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大鳄刘益谦操盘背后,“布洛芬”能缓解亨迪药业的“依赖症”吗?

来源:观察者网

2021-12-24 22:45

(文/观察者网 李鹏涛 编辑/马媛媛)湖北亨迪药业作为国内两大最主要的布洛芬生产商之一,已于今年12月22日成功上市,其背后实控人是上海滩富豪刘益谦。

资料显示,初中未毕业的刘益谦在中国资本市场颇具传奇色彩,享有“资本猎豹”“股市大鳄”“法人股大王”和收藏家等多个称号,其资本版图涉及实业、保险、证券等诸多领域。

亨迪药业上市当日,其股价大涨44.65%,次日又涨12.81%;但截至12月24日收盘,该公司股价却“意外”下跌11.05%,总市值89.88亿元。

经观察者网梳理发现,与亨迪药业股价一同下滑的还有业绩。该公司预计2021年营收同比下滑5.55%至8.93%,净利润同比下滑16.7%至22.65%。

此外,亨迪药业还存在产品营收结构单一、境外销售占比较高、研发费用率较同行均值相差近3个百分点等状况。

另值得关注的是,由于原材料集中等原因,亨迪药业对印度的依赖较多,其主要的销售和采购均在印度,可能会受到该国进出口贸易政策、疫情和中印边境摩擦等诸多不稳定因素的影响。

业绩风险显现、预计今年净利降23%

亨迪药业成立于1995年,主要从事化学原料药及制剂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资料显示,该公司的主要产品为非甾体抗炎类原料药布洛芬和右旋布洛芬,心血管类原料药托拉塞米和米力农,抗肿瘤类原料药醋酸阿比特龙、磷酸氟达拉滨和盐酸格拉司琼。

2018年至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亨迪药业分别实现营收5.17亿元、6.6亿元、5.93亿元和2.77亿元;归母净利润4773.54万元、1亿元、1.68亿元和3799.76万元。

从主营业务收入构成来看,亨迪药业主要营收来自原料药和制剂。

上述同期,该公司原料药业务分别营收4.38亿元、5.82亿元、5.48亿元和2.48亿元,分别占总营收的84.78%、88.37%、92.52%和89.87%;制剂业务分别营收7870.68万元、7656.32万元、4429.37万元和2800.83万元,分别占总营收的15.22%、11.63%、7.48%和10.13%。

在亨迪药业营收占比最高的原料药业务中,非甾体抗炎类原料药(布洛芬和右旋布洛芬产品)在2018年至2020年的销售收入分别为4.06亿元、5.28亿元和5.02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78.52%、80.22%和 84.76%。

非甾体抗炎类原料药(布洛芬和右旋布洛芬产品)虽然呈现逐年增长的趋势,但仍然存在主要产品相对集中的风险。

亨迪药业曾在招股书中坦言,若该公司主要产品布洛芬原料药因市场供给增加,导致布洛芬原料药市场价格发生较大不利变化,将对该公司营业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事实上,亨迪药业产品相对集中的风险已经开始显露。该公司的营收和净利润自2019年达到高点之后就呈下滑趋势。

经亨迪药业测算,2021年营入约为5.4亿元至5.6亿元,同比2020 年度下降约5.55%至8.93%,同比2019年度下降约15.15%至18.18%;净利润约1.3亿元至1.4亿元,同比2020年度下降约16.7%至22.65%,同比2019年度下降约24.17%至 29.59%。

亨迪药业对此解释道,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主要是随着竞争对手巴斯夫的复产,导致布洛芬原料药产品的市场竞争加剧,进而对该公司的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招股书显示,布洛芬原料药价格走势经历了一个涨跌周期。2018年6月起,主要供应商巴斯夫出现间歇性停产,布洛芬原料药国际市场出现一定供给短缺,导致售价涨至13.42万元/吨。

2019年下半年起,巴斯夫已逐步排除技术故障并开始复产,恢复对全球客户的报价和生产供应,导致布洛芬原料药销售价格有所下滑,由2019年的13.42万元/吨下降至12.08万元/吨,再下降至2021年上半年的9.73万元/吨。

据亨迪药业测算,假如布洛芬原料药单价在2020年的基础上最低下降30%,该公司销量不变的情况下,利润规模将较2020年减少一半以上。

市占率仅37%、研发投入倒数第一

布洛芬作为全球范围内最常用的解热阵痛抗炎药物之一,和阿司匹林、扑热息痛、安乃近并列为解热镇痛四大支柱产品。

目前,亨迪药业是全球六大最主要的布洛芬原料药供应商之一,竞争对手包括新华制药、美国圣莱科特、德国巴斯夫、印度SOLARA和印度IOL等。

在产能方面,亨迪药业布洛芬原料药的年产能为3500吨,低于新华制药年产能8000吨,印度SOLARA年产能5000吨。而美国圣莱科特和德国巴斯夫均未披露布洛芬原料药产能。

亨迪药业表示,该公司布洛芬原料药的供给端基本处于饱和状态,因此预将此次上市所募集资金的5.73亿元用于年产5000吨布洛芬原料药项目,提升布洛芬原料药的产能及产品供给量。

目前,亨迪药业市占率与国内头部相比有较大差距。

《中国布洛芬原料药市场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度中国布洛芬出口数量方面,新华制药及其子公司淄博新华占比67.20%,亨迪药业占比32.80%;中国布洛芬国内销售数量方面,新华制药占比62.66%,亨迪药业占比37.34%。

除此之外,亨迪药业在2018年至2020年的境外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56.71%、63.57%和 69.92%,境外销售占比较高。

需要指出的是,亨迪药业的第一大客户印度格莱和第一大供应商 Vinati Organics Limited均位于印度。其中,印度格莱在2018-2020年对亨迪药业的利润贡献率占比分别为18.62%、22.63%和17.64%。

除与印度格莱存在销售关系以外,亨迪药业还收购了其子公司格莱药业。亨迪药业于2019年12月首次收购格莱药业50%股权,耗资1.09亿元;次年5月,亨迪药业再次收购格莱药业剩余50%股权,至此格莱药业成为亨迪药业的全资子公司。

但近年来,全球贸易环境复杂多变,贸易保护主义兴起,一系列不利变化可能对亨迪药业的稳定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至于为何主要客户和采购对象均为印度,亨迪药业解释称,生产布洛芬的原材料之一为异丁基苯,其95%的产能均集中在印度Vinati Organics Limited和IOL Chemicals and Pharmaceuticals Limited两个供应商。而亨迪药业出于采购规模、采购成本等因素的考虑,向上述两个印度供应商采购异丁基苯。

经过观察者网梳理发现,在国内可比原料药企业中,亨迪药业的研发投入最少且增长率为倒数第一。亨迪药业2020年研发投入2297.56万元,同比下降8.08%;2021年上半年研发投入仅有785.6万元,同比下滑31.61%。

2018年至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亨迪制药研发费用率分别为4.04%、3.79%、3.87%和2.84%,较行业平均值的6.11%、6.34%、6.16%和6.05%悬殊近3个百分点。

亨迪药业表示,“公司研发费用率较同行可比公司低主要原因是,一来公司经营场所地处湖北荆门,职工薪酬支出低于同行业;二来公司研发用资产规模较低,折旧摊销费低于同行业。”

以2020年为例,亨迪药业3.87%的研发费用率中,职工薪酬占比0.86%,行业平均值则为2.90%;研发领用原材料占比0.52%,行业平均值则为1.67%;折旧摊销费和其他费用均低于行业平均值,但委外服务费占比2.26%,远高于行业平均值0.58%。

需要注意的是,该公司直接研发人员的薪酬和研发活动所消耗的原料等花销,均不如委托外部第三方进行研发活动产生的服务费用高,然而这一行为的合理性,亨迪药业并未作出解释。

刘益谦家族持股85%、2天赚24亿

透过亨迪药业的股权关系可以发现,亨迪药业有着家族企业的标签。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刘益谦,其通过上海勇达圣间接持有公司45.2%股权,控制公司51%股权。

股权关系显示,一致行动人刘天超直接持有亨迪药业16%股权,,一致行动人刘天超直接或间接持有该公司21.10%股权,刘妍超直接或间接持有该公司6.7%股权,刘雯超和刘思超分别直接持有该公司6%股权。

上述一致行动人中,刘天超为刘益谦之子,刘妍超、刘雯超和刘思超均为刘益谦之女。经计算,刘益谦及其一致行动人直接或间接合计持有公司85%股权。

截至12月24日收盘价37.45元/股计算,刘益谦家族持股价值已达76.4亿元,较以发行价25.8元/股计算的持股市值,该家族持股市值在2天已增长23.8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刘益谦1963年生于上海,初中学历。曾任安盛天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现任天茂实业集团董事长、新理益集团执行董事、国华人寿董事长。

在广为流传的报道中,刘益谦在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通过买卖国库券、买卖股票及股票认购证等方式完成了早期财富积累。

天眼查资料显示,除天茂集团外,目前刘益谦本人还直接持有已上市公司国民技术1.61%股权、广晟有色2.52%股权。同时,还持有科创板过会的“人工智能第一股”云从科技3.86%股权,北京奕斯伟科技集团有限公司20.06%的股权等。

除资本市场之外,刘益谦最为惹人注目的,当属在艺术品收藏上一掷千金的豪气。刘益谦曾在2014年4月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以2.81亿港元买下明朝成化斗彩鸡缸杯,刷新中国瓷器世界拍卖记录并一战成名。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李鹏涛
亨迪药业 刘益谦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网财经-健康

创尔生物转战北交所,敷尔佳曾被中止,"医美面膜企业”IPO难在哪里?

2022年01月26日

营收净利双降,沃华医药用九成利润给股东“发红包”

2022年01月24日

小编最近文章

12月24日 22:45

资本大鳄刘益谦操盘背后,“布洛芬”能缓解亨迪药业的“依赖症”吗?

12月22日 15:46

年内4次“卖身”,康恩贝意在聚焦非处方药与保健品?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又一张美国疫情地图…

国务院重磅文件:支持贵州“闯新路”

日本新增7万又破纪录,政府首席专家:尚不清楚何时下降

美国北约书面回应:拒绝俄罗斯所划“红线”

国务院重磅文件:支持贵州“闯新路”

美军正设法打捞F35C,害怕被中国抢先

美方拟以疫情为由批准驻华使领馆授权撤离,中方回应

乌克兰首都先“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