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枫:止损压倒一切,预测俄军全面崩溃为时过早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9-14 07:31

晨枫

晨枫作者

自由撰稿人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晨枫】

乌克兰战争已经打了半年多,谁也说不好还要打多久,也成为了越来越奇怪的战争。8月底乌军在南线赫尔松方向发动声势浩大的反攻,除了最初的有限进展,战线大体维持不变,打成僵持。但乌军在北线的哈尔科夫方向突然反攻,收复大片失地。这是乌克兰战争的转折点吗?

乌克兰战争的转折点很多,“基辅反攻”就能算一个,但俄军主动撤入境内后,转折到此为止。接着马里乌波尔是一个转折点,亚速钢铁厂之战后,俄军没有在顿巴斯前线乘胜追击,依然在“煲重炮粥”,每天倾泻约40000发的炮弹,打得乌军苦不堪言。乌军反击力度只有5000-6000发炮弹,最多不超过8000发,一度每天损失兵力500人左右。

当前的“哈尔科夫反攻”中,北线乌军取得了“基辅反攻”以来最大的战果。一些人已经在期望俄军就此崩溃,甚至导致俄罗斯政治变局。不过“基辅反攻”和“哈尔科夫反攻”都不是在决战中取得的突破。在“基辅反攻”中,俄军是主动撤退;在“哈尔科夫反攻”中,俄军是闻风而逃。两军之间并未发生激战。

哈尔科夫俄军正在撤入卢甘斯克境内,连具有重要战略地位、得来不易的伊久姆也放弃了。但以此预测俄军战线全面崩溃甚至政治变局还为时过早。

乌克兰东部哈尔科夫遭导弹袭击 已造成1死4伤。图源:视觉中国

乌军还没有把北线俄军全部推过国境,这个前景倒不是不可能。如果俄军放弃哈尔科夫方向,固守北线只有为卢甘斯克增加防御缓冲作用,没有其他作用。最坏情况是退守到东乌割据时的防线,在乌克兰战争爆发之前,卢甘斯克民兵在这里已经固守了8年了,再守8年没有压力。

在南线,俄军固守,乌军进展有限,大纵深突破现在看不到可能。在西方媒体对当前的乌军反攻报导中,“赫尔松反攻”基本缺席,连乌军有一分战果必须吹成三分的英国国防部也顾左右而言他,间接证明了乌军在南线劳而无功。

俄军这是怎么了?

不管俄罗斯在乌克兰战争爆发时是什么意图,开战以来,国际政治军事形势已经迫使俄罗斯改变思维,放弃速战速决。现在,俄罗斯、乌克兰、西方都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了,可能几个月,可能几年,可能更长。

持久战对乌克兰不利。乌克兰的经济在战前就一团糟,战争使得乌克兰丧失了五分之一的国土。从2014年就割据的顿巴斯是乌克兰的工业重镇,受到战争严重影响的基辅、哈尔科夫地区也是乌克兰经济最发达地区,战争使得乌克兰的工业生产几乎荡然无存。

农业区也受到战争影响,还因为亚速海港口丢失和黑海港口被封锁而农产品出口受阻。在可预见的将来,乌克兰将深陷持续的经济危机之中,只能靠美欧援助吊命。

泽连斯基称俄军袭击致乌多地停电。图源:视觉中国

乌克兰难民现在究竟有多少已经很难说清楚了,据估计至少有700万人散落在欧美各地,更多的国内难民聚集在西部。糟糕地是,流落欧美的难民主体是受教育程度较高、头脑活络的中青年妇女和她们的孩子,适龄男子都因为法令而留在乌克兰。

这样高度失调的人口结构使得乌克兰的社会和生活秩序严重打乱,也是工农业生产失调的部分原因。战争延续越长,难民永久性离开乌克兰的可能性越大,对乌克兰的人口结构和未来发展带来难以补救的损害。

乌克兰全靠西方援助吊命,但欧美的援助热情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挥发。欧洲各国的援助正在雪崩式跌落,主要西欧国家7月份直接“断流”。能源危机不仅严重影响欧洲生活,也在沉重打击欧洲工业,能耗较大的冶金、化工、玻璃等制造业被迫停工,影响将溢出到一般制造业,对欧洲经济、就业和社会造成釜底抽薪的影响,在根本上影响欧洲援助乌克兰的可持续性。

欧洲民众也对继续不计代价支持乌克兰产生厌倦。捷克民众走上布拉格市中心的文塞斯拉斯广场:“我们给了他们(乌克兰人)一切,自己只留下两件毛衣”。德国外长赌咒发誓:“不管德国选民怎么想,德国坚决支持乌克兰”。这已经不顾民主原则了,反映的是对德国民意逆转的气急败坏。

美国的援助目前还算坚定。美国经济受到能源危机的影响相对不大,但美国经济在通胀和衰退之间挣扎,举债与中国全面竞争更是沉重负担。

事到如今,乌克兰不得不承认:乌克兰打不起持久战。9月5日,乌克兰总理什梅加尔(Denys Shmyhal)在布鲁塞尔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说:“我们认为时间对俄罗斯一方有利,所以我们、我们的盟友,以及我们的伙伴”,应该不遗余力地“尽快结束这场战争”。他说,俄罗斯“有意拖得更久,耗更多时间”,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挑战”。

因此,乌军必须尽快发动反攻,反攻必须取得目视可见的胜利,这样才能坚定美欧继续援助的信心。顿巴斯已经打成胶着,反攻不动;基辅方向乌军已经前进到国境线位置,再要有大动作,就攻入俄罗斯境内了,这将决定性改变战争的性质,乌克兰不敢造次,美欧也不会“容许”乌克兰这么做。

赫尔松一线是俄军最前出的位置,也是乌军战线最短的位置。赫尔松背后是第聂伯河,北方是因古列茨河,乌军有可能割裂“赫尔松突出部”,要么迫使俄军后撤,要么吃掉俄军一部,两种情况对乌克兰都是巨大的胜利。但乌军早就大张旗鼓地宣传要反攻赫尔松,现在看来是声南击北,真正的主要反攻方向是哈尔科夫方向。

必须说,“哈尔科夫反攻”是精彩的战术决策。

乌克兰战争最大的教训是“打大城市要慎重”,这对俄军、乌军都是一样的。赫尔松是30万人的大城市,和马里乌波尔相差不大。俄军在绝对优势情况下打马里乌波尔那么吃力,乌军反攻赫尔松绝无可能轻而易举。

拿下赫尔松就打开了第聂伯河出海口,拿下了进攻克里米亚的跳板,这些都不错,但前提是要拿下赫尔松。在乌克兰战争初期,俄军趁南线乌军防御松懈,早早拿下赫尔松,然后在尼古拉耶夫方向浅尝辄止,转入防守了。只要南线俄军不玩忽职守,这么长的时间足够战场建设。乌军在顿巴斯能打造堡垒地带,俄军也能在赫尔松打造堡垒地带。

但北线就不一样了。这里有战略要地,但没有大城市。在“基辅反攻”的时候,哈尔科夫方向也在反攻,俄军未经顽强防守,就放弃大片已经占领的阵地,退守到国境线了。据报道,据守哈尔科夫方向的不是重装的俄军正规军,而是轻武装的卢顿民兵,凸显俄军对北线并无打算死守。

现在的北线乌军反攻实际上依然在卢甘斯克境外。也就是说,在普京公开宣布的乌克兰战争目标之外。固守伊久姆对切断依然在乌军控制下的顿涅茨克突出部有用,但对固守已经控制的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地区意义不大。在马里乌波尔之战后,俄军对顿涅茨克突出部的进攻一直不紧不慢,现在也没有理由突然更加急迫。伊久姆放弃了很可惜,但并无不可。

俄军转入“固守但不死守”的阶段了。也就是说,不轻易放弃已占领的阵地,具有战略意义的方向坚决固守,但不在所有方向不计代价死守。这个原则也延伸到防守中的反攻。赫尔松和哈尔科夫乌军在反攻时,都形成过突出部。俄军没有利用火力和机动优势,趁机发动反反攻。俄军在避免伤亡,不在不必要的战略方向上浪费兵力和战争资源。

相比于开战时,乌军已经扩大了三倍。在得到大量北约武器、弹药、情报、训练支援后,乌军实力大有增强。乌军指挥水平也见长,有传说北约军官已经秘密参与乌军统帅部运作。在“哈尔科夫反攻”中,俄罗斯声称,乌军对俄军占有八比一的优势,当然没有提到乌军是怎么做到集结那么大的兵力而躲过俄军情报侦察的。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说俄军在战争初期因为低估乌军而进军失利,现在更不能低估乌军的战斗力和意志。

没有突不破的防线,再坚固的防御在坚定和有优势的敌人面前,最终是要被突破的。关键在于这个“最终”到来之前,要先消磨掉对手的“坚定”和“优势”。这是看懂乌克兰战争的关键。

乌克兰战争打到现在,乌克兰依然有约10万平方公里土地在俄罗斯或者亲俄力量控制下,当前的反攻只收回约6000平方公里的土地。泽连斯基政府只能以“收回包括顿巴斯和克里米亚的全部国土”为口号,坚持战斗。任何涉嫌放弃土地的停战和妥协都直接动摇合法性,连不战不和、无所作为都不是选项。但继续战斗是以美欧的坚决支持为条件的,否则乌克兰可能迅速弹尽粮绝、丧失战斗意志。

俄军称挫败了乌军从尼古拉耶夫发起的反攻。图源:视觉中国

美欧的目的都是通过最大力度的经济制裁、政治压力和借手乌克兰的军事磨耗,把俄罗斯拔牙、剁爪、“无害化”。欧洲要一劳永逸地消除俄罗斯威胁,美国还要加上腾出手来把战略重点全盘转向亚太。但美欧之间还有所不同。

欧洲在能源危机、通胀和生活开支飙升的压力下,希望战争早早结束,如果代价是就地停火、乌克兰失地事实上永久化,欧洲并不在乎。靠战争迫使俄罗斯无条件投降在历史上从来没有成功过,核时代的无条件投降更是闻所未闻,见好就收未必不是最现实的。

这不等于欧洲会在停火后放弃制裁、恢复贸易。彻底“驯服”俄罗斯依然是长期目标,关系正常化还是要等俄罗斯政治变局之后,但乌克兰国家安全和国防委员会官员阿列克谢·丹尼洛夫提出,乌克兰要与西方盟国一起,寻求“俄罗斯联邦的完全投降和非军事化”,这是要永久性地把美欧金主绑架到乌克兰的战车上,这是欧洲根本不考虑的。

美国不希望早早停火。美国不在乎乌克兰失地是否收复,但需要确保把俄罗斯的血放光,过早停火就功亏一篑了。只要严守北约不入场直接参战,核风险是可控的。

然而,长时间的经济封锁和军事放血是可能诱发俄罗斯内部变革,一战诱发二月革命和随后的十月革命,阿富汗战争诱发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与新思维和随后的苏联解体,乌克兰战争未必不能导致同样的变革。

对于俄罗斯来说,乌克兰战争既然开始,首先不可能迅速结束,其次即使战争以某种形式结束,只要俄罗斯不发生西方乐见的政治变局,与西方的对峙就要长期存在,政治和经贸关系正常化可能是很久远的未来的事情了。

俄罗斯只有“止损压倒一切”,最大限度地在军事上、经济上保存实力,尽量不扰动社会秩序,一切从长计议,与美欧长期对抗。这是最大限度地保护俄罗斯利益的根本大计。普京对俄罗斯的最大贡献本来就不是改革,而是重建稳定。俄罗斯不能承受另一次重大政治变局的代价。

因此,俄罗斯尽管兵力不足,还是始终不肯在乌克兰战争中投入全力,甚至不肯全面动员。战场上有可乘之机时,也“缩手缩脚”,甚至在乌军形成突出部的时候,也不肯下决心重演2014年杰巴利采沃包围战。不是俄军突然不懂得歼灭战的重要性,而是要节约使用战争资源,尤其要避免伤亡。防御比进攻更加节约兵力和资源,这是俄军放弃主动进攻的最大原因。

一战和阿富汗战争的伤亡是战后俄罗斯政治变局的很大诱因。俄罗斯不需要在乌克兰的惨胜,只需要在乌克兰的不败,这是俄罗斯国内政治经济稳定的基础。必保的是卢甘斯克、顿涅茨克、克里米亚,由此延伸到亚速海沿岸走廊和第聂伯河出海口,哈尔科夫则不是。

哈尔科夫是华沙-基辅-高加索轴线上的必经之地,这里也是一马平川,不像北方的沼泽地。在卫国战争中,德军进攻盛产石油的高加索,或者红军反攻德国,哈尔科夫都是战略要地。但在乌克兰战争中,基辅从来就是“机会目标”,能轻易拿下来就不放过,但不是不计代价强攻的目标,哈尔科夫就无所谓了。

俄军在基辅城外浅尝辄止,在奇袭转强攻时果断放弃,此后哈尔科夫方向也放弃了。马里乌波尔之后,俄军在伊久姆方向加强进攻,这是为夺回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尚在乌军控制下地区创造条件。

但在占领卢甘斯克全境后,俄军在顿涅茨克的进攻也转入“煲重炮粥”,进展只是隔三岔五地这里一公里、那里两公里,正是为了避免伤亡。大量使用车臣部队和瓦格纳雇佣军也是为了避免正规军伤亡。

反过来,大量伤亡也可能是乌克兰政治变局的诱因。乌军离开既设阵地主动进攻,给了俄军大量杀伤的机会。但要大量伤亡引发乌克兰政治变局,既需要给乌军放血,更需要给美欧支援降温。

欧洲已经因为巨大的自身困难而开始降温了,俄罗斯切断“北溪1号”的供气加重了欧洲的困难,尤其是德国。问题是,普京对欧洲也是弹药打光了。

欧洲(尤其是德国)对俄罗斯的依赖主要在于石油和天然气。石油的问题相对好解决,天然气是大问题,俄罗斯断供后,一些欧洲工厂因为缺电而停工,随着天气转入秋冬,欧洲城市的供暖问题也会越来越大,能源危机对经济和民生的重击将在冬天达到顶峰。

但欧洲已经跌倒谷底,也坏不到哪里去了。几个月来,俄罗斯天然气从滚滚洪流到涓涓细流到断流,欧洲在痛苦中适应起来。接下去的日子会非常难熬,但已经没有意外了。

欧洲对俄罗斯也弹药打光了。金融和贸易制裁都正在实施,文化和政治制裁也没有多少用处,对乌军事援助也难以为继。乌克兰战争早期的东欧苏制装备和弹药都差不多了,现在转入北约制式装备和弹药。

冷战后,欧洲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军备储备本来就在低水平,乌克兰战争开始时热情高涨、大力支援后,突然发现自己在搜刮箱底了,而军工生产根本补不上。德国、加拿大都在诉苦军火库存见底,连唯美国马首是瞻的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也对北约战备库存不足忧心忡忡。

不仅欧洲军工拉跨,美国军工也不给力。美国只有通用动力在宾夕法尼亚的一个工厂生产155毫米炮弹,月产量14000发,计划在三年内增产到月产36000发,但美国已经援助乌克兰80万发155毫米炮弹了,这个生产速度根本不够。

欧洲和美国都在要求军工公司“顾全大局”、赶紧增产,但军工公司不是为爱国主义而存在的,他们要求各国政府签订长期协议,军工公司不愿兜底。

俄罗斯国内倒是没有能源危机,但俄罗斯的通胀比美欧还厉害,6月为15.9%,7月跌落到15.1%,预计年底能降到12%,但这依然处于高位。

俄罗斯从欧洲的能源危机中大赚了一笔,但这不能持久。不仅G7在捣鼓对俄罗斯油气限价,俄罗斯油气的出口渠道也越来越窄了。中国和印度正在增加俄罗斯油气的进口,但难以完全弥补缺口。油气出口一直是俄罗斯的经济支柱,这根支柱晃动起来,对俄罗斯经济和社会的影响不言而喻。

俄罗斯的弹药供应也有跟不上的问题,传说中的俄罗斯向朝鲜购买弹药难说真假,但问题是真实存在的。冷战后,俄罗斯的去产能问题和欧洲一样严重。

但防御比进攻更加节约资源。乌军转入进攻后,对战争资源的消耗必将激增,而且对坦克、重炮等高成本军备的需求激增,加速对战争资源的消耗,尽管乌军战争资源实际上不来自乌克兰,而是来自美欧。

俄军与乌军在战争资源消耗方面的一进一出,将大大影响双方对战争的耐久力。在“哈尔科夫反攻”后,俄军脱下白手套,对大量乌克兰电力、自来水设施发动攻击,造成大面积停电停水。这不是简单的泄愤,也是在增加乌克兰的战争成本。

战争进行六个月了,俄军长期不肯攻击乌克兰的水电气话设施,只能说是对争取乌克兰民心一直心存幻想。现在放弃幻想了,既然是总体战,就要军民共担。俄军对乌克兰电网的第一波攻击在几个小时后大体修复,打比修快,这是不言而喻的。电网的节点多,还都是固定的,打击常态化将不意外。不仅电网、水网、桥梁、铁路、通信枢纽都会受到攻击。乌克兰的苏制电网设备和铁路设备备件消耗完后,如何用欧美设备维修和保持运作,这是个有意思的问题。

扎波罗热核电站已停止运转。图源:红星新闻

据报道,乌军反攻以机械化步兵为主,坦克不多,炮火支援也不多,前线没有激战。西方远程火炮和火箭炮的作用被夸大了,哈尔科夫方向的卢顿民兵丢下大量装备和弹药,根本没有因为弹药库或者后方桥梁、道路被炸而断供的问题。卢顿民兵基本上未触先溃。这是俄军情报失误导致的溃退,还是有计划的以空间换时间,只有日后有更多信息的时候才能确定了。

重要的是,俄罗斯需要在自己被熬残之前,首先把欧洲熬残。欧洲熬残了,美国就孤掌难鸣了。乌克兰战场的局部军事胜利与否实际上已经无关紧要,反正占领乌克兰全境从来不是选项,占领第聂伯河东岸也力不从心,只要守住卢甘斯克、顿涅茨克、克里米亚、亚速海沿岸走廊和第聂伯河出海口,在哈尔科夫、第聂伯罗、扎波罗热方向多占还是少占一个战略要点无关紧要,更是不值得花大代价死守。俄军在哈尔科夫地区没有重大伤亡,只是丢了大片非关键阵地。这才是乌军“大捷”的实质。

这也决定了俄军在哈尔科夫方向未必会反攻。垂手可得的果子还是会捡的,但花大代价硬啃就不会了。同时,乌军的战果预计在卢甘斯克境外为止,进一步扩大战果很难。首先是强弩之末,其次将遇到俄军的坚决抵抗,丢失卢甘斯克真是违反普京在开战时宣称的战争目的了。

普京在伊久姆失利后,国际压力不怕,债多了不愁,虱多了不痒,但国内会面临很大的压力,毕竟军事失利了。普京如何处理国内的反对,那是俄罗斯的内政。只要记住:“基辅反攻”后,外界也有过“普京要倒台了”的期望,结果等来的是俄军猛攻马里乌波尔,被泽连斯基赞为乌克兰民族英雄的亚速营全军覆没。

在乌克兰战争开始的时候,俄罗斯希望用军事上的闪电战一举击溃乌克兰,失败了;美欧希望用经济上的闪电战一举击溃俄罗斯,也失败了。这之后,俄罗斯迅速转入“止损压倒一切”战略,准备“熬死”美欧。这倒不是要熬到美欧崩溃,只是要熬到美欧放弃与俄罗斯对抗。

只要从这个视角出发,就不难理解俄罗斯的种种“奇怪”。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刘惠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乌克兰之殇

土外长:有些国家不希望俄乌冲突结束,特别是西方

2022年09月27日

乌克兰已收到NASAMS导弹?泽连斯基发言人否认

2022年09月26日

作者最近文章

09月14日 07:31

俄乌战场面临转折点?

09月02日 08:31

美国会从通胀直接跌入衰退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菲总统:愿同中国恢复南海油气联合开发谈判

拉夫罗夫: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玩火,想把全世界变成自家后院

“破坏与建设”

前所未有!北溪管道发现3处“神秘泄露”

美大使“怒了”:塞方刚与我们谈完,转头就和俄签协议

美国网攻西工大另一图谋曝光,13名攻击者身份已查明

NASA成功撞击小行星:防御地球还是昂贵的作秀?

人类首次执行行星防御任务,美航天器成功撞击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