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文伟:香港区选,他们不看你做事,只看政治立场

2019-11-27 07:42:51

【采访/观察者网 李泠】

香港四年一届的区议会选举刚落下帷幕,在经历5个多月的风雨飘摇后,294万香港选民借选票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建制派守住了40%的基本盘,但在议席上遭遇滑铁卢,仅砍下59席。

建制派为何会在本届区议会选举落败?在即将到来的立法会选举,建制派又该如何“抢救”?观察者网就此采访了已连任两届,但在本次选举中失利了的屯门区议会议员陈文伟先生。

·投票不看社区工作,看政治立场

观察者网:您这区的选举结果怎么样?

陈文伟:社区投票率跟全香港的平均投票率(71.2%)接近一致,达70%左右。我自己得票3461票,我的对手获得5590票。

观察者网:不论是您的选票,还是整个建制派阵营的得票,在您看来,这结果在预料之内吗?

陈文伟:从总的投票来看,全港有近300万选民参与区议会选举,其中160余万投给了泛民派别候选人,投给建制派的选民大概有120多万。

从百分比来说,基本还是维持4:6的比率——建制派得票占40%,泛民等其他派别得票占60%。就比率来看,其实跟往年差别不大。在2015年的区议会选举和2016年的立法会选举,比率有点松动,建制派的得票率稍微有所突破;不过过去多年来,比率总体维持在“四六比”,难有太大变动。

因为区议会选举采取单议席单票制,也就是一个区只有一个席位,一个选民只能投一票,以票数定胜负,所以这次泛民能够获得这么大比例的议席。

观察者网:就您的接触,您周围的建制派竞选人目前怎么看待这次选举?

陈文伟:其实就得票来讲,建制派的得票比起往年,票数是有增长的,得票比以前任何一届都多。但问题是我们多,对方也多,而且这不是正常情况下的多,而是在一种极端环境下。往年香港区议会选举投票率最高为47%左右,这次达71%,众多支持泛民派别的选民都被动员出来投票。

此外,这次区议会选举是在一个极端不公平的环境下进行的一场选举,存在众多对我们建制派候选人不利的情况。

很多建制派议员的办事处都受到破坏,有的候选人被打了,有义工被恐吓。我们在选举前会进行家访。以前进行家访,没有人会去骚扰或打扰你;但这次不是了。比如我们访问一个认识的选民,住他家隔壁的人听到有人敲门,会出来把我们赶走,因为他是泛民派别的支持者。我们在街头为选举拉票时,也有很多黑衣人走过来骚扰,在我们面前走来走去,讲一些带有侮辱性的话。很多义工因担心安全,都不愿意继续出来帮忙,一些支持我们的选民也因此担心投票当天的安全情况。

再有一事,我这块原本的投票站设在岭南大学,但政府觉得有潜在危险,在投票前两天突然宣布把投票站改到另一个地方。虽然最后投票人数没少,但仍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不便。比方大家原本习惯了去一个地方投票,现在我们要再做宣传,跟选民说明;我们原先一些工作部署也要再做改动。

24日香港投票站现场图。(图/港媒)

观察者网:除了在选举期间遭遇不公平对待以外,对于这次建制派落败,大家还有没提出其他原因?

陈文伟:这一次我们很多建制派议员落败,我觉得不是因为我们平常工作不扎实,而是大环境问题。很多选民是依据政治立场投票,而不是看候选人有没有在社区实实在在地做事。

这次选举里,一些泛民派别候选人从没做过任何服务社区的事,甚至在参选期间也没做过任何拉票活动,也当选了。比如我的一位建制派朋友,他的对手参选时从没做过一次地面拉票活动,也没在社区服务过,只是在网上发了几个所谓的动员帖,最后赢了6000多票,我的朋友只得了3900票左右。这不是一种正常的情况。

观察者网:选民投票时,您在哪里?

陈文伟:我一直在我们区里拉票。

观察者网:不知您有没关注投票现场,或有没人跟您反馈投票时的现场情况。民建联副主席陈克勤说,他留意到有人在投票后重复排队,制造轮候投票时间长的假象,令一些不愿意久候的选民却步。

陈文伟:这事我也有听说,有的投票站,年轻人投完票后会再排队,造成要排队很久的假象,有的哪怕没投票,也要过去站着。不过这情况应该影响不大,主要还是大环境问题。

·香港社会撕裂问题恐会加剧

观察者网:已有泛民胜选者就此要求政府回应“五大诉求”。您认为,这次的选举结果可能会带来哪些后续影响?

陈文伟:网络上确实有声音表示,区议会选举的胜利只是运动的阶段性胜利,不代表运动的结束,仍要求政府回应“五大诉求”。这暗示着过去五个多月来,政府的处理方法未能让香港社会撕裂的局面有所缓和。

而泛民派别获得160多万选票,也意味着过去一段时间的打砸抢烧行为未能让香港沉默的大多数深刻反思。估计日后香港社会分裂问题会越来越严重。

过去一段时间的打砸抢烧行为未能让香港沉默的大多数进行反思(图/港媒)

观察者网:按目前形势来看,会不会认为明年的立法会选举,建制派议席也很危险?您认为建制派还可以怎么“抢救抢救”?

陈文伟:立法会的选举方法跟区议会选举不太一样,采用比例代表制,配合最大余额法,不是简单的一人一票,而是一种更为复杂的选举制度。

现在在立法院,建制派占多数议席,不过我估计下一届这情况难以继续维持,建制派议席应会减少,至于会不会“惨败”,还得到时再看。目前我们不少建制派朋友寄希望于中央,期待中央能有所回应,或采取行动,让大家不至于那么灰心乃至绝望。

观察者网:您开始做卸任后的打算了吗?

陈文伟:从“反国教”到“占中”再到现在的乱局,参与人数一次比一次多,局面一次比一次激烈、极端。其实,这一情况跟中美贸易战也有关系,香港被夹在中间,两边势力在拉扯。为什么反对者能有那么多物料资源,甚至教堂教会也会派发防毒面具?里头存在很多问题。因此,我估计目前这么混乱的情形不会是最后一次,未来在香港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而到时规模会有多大,持续的时间会有多长,我现在不能估计。

我今年41岁了。我21岁大学刚毕业没多久就参加社区服务工作,此后一直在社区耕耘。如果我的人生有80岁的话,我头20年是一个学生,中间20年是社会服务工作者,希望未来黄金10年,我能有另一种人生经历吧。

香港这么乱,我身边很多朋友都已经移民了,也有朋友跟我说他们开始撤资,准备走了。还好深圳离我家非常近,半小时多就到了,去大湾区发展,是我的选择之一。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陈文伟

陈文伟

香港屯门区议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香港
香港
作者最近文章
香港5个月的打砸抢烧,仍没能让沉默的大多数深刻反思
何君尧遇刺,只是“反修例”以来香港众多夸张场面的一幕
暴动升级,香港大多数不该再沉默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