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局官宣种植牙集采“方案成熟”,专家:价格高的还有“服务费用”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2-14 19:43

【导读】 “进入集采的是种植牙材料,不是全部费用,种植牙,除了材料本身价格高,真正高的是‘附加值’,也就说材料之外被加入的如诊断费用、治疗费用、其他辅料费用、医生费用等,尤其民营牙科机构自主定价,并不受集采价格影响,大幅降价可能性不大,公立医疗机构也一样,服务性收费标准没政策性压低,也难以明确降价。”

(文/张玉 编辑/马友友)“种一颗牙相当于一个买一个香奈儿包,种一口牙相当于一辆宝马……”昂贵的种植牙一直让很多人望而生畏。近年来,关于种植牙将纳入集采的消息一直不断,但并未有明确的进展。

日前,国务院新闻办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针对种植牙等耗材品种,国家医保局表示,种植牙是一种重要的缺牙修复治疗方式,社会需求很大,医疗机构提供的服务也很多。种植牙集采从去年初就开始部署,由四川组织省际联盟,研究种植牙体集采规程,现在方案基本成熟。国家医保局广泛听取了临床、企业和各地意见,准备今年上半年力求能够推出一个地方集采的联盟改革。

回应一出迅速引发广泛热议。不少网友希望把牙科相关的费用全部降低,有网友直言:“求求快点吧,我牙坚持不了几天了”。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出现天价“种植牙”的根本原因除了材料本身价格高,真正高的是“附加值”,如诊断费用、治疗费用、其他辅料费用、医生费用等。而这类费用并不受集采影响。

“10万块钱种了两颗牙”

回想起自己的种植牙经历,白亦(化名)现在仍觉得“肉疼”。2020年8月,白亦在著名牙科医生弘文(化名)的私人诊所里种了两颗牙。根据白亦介绍,弘文同时也是上海一家三甲医院的口腔种植科主任,“在九院排他的号起码要排一年”。而在他的私人诊所里,白亦只花了一两个月就排到了号。区别是,这家私人诊所所花费的费用,大概是公立医院的两倍。

白亦所种植的牙齿是3.5万元/颗,选择的是即拔即种的方式。所谓即拔即种,是指在拔牙的同时,利用计算机技术,在新鲜的拔牙窝种入植体。该方式需要先对牙齿拍片,检查牙周条件,植入骨粉,根据牙槽骨的情况选择合适的“种植钉”。“种植钉”植入后,一般需要3~6个月愈合期。之后,在种植钉上做具体的牙冠修复。

2021年1月,白亦的成功换上了定制好的牙冠。白亦还在这家私人诊所拔了3颗牙以及固定了牙周,各种费用算下来共计花费超过10万块钱。

尽管价格让人“肉疼”,私人诊所的环境和服务的确让白亦非常满意。“会有专属的客服对接服务,如果你没有吃早饭,还会给你热牛奶和面包。”后来,白亦还带自己的老公和儿子来这里进行了牙齿治疗。

在CIC灼识咨询合伙人王文华看来,从入院销售的角度,口腔医疗服务机构种植体的进货价格普遍在500-2000元的区间,而消费者终端价格普遍在5000~20000元。因此可以看出,有别于耗材占据主要成本支出的传统观点,种植牙服务消费者实际支付的费用大部分均是流向了口腔医疗服务机构(用于支付医生服务费用、市场推广费用、仪器设备费用和医疗机构盈利等),其费用占比约为75%。

一位广州市口腔门诊的主任医师直言,口腔市场化程度已经很高了,更多是供需问题,即合格的种植医生不够。此外,当下国内口腔中的种植和正畸病人,绝大多数是选择性、改善性的治疗,病人支付能力强,愿意为选择技术好的病人支付更高的费用。“人一有钱,对生活品质的要求就高了,就想吃好一点,样子体面一点,这些离不开牙医。这也算风口吧。”

“天价植体”贵在哪?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中国种植牙的颗数大致在300万颗左右的量级,每万人的种植颗数约为21颗,相比于邻国韩国每万人约630颗的种植颗数以及欧美发达地区每万人超过100颗的种植颗数,中国种植行业的渗透率具备极大的提升空间。从出厂价口径计算,中国目前种植体的市场规模约为25~30亿人民币左右。

中国种植体市场目前整体以进口玩家为主,国产化率低,以韩系和欧美系品牌为主。其中市占率前5大品牌分别为韩国品牌奥齿泰Osstem、韩国品牌登腾Dentium、瑞士品牌士卓曼Strauman、美国品牌丹纳赫(收购了诺贝尔Nobel)以及美国品牌登士柏西诺德Dentsply Sirona,占据了超过90%的市场份额。

其中,韩系品牌相比于欧美品牌,采取了低价销售的定价策略,为广大价格敏感度高的刚需群体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因此迅速蚕食了以士卓曼为代表的高端欧美品牌市场,韩系品牌目前中国市场的占有率超过50%。

“相较于口腔医疗服务机构费用占比,种植体生产商(企业端)和流通端的加价空间相对较少,消费者往往难以承受的“天价植体”的附加价值主要体现在医疗服务端。对于集采政策来讲,压缩流通环节固然能够降低部分植体的入院价格,但是更大的溢价空间还在于口腔医疗服务端口,如何准确评价医疗服务的价值还有待进一步验证。”CIC灼识咨询合伙人王文华表示。

知名医药战略营销专家史立臣向观察者网表示,种植牙进入集采已经谈论几年,现在终于有了明确的突破,但需要明确的是,进入集采的是种植牙材料,不是全部费用,种植牙,除了材料本身价格高,真正高的是“附加值”,也就说材料之外被加入的如诊断费用、治疗费用、其他辅料费用、医生费用等,尤其民营牙科机构自主定价,并不受集采价格影响,大幅降价可能性不大,公立医疗机构也一样,服务性收费标准没政策性压低,也难以明确降价。

“牙茅”已缩水800亿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国家医保局明确种植牙集采事宜也让市场对牙科企业的利润空间充满关注。其中不得不提的就是通策医疗。

通策医疗在二级市场上素有“牙茅”的称号,公司股价一度从2017年12月底的32.3元/股攀升至2021年6月30日的411元/股,当日最高点股价为421.99元/股,涨幅超过12倍。不过,随后,通策医疗股价持续波动下滑。截至2月14日下午收盘,通策医疗股价为148.7元/股,总市值为477亿元,较去年6月最高点时的1317.83亿元市值已经跌去了840亿元。

根据通策医疗官网介绍,通策医疗在全国各地开设了近30家口腔医院,是中国大型口腔医疗连锁机构。

日前,通策医疗在机构调研时表示,种植牙集采影响口腔服务的成本,公司积极响应行业政策及共同富裕行动,推出低价种植业务,推动通策高中低口腔超市的概念,在原有业务基础上增加低价种植项目,促进公司在低价种植市场的占有率增长。

1月20日,通策医疗回应投资者表示,根据公司2021年三季度业绩披露信息,种植牙业务占整个营业收入的16.47%。

在王文华看来,对于生产企业来讲,本身受到集采政策的冲击较少,综合考虑目前我国种植牙较低的渗透率、人口老龄化等社会因素带来的种植牙需求提升、种植体较低的国产化率以及韩系品牌低价策略的成功经验,本土优质的种植体生产企业依旧具备较为乐观的发展前景。

有意思的是,春节假期结束后的第一天,通策医疗董事长吕建明就因违反防疫政策引起众怒。2月7日,吕建明在微博中表示,“开工第一天相约径山寺祈福……因为疫情,最近径山寺不对外开放……我进大殿烧了三支香”。而该微博之前的版本是“……因为疫情,最近径山寺不对外开放,朋友联系了寺僧,得以进大殿烧了三支香。”就此,通策医疗也被调侃为“第一只烧香拜佛概念股”。

2月12日,吕建明转发了央视新闻“国家医保局回应种植牙入集采”并表示,“期待尽快落地……让中国人都能种得起牙,是政府、所有中国牙医和口腔医疗机构的共同愿景”。

湖北省孝感市中心医院副主任医师徐永刚日前公开表示,种植牙集采,真正大概率的是植体集体降价,而手术费治疗费不降,或者小幅降低,患者总体受益医生也可“耐受”。但种植排队的时间可能更长。“总结起来就是,集采会给患者带来益处,但不会是大家想象的那么明显。”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张玉
种植牙 集采 通策医疗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网财经-健康

跨界收购和仁科技,通策医疗继续大跌

2022年05月16日

价格流出,国产新冠小分子特效药进入冲刺阶段

2022年05月16日

小编最近文章

02月14日 19:43

医保局官宣种植牙集采“方案成熟”,专家:价格高的还有“服务费用”

02月11日 19:14

英科医疗一年多市值蒸发超700亿,为冬奥会手套供应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被美封锁60年,这个岛国还是研发出了拉美首款疫苗

“尽管莫斯科被制裁,伊朗仍将扩大对俄投资贸易”

4月经济数据承压,多位经济学家建议:拿钱补贴老百姓

被美封锁60年,这个国家2岁小孩都打上了自产疫苗

4月经济数据承压,多位经济学家建议:拿钱补贴老百姓

诶,看着眼熟...

统计局:4月疫情对经济冲击较大,长期向好基本面没变

上海:16个区中已有15个区社会面清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