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晨枫:因为没钱,美国空军竟准备挥刀自宫?

2019-11-18 08:37:3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晨枫】

由于当前和可预见将来的军费现实,美国空军参谋长戈德范因上将提出,要在5年内削减300亿美元的开支,才能确保对未来至关重要的重点项目的继续拨款,但他没有说明这300亿从哪里出来。

空军的预算和其他军种一样,大头有四大部分:人员、运作、保障和采购。采购是动不得的。现有机队的老化是大问题。美国空军现有5349架作战飞机,其中只有1365架是2000年后开始使用的,包括F-22、F-35A、CV-22、T-53、T-51、RQ-4、MQ-1、MQ-9、C-37、C-40、C-130J、大部分C-17和T-6。也就是说,3/4的飞机机龄至少在20年以上。新机入伍刻不容缓。人员也是动不得的,减员是大动干戈的事情,减薪则是不可能的。能动的只有运作和装备保障。

“疯狗”马蒂斯任国防部长期间对美国空军的战备率还是“真抓实干”了一下且使之大有起色的

运作包括作战和训练,作战是有需要就必须出动的,好在反恐战争已经进入尾声,日常运作强度大大降低,但还是远远不够。训练有点松动余地,但松动多了战备状态就滑坡了,马蒂斯担任国防部长的时候,大抓战备率,刚有点起色,不能再滑坡了。保障分设施和飞机,关闭国内基地要受到有关州议员的坚决抵制,关闭国外基地则要严重影响美国空军的全球运作,只有削减老旧机型才能达到所需要的300亿美元。但削减机队对于已经飞机不富裕的空军来说,就像割肉一样难受。割肉有不同的割法。手上、腿上、屁股上、腰上都割上一刀,还是壮士断腕,这是个大问题。

外表光鲜,内部腐蚀严重已经成了美国空军飞机新常态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简称CSIS)是美国的权威智库,近日发表分析报告,指出不能“痛苦均沾”,什么机型都削减几架的效果远远不如撤销整个机型,因为每多一个机型,就多一套维修、训练和备件体系的开支,而这个开支是相对固定的,与机队的大小关系不大,但占机队总开支中可观的部分,因此很小机队的运作开支经常不成比例地高。比如说,美国空军现有16架E-8战场监视机和31架E-3预警机,两者都以波音707为平台,系统复杂性相仿,前者的平均机龄还只有后者的一半多一点,但每架E-8的年平均运作开支比E-3高2/3。

美国空军现有30多种不超过50架的小批量机型,其中16种不超过6架,如2架OC-135,3架E-11,4架MC-12,5架C-20,11架C-40,12架C-37等。

按照历史数据归回,可得近似公式:

每架飞机年平均运作开支 = 1.6亿美元 / √相关型号在役总数

以此推算,眼下大力推动的“数字百系列”新概念战斗机要求的5种、每种72架、总数360架的年运作总开支约为68亿美元,换成360架单一机型可降低到30亿美元,或者维持68亿美元,可运作1800架单一型号的战斗机,但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因此,报告提出,应该整体裁撤一些小批量机型,减少机型种类,才能以最小的代价达到最大的减支效果。顺便提一句,陆军裁军常常是成编制整体撤编,也是一样的道理。问题是,小批量机型通常是特种机型,机少鬼大,裁撤不易。报告建议在2023年前裁撤:

59架KC-10加油机,可节约20亿美元

62架B-1轰炸机,可节约48亿美元

20架B-2轰炸机,可节约29亿美元

281架A-10攻击机,可节约67亿美元

27架U-2侦察机,可节约22亿美元

16架E-8战场监视飞机,可节约27亿美元

25架各型RC-135电子侦察机,可节约35亿美元

31架E-3预警机,可节约50亿美元

累计总减支为298亿美元。选择这八种机型是因为美国空军已经在考虑近期开始对这些机型部分或者全部退役,报告只是更进一步:不要部分退役,不要拖拖拉拉地逐步退役,要退快退,要退全退。问题是,这些机型的作用难以取代,或者替代机型姗姗来迟。

KC-135加油机同型的波音707在民机领域早已退休,其维护成本只会继续上升

美国空军嫌弃A-10也已经很久了

KC-10好办。尽管KC-135更加老旧,但因为机队规模大得多的缘故,单位保障开支反而更低。美国空军本来就计划在2024年前用KC-46一对一替换全部KC-10,提前到2023年问题不大。

B-1轰炸机有点不好办。平均机龄已达32年,但妥善率只有52%,处在垫底的行列,所以美国空军早就在琢磨在2020年代开始逐步退役,问题是原计划要拖很长,提前到2023年退役完毕,会对远程打击力量有影响。B-1的作用几上几下。B-1最初是用于替换B-52的,速度更快,自卫电子战能力更强,但系统复杂性大大提高,妥善率一直是个大问题。在海湾战争时代,B-1还没有从研发超时、超支的阴影中走出来,而且还在担任核轰炸任务,但常规攻击能力反而不足,所以整个战争期间无所事事,被舆论强烈要求下岗。但在阿富汗战争期间,B-1表现突出:留空时间长,载弹量大,在接到火力支援要求后可以高速赶赴,成为随叫随到的超级战斗轰炸机,但战后再次因为保障成本太高而面临下岗危险。“中国威胁”被炒作起来后,B-1的高速、远程和大载弹量再次得到重视,成为最优先装备LRASM远程隐身反舰导弹的作战飞机,连美国海军F-18E都排到后面才装备。B-1提前退役对远程打击的影响不可忽略,但对核打击倒是没有影响,B-1已经不担任核攻击任务了。

B-2则是另一个问题。B-2只有20架,平均机龄也达25年了,妥善率为61%,在美国空军属于中不溜。但这是美国空军唯一的隐身轰炸机,也是唯一还担负核打击任务的轰炸机,提前退役不仅意味着隐身远程打击力量的缺失,也意味着核三位一体缺了一极。接替的B -21最早要到2021年才能首飞。B-2从首飞到服役用了8年,运气好的话,B-21可能快一点,但依然不可能在2023年前就批量接替B-2。

A-10是老话题了。美国空军早就处心积虑想全体退役,但在美国陆军和国会的强烈反对下一再不能得逞。现有的281架A-10有141架属于现役,85架属于空中国民警卫队,55架属于预备役,平均机龄38年,不过妥善率高居73%。简单皮实还是有好处的。美国空军正在为A-10换机翼,准备继续服役,但要是有机会,还是很想退役的。A-10是为冷战时代中欧前线空地一体战而设计的,在海湾战争和反恐战争中大显身手。但不管A-10支持者如何坚信,A-10适合的战场环境实际上已经消失了,再在空中用那门变态的30毫米转管炮打坦克集群已经不现实了,而在反恐战场上,B-1和MQ-9也顶替了A-10的作用。纵深攻击则早就是F-16、F-15E和现在的F-35A的任务了。事实上,A-10全部退役对美国空军没有太大的影响。

U-2是个老特务,但现有U-2大多是80年代后新造的,60年代的原装U-2已经很少见了,所以平均机龄37年。U-2的妥善率还挺高,达到77%。U-2早就不用于战略侦察了,现在主要用于战场监视,在高空用侧视雷达窥探对手的纵深。这功能可由RQ-4“全球鹰”取代,只不过现有RQ-4已经很忙了,可能需要增购。其他无人机和有人平台也可弥补U-2的缺失,全部退役影响不大。

其实美军早就可以用无人机取代U-2



B-1、B-2轰炸机是美军的心头肉,但如果能用B-21取代它们,或许也不是不能考虑将其退役

E-8是战场监视飞机,用侧视雷达精确扫描地面,探测、识别和跟踪大量机动目标,并指挥空地火力予以打击,相当于空地作战中的预警机。现有的16架E-8平均机龄18年,这是最后一批以波音707为平台的军用飞机,妥善率为67%。在前南斯拉夫内战期间,E-8的电子技术还属先进,现在已经老旧了,但美国已经决定不予升级,由未来的先进战场管理系统(简称ABMS)接替。问题是,ABMS还在研发初期的概念构架阶段,连天基vs空基、有人vs无人都还没有确定,部署还很遥远。另一方面,E-8的任务决定了对手应该至少是大规模机械化的,但E-8的生存力又取决于对手不具有空中威胁能力。这些矛盾的要求使得E-8本来就地位尴尬,退役的实际影响不大。

RC-135包括很多亚型,从电子侦察到光电侦察,不一而足,是美国空军空中监听、收集电子指纹、导弹试验监测及其他关键信息的主力。这也是以波音707/C-135为平台的,平均机龄56年。尽管机载电子设备不断更新,机体已经非常老旧了,不宜继续长期贴近对手搞擦边球运作,很容易因为机械故障而失手。由于新一代电子技术的通用性,美国空军在考虑增强ABMS,或者特别改装部分ABMS,用于替代RC-135系列,问题还是时间可能接不上,要留有很大的空挡。而且RC-135系列的功能频谱太广泛,即使用ABMS改装,也很难不改装成一大堆小众型号,单纯基本平台共享可能还不足以降低单位保障成本。

E-3则是很不相同的问题。这在当年是划时代的,但现在平均机龄已达39年。E-3的电子设备也一直在不断更新,不仅提高雷达和指挥能力,也加强通信和数据链能力。最新改型E-3G的妥善率为66%。E-3的换代比较纠结。一方面,E767是直接把E-3的电子设备搬上波音767,在技术架构上已经落后了,不足取;另一方面,波音737预警机已经交付澳大利亚、土耳其、韩国等,技术先进而且成熟,并已经取得E-7的型号代号。但这不是美军正式编号,而且性能还是不及E-3。在空中战场高度网络化、信息化的未来,预警机的空中指挥控制节点的作用反而不确定。预警机代表集中化,而未来有可能是分布化的。问题是在这样的理论问题和技术实现理清楚之前,空军的日常作战行动还是需要强大的空中指挥控制功能,这在现在只有E-3能做到。有关把ABMS的功能扩大到空战指挥的讨论已经在进行,但这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在所有提出提前退役的飞机中,E-3留下的空挡可能是最难接受的。这和B-2还不一样,B-2的隐身打击功能有可能由远程打击导弹部分代替,核打击功能有可能由海基或者陆基导弹部分代替。考虑到使用频率,B-2的缺失或许还有赌一把的可能。但E-3的预警、指挥功能是日常行动必须的,一天也离不开。

尽管美国空军已经在不同程度上考虑这些飞机的退役问题,正在筹划冷战结束以来最大的力量扩充,以应对大国竞争的新局面。比如说,现计划订购179架KC-46加油机,用来替换59架KC-10和57架KC-135,并在2030年时把加油机从现在的457架增加倒520架,但美国空军根据全球各地区总部的未来作战规划需求,希望在2030年增加到594架,以应付日益增加的空中加油要求。多出来的74架最终需要增购KC-46或者更新的加油机,但真要达到这个目标,最现实的可能还是保留KC-10和部分计划退役的KC-135,减少增购。

现有的侦察/监视/预警机(包括RQ-4、RC-135、U-2、E-3、E-8)共有133架,按计划退役的话,到2030年将减少到117架,但美国空军希望增加到248架,以应付网络化、信息化、全域化时代极大增加的战斗管理与指挥控制(简称BMC2)和情报监视侦察(简称ISR)需求,ABMS一对一替换E-8、E-3、RC-135都不够,RQ-4一对一替换U-2也不够,都要极大增加。最现实的办法还是保留老飞机,减少ABMS和RQ-4的增购。

美国空军现在也知道F-35并不能包打天下,但不买它还能买什么呢?

轰炸机方面,现计划到2030年退役20架B-1,保留42架,B-2、B-52数量不变,B-21届时可达38架,使得现有的157架轰炸机增加到175架。但太平洋太大了,战斗机的航程不够,需要极大增加轰炸机为主的远程打击力量,美国空军要求在2030年增加到238架轰炸机。老问题,减少B-1的退役,保留B-2,才能减少增购的B-21,至少把增购推迟到2030年以后。

战术飞机方面,现计划在2030年前把A-10削减73架,随着F-35A的大量服役,战斗机总数从现有的2025架增加到2233架,但美国空军希望提高到2294架。如果把所有281架A-10都退役,将留下208架(现计划)到269架(空军理想总数)的缺口,增购的压力很大。不过美国空军正在认真研究从新的T-7“红鹰”教练机发展简易战斗机的问题,用于压力不大的国土防空巡逻,把传统战斗机解放出来,用于海外作战。波音在设计T-7的时候就对改型为简易战斗机有考虑,改型难度预计不大,购置成本也远远低于传统战斗机。由于教练机的巨大基数,运作成本也将较低,有助于缓解军费压力。

说来说去,都是钱闹的。但算入通胀因素后,美国空军的预算其实现在处于历史高位,与里根时代的高峰相当,不过“供养”的作战飞机和兵力数量都差不多减半。换句话说,军费的使用效率差不多减半。美国国债已经突破20万亿,弄得特朗普都要逼迫美联储祭出负利率的大杀器,美国政府削减军费的压力巨大。另一方面,美国空军机队整体老旧,换装压力很大。大国竞争的要求迫使美国空军重回高投入、高威力的路线,军费约束更显突出。戈德范因的削减300亿美元开支不是说说而已。平均剃头的话,只是把短痛化为长痛。但这一刀真的砍下去,美国空军吃得住这个短痛吗?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晨枫

晨枫

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堵开源
作者最近文章
因为没钱,美空军竟准备挥刀自宫?
细品东风-17导弹气动设计
从攻击11无人机可以看出的东西
运-10之死与中国民航飞机工业的复兴
“爱国者”连导弹都能拦,为何打不下无侦-8?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