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拆股魔术失灵?是中国市场变了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8-27 15:52

【导读】 两年前的首次拆股带来千亿美元,如今的二度拆股却迎来碰壁。马斯克还是曾经的马斯克,但在中国市场坐享名利的特斯拉,成了“温水中的青蛙”?

(文/张家栋 编辑/周远方)

8月24日的美股盘后,特斯拉正式完成两年内的第二次拆股。

两年前首次拆股次日,特斯拉股价大涨12.5%,随后更是全年暴涨7倍。

但这次,股价已连跌两天。

虽然说资本市场的涨跌乃兵家常事,不过相较于之前的盛况,如今新操作下的“二次助推”,显然有点哑火。

8月25日,特斯拉二次拆股后的首日开盘价为302美元,收盘价为296.07美元,下跌2%。次日,特斯拉股价再度下跌2.7%,报收288.09美元。

就目前看,两次拆股的结果已截然不同,这并非偶然,中国市场上的竞争形势变化,至少是重要因素之一。

两年前,拥有新技术和理念的特斯拉选择拥抱中国产能和市场,叠加中国率先控制新冠疫情的因素,助力特斯拉摘得全球新能源车桂冠。

但如今,中国新能源车市场开始百花齐放,特斯拉的强劲对手越来越多,其一枝独秀的市场地位正被逐渐蚕食。另一方面,在疫情、芯片与经济大环境等因素的影响下,上半年欧洲、美国、日本等汽车市场的容量下滑10%以上,对特斯拉的海外布局造成不小压力。

白热化的中国新能源车市场,已经整体领先欧美,观察者网专栏作者卢晓表示,“如今,中国在综合性、系统性创新的赛道上,马斯克的前瞻性已然不足以覆盖全产业了。”

中国因素带飞投资人

2020年8月,特斯拉首次拆股。

对投资者而言,拆股并不影响股票持有者的股票价值,按照当年特斯拉股价一拆五的方式计算,当年特斯拉股民原持有的1500美元价值股票在分割后,最终变为5份单股价值300美元的股票,即用户总资产不变,但特斯拉的流通股数量却增加了4倍。

通常情况下,公司在股价大幅上涨时进行股票分拆,单股价格的下降将更有利于吸引更为广泛的买家。

而特斯拉的首度拆股也的确获得了股民们的青睐。数据显示,特斯拉在第一次拆股后的首个交易日股价就上涨了12.5%,市值超4500亿美元。在股价的飙升下,马斯克身家也在单日暴涨117亿美元,达到1154亿美元,挤下扎克伯格成为世界第三大富豪。

不过,2020年全年,特斯拉股价近7倍的上涨最终引发华尔街分析师对其估值的担忧。彭博社在报道中援引摩根士丹利分析师的说法,“我们无法从根本上解释,股票拆分是如何立即使特斯拉的市值增加近1.5倍于通用汽车的市值,或者一整个大众汽车的市值。”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特斯拉拆股后股价是否上涨应取决于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趋势,以及美股市场的表现,与拆不拆股无关。

回看2020年的特斯拉,企业的成长性和市场情绪因素共同助推特斯拉股价飞涨。

面对新冠疫情冲击,彼时的传统车企均遭遇到不同程度的停产、门店关停的影响。据统计,仅2020年一季度,包括戴姆勒、大众、FCA、标致雪铁龙集团PSA等在内的12家海外车企已经关停或计划关停的工厂将超过100家。

但特斯拉却呈现出与其他车企全然不同的走向。

彼时,马斯克刚刚经历了Model 3的全球爆火,正困于“产能地狱”,2019年年末,上海超级工厂在短短一年内建成投产带来的交付量提升,特斯拉来说无异于“瞌睡递上枕头”。

其次,得益于中国对于疫情迅速且有效地管控,特斯拉也迅速凭借在中国稳定的供应链体系,同时满足中国和海外市场需求。受益于本土化的产业链,国产特斯拉Model 3甚至较进口版本便宜近5万元。

同样受益于疫情管控成果,中国市场需求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强势反弹,全年车市销量仅下降2%,也远优于全球市场13%的整体降幅。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特斯拉全年交付超过49万辆,同比增幅超60%,其中,中国市场贡献近15万辆,占比29.6%。依仗中国市场,特斯拉在全球的影响力迅速提升。

当时大众、通用等传统巨头刚刚处于电动化转型战略的制定阶段;中国“新势力”们仅有不到10年的技术沉淀。而特斯拉已经拥有高能量密度电芯、优质工业化设计、智能化软件系统几乎可称无敌天下。

二次助推?市场犹豫了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连年的增长持续透支其投资价值。

截至目前,特斯拉的股价相较两年前累计涨幅约300%,甚至在去年11月市值突破万亿美元大关,位居美股第5位,整体涨幅出众。

然而,自今年年初以来,特斯拉的股价却一直在震荡下行阶段,3月中旬股价一度从1200美元高位跌至800美元以下。

为应对股市的持续下滑,马斯克在3月28日通过一条简短的推特宣布了其将要进行二度拆股的消息。令开盘后本处于微跌状态的特斯拉直线上扬,收盘时股价达到1091.94美元,市值增加超过800亿美元。

有了两年前第一次拆股的成功,许多投资人已经提前押注特斯拉的二次拆股,如果单从资本市场的表现来看,往往“利好出尽是利空”才是常态。因此,自3月下旬宣布拆分计划以来,特斯拉的股价下跌了12%,与2020年从宣布拆股到生效前一个交易日股价飙升60%相差甚远。

Rainmaker Securities董事总经理兼联合创始人Greg Martin表示:“在散户涌入股市的牛市中,拆股的把戏更盛行。但在熊市中,散户往往较少参与,而机构参与者绝不会傻到因拆股而买入某只股票。”

中国因素,变了

2021年全年,特斯拉财报显示其归于母公司净利润高达76.4亿美元,今年1季度净利润超过也33亿美元。

尽管如此,要维持资本市场的想象力,你永远要准备好下一个故事。

然而,在新的好消息方面,马斯克乏善可陈。

今年6月,他通过社交媒体表达“公司将裁员”的信息,而根据近日来的媒体消息来看,特斯拉已经裁掉了数百名自动辅助驾驶系统团队的员工,同时还有消息爆料称特斯拉正在优化在中国市场的交付专员。

此外,近年迅速扩产的节奏下,特斯拉从今年年初开始也正在承受芯片荒与动力电池原材料涨价的困扰。去年售价25万元的Model 3入门版车型,在经历今年多次调价后,如今售价已经上涨至29万元。

更重要的是,在当下百花齐放的中国新能源车市场上,特斯拉不再有“一枝独秀”的市场地位。

面对2020年与2021年欧洲与中国电动化市场需求的相继爆发,在市场中全无竞争对手的特斯拉分别以49.95万辆和94万辆的销量成绩傲视群雄。而中国也俨然成为了特斯拉在美国之外的最大市场,数据统计,2021年,特斯拉在中国累计交付量约32.1万辆,同比增长133%。

当年手握一手好牌的马斯克,用颠覆性的技术与概念实现了与中国市场的各取所需,也成功帮助即将蜕变的特斯拉破茧成蝶。但如今,最会讲故事的马斯克,似乎突然枯竭了。

正值当打之年的特斯拉在近两年中一款新车未出,在欧洲市场,从2021年开始被雷诺、大众等产品挤下神坛;在中国市场,正在面临中国造车新势力与快速进入电动化转型的传统车企的全面围攻。

从2021年开始,被市场视作特斯拉最大竞争对手的蔚来、小鹏纷纷进入稳定的一年一车推新模式,ET5与小鹏P5在价位上也更加趋近于特斯拉Model 3。除此之外,以比亚迪为首的传统车企同样开始瓜分特斯拉尚未下沉的20万元级市场,并且,传统车企通过更强的体系力与更加稳定的资金链,迅速在动力模式上亮出了特斯拉难以企及的混合动力技术。

据汽车之家车型库显示,2020年时,特斯拉覆盖的25-40万元级新能源市场中仅有不到30款车型,且多数为合资车企早期技术不佳的混动车型。但两年后的今天,市场在售的同价位段车型已经超过90款,其中,中国品牌车型占据一半以上,与Model 3/Y产品价格区间重合的产品覆盖紧凑型至中大型,纯电动至混动。

在如今的市场环境下,特斯拉不仅需要面对电动化技术路线上的全面挑战,同时也正在丧失其曾经领先的技术优势。百公里加速比不上比亚迪;续航超充被埃安反超;执着于摄像头的驾驶辅助功能难以在后劲上对标走多传感器路线的新势力们。

从销量上来看,特斯拉也早已不复当年在市场中独领风骚的龙头地位。今年上半年,比亚迪以64万辆的成绩超越特斯拉成为世界最大的新能源汽车生产厂商。而特斯拉56万的销量则距离全年200万辆的销量目标相去甚远。

目前来看,市场环境下对于特斯拉的最大利好,在于本月初美国《降低通胀法案》的签署以及柏林超级工厂的投产。据悉,新法案将为大多数美国在售的Model 3和Model Y的车型提供7500美元的购车税收抵免资格;而即将于9月开始交付新车的柏林工厂则有望推动特斯拉销量的提升。

这或许被计入了当前海外机构们的评估,在海外评级网站TipRanks上,目前有29位分析师的评级覆盖至特斯拉,其中包括18个“买入”评级、5个“持有”评级以及6个“卖出”评级。近70%的买入评级,与两年前特斯拉首次拆股时的情形截然相反,却很可能同样蕴含对中国因素的低估。

对这些机构而言,如果研究新能源车而对中国市场一无所知,恐怕不可避免要连错两次。

责任编辑:张家栋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网财经-汽车

烧钱劝退特斯拉的C端换电,上汽携宁德时代和两桶油杀入

2022年09月23日

英伟达算力降维打击,中国汽车芯片出路在哪?

2022年09月23日

小编最近文章

09月02日 22:39

以电之名,美孚还“润”得动吗?

08月31日 15:42

机甲的浪漫,轮到汽车“坐庄”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越来越多华人学者放弃美国终身教职,回到中国”

“如果富国认为疫情已结束而躺平,他们将沾满鲜血”

菲律宾也想买俄燃料

“如果富国认为疫情已结束而躺平,他们将沾满鲜血”

英国启动50年来最大规模减税计划,遭股债汇三杀

王毅纽约会见布林肯:台湾问题是中国核心利益中的核心

我国第三艘航母福建舰正按计划开展系泊试验

王毅会见乌外长:中方从不袖手旁观,也不火上浇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