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鸽口腔IPO:两度接盘亏损企业,四年三战终折戟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3-23 19:13

(文/观察者网 李鹏涛 编辑/马媛媛)近年来,口腔医疗奔赴资本市场的热度不减。前有时代天使、瑞尔齿科登陆港股,后有中国口腔、牙博士等企业纷纷递表寻求上市。

在陆续叩门资本市场的口腔企业之中,也不乏“遗憾退场”的企业。继家鸿口腔折戟创业板的三个月后,山东沪鸽口腔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沪鸽口腔)也中止了IPO之路。

经历了“四年三次上市辅导”的沪鸽口腔,其再次主动申请中止发行上市审核程序,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四条的相关规定,深交所中止沪鸽口腔发行上市审核。

曲折的IPO之路

在此次IPO之前,沪鸽口腔就经历了两次上市辅导。早在2015年4月,沪鸽口腔就于新三板挂牌,该公司为转战A股于2017年6月摘牌。

在摘牌后不久,沪鸽口腔开启了第一次上市辅导之路。2017年6月25日,沪鸽口腔与招商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拟在创业板上市。然而在2019年1月,沪鸽口腔以“出于公司自身战略发展规划、上市进度安排等因素的考虑”为由,与招商证券签终止了上市辅导协议。

首次中止辅导后,沪鸽口腔于2019年12月又与海通证券签署辅导协议,拟冲刺科创版,随后在2020年8月12日,该公司再次以上述同一理由终止了上市辅导工作。

有意思的是,不到半个月,沪鸽口腔就与中原证券在2020年8月26日签订了上市辅导协议,并于2021年12月27日,该公司申请创业板IPO受获理,随后又于今年3月18日申请中止上市。自此,沪鸽口腔已接受了三次上市辅导备案。

除了多次进行上市辅导外,沪鸽口腔在此期间的重大资产重组均构成关联交易。

2018年3月,沪鸽口腔以“消除同业竞争、完善产品结构和强化购销渠道”为理由,用5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357.5万元)收购Irvine公司持有的CMP公司60%的股权。

需要指出的是,Irvine公司是青岛兰信100%持股的美国子公司,而沪鸽口腔的实际控制人宋欣又是青岛兰信的控股股东及执行董事。

由于CMP公司在被收购后持续亏损,沪鸽口腔决定将“烫手山芋”CMP公司卖掉。2020年6月,沪鸽口腔以50万美元的价格将所持有CMP公司60%的股权出售给Lion Dental Private Limited(下称:LDP公司)。LDP公司系一家新加坡公司,唯一股东为叶秋龙。

观察者网注意到,在被沪鸽口腔收购之前(2018年),CMP公司净资产为751.43万元,而在两年后(2020年),CMP公司净资产仅剩9.97万元。在净资产跌幅如此之大的情况下,LDP公司还愿意以50亿美元的价格来“接盘”,其背后的原因不得而知。

更令人吊诡的是,在“接盘”上述公司之前,LDP公司就已经当过“接盘侠”了。2019年,LDP公司用10万美元收购沪鸽口腔子公司Vincismile所持有的ODP公司100%的股权。要知道,ODP公司在被沪鸽口腔出手前,其总资产仅为3.49万元,净资产为负数。

这两笔“卖资产”的交易,也为沪鸽口腔的业绩做出了一定贡献。2019年和2020年,沪鸽口腔的投资收益分别为107.86万元和695.74万元。

深究招股书后,观察者网发现,沪鸽口腔实控人宋欣与LDP公司唯一股东叶秋龙早就相识。作为沪鸽口腔的前身,沪鸽有限由青岛兰信、文莱弘景在2006年共同出资设立。其中,文莱弘景的股东为健智中国和叶秋龙,而健智中国唯一股东又是沪鸽口腔的实控人宋欣。

2013年5月,健智中国将所持有的文莱弘景80%股份转让给了叶秋龙,自此,叶秋龙持有文莱弘景100%的股份,间接持有沪鸽有限40%的股份。而后健智中国于2013年8月解散,而文莱弘景于2017年4月注销。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沪鸽口腔股东列表中再无叶秋龙的身影,其实际控制人为宋欣直接持有该公司23.47%的股份,能够实际支配的表决权比例为62.51%。同时,宋欣母亲(秦立娟)间接持有沪鸽口腔7.66%的股份,与宋欣为一致行动人。

3毛的义齿撑起上亿营收

资料显示,沪鸽口腔是一家从事口腔医疗器械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的企业。其主营业务包括临床类产品(口腔治疗辅助材料、口腔充填修复材料等)、技工类产品(合成树脂牙、义齿基托树脂等)、隐形矫治系统等口腔正畸数字化产品等三大类。

整体来看,2018年至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沪鸽口腔分别实现营收2.26亿元、2.59亿元、2.32亿元和1.25亿元;同期分别实现净利润2680.72万元、2996.30万元、4062.90万元、2531.46万元。

从产品端来看,临床类产品和技工类产品是沪鸽口腔的主要收入来源。上述同期,临床类产品分贝实现营收6055.35万元、8225.08万元、9465.38万元、5399.09万元,占总营收的26.69%、31.65%、4081%和43.05%。

2018年至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技工类产品分别营收1.40亿元、1.53亿元、1.11亿元、5784.41万元,占总营收的61.82%、58.93%、47.97%和46.13%;而隐形正畸产品仅占总营收入的1.55%、3.63%、7.84%、9.46%。

可见,沪鸽口腔的技工类产品支撑起了其上亿营收。而技工类产品中又以合成树脂牙为主,合成树脂牙是由固化复合树脂制成的义齿,也就是通俗意义上的假牙。

与动辄上万的种植牙相比,义齿的价格较便宜,可作为种植牙的平替产品。义齿分为活动义齿、固定义齿和全口义齿,其中活动义齿价格最便宜,终端价格为200元-500元;固定义齿和全口义齿的终端价格分别为800元至4000元、2000元至6000元的区间。不过,义齿的使用年限和优势都不及种植牙。

事实上,义齿价格实惠是因为其本身的造价并不高。2021年上半年,沪鸽口腔合成树脂牙平均成本为0.23元/颗,平均售价为0.92元/颗,经过经销商层层加价,最终其价格涨至200元以上。

作为种植牙的平替产品,义齿的销售收入较依赖于走量,假使市场需求空间一旦下降,沪鸽口腔的营收都将遭受一定的影响。

随着种植牙的种植体耗材集采逐步落地,种植牙价格将大幅降低,而义齿的低价效应也将会无法奏效。2021年11月,四川省药械招标采购服务中心发布通告,将进行口腔种植体、修复基台等组成口腔种植体系统的医用耗材的信息采集工作。

在今年2月,在国新办举行深化药品和高值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改革进展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家医疗保障局副局长陈金甫表示,在种植牙集采上,已广泛听取临床、企业和各地意见,目前种植牙集采方案基本成熟。

沪鸽口腔对此表示,倘若未来国家对相关政策进行重大不利的调整变化,或者该公司未来无法满足政策对于医疗器械生产企业的要求,将有可能对该公司的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因此,沪鸽口腔似乎也在拓展新的增长点。其在招股书中明确指出,“口腔医疗市场细分领域众多,其中种植和正畸是典型的高价值项目。”

截至2021年6月末,沪鸽口腔在价值更高的正畸类产品营收比重不足10%,而且其毛利率也远低于同行。同期,该公司正畸类产品毛利率仅为49.48%,远低于同行时代天使的66.13%。

从市场地位来看,沪鸽口腔与时代天使相比仍有很大的差距。招股书显示,2020年中国隐形正畸案例数为33.55万例,沪鸽口腔隐形正畸案例共4835例,估算市占率为1.44%,而时代天使达成案例数为13.76万例,市占率约41%。

高价值业务上缺乏竞争力,或许也是沪鸽口腔不被资本“看好”的原因之一。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该公司自成立以来并未有资本跟进,已披露的一次融资还是又在册股东、员工和个人投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李鹏涛
沪鸽口腔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网财经-健康

跨界收购和仁科技,通策医疗继续大跌

2022年05月16日

价格流出,国产新冠小分子特效药进入冲刺阶段

2022年05月16日

小编最近文章

03月23日 19:13

沪鸽口腔IPO:两度接盘亏损企业,四年三战终折戟

03月21日 21:37

归创通桥:毛利率74%,难救持续业绩亏损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被美封锁60年,这个岛国还是研发出了拉美首款疫苗

“尽管莫斯科被制裁,伊朗仍将扩大对俄投资贸易”

4月经济数据承压,多位经济学家建议:拿钱补贴老百姓

被美封锁60年,这个国家2岁小孩都打上了自产疫苗

4月经济数据承压,多位经济学家建议:拿钱补贴老百姓

诶,看着眼熟...

统计局:4月疫情对经济冲击较大,长期向好基本面没变

上海:16个区中已有15个区社会面清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