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枫:丹麦和立陶宛争相邀请美国驻军,扬基饽饽又香了?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2-19 08:40

晨枫

晨枫作者

自由撰稿人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晨枫】

2月9日,立陶宛总统瑙塞达宣称,将向美国寻求永久驻军,以加强立陶宛的安全。2月10日,丹麦首相弗里德里克森宣布,丹麦与美国已经开始讨论新的防务协议,其中可能包括容许美军进驻。弗里德里克森强调,丹麦的决定与当前乌克兰局势无关。

而在此前的2月5日,拜登签署命令,向罗马尼亚部署1000人,向德国和波兰增兵2000人,并将再向波兰增兵3000人。在更早的2月2日,拜登已经命令8500名美军官兵待命,准备增援欧洲。

美国增兵是因为乌克兰局势,这好理解。立陶宛要求美国永久驻军是拉大旗作虎皮,这个也好理解。丹麦邀请美军进驻,这是怎么回事?美军又成香饽饽了?

“散装欧洲”苗头又起?

二战后,和平没有维持多久,冷战马上开始,荣归故里的美军立刻回援欧洲。在朝鲜战争期间,驻欧美军兵力从12万迅速增加到37万,在1957年达到高峰的43万。越南战争期间降低到27万,但里根时代再次增兵,达到32万。冷战结束后,驻欧美军兵力迅速下降,90年代中期到00年代中期,大体维持在11万。反恐战争后再次下降到65000人水平,随着时间一直有波动,但大体维持至今。美军战略重点向印太转移,驻欧美军是否会继续削减,这是欧洲关注的问题。

美国在欧洲的军事存在(图自半岛电视台)

驻欧美军的主要基地在英国和德国,其中英国主要是空军,德国则空军和陆军都有。这不奇怪,英国作为岛国,处于欧洲战场边缘,是离岸控制的理想基地;德国处于中欧,在冷战时代是抵抗苏军入侵的前线,冷战后则是控制整个欧洲的中央基地,比英国基地更加“脚踏实地”。这次向罗马尼亚调遣的1000人就来自驻德美军,估计在派赴德国和波兰的新增美军中,部分就是为了恢复驻德美军的数量,维持战略机动兵力。

欧洲的地理距离是个很容易误解的问题,加里宁格勒到德国边境与沃罗涅什到乌克兰边境差不多远,美国对驻德美军的定海神针作用清楚得很。英国外相作为首席外交官,欧洲地理会烂到把沃罗涅什和罗斯托夫当作乌克兰的,则是令人错愕的,但这是题外话了。

美军的增援是象征性的。增援罗马尼亚的是中装的斯崔克部队,新增增援波兰的是第82空降师的轻装步兵。真要准备抗击10万俄军对乌克兰的进攻,以及蔓延过乌克兰-波兰、乌克兰-罗马尼亚边境的冲突,这三五千人是不顶用的。美军需要立刻向德国增调成师的重装部队,更要增援大量空军战斗机,并迅速向北海和地中海调集航母。这些都有现成的预案,陆军重装备和物资都在欧洲预存,只要人员空运到欧洲,与装备汇合,就可以立刻形成战斗力。空军也是一样,设施和弹药是现成的,战斗机飞过去,落地加油装弹,就能投入作战。美军没有这样的行动,因为美军清楚,俄军进攻并不迫在眉睫,政客的严词厉色只是政治炒作。

但立陶宛和丹麦的姿态超过单纯的政治炒作,代表了欧洲散装化的新动向,更代表了欧美关系的新动向。

欧洲领头羊心不齐

欧洲团结是老话题了,但欧洲似乎是注定散装的,只有外敌威胁下才能团结起来。战后快80年来是工业革命后欧洲历史上最长的和平时代,只有前南斯拉夫的短暂内战除外,与欧洲历史上的血雨腥风相比,也算不了什么。在冷战时代,苏联算是西欧的外敌威胁。在现在,欧洲的外敌威胁到底是什么,并不好说。

尽管在政治正确的语境里,欧洲国家“不分大小,一律平等”,但事实上,欧洲国家是分三六九等的。德国、法国是一等,其他老欧洲国家是二等,东欧国家是三等,乌克兰、格鲁吉亚、亚美尼亚、摩尔多瓦等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是等外,俄罗斯和白俄罗斯除非发生反政府骚乱,否则是不算入欧洲的。英国则是单列的“异类”。

德国是欧洲的经济发动机,德国最大的威胁还不是穆斯林移民,而是经济发展开始乏力。作为传统制造业和出口大国,德国对中国的外贸竟然高额逆差。据德国统计局数据,2021年1-11月,德国从中国进口1271亿欧元,增长18.6%;出口952亿欧元,增长10%,顺差319亿欧元。德国对中国的出口主要为汽车和汽车零部件(256亿欧元)、机械(185亿欧元)、数据处理、电子、光学设备(118亿欧元)。德国从中国的进口主要为数据处理、电子、光学设备(429亿欧元)、电气设备(186亿欧元)、机械(112亿欧元)。

图片来源:人民网

中国和德国的贸易无疑是互补的,德国出口集中在高端,中国出口集中在中低端。但在任何时候,中低端在数量上对高端永远是碾压的。德国制造曾经是从高到低“全频谱”的,20年前,北美市场上还有价格亲民的德国制造的裁纸刀、大众厨具家电、圣诞节装饰品,如今基本上绝迹了。在2008年,小布什问默克尔,为什么德国经济能扛住金融危机,默克尔只有一句话:“因为我们还造东西”(Because we still make stuff)。制造业向高端退缩正是美国去制造业的关键一步,德国最担心的不是俄罗斯的坦克,而是中国制造。德国将把中国作为“系统性的对手”并不是空穴来风。

但德国制造业依然是欧洲最强劲的,甩其他欧洲国家几条街。其他欧洲国家与德国的经济落差越来越大,欧元区越来越受德国主导。这是马太效应在发力,进而影响欧洲政治的经济基础。

德国对俄罗斯的战略意向也更加理解,不认为俄罗斯重回扩张主义道路,只要不是无底线压迫俄罗斯,就没有俄罗斯强力反弹的问题。这也是法国的认知,而且未必不是美英高层的实际认知,只是美英由于政治需要而炒作俄罗斯威胁。

法国是欧洲的政治灵魂,至少法国自以为如此。法国的经济早就不行了,与俄罗斯之间还有德国挡着,最大的威胁更不是俄罗斯,而是经济重振、就业、北非移民。法国也不想抓住俄罗斯没事找事,但法国对重掌欧洲的政治领导权很热衷。

欧盟一向是以法德为核心的。在2008年以前,法德联盟基本上是德国出钱、法国动嘴。但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德国不再满足于出钱,而是直接抓住了欧洲的钱袋子,使得法国的动嘴成为嘟嘟囔囔,德国才一言九鼎。危机后,德国“懂事”地再次退入后台,但保留了“一票否决”的权力,台面上的事就留给法国去做了。这也正是重回戴高乐主义的马克龙热衷的,在乌克兰危机中试图把主导权从美国手里拿回到欧洲,但法国离重回“欧洲领导”还有很长距离。在经济议题越来越主导各国政治的现在,德国的“事实领导权”实际上是在加强。

英国本来就对欧洲若即若离,脱欧后更是成为欧洲孤儿了。不仅是政治孤儿,也是经济孤儿,北爱尔兰“关税后门”的问题可能激化与欧盟的经济矛盾,并通过“爱尔兰问题”激化与欧盟的政治矛盾。

英国的存在感在于充当欧美之间的纽带和桥梁,英国必须制造一个欧美的“共同敌人”,才能找回这个位置。冷战结束、苏军威胁消失后,英国一直在不断炒作,从前南斯拉夫的“共产主义威胁”,到利比亚,到叙利亚,到现在的乌克兰,英国需要一个“欧洲的共同敌人”,一方面把“欧洲的羔羊们”吓到一起,一方面拉住美国,自己则作为纽带,所以现在对炒作“俄罗斯威胁”特别起劲,尽管英国其实是离“俄罗斯威胁”最遥远的。

英国所为与美国是默契的。美国也需要一个欧美的“共同敌人”,才好把欧洲聚拢到自己身边,并把英国推上去,作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九千岁爷,既控制欧洲,又便于美国把战略资源转移到印太。不过美国不能过度脱欧,否则英国又要失重了。

丹麦的德国阴影

“二等”欧洲国家各有各的威胁,有经济的,有地区安全的(如希腊的头号威胁永远是土耳其,即使在冷战时代也是如此),有非法移民的(意大利、西班牙、希腊),唯独没有“俄罗斯威胁”。

但一个不常提到的威胁是话语权威胁。饱暖思淫欲,如果没有紧迫的经济压力,没有显著的地区安全问题,也没有太大的非法移民压力,就开始“想没用的”了。丹麦就是这样的情况。

丹麦连接北欧,扼守波罗的海出口,战略地位很重要。一战的日德兰海战就是在丹麦日德兰半岛的外海打的。俄罗斯海军的波罗的海舰队要进入北大西洋作战,也必须穿过丹麦的众多海峡。但波罗的海舰队实力薄弱,只有一艘30年舰龄的“现代”级驱逐舰、2艘“不惧”级护卫舰(4400吨,但一艘舰龄也快30年了)、5艘“警惕”级轻型护卫舰(只有2200吨)、1艘“基洛”级潜艇,还有2艘“暴徒-M”级大型导弹艇和一堆70-80年代的老式导弹艇,根本等不到威胁丹麦,早被德国、瑞典和北约空军按在水里摩擦了。

日德兰海战(资料图)

丹麦最大的威胁既不是经济上的,也没有地区安全威胁,非法移民要么留在德国,要么途经丹麦前往瑞典,也不是大问题。丹麦最大的问题是缺乏在欧洲的发言权。丹麦与德国的关系也微妙,且不说二战中的历史,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问题是丹麦心中永远的芥蒂。

维多利亚时代是大英帝国的全盛时代,两度出任首相的帕尔默斯顿以“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友谊”而著称,他在谈到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问题的时候说到:“世界上只有三个人弄得明白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是怎么回事。一个是亲王殿下(指阿尔伯特亲王,维多利亚女王的丈夫,本人是德国王子),他死了;一个是德国教授(似乎没人弄清楚过这个德国教授到底是谁),他疯了;还有一个就是我,可我都忘光了。”

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北接丹麦,南邻北德,位于日德兰半岛伤。一般提到维京人,主要指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的瑞典和挪威,实际上丹麦也是斯堪的纳维亚地区和维京文化圈的一员。瑞典和丹麦为斯堪的纳维亚正主的名位打来打去,但还在维京时代,石勒苏益格就是斯堪的纳维亚的一部分。

但荷尔斯泰因原属神圣罗马的一部分,后来普鲁士声称拥有主权。要命的是石勒苏益格与相邻的荷尔斯泰因共享大公,大公也“恰好”是丹麦国王。德国统一时,荷尔斯泰因的人口以德意志族为主,石勒苏益格也有大量德意志族居民。1848年丹麦王室要取消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自治权而融入丹麦时,德裔居民公开反抗,普鲁士军事介入,但在第一次石勒苏益格战争中失败。1863年,第二次石勒苏益格战争爆发,丹麦战败,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并入德国。一战后,协约国主持两次公投后,按公投结果,石勒苏益格北部并入丹麦,石勒苏益格南部和荷尔斯泰因全部并入德国。至今丹麦部份的石勒苏益格还有德裔少数民族,德国的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地区则有丹麦裔少数民族。

如今,丹麦和德国之间彬彬有礼,但在内心深处,丹麦并不乐见德国主导欧洲。2015年的丹麦电影《地雷之地》(Land of Mine)讲述二战结束时丹麦当局迫使德国战俘冒死排雷,微妙地揭开了丹麦人的深层心结。

丹麦的心结在欧洲并不独特。

德国在历史上奉行军国主义和扩张主义,“有日耳曼人的地方就是德国”,弄得很多邻国很紧张。说起来,民族国家本来是威斯特伐利亚和平条约里民族国家定义的核心,German和Deutsh是同源的异读,Germany或者Deutschland还真就是“日耳曼人的国家”的意思。但原则是容易的,现实是复杂的。

日耳曼人是复杂的组合,有可能是凯尔特人对邻人的总称。在学术上,匈人与匈奴的关系尚无定论,匈人西征与汉征匈奴是否关联也无定论,但4世纪匈人入侵日耳曼人的领地,造成日耳曼人向西罗马帝国涌来,民族大迁徙绵延200年,波及大半个欧洲甚至北非,不仅加速了西罗马的灭亡,也促成了众多日耳曼人的国家,其中包括盎格鲁人和萨克森人建立的英格兰(England意为Angeles人的土地,Angeles人来自日德兰半岛,萨克森人自然来自萨克森)。

19世纪,在铁血宰相俾斯麦领导下,以普鲁士为核心的德国得到统一,但“日耳曼人的国家”并没有囊括所有日耳曼人的土地,比如奥地利就没有成为德国的一部分,捷克的苏台德地区也是一样,瑞士、比利时、荷兰、丹麦、匈牙利都有德语区。战后边境的变迁使得“日耳曼人的土地”更加扑簌迷离,现属波兰的波美拉尼亚、勃兰登堡和西里西亚地区是战后划入波兰的,格但斯克和加里宁格勒更是当年的东西普鲁士,简直就是德国的龙兴之地。

德国一强势,就会有各种历史联想马上浮现。德国毕竟是欧洲大陆最强大的国家,避免历史联想是现代德国在政治上努力保持低调的重要原因,但也是其他欧洲小国努力保持域外大国影响的重要原因。过去这个域外大国是英国,现在则是美国。

德国再低调,也是豹子,要是哪天发威而没有美国这个老虎在旁边,林子里谁也压不住。丹麦首相弗里德里克森并没有说错:“我们希望强化美国在欧洲和丹麦展现出的实力”。在美国“脱欧入亚”的现在,把美国老虎栓在欧洲不仅符合英国利益,也符合一众欧洲小国的利益。

这与同一批欧洲国家要求加强欧洲团结的呼声不矛盾。每个国家的利益都是多方面的。在经济上,老欧洲与美国竞争,需要通过欧盟加强欧洲团结,抵抗美国侵蚀和压力,尤其是数字经济和贸易壁垒方面。拜登还算“对欧洲友好”的,下一任共和党总统就难说了。欧洲团结这根拐杖不能丢。在安全方面,老欧洲需要美国“镇场子”,用“外来和尚”避免欧洲内部出现“一强独大”的情况,需要通过北约加强“跨大西洋合作”。在德国与其他欧洲国家经济落差越来越大的现在,美国这根拐杖更不能丢。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将是老欧洲的常态。

丹麦与美国的军事合作细节还不清楚,可能包括联合军事演习、加强海上合作和在丹麦预存军事装备,可能与挪威-美国的军事合作相似,但估计不包括在丹麦构建美国军事基地。挪威也只是容许美国在挪威的军事基地上建造设施,这是“基地里的特区”,并非享有治外法权的英国、德国、日本、韩国那样的美军基地。挪威有这个地方,丹麦太狭小,连这点地方都腾不出来。

“三等”欧洲国家自我树敌

但“三等”欧洲国家就不一样了。这些国家要么是前苏东集团的,要么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苏东波后,他们摆脱俄罗斯影响,但立刻面临国家复兴和民族认同的挑战,最方便的抓手就是竖一个靶子打,以形成凝聚力。这靶子就是共产党统治和苏联占领。

东欧各国还不一样。与俄罗斯直接接壤的跳得最高,不直接接壤的就比较心平气和一点。但不管哪一个,独立几十年后,苏联占领时代早就过去,共产党统治的中国反而蒸蒸日上,这理由越来越不好用了。

好在苏联解体了,俄罗斯还在,用“邪恶的俄罗斯”反衬“无辜的我们”成为好用的理由了。为此,波罗的海国家、乌克兰、格鲁吉亚等的反俄就是政治需要。在民族认同方面更需要这样,既然说不清楚“我们”是谁,最方便的办法就是指出邪恶的“他们”。

这是在玩火,玩多了,必然烧着自己。但这不要紧,加入北约啊。

在苏东波之后,俄罗斯处于历史最低谷,北约东扩处在俄罗斯想反对也无能为力的窗口期。尽管俄罗斯威胁实际上小时,趁机扩大的缓冲区是廉价的保险,不要白不要。在很长时间里,新成员国也确实省心,除了有一搭没一搭的装备和训练标准化外,并不给北约增加多少负担,援助些二手装备也只是做个顺水人情的事。

但俄罗斯不会永远处于低谷,北约最终要感受到东扩的代价。从2017年起,波罗的海三国的安全态势紧张,北约轮换部队开始进驻三国。2019年以来,美国也向立陶宛派驻约500人的轮换部队,瑙塞达正是在要求美军不要到期撤回,而是永久驻留。这是免费的雇佣军。

2月9日,立陶宛总统瑙塞达(Gitanas Nausėda)表示将向美国寻求永久驻军,以帮助强化国家安全。(视频截图)

但这不是美国想要的。

在冷战时代,北约执行前沿防御战略,重兵驻防东西德分界线,就地死守。这一方面是因为西德是西方的核心国家,放弃不得;另一方面也因为西德一旦失守,北约就丧失战略空间了,接下来就是没有纵深的荷兰、比利时,法国也难保,然后就是英国。

但现在,北约悄悄地放弃了代价高昂的前沿防御。这些“新北约”国家是用来换取时间的空间,否则北约主力早就该前出到波兰、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了。

更加具体地,波罗的海三国是在波罗的海和俄罗斯之间的死地,既不能死守,也不便增援。海路增援靠不住,陆路增援则要通过加里宁格勒和白俄罗斯之间只有50公里宽的瓶颈地带。老欧洲拒绝尾巴摇狗,美国更没有兴趣奉送上人质。

最主要的是,美国的心不在欧洲了。美国处在相对衰落中,美国最大的挑战来自中国,美国的所有战略资源都用于对付中国还紧巴巴的,但欧洲又是美国的基本盘,所以美国很纠结。美国需要欧洲在英国领导下,德国出钱出枪,为美国卸压分忧。但英国有心,德国无意,而美国去意已决。

美英炒作俄罗斯威胁是给别人看的,否则美国早就该像里根时代一样,向欧洲增兵了,冷战英军主力也是驻扎在德国的莱茵军。美国不当自费雇佣军。冷战时代的驻德美军是为了确保战争在“别人”的土地上打,只有确保这样,战火才不至于最终烧到美国。但在今天,不存在俄军打到老欧洲的可能性,美军继续“脱欧入亚”是大趋势。

“三等”欧洲国家加入了北约,生存有了保证,但他们需要的是安全感,需要在任何时候坛坛罐罐也全须全尾。但这样的安全感老欧洲给不了,只有把“俄罗斯威胁”最大化,直接要求美国提供安全感。与其投靠靠不住的李鬼,不如直接抱住原装的李逵。只是立陶宛更加直接,直接要求了。立陶宛在反华问题上上蹿下跳也无非是想起个大早,讨个大好,先抢到虫子吃。“等外”欧洲国家连北约意义的生存感都得不到,更惨。

后冷战的欧洲与冷战欧洲绝然不同,没有了壁垒森严的阵营和明确的威胁,“前沿”是北约从前沿防御转变为进攻性防御而自找的,以为可以用空城计吓住司马懿,结果诸葛亮没学像。但本质不同的安全环境使得欧洲“解压”后,散装性暴露出来了。

德国还是欧洲的火车头,尽管法国总是想充当火车司机。其他老欧洲国家在经济上挂靠德国,有空子就捡个漏;在安全上拉住美国,外来和尚好烧香。东欧国家则排队找爹,经济上吃老欧洲的,安全上直接抱住美国,因为老欧洲不肯被拖下水。而美国,正在一心想悄悄溜号,专心对付中国。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欧洲国家对美军突然又“青睐”了,不是因为扬基饽饽又香了,而是看到扬基伯伯要跑路,在哭着喊着、抓着裤腿不放。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小婷
立陶宛 丹麦 驻欧美军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欧洲乱局

美工厂爆炸+俄管道维护+挪油井罢工,欧洲“气荒”雪上加霜

2022年07月06日

荷兰农民开拖拉机示威,警察“瞄准射击”

2022年07月06日

作者最近文章

02月19日 08:40

丹麦和立陶宛争相邀请美国驻军,扬基饽饽又香了?

02月12日 08:59

巴塞罗那圣家堂是建筑异葩,不是里程碑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520亿美元芯片法案拖2年,多家巨头:投资要缩了

赚720亿还嫌少?李嘉诚成了英国通胀大赢家

“我伸出橄榄枝,接下来就看中国”

这会是压垮约翰逊的最后一根稻草吗?

9名大臣相继辞职,约翰逊:我不辞

昨天24例阳性都与这有关,上海:已立案

中美外长将举行会晤,美方透露“最大重点”

日本要对俄油气下手,俄方撂下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