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鸿斌:建议去日本的国人到这个地方看看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4-24 07:55

陈鸿斌

陈鸿斌作者

曾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信息所所长,专注日本政治和外交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鸿斌】

岸田文雄近日“遇刺”,让大家不禁想起了去年街头被枪杀的安倍,也让我想起一些陈年旧事来。

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去年遇刺身亡的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老家是下关。如果你对这个地名不熟悉的话,它的另一个名称恐怕就耳熟能详了:马关——因为1895年在那里签署了丧权辱国至登峰造极程度的《马关条约》。

作为一个经常有机会去日本的中国人,这是一个一定要去的地方。尽管那里距离东京达1100公里之远,但距离根本无法成为阻碍此行的理由。以往多次前往日本却未能实现此行,是因为此前去日本大多前往东京等地开展学术交流,团组共同行动,无法脱离集体单独行动。

此前有机会只身前往日本公干,结束在东京的各项调研活动后,坐新干线至下关换乘普速火车再换乘公交车,终于实现了参观春帆楼的夙愿。

春帆楼

下关在日本原称“赤間关”,而“间”在日文中读“ma”,所以民间也简称为“馬関。”但在正式公文中仍一律为“下関”。在当年清朝政府与日方的官方文书中,清政府称该地为“马关”,因此通过谈判而签署的文件也就分别被称为《马关条约》和《下関条约》。

关于《马关条约》的谈判和签署,国人已耳熟能详,无需赘述。这里仅稍稍介绍春帆楼的历史以及伊藤博文何以选择那里作为谈判地点。

伊藤博文于1841年出生于山口县的光市,那里距离下关(当时称马关)不到100公里。他比李鸿章年轻18岁,曾多次出任日本首相。

春帆楼的原址是一个叫阿弥陀寺的住持的住处,后来该寺院被废止后,该处被一位眼科医生买下,于1877年建成了“月波楼医院。”那位医生病故后,其妻将医院改为旅馆兼餐厅,并由伊藤博文命名为“春帆楼。”因为在该旅馆不远处,就是关门海峡(即本州下关和九州门司之间的海峡)。1887年底,时任日本首相的伊藤博文首次在那里下榻,对此留下了深刻印象。在明媚的春光下,那里千帆竞发,蔚为壮观,因而如此命名。

马关是从日本太平洋沿岸地区经日本海前往朝鲜半岛和中国黄海海域的必经之地,是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和对东亚邻国实施殖民统治的一条重要航线。在此之前它则是长州藩讨伐幕府的一个根据地,而在“月波楼医院”执业的医生,就是长州藩军队的一名军医,伊藤博文和山县有朋等当时明治维新时代的名人们常在那里聚会,擘画日本的未来。

1895年伊藤博文之所以选择春帆楼作为与清政府的谈判地点,是由于为了在谈判场上对清政府代表团形成足够的压力,因此不断有军舰穿越关门海峡前往辽东半岛。从居于高处的春帆楼放眼望去,这一场景一览无遗,伊藤博文认为这一地点足以显示日本的军威,从而对李鸿章一行产生威慑作用,在谈判开始前就占据足够的心理优势。本来,在谈判开始前日方原来准备的谈判地点包括广岛和长崎,但在谈判开始一周前由伊藤博文拍板决定在春帆楼举行。

此后在“七七事变”发生前夕的1937年6月,当地在紧邻春帆楼的旁边,建立了“日清媾和纪念馆”,完全按原状恢复了当时的谈判场景,包括桌椅等实物以及当时双方参加谈判人员的模拟像,并还展示大量有关谈判的原始资料,包括李鸿章和伊藤博文亲自撰写的相关纪要等珍贵史料。此后在每年4月17日(即《马关条约》签署日)举行展示,以彰显其“非凡的历史地位”。但1945年在二战尾声之际,春帆楼被美军炸为废墟,战后该旧址很快得以重建。如今那里被作为“文化财”(即文物保护单位),原封不动地保存着谈判当时的情景,并设有伊藤博文和陆奥宗光(仅次于伊藤博文的日方谈判代表)的半身像,并还有一条专供李鸿章从下榻的“引接寺”(古代朝鲜信使的住处)前往春帆楼的“李鸿章小道”。李鸿章就是在那里遭到了日本浪人的行刺。

1958年连接本州和九州的关门海峡隧道开通,下关的地位就更加凸显,而当年前往主持隧道开通仪式的昭和天皇夫妇就在春帆楼下榻,由此可见该楼地位不凡。如今的春帆楼是1985年重建的。

众所周知,这次谈判的结果是腐败无能的清政府被迫同意赔偿2亿两白银,并割让宝岛台湾、澎湖列岛和辽东半岛,只是后来由于沙俄、法国和德国的干预(史称“三国干涉还辽”),日本不得不将辽东半岛返还中国,但却又由此讹诈了3000万两赔款。而从鸦片战争以来,由于清政府腐败无能,在列强坚船利炮的威逼下,被迫签署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条约。其中《南京条约》的赔款额为2000万辆白银,《天津条约》则是向俄、美、英、法各国均赔款200万两白银,《北京条约》则是向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的英国和法国各赔款800万两白银。这样,《马关条约》的赔款额就达到上述各条约赔款之和的5.2倍以上,由此可以清晰看出日本这个后起的帝国主义国家的贪婪。

当时清政府的全年财政收入还不到9000万两白银,由此可见这一近代史上最为丧权辱国的条约给中国造成的沉重灾难。就这一结果,还是由于李鸿章遭到日本浪人刺杀负伤坏了事,引发了国际舆论的强烈不满,伊藤博文才从原先的3亿两赔款降下来的。而这笔赔款相当于当时日本全年财政收入的3倍以上,并且其中的85%被用于军费开支,从而进一步加快了军国主义的恶性膨胀,相继发动了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最后国土成为一片废墟。因此,邓小平早在1987年6月4日会见时任公明党书记长矢野绚也率领的代表团时,就曾直截了当地指出:日本是世界上欠中国的账最多的国家。

此外,割让台湾形成了日本在台湾长达半个世纪的殖民统治,并培养了一大批以李登辉为代表的媚日派,认贼为父,由此形成了“台独势力”这一政治毒瘤,这是造成海峡两岸至今未能实现统一的根本原因。当年在条约签署后,伊藤博文逼迫李鸿章在一个月办妥交接台湾的事宜,李鸿章气愤地说:“贵国何必着急呢?台湾已是你们口中之物。”但伊藤博文却狞笑着说:“还没有吞下去,现在饿得很。”

作为侵略中国的始作俑者,伊藤博文于1909年10月26日被朝鲜爱国志士安重根刺杀于哈尔滨火车站,这正应了中国那句古话:多行不义必自毙。日本人当年行刺李鸿章,结果却在14年后在伊藤博文身上显现了报应。

从李鸿章与伊藤博文在谈判桌上的折冲樽俎交往来看,可以清楚地看到当年的伊藤博文是何等地咄咄逼人,贪得无厌,充分显示出其时刚开始暂露头角的日本军国主义的贪婪本性,而清政府代表又是何等地委曲求全,几乎是低三下四地哀求对方适可而止,但这根本无法使对方产生任何恻隐之心,这也昭示着昏庸无能的清王朝的摇摇欲坠。这一切都明白无误地昭示国人:落后就要挨打,弱国无外交!

1911年,辛亥革命前夕,一位饱经风霜的中年人在下关春帆楼小住,感慨流亡十四年一事无成。他心中悲愤难平,提笔写下:明知此是伤心地,亦到维舟首重回。十七年中多少事,春帆楼下晚涛哀。此诗的作者即大名鼎鼎的梁启超,该诗集中反映了中国人民的心声。

春帆楼现场的相关文字说明,以及日本各网站上的所有相关介绍,对当年这场谈判对中国所产生的巨大灾难以及对日本军国主义崛起所产生的直接作用都只字不提,似乎那就是一场普通的谈判而已,风轻云淡。所以,此后日本军国主义更贪婪地觊觎中国的广阔领土和丰富资源,以至不久又对中国提出了臭名昭著的“21条”,导致了“五四运动”的爆发。此后日本军国主义更加利令智昏,欲壑难填,1931年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1937年再发动“七七事变”,将侵华战争的战火燃遍全中国。

战败后日本也在很长一段时期执行了敌视中国的政策。此后在尼克松访华的冲击下,虽然两国在1972年实现了邦交正常化,1978年还签署了《和平友好条约》,但日本国内从甲午战争以来蔑视中国的那股情结却始终挥之不去。直至1996年台海危机发生之际,日本鼎鼎大名的右翼分子、后来成为安倍晋三头号外交智囊的冈崎久彦居然口出狂言:如果两国在海上交战,可望在几小时内全歼中国海军!

这100年的史实充分证实了毛泽东那句名言的英明和正确:为了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如今只不过过去了二十几年,中国海军已对日本海上自卫队具有压倒性优势,足以碾压对手。冈崎久彦的同伙门早已从以往的狂傲不羁迅速转换为焦虑不安,因此只能紧抱美国的大腿,祈灵于美国的保护伞。

因此,笔者在参观春帆楼之际,现场没有任其他何参观者,甚至连工作人员也没有。虽然眼前场景与昔日无异,但却根本无法产生“春和景明、千帆竞发”之感,相反却是心中隐隐作痛,这是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它就像一块大磨盘压在心头,使人感到极为压抑。我想这应该是所有前往那里参观的中国游客的共同感觉。

所以,笔者强烈建议前往日本旅游的中国游客,除了东京、大阪和富士山等主要城市及景点以外,应尽可能去参观一下春帆楼,尤其是对邮轮游客而言。因为从邮轮必停的福冈和长崎这两个北九州的港口城市前往那里非常方便。通过对春帆楼的参观会对中国近代史有一个非常直观的了解,是极有价值的重要景点。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小婷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面粉大屠杀”后,拜登首次宣布

《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行动方案》通过

“面粉大屠杀”致112死,美国又一票反对

中国转型关键期蕴含巨大潜能,不懂行的只看到风险

扯上国家安全,拜登要对中国汽车采取“前所未有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