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全球视野·中国关怀

作业帮否认“大裁员”,强监管来临在线教育资本退潮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6-08 19:12

观察者网讯(文/卢思叶 编辑/庄怡)从千亿风口跌落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在线教育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6月7日晚间,中概教育股再次集体下挫,期间好未来跌幅一度超过13%,新东方跌超10%,高途跌超9%,51Talk跌超2%,四只股票今年内跌幅均超过55%。

股价动荡可能与当日的消息有关。有媒体报道称,作业帮于当日开启大裁员,正在按照部门进行面谈,“有的部门几乎一个人不留。”虽然作业帮否认裁员,并称在进行业务调整,包括正常的人员优化和流动。

然而,“优化”的说法不足以掩盖在线教育行业裁员潮来临的恐慌,近期,猿辅导、高途、作业帮等头部机构均被传出将大量裁员、暂停招聘。教培行业监管风暴来袭后,危机笼罩着行业,曾经野蛮生长的在线教育迎来变局。

严整学前校外培训、虚假宣传、预收费

空前严格的监管,是整个行业急转直下的直接原因。今年3月以来,多项对教培行业的监管规定出台,数家教培机构被罚,行业闻风而动。监管首先指向三个问题:学前教育、广告宣传、预付费模式。

针对启蒙阶段的校外培训监管是最先落地的,4月9日,教育部指出将持续加大对校外培训机构、小学、幼儿园违反教育规律行为的治理力度,开展专项治理。落实国家有关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前儿童违规进行培训。

此前,市场上有诸多面向启蒙阶段3-6岁儿童的产品,字节跳动的“瓜瓜龙”、作业帮的“鸭鸭”,高途旗下的“小早启蒙”、好未来的“小猴AI课等都是其公司内部的重点业务,被看作是继K12后最优质的细分赛道。

而今年4月,学而思网校、高途课堂、猿辅导等先后下架学前年龄段课程,多家少儿启蒙AI课也为了规避监管风险更名。

火花思维旗下“小火花AI课”更名为“小火花启蒙”,“斑马AI课”改为“斑马”,“小猴AI课”更名为“小猴启蒙”......各家在去掉“AI课”概念的同时,强调增加素质教育的内容,降低“学科培训”的风险。

更加明确的规定是6月1日起开始实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其中明确规定:幼儿园、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5月27日,高途集团创始人、CEO陈向东在内部会议讲话中“请所有员工一起读一遍这条法规”。

陈向东称:“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最新一轮的宣贯,我们才猛然醒悟,原来我们今天做的事实际上是法律层面禁止的事。”会议上,陈向东称宣布,公司不再对3至6岁的孩子营销、售卖或者交付语文、数学和英语产品,高途旗下的小早启蒙业务被完全停止。

6月7日,作业帮也传出低幼业务线撤裁的消息,旗下多个业务产品已全面停止低价促销课和转发赠礼活动。而“鸭鸭AI课”是作业帮今年1月才推出的业务,面向2-8岁儿童提供“英语”、“语文”和“思维”等启蒙课程。

第二个监管重点是广告投放和虚假宣传。今年一季度之前,线上线下全场景的广告投放曾是在线教育机构开辟市场的先锋军,是各家争夺市场的主要获客渠道,其中虚构价格、夸大效果等乱象频出。


在线教育广告

4 月中旬,中国广告协会强调要遵守《K12 在线教育行业自律公约》,广告宣传不含虚假内容,不承诺教育、培训效果等,也不允许让演员扮演教师,广告中不允许出现 “名师”“一线老师”“成绩明显提升” 等表述。5月19日,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教育培训行业广告发布重点内容提示书》对教培行业的广告进行了详细的要求。

6月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上海市市场监管局、广东省市场监管局先后对新东方、学而思、精锐教育、掌门1对1等超20家教育机构做出处罚,剑指行业虚假宣传、夸大诱导、价格欺诈乱象。

处罚的典型中案例中,新东方“名师风采”栏103名教师中,76名教师的实际教龄与宣传不符,虚假宣传比例达到73.8%;掌门1对1标示的“限时0元领”等相关课程均未以标示的原价或划线价进行过交易。

先前5月10日,在线教育的两家头部机构作业帮和猿辅导同样因为虚假宣传和诱骗消费被警告和处2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

此外,教育培训收费也被明确提出监管。由于教育行业预收费的商业模式,退费难、教培机构爆雷跑路等问题一直是教育培训消费的主要问题,2020年所有教育培训消费负面舆情中,退费困难舆情信息数量占比接近六成。观察者网也曾报道,不少消费者校外教育培训时面临退费难、霸王条款的问题。

对此,5月21日,北京市四部门发布了关于了《北京市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管理办法(试行)》,其中明确规定,机构预收学员培训费的须采用银行存管模式开展资金监管,机构应将必要的交易信息提供至存管银行。

办法规定,按培训周期收费的,不得一次性收取或变相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按课时收费的,每科不得一次性收取或变相收取超过60课时的费用。这条政策直指教培行业预收费的商业模式,全国各地区监管部门也发布相关政策,对预付学费进行监管,防范培训机构“卷款跑路”。

停止广告投放,行业裁员大序幕拉开

监管风暴下,在线教育公司开始收紧业务,减少广告投放。陈向东在高途财报会议中提到,公司从3月份开始逐渐减少信息流投入,目前已全面停止信息流投放获客。

其他机构的广告投放也在减少,曾经铺满地铁站的广告已经悄然撤下,去年这个时候正是在线教育机构投入百万,暑期获客大战的黄金时刻。

2020年电梯LCD刊例投放前10位的品牌中,猿辅导与旗下的斑马AI课分别占据第3位、第1位。而据CTR 数据,2021年2月电梯LCD广告投放前十大客户已经没有在线教育企业,在线教育整体占比降低。

据晚点lastpost报道,多位接近字节跳动人士表示,2020年字节广告收入前三名分别是电商、游戏和教育,其中教育为字节带来了100亿元左右的广告收入,原本今年计划收入翻倍,但考虑到面向中小学教育产品的政策风险,可能会下调预期目标。

业务和广告收紧后,裁员自然来临。今年春招时,在线教育企业还在争抢人才资源,作业帮推出了“百万名师计划”,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2月底宣布,将于未来4个月内招聘一万人。而现在,猿辅导、作业帮、好未来裁员和停止招聘的话题在脉脉、微博等社交平台上时常员工出来爆料和讨论。

不久前,高途、作业帮、猿辅导等多家在线教育公司被曝缩减应届生招聘规模,大量已收到录取通知的应届毕业生被在线教育公司毁约。在社交平台上,不少毕业生表示已经做好入职体检、租好房子,却被通知无法入职或者延迟入职,也有已经接到offer的人临时受到人事的电话被通知暂不安排入职。

“由于3—6岁的业务我们不做了,所以如果伙伴还是想做3—6岁的话,我觉得只能是选择离开了。”5月27日,陈向东在内部讲话中这样说道。裁撤小早业务意味着,高途启蒙团队超过1000人需要转岗或离职。

有小早启蒙项目中被裁的员工向媒体表示,内部活水合适的岗位很少,大多只能重新找工作。在上千名小早员工中,80% 左右的员工将被裁员或者内部转岗,公司范围内的裁员比例将在 20% 左右,重点是行政、人力、中台等职能部门。

据刺猬公社报道,有作业帮员工透露,“作业帮的体验课被砍了,‘0元课转正’团队内部,端外流量组(投放组)、大班课师资培训两个团被一锅端。”有员工表示,公司裁员很严重,尤其是辅导老师团体,大多以业绩不达标为由被裁撤。

成人教育品牌“粉笔教育”大规模裁员的消息也在近日传出,全国性裁员可能超过7000人,值得注意的是,粉笔教育在今年2月才宣布获得3.9亿元A轮融资,IDG资本、挚信资本领投、CPE、德弘资本等为其投资方。

据招聘平台拉勾数据研究院数据显示,在线教育行业在今年的2月及5月,人才需求呈现断崖式的下跌。2021年5月,在线教育行业人才的月度人均登陆频次高达81次,是互联网行业的1.7倍,”可快速到岗”的用户比例高达98.1%,比去年同期增长24.9%。

上市暂停,资本逃离

2020年是在线教育的高光之年,在线教育领域的融资总额达到了历史高位,超过539.3亿元,同比增长267.37%。这一数字比2016年到2019年四年的融资总额都要多,甚至超过这个行业此前10年的融资总和。

而短短几个月,在线教育行业已是冰火两重天,6月7日晚间,中概在线教育股集体崩盘,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

今年3月至今,新东方在线、51talk等股价已经腰斩,今年跌幅最大的为高途,达到近75%,而较1月底高位累计跌91%。在2020年第三季度建仓髙途的老虎环球基金,彼时买入了302.08万股,2021年第一季度全数清仓。

高途近半年的股价变动

据最新披露的持仓报告,高瓴资本在2021年第一季度大手笔减持教育中概股,并彻底清仓了405万股好未来股份;景林资产也在2021年第一季度大幅减持好未来,卖出257.06万股,占所持股数的77.61%。

资本撤退已经表现了对行业悲观的情绪。据全天候科技,一位投资了在线教育企业的投资机构人员透露,即便当前依然对外宣称“相信资本的力量”,“实际上我们的态度是钱打水漂了。”

据36氪报道,多位投资人重申了“暂时要规避这个行业,这次比较不一样”。另一位知名投资人更是直接放弃了已准备投资的教育项目,该项目营收超过10亿。

计划上市的在线教育公司步伐放缓,在5月20日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的“掌门1对1”IPO认购并不理想,其给潜在投资方的认购价格要远低于其上一轮私募融资时的估值,大约只有上轮估值的7成。

早前被传出最快可能在下半年IPO的作业帮已经暂缓了上市工作,据晚点lastpost报道,行业变动直接影响了作业帮 2021年中登陆美股的计划,作业帮首席财务官在 4 月到岗,招股书都已经撰写完毕,估值超过 110 亿美元。而5月26日,作业帮对于上市的回应称,公司没有明确上市计划,IPO没有时间表。

5月21日,被看作最严格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双减”意见)审议通过,会议强调,要全面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坚持从严治理,对存在不符合资质、管理混乱、借机敛财、虚假宣传、与学校勾连谋利等问题的机构,要严肃查处。

目前,部分监管的界线还未明确,但可以肯定的是,教育行业未来的监管会逐渐深入,线上到线下,学龄前到中小学的教育培训都将被进一步规范整治。

今年,“鸡娃”成为教育行业的热词,有观点认为,正是因为在线教育行业的野蛮生长,导致诸如诱导家长贷款买课、话术渲染焦虑虑等一系列乱象,所以引发了更为严格的监管,但监管也只是提前刺破了在线教育行业的泡沫而已。

华创证券指出,针对K12课外辅导的监管是2018年以来政策的延续。教育部自2018年以来一直在坚定的推进高考制度的改革,破除K12教育中唯分数论思想,促进青少年身心健康全面发展。因此,对于K12阶段课外辅导机构,特别是学科类课外辅导机构的规范化管理将是常态化的。

在此背景下,华创证券预计,在线教育机构过去两年通过高成本营销获客来换取规模增长的思路将逐渐转化,在线教育机构将从互联网逻辑回归到教育逻辑。

(作者 卢思叶,关注零售、教育、消费、本地生活等领域,交流爆料欢迎联系:lusiye@guancha.cn)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卢思叶
在线教育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商业

彭博:阿里“淘菜菜”让社区电商更稳健、更精细

2021年09月18日

旅游观念变了:走马观花越来越少,年轻人更偏爱夜游

2021年09月17日

小编最近文章

09月09日 13:17

关爱骑手还是绑架消费者?饿了么新规翻车

09月06日 17:41

美的遭两笔巨额减持,董事长首次套现逾13亿元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拜登眼下最大难题:证明自己不是特朗普”

俄使馆嘲讽法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被召回的法国驻美大使:这事很严重

“拜登眼下最大难题:证明自己不是特朗普”

CNN追问“中国是否渔翁得利”,欧盟高官这么回

用时约6.5小时,天舟三号“送货”上天

全国疫情防控经验研讨会:实事求是学习上海等地经验

“太空快递”再出发!天舟三号货运飞船发射圆满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