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查尔斯·史密斯:现在的拜登不是位见解深刻的领袖

2020-09-17 08:13:22

编者按:8月31日,民调已领先许久的拜登在匹兹堡发表竞选演讲,强势质问特朗普在其领导之下,美国民众是否感到了安全。尽管拜登慷慨陈词,他的一位朋友、也是奥巴马-拜登时代的外交大使查尔斯·史密斯却在拜登的演讲中看到了隐忧,并在《华尔街日报》上发布了一封公开信,劝“老乔”不要为了对抗特朗普给他植入的“很弱”印象而强扮强硬,以至于显得愤世嫉俗,要表现得更像一名领袖。信中史密斯对拜登的苦口婆心,不仅透露出拜登今年的“天选候选人”其团队和个人竞选的弱势,也侧面反映了特朗普在美国部分民众中的号召力和影响力。

目前,特朗普在民调上已开始与拜登缩小差距。观察者网特此翻译了史密斯的这封公开信,供读者参考,一窥美国2020大选的风向。

【文/查尔斯·史密斯  编译/观察者网 白紫文】

老板,劳动节快乐。希望您一切安好。我们还在(马萨诸塞州的)埃德加敦,已经完全摆脱了病毒。贝蒂的情况一度比我糟糕,但现在我正听着她双打击球时猛烈的击打声,我则在台球房里使劲儿敲击,想把那声音盖过,所以我想我们已经没事了。

我们一直在密切关注着您,为您鼓劲儿。您让我有建议的时候就去找您。我犹豫了,因为我知道你们太忙了。我记得1988年在肯纳邦克港(Kennebunkport)的晚宴上见到老布什时,他曾抱怨,所有朋友都告诉他“要强硬”、“一路要表现得强势”,但没人就如何表现得“强势”给过他确切的建议。老布什有点滑稽地举起双手问:“他们想让我做什么,揍别人的脸吗?”

所以,我清楚当下是什么状况。我会简要地描述我所看到的。我们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一年——大流行、经济萎缩、文化革命。每个人都涉身其中。夏天结束了,人们返回家中时遇到的是什么?是未知。大家都在严阵以待,以应付秋天的降临,而不是准备拥抱秋天。

您的民调结果不错,但我担心的是那些被称为“害羞的川粉”的人。俱乐部工作的有些人——我问他们为谁工作时,他们不愿意透露;就好像他们认为我会令他们被解雇、或者不给他们小费一样。而且他们认识我!现在真是风声鹤唳。

我看了您在匹兹堡的演讲。我必须像往常一样直言不讳。您在谴责特朗普、指出他这颗毒瘤正在白宫办公室扩散的时候,很强势,但人们并非不了解对特朗普的这种感觉。特朗普的表现已经够鲜活的了,我不确定您是否还需要对其再刻画一遍

匹兹堡演讲中拜登痛斥特朗普是“煽风点火”的总统 视频截图

更严重的是,我认为您的演讲存在一些重点不明和离题。我在想:眼前的您是一个试图用言语来解决自己政治问题的人,而不是一位针对我们所面临的非凡困境发表深刻见解的领袖

我觉得,特朗普已经在您的脑海里植入了“拜登很弱”的印象。您认为自己必须像助手告诉您的那样,变成软弱的反义词,而要做到如此,显然就要您表现出愤怒与讥讽。

您用看似直接的话语说道:“问问你们自己:我看起来像是一个会对暴徒心软的激进的社会主义者吗?像吗?”乔,没有人认为您是激进的社会主义者,真的没有。他们担心的是您入驻白宫后会向疯狂的进步派低头,毕竟您是那个想和大家都和睦相处的“老乔”啊。

您强调法律与秩序,这没有错,但是表现得却有些目中无人,甚至是无知。您对特朗普的支持者喊话:“在特朗普的领导下,今年全国的谋杀率上升了26%。在唐纳德·特朗普的领导下,你们真的觉得更安全吗?”新冠疫情已经夺走了18万人的生命。“今年死于新冠的警察比巡逻时被杀的警察还多……在特朗普的领导下,你们真的觉得更安全吗?”共和党人都要废除对已有疾病者的保险保护了。“这会让你觉得更安全吗?”特朗普准备对社保断供了。“你现在觉得更安全了吗?”

您就快用“蠢货”来结束每段台词了,那就好像快退休的鲍勃·巴克在说“价格猜啥猜”(观察者网注:此处原文为Price is Wrong。鲍勃·巴克Bob Barker是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著名节目主持人,曾于1972-2007年主持“价格猜猜看 ”,该节目英文为Price is Right,是北美电视历史上播出时间最长的日间游戏节目)。

现在,没有时间去屈尊讨好任何人。在特朗普的领导下,没人感到安全,因为他就是个疯子。这是个悲剧,而不是个可用来分化对方支持者的政治议题。

您的顾问中有一些是克林顿温和派和民主党领袖委员会时期的政客。他们代表着我们的时代。他们对这个国家的看法已停留在至少一代人以前了,他们最熟悉、最舒服的那些陈词也是如此。您的一些年轻竞选顾问则是进步派,或者只是更温和的左派。而您的发言中,人们能感受到一场拔河。

您似乎太害怕进步派了。他们的势头因当前持续的紧急局势而有所放缓。人们现在想要的是节制、理智、稳定和个人能力。

不要试图去讨好左派——那只会让您看起来很脆弱。您永远无法满足他们,而如果您输了,他们会在您的坟头跳舞:“显然,老温和派们不能胜任”。我倒是希望他们能公开和您对立,但是他们太聪明了,他们放的是长线。他们不关心2020年。这一切都是为2024年做准备,他们更希望您届时再败选。

我希望您能认真地思考一些大事。在美国,我们欠警察的是什么?他们的功能何在,什么能帮助他们正确地完成工作?仅仅重复“我没有说我们应该对警察断供”是不够的。

12日在洛杉矶,两名察在警车内遭枪手枪击  推特截图

席卷全国的种族剧该怎么办?它的进展如何,它预示着什么?令我感到震惊的是,这是一种真正的文化革命。现在不是1968年的时候,而是我们以前从未经历过的情形。空气中充满指责和愧疚感——我们还能继续这样下去,成为一个每天都在扼紧自己咽喉的国家吗?您想如何引导种族问题,用一条怎样的道路把我们带往正确的方向?一味地强调您想要一个大家都能和平相处的美国,并不能解决这些问题,而是一种逃避。您可能会想:拜托,好像特朗普回答了这些问题似的。但您可是把自己作为针对特朗普的解药的。他没有能力认真起来。而您要认真——您要深思熟虑——这样才能令人感到释怀。

对于新冠大流行,前段时间您不应该表示会再次采取封闭措施。我知道您想走回头路,但在这件事上,特朗普是“对”的。他开放了一切,但每个人都了解他其实害怕真正地去做事,也无法说服任何人,他会的只有不断地蹦出自己的各种想法。

乔,您应该采取强硬的现实主义态度——您应该说:“这是一种可怕的病毒。我们全国封锁才限制了它的杀伤力,我们拯救了医院,但是伙计们,六个月过去了,我们必须重新开始生活。是的,我们要小心翼翼——戴口罩、洗手、保持社交距离。我们要顺从现实。但是,我们也必须重启生活。”开放商店、餐馆,都要非常谨慎,但还是要让人们工作。您和我都生活在“午餐桶民主党”(观察者网注:“午餐桶民主党”,指美国“蓝领”或工人阶级背景的民主党成员)时代。我渴望再次与他们并肩。我们不能让自己拥有的这一机会消亡,这是片拥有上百万家企业的土地。

您应该释放团结的信号,聚拢人心,但这一信号不能通过模糊的修辞传达。如何能把人们凝聚在一起?这么做的更高目标是什么?您在匹兹堡说,美国人是“一个乐观的、充满希望和决心的民族”。美国民众只有在知晓路在何方且令他们感到满意的时候,才会乐观。否则,所谓乐观也只是盲目地阳光。

希望我没有冒犯到您。下个月我会去宾夕法尼亚为您拉票。我和贝蒂已经在华盛顿的海亚当斯酒店预订了2021年1月的房间。我们要的是不可退订的房间。我说到做到。到时候见,老朋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查尔斯·史密斯

查尔斯·史密斯

奥巴马-拜登时代的外交大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白紫文
专题 > 美国大选2020
美国大选2020
作者最近文章
老板,不要再被特朗普牵着走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