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玩,陪的真的只是玩?

来源:观察者网

2021-10-11 17:53

(文/果其然 编辑/颜文清)9月10日,“比心APP被下架”的消息,冲上了微博热搜。

其下架原因在于,比心APP存在多个账号利用低俗、软色情信息诱导未成年人参与陪玩、诱导玩家用户下单等等问题。上海网信办和公安部门针对媒体曝光问题进行巡查,发现比心APP中的陪玩业务中的确存在严重隐患。根据有关部门部署,比心APP已被国内主要应用商店下架。这意味着,比心APP其“陪玩”的功能,将被永久性关闭。

陪玩的市场

有观点认为,“陪玩”功能的全面禁止,是继“双减双打三提倡”之后的又一记重拳,其意义仍是防止未成年人沉迷游戏,即政策的延续性使然。但和先前诸多政策的不同点在于,“陪玩”功能属于间接提供的附加内容,并非游戏功能本身,于是针对“陪玩”所采取的禁止政策,同样并非针对游戏主体,而是由游戏衍生出的增值服务。

即使禁止“陪玩”的政策同样具有保护未成年人的目的,但其范围和影响,明显要比“双减双打三提倡”更为宽广和深刻。

宽广和深刻的政策作用,来自“陪玩”自身异常火爆的市场态势。根据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游戏陪玩行业市场深度调研及投资战略分析报告》,2017年,我国游戏陪玩市场规模为1.82亿元;2018年增长至4.0亿元,预计到2026年将达到110.1亿元。

与该报告的预测相一致,2018年,陪玩平台“暴鸡电竞”完成了1500万美元的A+融资;比心APP则完成了由IDG领投的价值数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可以说经过短短10年的发展,“陪玩”已经成为国内游戏产业的另一“点金术”,有关其业务的经营逻辑,也被无数业内人士和有关专家不断进行研究。

陪玩的经营逻辑

研究的结果,是目前的“陪玩”早就今非昔比,其先前的“利用高效的游戏内收益,不断提高用户的付费愿望和相关广告收入”的经营逻辑,早已发生了质的变化。

从“陪玩”的发展历史考量,其类型大致分为三种形态。一是工会陪玩,即利用游戏内玩家自行组织的各类工会,对工会人员提供指导类型的“陪玩”,目的是同时快速提高需求人员的游戏水平和排位名次。该类“陪玩”随着语音服务的便利而火爆,也随着工会内部无具体、公平的收费标准而衰落,目前工会类陪玩已转入网络服务形式的淘宝商店,其“陪玩”的经营形态业已不是行业主流;

二是平台陪玩,即通过特定平台的服务,提供游戏的陪练,该陪玩的收费固定,目的和第一类类似,旨在迅速提高陪玩对象在游戏内的地位,即通俗的“帮上分”;

第三种则是线下陪玩,这类陪玩以网吧为依托,提供相应的陪玩服务,该种陪玩和游戏内容无直接关系,仅是提供“线下陪伴”的形式,无提高游戏水平的目的。

很显然,火爆的陪玩类APP的经营逻辑,与以上三种陪玩形态迥然:其陪玩人员的“上分”水平既没第一、二类专业,其依托的也并非实体类的网吧。

从产品逻辑来看,陪玩类APP所营造的,是“线上到线下”的过程,即通过线上的游戏将陪玩的需求转移到线下。其提供服务,自然也不是“上分”那么单纯,从被约谈的内容就可以看出,其提供的,是低俗内容,以及非法的色情交易。

更为鲜明的例子,来自这类陪玩APP中,想要提供单纯、合法陪玩的用户,她们一般会在昵称和主页中加入“只接绿色”、“不污”等等词语表明自己的服务性质,即自己只接正常的陪玩单,而不是所谓的“特殊单”。

因此陪玩类APP的火爆,其实和游戏的直接关系气若游丝,唯一有联系的,是利用游戏的社交功能从事线下的非法活动,这就好比提供黑舞厅服务根本目的,绝不是为了跳舞;色情卡拉ok提供的服务,也不是为了获得歌唱带来的快乐。

遵循这一逻辑,曾经火爆的“陪玩”,仅是将游戏仅仅充当一般媒介物。久而久之,“陪玩”原本单纯的来自游戏本身的快乐概念,也被这类陪玩类APP涂抹地面目全非。而其构成身心伤害的对象,也不只是未成年人,还有成年人游戏玩家,其最终伤害的,还有整个互联网环境以及国产游戏业。

曾经陪玩App中的内容截图

背后的原因

为何原本单纯、健康的种子,会结出复杂、灰色的果实?

从资本角度出发,健康的游戏行业发展,资本应起到注入活力、提高竞争力的作用,但在无序的、不健康的竞争环境下,资本的逐利性被迅速激发出来,最终会凌驾于健康发展、有序进步的基础之上,成为非法交易的背书,恶性竞争的保证;

而从技术角度出发,游戏本身应是技术至上、创新先行,但在盲目圈钱的思维指导下,技术和创新必定被严重边缘化,从而从事邪门歪道,促使非法、灰色的经营逻辑成为产业链的底层逻辑。

这两点,皆是急功近利的经营心态使然,在这种心态指引之下,游戏的精神属性早已被忽略无视,却而代之的是游戏的产品属性、社交属性,在这样的经营逻辑里,游戏正向的功能和意义早已消失殆尽,游戏成了平面的、枯燥的不健康社交的媒介物,游戏本身的哲学也遭到了最大程度的背叛。

漫长的道路

于是此次“全面禁止陪玩功能”的政策,大快人心的同时,对游戏行业的健康发展,同样也是利好的信息。但仅仅依靠被动的政策指引,根本无法完全发挥出积极进步的全部作用。换句话说,急功近利的行业心态不改变,良性健康的实质就无从谈起,正如在政策层面全面禁止陪玩功能之后,所谓陪玩的“网红”们则纷纷准备转入视频直播、以及电竞直播的相关业务之中。

由此看来,无论是国产游戏业还是整个互联网产业,尚有巨大的上升空间,仍有漫长的道路需要走过。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颜文清
游戏 电子游戏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电子游戏

《永劫无间》卖了600万份后,我们能讨论买断制了吗?

2021年11月23日

在普遍加班的游戏业,有公司开始尝试4天工作制

2021年11月11日

小编最近文章

10月11日 17:53

陪玩,陪的真的只是玩?

09月28日 11:08

疫情之下,中型游戏正在找回自己的道路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周焯华被指投资爱国电影洗钱,博纳影业回应

英媒称美英等7国暗助台军“自造潜艇”,可“重创”解放军

“从中国回流本土成本太高,没法在美国组装iPhone”

现有疫苗对抗新变种效果不佳?道指盘前“腿一软”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

八部门:督促网约车平台设定抽成比例上限,公开发布

520亿芯片法案搁浅,美议员急了:得“教训”中国

南开专家团队发现:奥密克戎传染力比德尔塔增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