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全球视野·中国关怀

“宁波首富”梦碎,银亿股份即将执行重组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6-04 20:27

(文/张志峰 编辑/马媛媛)以房地产起家,到晋升为宁波本土知名大型房企,银亿用了二十余年时间;从跨界汽车制造到申请破产重整,银亿花了三年;如今重组计划制定了两年,终于要进入执行阶段。

6月2日,*ST银亿公告称,法院已裁定银亿股份终止重整程序,进入重整计划执行阶段。根据《企业破产法》的相关规定,若重整计划执行期间,如公司不能执行或者不执行重整计划的,公司将被法院宣告破产清算。

可以想见的是,此次重整计划无论能否顺利执行,银亿都恐怕不复当初,连带着集团创立者熊续强的“宁波首富”之名也将成为过去。

简而言之,该重整计划就是增资扩股,不断地扩大公司股本用于支付此前的战占用资金、业绩承诺以及债务。

整个计划的关键是引入了一位第三方重组投资人为集团和上市公司纾困解囊,这位白衣骑士的闯入并非无欲无求,熊续强付出的代价是银亿股份大股东的位置。

在相关股权转增完成后,曾经的控股股东熊续银及一致行动人将持有28.65%的上市公司股份,而重整投资人将持有29.89%的股份,剩余其他股东持有约25.98%的股份,债权人持有15.5%的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白衣骑士也是宁波本土资本,为嘉兴梓禾瑾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实控人名为叶骥,持股约89.7%,隶属于宁波市产城生态建设集团。在此之前可谓名不见经传,过往投资案例与经营状况并不突出,此次为盘活银亿股份的债务链与日常经营生产,竟一口气投资总报价32亿元。

因此,有传言称其背后是宁波国资,但并未被证实。另一种说法则是,这一动作可能来自浙商郭广昌授意,因为宁波市产城生态建设集团就有复星系持股5%。

不过一切都只是猜测,甚至能否顺利执行该重整方案都是未知之数。

下面本文来复盘一下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熊续强与银亿股份,短短二十余年间从白手起家,到登顶“宁波首富”,再到后来大厦一朝倾覆,究竟发生了什么?

下海卖房成“宁波首富”

从杭州化工学校毕业后,熊续强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家市级机关。

上世纪90年代初,宁波开始展开国有企业减亏、扭亏的工作,熊续强被任命为宁波罐头食品厂的一把手。

当时,宁波罐头厂亏损严重,一年亏损额达两三千万元,陷入了资不抵债的境地。而在熊续强上任一年后,这家老牌国企就创造了“500万元的利润、出口创汇1000万美元”的成绩,当时宁波的外贸经济尚未起飞,罐头厂的创汇额占全市创汇总额1/5左右。

不过,熊续强的野心并不在此。在中国城镇化刚起步的1994年,38岁的熊续强选择告别体制,下海经商。

彼时,熊续强敏锐地捕捉到了房地产发展大趋势,组建了银亿集团。1998年,在福利分房制度取消之前,银亿接手了宁波众多“烂尾楼”,并进行改造。在房地产发展的黄金时代,熊旭强带领银亿踏上了高速车道,成为宁波当地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商。

2012年4月,银亿集团借壳“ST兰光”成功上市,股票简称定为“银亿股份”,房地产开发与经营成为公司主营业务。

尝到资本甜头之后的熊续强开始大手笔投资上市公司。2014年,熊续强斥资3.5亿元入主“徐翔概念股”之一的康强电子;2016年4月,熊续强再耗资8.4亿元获得广西ST河化29.59%股权,晋升为实控人。

彼时,坐拥3家A股上市的熊续强十分得意。在2018年的胡润中国百富榜上,熊续强以295亿元的身价排名第95位,被称为“宁波首富”。

牺牲地产跨界造车

以房地产起家,晋升宁波本土知名大型房企,银亿用了二十余年时间,而从跨界汽车制造到申请破产重整,银亿却只花了三年。

事实证明,步子太大,容易扯着**。

2016年,熊续强开启转型之路,将以房地产为单一主业的上市公司银亿股份转型为“房地产+高端制造”双主业的综合性公司。

当年,银亿集团一口气花了120亿元收购了三家行业领先地位的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并将其中两家注入银亿股份。

造车计划的实施速度的确惊人。银亿股份的财报显示,2016年,来自汽车零部件的营收就已超过总营收的30%;到了2017年,汽车业务营收甚至超过了房地产业务,占据总营收的60%左右。

熊续强曾谈到:“以前,很多宁波人住的是银亿建的房子。而以后,银亿的产品有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宁波人开的汽车里面。”他认为汽车市场正在发生变化,轻量化、智能化和电动化将成为主流,无论如何要抓住这一趋势。

不过,伴随着集团造车业务一同飞速增长的,是巨额的资金需求。

一方面,银亿股份选择牺牲当时已颇具规模的房地产业务,毅然将大量资金注入造车业务之中;另一方面,熊续强开始大幅举债并质押大股东股权来填充其造车梦。

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银亿股份前十大股东中,宁波圣洲投资有限公司、银亿控股、熊基凯、西藏银亿投资为一致行动人,共持有银亿股份71.87%的股权,合计质押率高达98%。

同年4月30日,银亿股份发布《关于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资金占用触发其他风险警示情形暨公司股票停牌的提示性公告》。5月6日,公司开市起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也正式由“银亿股份”变更为“ST银亿”。

此外,银亿股份披露了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资金占用的情况。多项关联交易显示,全资子公司宁波银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未经过内部审批决策程序的情况下支付数十亿收购款。截至披露日,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资金占用累计余额约为22.47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14.91%。

据了解,银亿股份及其关联方偿还的占用资金都相继转入了银亿集团汽车产业的比利时邦奇集团。

如今,在政策与资本共同的推动下,蔚来、小鹏、理想在新能源汽车的风口中飞上了天,熊续强或许会感叹“造车不逢时”。

400亿市值烟消云散

据2018年11月银亿股份发布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修订稿)》,截至2018年3月,银亿控股总资产为578.15亿元,总负债428.7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4.16%。

财经评论员严跃进分析认为,这一负债率本身对于房地产企业而言并不算高,但银亿股份早已不能称之为房地产企业了。对于规模本就不大的企业来说,地产业务要想存活,资金链本就紧张,更遑论同时兼顾汽车类的重资产投资,因此银亿股份深陷债务困境并不意外。

严跃进指出,其他想要转型的房企都是一步步慢慢来,通过“卖子输血”,来保障自身财务健康;而银亿股份因为跨界造车的步子太大,当巨额债务压身之时,仅剩的房地产项目已显然已供不上“血”了。

事实上,早在银亿股份开始造车之初,资本市场对此就不甚看好。

纵观企业上市以来的股价变动,原本始终不断攀升的股价也最终止步在2016年8月,最高点达到12.93元,此后便再也止不住下跌的颓势。

时至2018年5月,银亿股份的债务危机陡然爆发,股价从当时的10.3元一路暴跌至2019年6申请破产重组时的1.72元,整体跌幅高达84%,市值蒸发逾400亿元。

近日,或许受到即将执行重组计划的激励,心灰意冷多时的股市略有反弹,报价2元左右。

2020年年报显示,*ST银亿的营收比例中房产销售与汽车零部件已基本持平,而企业主营业务类别早已调整为后者。

或许在新能源之风大起的当下,以汽车零部件为主业的*ST银亿仍有不少可以挖掘的价值,但恐怕早已不再是熊续强的舞台。

责任编辑:张志峰
银亿股份 破产重组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中国房市

IMF:密切关注恒大问题,相信中国有能力解决

2021年09月22日

易居周忻:战术上要重视,战略上要自信

2021年09月22日

小编最近文章

07月30日 18:51

杭州第二批集中供地来袭,首推“竞品质+现房销售”试点

06月09日 19:50

长春房管局发文禁止返本销售,网友:不让降价?专家:风险很大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立陶宛政府煽动民众抵制中国手机

中国不再新建境外煤电,外媒:印度、土耳其将进退两难

“这不符合‘美国精神’”

人工关节,中美之间的一个好故事

习近平:中国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

哈尔滨新增3例确诊,国家卫健委已派出工作组

遭盟友“背后捅刀”,法国或“重审对华关系”

“拜登眼下最大难题:证明自己不是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