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文伟:香港防疫比内地松懈,有时我们也很无奈

2020-09-07 07:37:39

香港第三波新冠疫情仍在持续,好在每日新增确诊人数逾百的情况已成过去,如今这一数字重落回个位数,清零或指日可待。

与此同时,香港政府于9月1日正式开展普及社区检测计划,鼓励全民免费参与核酸检测,内地亦派医疗队伍赴港支援。

香港社区平日如何防疫?疫情对港人生活有何影响?关于全民检测的错误说法又有多少人相信?观察者网就这些问题采访了仍在屯门区富泰邨设立工作室为居民服务的前区议会议员陈文伟先生。

【采访/观察者网 李泠】

·社区防疫再紧张

观察者网:从区议会选举结束至今,将近一年了。看您朋友圈,仍在社区里设有工作室,现在主要都做哪些工作?

陈文伟:其实去年选举落选后,我们很多同仁仍坚持在社区里为大家服务。很多人在小区里找个地方开设一个工作室,继续跟以往那般做服务社区的工作。

观察者网:以前担任区议员,办公室的财务支出由政府承担;介意问下,如今这钱由谁兜底么?

陈文伟:我们大部分从事社区服务工作的,都有一些政治联系,比如我是工联会成员,有的人从属于民建联或新民党,等等。组织承担我们的办公费用,也会支付我们一定的薪酬,让我们能够继续专注于社区服务工作。

富泰邨所在地理位置(图/谷歌地图)

观察者网:我看到您在朋友圈里提及,富泰邨被媒体批为疫情“重灾区”。为什么会有这说法?

陈文伟:第三波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一天会有上百个确诊病例。当时慈云山所在的黄大仙区确诊人数较多,因有些病例来过富泰邨,再加上我们这边有7例确诊,所以富泰邨在政府公告上出现的频率较高。当然,“重灾区”这一说法有点夸张。

观察者网:能否介绍下,若发现感染新冠病例,后续有哪些流程?

陈文伟:在香港,如果小区里有一个居民确诊了,他会被尽快送到医院。不过据我所知,第三波疫情刚开始时,医院的床位比较紧张,有的确诊病人自己在家待了四五天才被接走。好在港人有时自我控制意识较强,当他知道自己感染新冠后,会留在家里等医院接取。而跟确诊病人有密切接触的亲友当天就需到检疫中心接受为期14天的隔离观察。

为社区居民分发口罩(作者供图)

观察者网:居家隔离时,他们的吃饭问题怎么解决?像内地先前会送米送菜,香港这边呢?

陈文伟:吃方便面吧。一般来讲,香港人家里总会放几包方便面。而且早前一阵子,港人抢购物资抢得很夸张,抢粮食、抢纸巾,反正超市里能吃的用的生活必需品基本都被抢购一空,有的到现在都还没用完。

观察者网:检测出新冠患者,小区会有哪些防疫措施?

陈文伟:疫情在武汉爆发时,大约有3900名港人滞留当地。3月初,政府安排港人返港,当时我也在其中帮忙做事,所以我对内地的防疫工作有一定的了解。跟内地相比,我觉得香港的防疫工作做得比较松懈。

比如在内地重点疫情区域,只要一户发现确诊病例,整栋楼甚至整个小区都要进行封闭式管理;而在香港,从没有这样的做法,大家仍能自由进出。这点牵涉到香港社区的管理问题,或许也因为香港社区缺乏相应的配套资源。

卫生署每天会公布新增确诊病例数字。如果某小区里有人确诊了,卫生署会通知相关部门——有的是联系民政署,而我们富泰邨是公屋,所以卫生署会通知房屋署;民政署或房屋署会通知它底下的物业管理,物业收到通知后,就开始准备所谓的消毒工作。

清洁工全身罩着防护服,给整栋楼做清洁消毒工作。看上去像是做了点东西,但其实你若详细了解,便会发现他们做得不是很专业,消毒工作比较粗糙,就用稀释过的消毒液刷地擦墙。

若有人感染,为保护病人的隐私,政府不会公布病人的详细地址,不会具体到哪个单元。哪怕你是病人的隔壁邻居,政府也不会给你额外的提醒。因此若看到卫生署的人过来把居民接走,或见有救护车开进社区,大家会疑神疑鬼地猜测是谁——其实有时候救护车过来,是因为其他疾病,跟新冠无关。

也有很多人会私底下给我们打电话或发微信,问到底是哪个公寓,我们最多只能说在几楼,让他们多注意些,更具体的就不方便透露了。这点其实也给防疫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生活不便,但能理解

观察者网:政府收紧多项防疫措施,对你们的日常生活影响大么?

陈文伟:自第三波疫情出现以来,限制令又重新严格起来,如公共区域(无论室内室外)都强制戴口罩、禁止公众场合两人以上聚集、食肆全天禁堂食,等等。目前来看,政府采取的这些措施还是有一定效果的。当然,不方便也是有的,比如朋友间不能再像往常那般聚会。不过疫情之下大家也没多少聚会的心思,对这要求也能理解。

对于我身边做生意的朋友而言,那麻烦可多了。毕竟做生意搞项目需要开会讨论,而有些社交不是用Zoom视频会议就能解决的,面对面的交流更为有效。我也有一些朋友开连锁餐厅、连锁酒店,他们现在常跟我吐槽,说自己的生意濒临死亡边缘——相比以往,他们如今的业绩降了至少9成,现在大家都是勉强撑着。香港的餐饮业有一点不如内地。在内地,如果不能开门做生意,店家可以做外卖。

观察者网:我看我的朋友圈里,有些在香港生活的友人时常吐槽回内地不方便。

陈文伟:我身边有朋友在内地有公司,所以也在香港待不住。据他们描述,他们在入境前要先做核酸检测,证明人未感染新冠病毒;等了9个小时后过海关,一过海关就被送到酒店接受14天的隔离观察。我看他们期间每天都在刷微博,分享一天内做了什么事,日子过得很闷。

算下成本,先前做个检查大概需要1000至2000港币,再加上隔离14天的食宿费用,回一次内地要花七八千。因此虽然很多人想去内地,但又觉得七八千去一次不划算。

·“全民检测”效益恐打折

观察者网:现在香港普及新冠病毒免费检测,你周围报名的人多么?你们是否会统计社区内自愿报名检测人数?

陈文伟:我们不掌握相关数据,因为大家都是自己上网登记。年初香港政府给每个永久居民派发一万港币的补贴,当时也是采取网上登记的方式,所以这次多数人对报名流程会比较熟悉。不会上网的,可以到我们办公室,我们提供相应帮助。主要是不会用智能手机,家里又没年轻孩子帮忙指导的老人会过来求助。不过也有老人不想检测,主动放弃这一免费服务。

观察者网:你去检测了吗?

陈文伟:做完检测了。

观察者网:能否分享下检测流程?

陈文伟:登录政府相关网页,输入个人资料,挑选一个离家近的检测点,随后网站会发一个编号,以便后续核对。我预约了9月1号到体育馆做检测,现场排队顺畅。

首先登记身份证等资料,随后职员会派发一套含测试棒在内的物料。到检测柜台后,采样员提供纸巾,供鼻子不适时使用。采样员先用检测板在左右鼻孔采样,耗时8秒左右;之后换手套从喉咙采样,4秒左右就可以完成。整个过程轻松简单。

在现场排队


领到检测物料

观察者网:看新闻,反对派在煽动市民“杯葛”(抵制)检测。

陈文伟:确实有不少人自己不做检测,也煽动其他港人不要做。其实我个人认为香港政府普及检测这事做得马马虎虎。

普及社区检测,是为发现潜在患者;但政府采取自愿式报名,而非强制,这么一来得出的数据其实是不完整的。很多人没去,要是其中有人感染新冠病毒,自己却不自知,继续在社区里晃悠,极可能传染已做过核酸检测的正常人群。

在第三波疫情刚开始时,就有朋友提议,香港政府应该要求大家两个礼拜不要外出;政府如年初那般,为大家提供一定的经济补贴;隔离期间,政府强制推行核酸检测。若这三管齐下,香港政府可以拿到一个非常完整的数据。只是香港政府没能下这么大的决心。

在此呼吁香港市民积极参加全民检测,为己为人。

观察者网:关于全民检测,香港也有不少传言,比如“DNA送中”。你周围相信的人多么?

陈文伟:确实有一些舆论很不科学,且带有很强的偏见。基因资料被送到内地,这说法缺乏事实依据,但真有人信,在Facebook等社交媒体上很多人这么想。

除这之外,还有其他一些说法,比如有大学的传染病学者公开表示,他觉得自己没问题,就不去做检测了。作为医学专家,讲话是不是要负责任?民众普遍信任权威专家,而他的话却如此不科学,有负其社会影响力。

也有医生宣称,若假阳性案例过多,将极大增加医疗系统的负担。对于这一说法,我也有不同意见。假阳性也好,假阴性也罢,都必须以全民安全健康为主,抗疫放在第一位。再者,若香港的医疗系统难以负荷,别忘记,我们背后还有中央的强大支持。中国的病毒检测能力世界第一,武汉用10余天时间就完成近千万人的核酸检测,这点连号称最先进的美国都没有做到。我们有这么多的实际经验可以参考,凭什么说难以完成全民社区检验?

总而言之,我觉得有些人的讲话,一不科学,二是别有用心,企图继续煽动民众搞对抗。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文伟

陈文伟

香港屯门区议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香港
香港
作者最近文章
香港防疫比内地松懈,有时我们也很无奈
香港5个月的打砸抢烧,仍没能让沉默的大多数深刻反思
何君尧遇刺,只是“反修例”以来香港众多夸张场面的一幕
暴动升级,香港大多数不该再沉默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