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枫:美国会从通胀直接跌入衰退吗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9-02 08:31

晨枫

晨枫作者

自由撰稿人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晨枫】

8月26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上发表讲话,表示美国将继续采取措施,“强力”抗击通胀,并警告强力加息将会为美国家庭和企业带来“痛苦”。

此前的8月10日,美国公布7月通胀为8.5%,好于预计的8.7%。人们以为略有回落的通胀可能会使得美联储放慢加息步伐。显然,美联储不满足于通胀止升,而是要通胀回跌到2%左右。鲍威尔的讲话格外使得市场失望,三大股指闻声下跌,道琼斯跌落超过1000点,标普跌了3.4%,纳斯达克3.9%。

美国GDP已经连续两个季度负增长了。在第一季度的-1.6%之后,第二季度是-0.6%。2021年第四季度还是正增长的6.9%。按照很多教科书的标准,这已经可以称为“衰退”,但7月28日拜登坚持说:“衰退?我可没有看到衰退。”他还指出就业良好,消费强劲。财长耶伦也强调没有看到大范围衰退的迹象,美国经济只是在增长放慢的“过渡期”。

没事,通胀开始的时候,也是可以否认的。那时也是耶伦在说通胀只是短期的、过渡的,当然后来承认错误了。

通胀现在是否认不了了。美国通胀接连升高,已经从经济问题变为政治问题了。6月通胀从5月的8.6%预计升高到8.8%,实际破9,升到9.1%。美联储在6月升息0.75%后,在7月再次升息0.75%。这是80年代后未见的,但加拿大中央银行步子更大,直接加息1.0%,而加拿大通胀还“只有”7.7%。

持续通胀对经济和社会的打击是毁灭性的,升息是最直接的控制手段。升息调控需要做到几点:

1、精准。通胀降不下来不行,降过火更不行。通胀不需要清零,轻度通胀有利于创造低度涨价预期,促进消费。轻度超发的货币也有利于流动性,促进经济周转。但降过火了,降成通缩了,那就直接进入萧条了。

2、迅速。通胀长期降不下来的话,本身会形成涨价预期,导致自增长趋势。当然,通胀的自增长不是无限的,到了物价飞涨、谁都买不起东西的时候,物价会回跌一些,但依然居于高位,而经济已经全盘崩溃了。这是最糟糕的情况,在此之前就必须使得通胀止升甚至回跌。

在理想情况下,一步到位的升息压涨然后一步到位的降息回稳或许是最优策略。一步到位的升息是剧痛,但是短痛。长痛不如短痛,这一步的作用是压住通胀势头,并使其掉头向下。第二步的一步到位的降息则是刹车作用,确保通胀回跌时,跌到理想的轻度通胀后不再继续下跌。一般认为,理想的轻度通胀在2%左右的水平。

这样大刀阔斧的嘁哩咔嚓在最短时间里,就能使得通胀回到理想水平。在尼克松当政的70年代,美国经济空心化已经开始,美元疲软,但还是金本位。尼克松宣布放弃金本位,美元持有者不再能凭手里的美元向美国按照固定金价直接兑换黄金,触发了美元贬值和通胀,在1980年3月达到14.8%的高峰。

美联储基准利率在1979年平均为11.2%,远高于现在的水平,与历史水平相比也不低了,但是压不住通胀。美联储主席保尔·沃尔克领导美联储迅速升息,在1981年6月达到20%的高位。这样凌厉的升息很快把通胀压了下来,1983年3月已经跌到3%一级的水平,此后一直大体维持在2-5%之间,美联储也继续相机调控。这样的相对稳定一直维持到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并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后再次打破。

1978-90年间美国通胀率,绿柱为相比上一年的增幅,红柱则为降幅

1978-90年间美联储基准利率,灰影区代表衰退期

1978-90年间美国GDP增长率,右端是里根时代末期,已经因为政府开支(尤其是军费开支)大增而拖累经济了

大刀阔斧的代价是GDP负增长。1978年美国GDP增长率高达5.54%,1979年还有3.17%,1982年经济萎缩了1.8%,直接进入萧条了。

好在美联储这时还有弹药,通胀一压下来,立刻降息刺激经济。只是一面要防止通胀复燃,一面要刺激经济回升,需要精细平衡,避免前功尽弃。在控制通胀中恢复经济增长是比大刀阔斧压通胀慢得多的过程。1987年1月美联储基准利率已经降到5.73%,1989年3月回升到9.79%,以后再一路下降到90年代初3%的水平,到90年代中期才回升到5-6%的健康利率。

但这么干民愤太大。沃尔克成为美联储历史上最遭人恨的主席,这时的美联储遭受了强大的抗议浪潮。难怪,急剧升息政策造成超过10%的失业率和大量破产。这么干的不定因素也太多,太容易过火或者不够,还可能在激烈的升息降息中激发出未预料到的事情。

实际操作还是小步子、走一步看一步为多。当前美联储好似大幅度升息,其实比沃尔克时代差远了,这才哪到哪啊。

但小步慢走的坏处也是显然的。首先就是不可能迅速,这就是个大问题。

如前所述,通胀顽固化后有自增长趋势。小步慢走有可能对控制通胀的作用太小太晚,在政治上不可接受,在经济上让通胀肆虐太久也可能留下硬伤。

见势不好、逐步加速是很自然的反应,但潜在危害更大。

升息调控手段施加上去,到通胀数据反映出来,中间有一个过程。首先要对这个过程所需的时间有准确认识。等的时间越长,观察越可靠,但作为不足的危害也越大。等的时间不足,观察到的数据可能被噪声淹没了,没法用。

对于美联储来说,这个时间可能还不止一个。把美国国内经济循环看作单一经济过程的话,这是内循环时间。

但美元和美国经济对世界经济有强大影响,而且美元影响更快,可能意味着外循环要分成两个部分:1)美元导致世界能源和供应链的变化,2)美国经济导致世界能源和供应链的变化。只有把这些因素都加进美国通胀数据,才能准确地做出下一步调控的决定,否则都是见树不见林。

另一个问题是数据的因果性。通胀数据不只是受到升息调控的影响,还有供应链(包括海运、外国金融政策、疫情等)、市场心理预期的影响。需要从通胀数据判明多少影响来自哪个因素,以此决定下一步调控力度,这是难上加难。

理论上,有精确的数学模型的话,时间因素和因果性都可以考虑进去。精确数学模型还可以定量计算应该施加的调控量,根据预期通胀,甚至预期的通胀下降轨迹,精确计算调控量的轨迹,按照轨迹的时间表施加调控量,就有可能在预期的时间里把通胀下降到预期目标。

美联储肯定有一堆数学模型,但这些数学模型要是靠谱,根本不会让通胀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地步,因此以数学模型为基础的预测和调控也是问题多多,最后还是回到凭经验(实际上是凭感觉)的走一步看一步,包括逐步加码。

通胀数据的种种不确定性使得逐步加码很容易在政治经济压力下,无意之中在不足和过度之间摇摆。等到发现大事不好,为时已晚。

美联储在近期加息前迟迟按兵不动,部分原因是政治上的。在特朗普时代,通胀还不明显,但苗头已经有了,后来则是被新冠疫情虚假压低。特朗普严令美联储不得加息,不能影响他的政绩。

另一部分原因则是美联储也无法确定通胀悄然飘升是长期趋势还是短期噪声,只好往好处去想,不敢惊动还在脆弱恢复中的美国经济。疫情缓解后通胀复燃,但等到确认,为时已晚。

2000年以来的美国通胀率(数据到2021年为止)

放大到2012年至今的美国通胀走势(数据到2022年6月为止)

进一步放大到2020年1月到2022年6月为止

美联储的迟迟不作为“纵容”了美国通胀居高不下,已经具有很大的顽固性了。但要通过调控压通胀,很难预先知道哪里才是恰到好处。这不是线性的,不是说:“升息1%可以压涨0.5%,所以升息10%就可以压涨5%”。

这和打结一样,一道一道越打越紧的时候,看起来是漫长、渐进的过程,解开也忒麻烦。但一旦抽动关键的线,后面反而哗啦一下子就打开了。难就难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抽动了这根关键线,只有事后才知道。

美国现在通胀8.5%,要降到2%可谓路远迢迢;但2022年GDP增长率预计只有1.7%,离零增长甚至负增长只是一抬腿的功夫。美联储已经不惜零增长也要升息、压通胀了,但真的进入负增长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尤其是深度负增长。逐步加码很可能越过眼下还不知道在哪里的临界点,突然导入深度负增长。

美联储现在貌似急剧升息,但利息还是低。2008年次贷危机后,美联储利率一路跌到几乎为零,奥巴马时代逐渐回升到略超过2%,但疫情后再次跌到几乎为零。现在基准利率还是在2.25-2.5%之间,才回到新冠疫情爆发前的水平。升息空间很大,但降息空间很小。也就是说,要升息压通胀,弹药有的是;但引发萧条和通缩时,就没有弹药了。这是与沃尔克时代截然不同的。

这使得美联储只有小步慢走,也只能小病拖大,急性病拖成顽症,然后屏气静待经济脱底的时刻。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说加息没有引发衰退,其实只是“还没有”。

2000年以来的美联储基准利率(数据到2022年7月18日为止)

2000年以来的美国GDP增长率(数据到2021年为止)

疫期灌水的5万亿美元已经是泼出去的水。在经济下行的前景下,社会上按下消费冲动,但这个堰塞湖还是高悬在美国的头顶。2008年中国的4万亿最终是靠以后十几年的高增长消化掉的,但后遗症长期存在。美国不可能期望这样的持续高增长,这是美国通胀病重症化、慢性化的另一个动力。

拜登的《CHIPS法》只是在画饼,远水救不了近火,而且这远水很可能成为无源之水,这是另外一个话题。《降低通胀法》包括健康、新能源、税改等,但借债建设只能进一步增加通胀压力,靠哈里斯的“副总统票”才勉强通过,也不难想象未来执行的时候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共和党几乎肯定要在国会预算审批时作梗,实质性破坏《降低通胀法》的执行。

更加近在眼前的威胁则是消费下降。据报道,联邦疫情补助停发对中低收入消费者影响很大,而零售是美国经济的主要动力之一。这不仅影响到零售总量,也影响到零售就业。这可能是鲍威尔更加关注的动向,也将影响中国出口。

美联储还有沃尔克时代没有的问题。美元是美国的货币,一直是世界的问题,但现在世界不只有美元问题,还要加上中国制造。可以说,中国工厂一打喷嚏,世界就要感冒。疫情对中国工厂的影响很大,世界供应链大乱,加上乌克兰战争使得能源价格高涨,这些都是美联储控制不了但对通胀有重大影响的因素,美联储即使猛加利率,可能依然无法压下通胀。

可美联储“毕竟还是要做点什么”,即使为即将到来的萧条预存弹药,也需要升息。

美国当前通胀不是单一技术失误造成的,而是经济空心化和金融化、政策短视化和急功近利化的长期累积影响,要根除,也只有回到实质性的健康增长,但这比短期内控制通胀难多了。美国已经成为空谈的巨人。不是看不到应该往哪里走,也不是看不到自己眼下在哪里,只是迈不开实际所需要的步子。无他,真的迈步好辛苦。

这就像有些“三高”人士一样,在轻度的时候,只顾每年新年许愿,买了一堆健身卡、运动器材,但只有三分钟热度,然后该节食时暴吃垃圾食品,该运动时暴刷网剧。到了重度“三高”需要打胰岛素的时候,只知道急着催医生,“赶紧给我开点好药,这日子可没法过啦”,还美其名曰:“我花大钱请名医,不就是为了让我该吃吃该喝喝而你保证我不‘三高’嘛”。

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中国与美国的情况很不相同。中国也有通胀问题,但依然“只有”2.7%,不到3%。眼下的问题是刺激疫后经济。但秦人不自哀,天下哀之。中国号称摸着鹰酱的尾巴过河,这一次不是摸着鹰酱尾巴过河,而是摸着鹰酱尾巴绕坑。

美国的兴起始于美国工厂的兴起,美国的衰退始于经济空心化和金融化,当前的困境在于增长缺乏坚实的实体经济基础。中国发展必须坚持实体为主,坚持健康发展,避免空心化和金融化。中国金融远没有到美国那样绑架经济的地步,但要避免在某些领域,如房地产积累这样的危险。

另一个教训是:在经济出问题时,动手宜早不宜晚。或许立刻行动会对当前发展造成负面影响,但养虎遗患的恶果更大,美国通胀就是拖太久拖出来的病。在经济良好的时候,更是要未雨绸缪,冒给盛宴扫兴的风险,也要趁机把结构性痼疾治好,因为在经济困难的时候,就更没法治了。

任何调控都是用于暂态过渡的,不能常态化。这就像吃药是用于治病的,不能靠吃药带来长期健康一样。央行永远需要保留足够的弹药,下一波风暴永远在路上,不能心存侥幸。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陈轩甫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美国经济

拜登“口头干预”降油价,美媒看出了小心思

2022年09月27日

亚特兰大联储主席:美国经济会“有序放缓”,但软着陆难以实现

2022年09月26日

作者最近文章

09月02日 08:31

美国会从通胀直接跌入衰退吗

08月18日 07:52

台海军演推翻美国沙盘演习,中美是否会持久战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菲总统:愿同中国恢复南海油气联合开发谈判

拉夫罗夫: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玩火,想把全世界变成自家后院

“破坏与建设”

前所未有!北溪管道发现3处“神秘泄露”

美大使“怒了”:塞方刚与我们谈完,转头就和俄签协议

美国网攻西工大另一图谋曝光,13名攻击者身份已查明

NASA成功撞击小行星:防御地球还是昂贵的作秀?

人类首次执行行星防御任务,美航天器成功撞击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