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枫:巴以停火,谁赢了?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5-22 10:02

晨枫

晨枫作者

自由撰稿人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晨枫】

延续11天的巴以冲突终于停火了,加沙方面至少232人丧生,以色列方面已知12人丧生。大量建筑被毁,1900多人受伤。

虽然停火了,但谁都知道,导致冲突的原因一个都没有解决。停火不等于谁都不输不赢,只是打不下去了。现在正是打不下去了。对于以色列来说,再轰炸也没有更多效果了,政治代价指数上升;对于哈马斯来说,再放火箭也不再有多少意义了,民众伤亡也直线上升。打不下去了,停火吧。

说起来,伤亡从来不是巴以冲突输赢的标志,否则肯定永远是以色列赢了、哈马斯输了。那这一次到底谁赢了呢?

巴以停火协议生效,救护人员继续在加沙地带搜寻失踪和遇难者 图自法新社

美国急吼吼出来邀功,实际上,美国最多不输不赢。美国在安理会4次阻挠联合声明,在穆斯林世界再次折损信誉。这和美元信誉一样,看似“永远还可以再有一次”,实际上最后一次往往在不经意中到来,但那时就为时太晚。谁也不知道美国的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但肯定是越来越近,而不是越来越远。

据报道,停火前夕,美国正准备否决法国起草的安理会决议,理由还是“专注于正在进行的密集外交努力”。真实原因很简单:安理会声明只有美国一家反对,其他一致支持,但明显不符合以色列的利益,更是剥夺了美国的领导权和对其带来极大政治被动。美国只有压下安理会,同时尽快迫使以色列就范,避免更大的被动。

在美国国内,形势也在发生微妙变化。据悉,尽管拜登“坚定支持以色列的自卫权”,美国年轻一代与欧洲同辈趋同,对巴勒斯坦人的同情显著增加,民主党内尤其明显,可能影响未来美以关系,但这是另一个话题了。

5月19日,拜登公开要求以色列“立刻降低冲突”,5月20日,巴以就宣布停火。貌似是美国压力最终导致停火。实际上从冲突一开始美国就在幕后施压,要以色列避免给美国带来被动。5月19日是拜登在冲突期间第四次与内坦尼亚胡直接通话,为了给内坦尼亚胡鼓劲,拜登根本不需要打那么多电话。拜登指挥不动内坦尼亚胡,美国又无法与以色列公开撕破脸皮,美国实际上成为以色列的人质,只能一面为以色列打掩护,一面继续施压以色列停火。只有在以色列终于同意停火的时候,拜登才把施压公开化,以色列顺水推舟,唱一出双簧,两边避免难堪。

美国必须赶紧施压以色列停火。中国利用安理会主席国的便利,有借机将美国在中东的领导权端掉的意思。这倒不一定是由中国直接来领导,而是把中东问题领导权非美国化,拿回到安理会来。美国如果再不能促成停火,真是要压不住了。

此外,土耳其也在拱火。这里本来就是奥斯曼帝国的地盘,哈马斯是穆斯林兄弟会的势力范围,土耳其正是要成为穆斯林兄弟会的国家级后盾。俄罗斯这次没有多大动作,但普京打一横炮的可能性永远存在,而且普京的横炮常常很刁钻。美国必须赶快把火压下去,现在已经有点晚了。

巴以停火,美国邀功

以色列实际上是输家。在军事上,以军占绝对优势,哈马斯的4000多枚火箭弹对以色列造成的损失不算太大,但以色列实际上展现的是束手无策,而不是游刃有余。

哈马斯连没有防空力量,以色列空军可以任意轰炸加沙。以军炮兵也可以随意轰击加沙,哈马斯基本上没有还手之力。“铁穹”的成功是技术性和防御性的。要紧的是,集结在加沙边境的以军最终还是没有入侵。

以军在2014年就曾入侵过加沙。哈马斯只有轻武器,以军打进去不难,会有点伤亡,但政治上代价太大,最主要的难题是劳而无功,或者功不过三日。即使挖地三尺,把哈马斯的地道统统摧毁,地下军火库统统端掉,基干武装人员统统消灭,军事指挥官统统击毙;不消几年,地道会回来的,军火库会回来的,武装人员会回来的,军事指挥官也都会回来的。

加沙人民承受了重大伤亡。在反哈马斯的人看来,这是哈马斯劫持平民人质的结果;在支持哈马斯的人看来,正是哈马斯顶住才迫使以军不敢入侵,否则只会带来更大的伤亡,更何况在巨大不公正中的赖活不如在壮烈的斗争中牺牲。

以色列与之作战的是反抗以色列的思想和情节,这是不可能物理消灭的。正是因为这一点,以军再强大,也无法达到保卫以色列持久和平的政治目的。战争是政治的延伸,不能达到政治目的的战场胜利最终导致的是战争的失败。美国在越南如此,以色列在加沙也如此。以色列甚至说不上战场胜利,因为哈马斯可以拍着胸脯、指着以色列叫骂:你就是不敢入侵!哈马斯并没有说错。

阿巴斯(左)与内塔尼亚胡 图自AP

更大的输家是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和总统阿巴斯。阿巴斯是阿拉法特的战友,也是尚存的老一代巴解战士。但阿巴斯和法塔赫一样,早已没有了当年的斗志,现在连维持统治都困难。在阿拉法特-拉宾的奥斯陆协议后,法塔赫放弃武装斗争,以色列把加沙和部份约旦河西岸地区交还,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成立,成为事实政府。

哈马斯的历史不长,1987年才成立,主要活动范围在加沙。哈马斯不光是军事组织,也是政治组织,在和平时期,靠组织民众自救互助和赈济在巴勒斯坦民间扎根。在2000-2005年的第二次巴勒斯坦人大暴动期间,加沙的哈马斯更加能打,一手抓打仗、一手抓赈济的哈马斯也显示出更强的社会组织能力和凝聚力,在此后的巴勒斯坦大选中赢得了加沙,以后更是稳定控制加沙,而法塔赫退回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人的地盘从此分成两个板块。2007年,哈马斯把法塔赫武装力量索性赶出了加沙,加沙彻底成为哈马斯的地盘。

将哈马斯打成恐怖分子、指责哈马斯靠暴力和恐惧控制加沙是容易的,但要真是这样,推翻就太容易了。不管是在以色列默许下由法塔赫武装力量杀回来,还是以军亲自出马打掉哈马斯、再把法塔赫请回加沙,不得人心的哈马斯都可以很快从加沙清除。但事实正好相反,哈马斯才是扎根巴勒斯坦民众的,才是不可消灭的,才是日益壮大的。

在约旦河西岸,法塔赫“老家伙们”也越来越镇不住。号称民选的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已经15年没有大选了。原定2021年5月21日举行的大选和6月21日的总统选举被推迟,阿巴斯给出的理由是以色列阻止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投票,使得巴勒斯坦大选无法公正、全面地举行。这是说不通的,在阿巴斯当选的2005年,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的投票同样受到以色列的阻止。阿巴斯的真实担忧是在西岸也敌不过更加激烈的法塔赫少壮派,事实上哈马斯都很有可能席卷西岸。

在加沙冲突中,哈马斯不怕牺牲,拼死与以军对打,还迫使以军不敢地面入侵,这必然在痛恨以色列压倒一切的巴勒斯坦人中赢得巨大声望。真主党也是靠这样的声望在黎巴嫩赢得人心的。对以色列能打是如今在大中东最能聚拢人心的政治资本。法塔赫的无所作为正好成为反衬,很难不成为输家。巴勒斯坦最终是要再次大选的,已经85岁的阿巴斯还能拖延多久?阿拉法特在最后的日子再次成为烈士,阿巴斯呢?

哈马斯利用秘密隧道运输货物以及向以色列发动袭击 图自路透社

哈马斯直称这是“巴勒斯坦人的胜利”,把文章做到西岸巴勒斯坦人中间的意图很明显。为什么不呢?哈马斯全称是伊斯兰抵抗运动,这不是加沙巴勒斯坦人的反以色列抵抗运动,也不仅仅是全体巴勒斯坦人的反以色列抵抗运动,这是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反以色列抵抗运动。

在伊斯兰世界里,一直存在政府级的支持巴勒斯坦人的力量,更是存在民间的支持力量。哈马斯能赢得多少阿拉伯政府的同情和支持不好说,但在反以色列情节深重的阿拉伯民间,与以军对攻而迫使以色列同意无条件停火这样的巨大政治胜利很难不赢得广泛同情和支持,哈马斯很难不成为最大的赢家。真主党是第一个与以军硬顶而迫使以色列在没有取得军事胜利的情况下就被迫停火的中东政治力量,哈马斯正在成为第二个。

说到真主党,什叶派的真主党和逊尼派的哈马斯在宗教上不对付,但在反以色列问题上是一致的。在2006年第二次黎巴嫩战争期间,黎巴嫩南部的真主党与以军死顶,赢得事实胜利,但加沙的哈马斯没有动作。这次,在加沙冲突的最后几天,真主党武装也开始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这是否会成为真主党和哈马斯的事实合作的开始,还有待观察。可以肯定的是,两家都只有在对方显示出反以色列的决心和真实战斗力后,才可能赢得对方的事实合作。

真主党盘踞的黎巴嫩南部地域更大,资源更多,与外界的联系更加广泛、可靠,战斗力也更强。哈马斯和真主党一旦联手,以色列的战略态势就明显恶化了。这是埃以和平协议的40年后以色列第一次面临南北两线有互相协调的进攻性敌对力量存在的情况。如果哈马斯赢得西岸,情况就更糟了,以色列的整个侧翼都将受到威胁。这也是与当年埃叙联手完全不同的情况,政府和正规军行为相对可以预测和控制,但哈马斯和真主党这样的非政府和非正规武装的行为就难以预测和控制,以军行动的政治限制更大,事态发展的不可控性也更大。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埃及也是赢家。埃以和平协议后,埃及在中东冲突问题上保持低调,但哈马斯和加沙提供了独特的返回机会。加沙在历史上是巴勒斯坦的一部分,在联合国分治决议中划归阿拉伯人,在1948年独立战争中被埃及占领后军管,在1967年的六天战争中被以色列占领,埃及在1979年的和平协议中放弃对加沙的一切权力,2005年以色列将加沙交给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控制。

加沙与西奈有7公里长的陆地边界,拉法是加沙通往阿拉伯世界的唯一陆地口岸。加沙的其余陆地边界都通往以色列,剩下的就是地中海海岸线了。以色列有能力在海上确保封锁,但对加沙的陆地边界就无能为力了。埃及对穆斯林兄弟会很忌讳,对哈马斯也是严加封锁的。但这是政府层面上的。穆斯林兄弟会在埃及成为最强大的地下反对势力,其民间组织力和影响力无疑使得西奈成为哈马斯的事实后方,这正是埃及对哈马斯的影响力之所在。

5月20日,抗议者手持巴勒斯坦国旗站在约旦河西岸城市伯利恒一条被封锁的路上。图自新华网

西方把哈马斯列为恐怖组织,没有外交接触渠道,这使得埃及成为西方与哈马斯间接对话的唯一渠道。随着哈马斯势力的壮大,埃及的渠道作用也将增加,重新成为大中东的推手之一。

埃及声称坚定支持巴勒斯坦事业,支持巴勒斯坦人争取合法权益;美国则宣称只与法塔赫控制的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而非哈马斯进行协调,“以一种不允许哈马斯简单地储备其军事武器的方式”提供援助,但巴以问题绕不开哈马斯。

加沙终于停火了,但明天可能就是走向下一轮冲突的第一天。历史不长的哈马斯正在取代法塔赫,成为以色列最头大的对手。这是比真主党更难缠的对手,因为真主党毕竟盘踞在黎巴嫩南部,只是在以色列的邻国,而哈马斯盘踞在加沙,直接趴在以色列的下腹部,并试图对以色列肋侧的西岸巴勒斯坦人也取得领导权。哈马斯与真主党合作更是以色列巨大的噩梦。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朱敏洁
巴以冲突 美国 停火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巴以恩仇录

以色列总理:达成巴以问题“两国方案”是正确决定,但...

2022年09月23日

东耶路撒冷150所巴勒斯坦学校罢课:“对教育以色列化说不”

2022年09月20日

作者最近文章

08月26日 08:47

就算能按时撤军,后面的大麻烦拜登一个都解决不了

08月13日 09:23

注定失败,印度为何仍热心插手阿富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菲总统:愿同中国恢复南海油气联合开发谈判

拉夫罗夫: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玩火,想把全世界变成自家后院

“破坏与建设”

意大利中右翼胜选,欧盟要裂开了

澳获得首艘核潜艇要提前至2035年?中方:严重关切

出席党的二十大代表全部选出,共2296名

菲总统:愿同中国恢复南海油气联合开发谈判

NASA又又又“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