票根行骗的现象仍然广泛存在于闲鱼、微博及广大微信群中。

此前,淘票票还曾宣称本次电影节将采用实名制购票以预防倒卖电影票。但小编多方询问闲鱼上的卖家及出票的影迷,均表示观影不需要核对身份证,二维码兑换到纸制票便可入场。

大吴表示:“今年就和往年一样啊,抢票的过程中也没有进行实名认证,抢到了就是你的票,(淘票票)也不会管你这个票是用谁的身份证买的”,“到时候去电影院,检票的人也不可能对着身份证查的”。

小编注意到,淘票票除了在登录时需要用户选择使用淘宝或支付宝账号外,并未涉及任何检测用户是否进行网络实名购票的环节。

平台监管不力,影迷内部的票务流转更多依赖于影迷自发的相互监督。

在影展交流群中,为满足影迷出票、换票、求票的需求,成员自发设计转票小程序,各类型影片的场次、影院、时间清晰明了,联系方式便捷。但也正式因为小程序文档的公开性,也致使别有用心的骗子混入其中,利用影迷求票的迫切心理行骗。

影迷自治既是无奈之举,也是一把双刃剑,黄牛炒作高价票,不仅伤了影迷的心,也让陶票票这类平台信誉蒙上了一层阴影,规范票务市场,迫在眉睫。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胡毓靖

胡毓靖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胡毓靖
专题 > 商业
商业
小编最近文章
哈啰李开逐:我们现在是行业领军者,未来一段时间也还是这样
敖厂长回归B站图什么?
浙江卫视一干部受贿,意外牵出周冬雨1.09亿片酬
外媒:TikTok近期将退出香港市场
借势高考营销,谁家文案戳中你的情怀和回忆杀?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