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从“功臣”到被“割韭菜”:餐饮商家也被美团外卖杀熟?

责任编辑:卢思叶 来源:极点商业评论      2021-01-29 16:20:05

【文|极点商业评论 刘珊珊 编辑|朱珠】

截至1月28日下午,在前日沟通一整天后,美团与重庆巫溪县100多家餐饮商家的“二选一”事件谈判,仍未得出最后结果。

1月27日,重庆巫溪县商务会议室,在当地商务会、市场监管局、工商联、巫溪网等的见证下,重庆美团、巫溪美团和当地餐饮宾馆商会(以下简称商会)、商家代表进行了整整一天的谈判。

“商家核心诉求,是要求美团外卖废除‘二选一’,降低不合理佣金。以及合同签署、商家起送门槛与活动、配送范围等方面,让商家的信息足够对称,合理利益得到保障。”1月28日,一位连日来全程参与双方沟通、谈判的第三方人士表示。

“其实所有诉求,都可以归结为两个字:公平。”上述相关人士称。

1月27日沟通1整天,仍未得出最终结果

此前,巫溪县美团“二选一”事件已在当地持续发酵数天。1月19日,当地一位与美团合作多年,对美团业务当地开拓立下“汗马功劳”的最大商家,因为再次拒绝美团“二选一”提高佣金而被平台下架,引起众多商家共同投诉;1月22日,当地100多家商家决定暂停并下架美团外卖业务;1月23日,商会发布《关于同意经营美团外卖的商家下架美团外卖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指责美团外卖存在“垄断”行为;1月24日,原定的谈判沟通,因为美团负责人缺席被迫中止。

值得注意的是,在“反垄断”风暴持续情况下,美团是否会成为下一个遭遇“反垄断”处罚对象成为外界关注焦点——2012年12月29日,因取消支付宝渠道,美团就遭到了反垄断诉讼,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立案审理。

外卖市场同样如此,由于美团掌握着绝对话语权和定价权,自2020年来多次因为“二选一”、“提高佣金”被各地餐饮商家、协会公开指责为“垄断”。那么,1年过去,众矢之的的美团外卖业务,为何仍深陷“二选一”风波,甚至“杀熟”到了多年合作的大商家身上?

多年“功臣”也被杀熟和“惩罚”

地处大巴山东段南麓的渝、陕、鄂三省市结合部的重庆巫溪县,距重庆市区426公里、距武汉595公里、距西安496公里,是重庆市最偏远的县,也是重庆市最贫困的区县之一。一直到2019年底,才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

根据当地统计局数据显示,巫溪县2019年城镇人口为19.1万人。“相比其他地区的外卖业务来说,这是一个相当小的市场,做外卖业务的大概有三四百家商户,美团又占据了大部分市场。”在当地颇有影响力的巫溪网CEO“笑灵通”对“极点商业”如此表示。

巫溪县城

这个大山深处的不大外卖市场中,做麻辣快餐的“麦香基”又是外卖业务最大的商家。100多商家联合发声,下架美团外卖业务的风波,正是从“麦香基”开始爆发。

“在巫溪快餐行业,我应该是规模最大的了,店面四五百平方米,40多位员工,每月在美团上正常有10多万营业额。”1月26日,“麦香基”吴老板对“极点商业”表示,自己也没想到,与美团的合作会是这个局面。

在他看来,虽然去年以来,各地频频爆出餐饮商家投诉美团“二选一”、提高佣金事件,但自己仍与这些遭遇有所不同。

根据吴老板的描述,一是几年前美团外卖原本在巫溪本地业务不太好,做得相当糟糕,当地代理商曾转手几次,是在自己一步步地帮助和支持下,才有了如今的市场地位。某种程度上,自己堪称美团外卖在当地发展起来的“功臣”。

二是在2020年,已强烈反对过提高佣金。“2019年,我和美团签订的佣金是15%(独家)。2020年1月底时,疫情暴发,美团在和我续签合同时,就想把佣金提高到独家18%。”吴老板称,当时是在自己和周围商家强烈反对下,才保持了原来的佣金比例。此后,尽管自己也遭遇过“平台未协商直接营销活动”,都忍受过去。

根据吴老板的说法,进入2021年1月,负责续签合同的美团当地代理商,就频频给他电话,强硬要求“二选一”的同时,佣金还提高到18%,涨了3个点。如果不签独家,那么甚至会提高到23%。

“签独家还涨3个点,这意味着,所有利润全部给外卖平台了。”吴老板称,自己就多次明确表示,拒绝签署这份合同。

更重要的是,“当初明明是对方三番五次,寻求我的帮助,美团在当地才得以迅速开拓发展。”这让吴老板感觉,自己被杀熟“割了韭菜”。

或许是感受到了他的强硬态度,以及考虑他在当地最大的业务量,当地代理商负责人给了吴老板另一种方式:“续签合同保持15%,但不能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任何其他餐饮商家,只签你一家,其他餐饮商家我去对付。”

这仍被他明确拒绝。吴老板表示,自己难以答应的原因,是因为自己业务量虽然大,但那些中小餐饮商家更难做,而且附近有数十家商家,大家都是“抱团取暖”,不忍也不能答应这个条件。

目前,麦香基已被美团下架

吴老板称,一般来说,1月是美团外卖当地代理商的合同续签时间。目前有大量的商家,仍在等待观望,并未和美团续签。不过,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拒绝后当天晚上,尚处于合同期内的店铺,已在美团外卖平台下架。

这点燃了吴老板和其他更多等待续签的外卖餐饮商家的怒火。当地人士就表示,与“麦香基”一样,很多中小餐饮商家不仅被要求商家“二选一”、提高佣金,还面临拒绝后的各种“打压”。

在巫溪网论坛上,一个人气颇高的帖子是,“我是一个单量并不大的小商家,主要依靠外卖生存。(去年)12月美团业务员找我,要涨到23个点,我不同意,说等合同到期再说。后面3-4天没接到单,直到有个老顾客打电话问是不想做生意了吗,为何设100元起送?这才发觉被动了手脚。”一位当地小商家如此表示,自己气得手脚冰凉。

这个案例得到了部分商家、当地商会、巫溪网负责人的真实性确认。

在巫溪县,这并非个案,根据多位商家的说法,有的被平台直接下架关店,或者起送门槛突然由“人均消费从22元调整为200元,相当于把商家变相移除平台”、“起送价改成500元,提点未经协商直接上涨4%”、缩小配送范围等等。

“究其原因,是在餐饮商家拒绝美团提高佣金要求后,平台给予的‘惩罚’。”一位餐饮商家说。

自动下架,仍难以得到“公平”

巫溪一位餐饮商家称,自己不愿提高佣金,与美团各类收费层出不穷有关。比如“6元钱单品,被平台私自提高到19元,并且这19元要出23%的扣点,一场活动亏上千元”。

无论是提高佣金,还是突然调整起送门槛,或者关闭下架,“对规模大的店铺来说还勉强可以支撑,但对那些中小商家来说,却无疑断了生计。”

多位餐饮商家称,这让他们意识到,不能坐以待毙。1月22日,诸多巫溪外卖餐饮商家代表,决定以自动下架的方式,抵制美团。

1天后,当地商会发布通知称,由于商会不断收到商家关于美团“二选一”的投诉,餐饮商会同意巫溪县境内的各餐饮商家,暂停并下架美团在巫溪的外卖业务。

“约有100多家餐饮商家自动下架了美团外卖业务。”当地商会一位负责人告诉“极点商业”。

实际上,鉴于美团外卖在当地占据大部分市场,对大部分商家来说并非真的想一直下架,只是想引起美团重视的无奈之举。

“我理解这些商家,现在不争取,说不定佣金会逐步提高到25%、28%。”1月26日,当地一位人大代表对“极点商业”表示,目前18%、23%的佣金,看上去与其他地方反对的扣点差不多,但问题是,巫溪是一个经济不算好的偏远山区,无论是商户自己承担,还是把扣点转嫁到消费者头上,都是难以承受之重。

“他们的诉求其实很简单,给予商家与周边外卖平台同等的正常扣点,尊重商家自主选择外卖平台权利,取消平台‘二选一’平台违法要求,未经双方协商一致不得私自修改价格、开关店、做活动。”巫溪餐饮宾馆商会一位负责人说。

不过,作为全国最大的外卖平台,这些商家想从美团得到沟通诉求,并不容易。

按照商会“通知”,原本定于1月24日15:00,在第三方协调下,商会负责人、商家代表与美团当地相关负责人要进行谈判,但在所有人都已到场情况下,当天美团负责人缺席。

这让所有参会者感觉到,美团当地负责人缺乏诚意,并不想沟通。“美团作为全国最大的外卖平台,哪怕失去巫溪这一个小县城的业务,也不会掀起任何浪花。”一位参会人士说。

此后,直到在当地市场监管局、商务委、工商联的协调下,才有了1月27日的整天沟通谈判。

与此同时,一些未被下架或未自发下架的商家,却发现自己店铺佣金已被悄然提高扣点。

“原定佣金为19%,与美团的合约3月7日到期,1月23日就把佣金私自涨了,没人知会我一声。”1月25日,一位商家在“巫溪网”发帖表示,并晒出了佣金前后的对比图:一份18元的快餐,原本给美团平台的服务费未3.6元,现在却涨到了4.37元。

上述商家表示,合同期内服务费已涨价

在当地商家看来,他们都交了“500元的履约保证金”,既是对商家的约束,同时也是合同期内“平台不会私自调整佣金、配送门槛、发起活动”的保障。

“从合同法来说,平台私自调整佣金、配送门槛、发起活动,是违规的。”上述全程参与双方沟通的第三方人士表示,问题是这些商家老板,可能从未注意合同的具体内容,因此难以判断是否如当地对接业务人员所说,平台有权利在合同期内私自修改。

“没有纸质合同,都是在手机里的电子合同,密密麻麻太多页,具体细则我们其实根本不清楚。”吴老板称,在他周围,甚至还有商家是由美团业务员代签的案例。

在巫溪网CEO“笑灵通”看来,“纸质合同”还是“电子合同”都无关紧要,因为都有法律效力,关键是要信息足够对称,“主要是明确合作确认形式和具体内容。要让这些商家看得懂,有能力保障自己的核心利益。”

1月27日的谈判沟通中,就提到了合同问题,比如商家就提出,由于电子合同内容多,出现业务员说法与最终内容不一致的情况。要建立每个商家对接服务群,把合同涉及收益的核心内容明确到服务群,商家确认。“也包括营销活动的确认”。

在多位商家看来,这就是他们想要的“公平与共生”。不过,直到1月28日下午,美团方面仍未给出最终答复,而“麦香基”这个十天前还是当地最大外卖业务量的快餐店,在被下架后,仍无法从美团外卖和大众点评APP上搜到。

1年后,为何仍难逃“垄断”质疑

未来如何,是自建流量渠道,接入其他第三方平台,还是与美团和解?这些餐饮商家仍是迷茫。

根据“极点商业”多方确认了解,商家目前明确的“收获”是,在1月27日的谈判中,当地美团代理商负责人表示,“单价22元突然调整起送门槛为500元”等行为,是地推业务员私自行为,就连代理商股东、管理层也并不清楚,为此已开除5名业务员。

如果这个说法属实,那么是否说明,美团总部对这些乱象并不知情?

此前,美团被各地餐饮企业群起而攻之的涨佣,几乎都是通过代理商来执行。不过在多位商家、商会负责人、第三方人士看来,无论如何,在当前“反垄断”大背景下,美团官方都难逃“管理失职”责任。

“因为很简单,一位地推业务员,有权利在后台私自修改餐饮商家起送门槛、店铺下架吗?”上述第三方人士说。

“从目前情况来看,这种做法某种程度上,和垄断行为没什么区别。”当地多位商家与第三方人士均认为,其根本原因,还是市场缺乏竞争所导致。

2020年11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拟将“二选一”定义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构成限定交易行为。我国反垄断法第六条规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不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

一位当地人士称,在美团进入之前,当地有其他本地外卖平台以及饿了么,抽佣不超过15%。但在美团进入后,凭借各种粗暴的营销活动,迅速占领大部分市场。

对美团而言,这并非第一次因为“二选一”、提高佣金而深陷质疑漩涡。2020年2月以来,就有四川南充、广东、重庆、河北等多个省市餐饮协会,致信控诉美团已达到《反垄断法》规定的市场支配地位,背后诉求一致,即降低佣金和取消独家合作。

去年12月,一篇《我被美团会员割了韭菜》的自媒体文章,也将美团推上风口浪尖,被怀疑美团利用大数据杀熟。“同一个时间,同一份外卖,同一个配送地址。开通美团外卖后,外卖配送费却比非会员还要贵。”

不过,即便饱受用户、商家和骑手的诟病,这些质疑也并非某些地区的个例,甚至是普遍现象。但至今为止,美团并未就各地商家的共同诉求,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相关说明和调整。

与此同时,美团股价却连续创造历史新高。1月19日收盘,其股价报340港元,市值首次突破2万亿港元大关。

支撑高股价的,虽然有酒旅、餐饮SaaS、共享单车、充电宝,乃至近期冲到市场第一的社区团购业务的功劳,但主要仍是占据绝对话语权的外卖业务。因此,美团外卖是否会成为下一个遭遇处罚的“反垄断”对象,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

此前有观察人士表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这个调查取证不容易,特别是对“滥用”的定性。不过,从各地餐饮商家的投诉,以及巫溪县餐饮宾馆商会最新声明来看,却明确表示美团有“垄断”行为,已违反了《反垄断法》第六条规定。

那么,1年过后,仍深陷“二选一”风波的美团外卖,是否会成为下一个遭遇处罚的反垄断对象?

谁也难以预料。不过,对美团外卖来说,其潜在风险不仅如此,还有在频频质疑之下,外卖这个基本盘,可能已经不太牢靠。

“美团平台上的商家越卖越亏,不得不自动下架;外卖骑手收入增长停滞,越来越难赚钱;消费者也发现手中的外卖,越来越贵。”一位观察人士就说,即便资本市场如何助推,美团股价如何涨高,这些潜在风险,才是决定美团外卖未来走向的关键因素。

分享到
专题 > 大公司
大公司
小编最近文章
关爱骑手还是绑架消费者?饿了么新规翻车
美的遭两笔巨额减持,董事长首次套现逾13亿元
京东方2个交易日迅速完成19.99亿元回购
国务院:芯片自给率未来5年要达70%,去年仅为30%
三大运营商半年报:平均日赚4亿,5G用户量破亿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