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力简:民调是不是又一次低估了特朗普和共和党?

2020-08-26 08:28:4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力简】

2020年大选已经全面铺开,民主党虚拟全国代表大会上星期闭幕。这星期,特朗普总统第二次接受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提名,正式谋求连任。

综合七月以来的民调数据,特朗普总统全面落后对手,有时甚至落后超过10个百分点。在至关重要的摇摆州,这些民调数据也不乐观。甚至民主党极左派已经开始着手筹划拿下白宫和参议院以后的立法日程。

这一幕可以说似曾相识。

在2016年8月底,民主党民调如日中天,远远把特朗普甩在后面。《纽约时报》在8月初曾经形容特朗普竞选团队分崩离析。2016年8月的《华尔街日报》和全国广播公司(NBC)民调显示特朗普落后9个百分点。有趣的是,在2020年8月23日公布的《华尔街日报》和全国广播公司民调显示,特朗普仍旧落后9个百分点。

资料图来源:WSJ/NBC

我们今天就来说说,有没有可能是这些民调在重复它们2016年的错误。

在分析之前,我们首先要提出几个美国大选层面的基本假设。

第一,意识形态为纲的媒体热炒,造成了大选中间选民群体的逐渐消失。

现在的美国自由派和保守派媒体对于同样的事件,可以有完全不同的解读。

例如,特朗普政府要求北约成员国增加会费,在自由派媒体上就是特朗普得罪盟友,而在保守媒体上,就是特朗普展现领导技能,加强北约联盟。

再比如,当特朗普政府调动联邦执法机构保护俄勒冈联邦法院的行为,被自由派媒体说成是对黑人的种族歧视和侵犯俄勒冈州的州权,而保守媒体却表扬特朗普政府维护社会法律秩序。

这样长期对立的意识形态,造成了美国选民事实上的选边站队。

第二,长期的美国政治正确造成了很多选民隐瞒自己的政治观点。

例如,在最近的Goodyear轮胎公司的人力资源培训材料中,就明确地对Black lives matter(“黑命贵”)运动表示支持,同时谴责警察执法的行为。如果你支持Blue lives matter(警察生命重要),很可能你会被公司解雇。

在这样的环境下,很多人选择把自己的政治观点隐藏起来,不敢亮出自己的政治观点,而自称自己是中间选民。

所以,所谓的中间选民并不是对于投票左右摇摆的选民,而是那些已经下定决心却对自己的选择守口如瓶的选民。媒体描述的那种会左右摇摆的选民,事实上是少得可怜的。

笔者通过对以往几次大选数据的分析,发现在一个拥有三十万注册选民的典型中西部郡,在大选中摇摆的选民数量不超过200人,绝对不足以对选举结果造成影响。

例如2012年,超过500万保守的选民因为不满罗姆尼施政纲领,在大选日当天选择在家而不去投票,直接造成了奥巴马的连任。2016年,大量民主党选民,尤其是黑人选民,对希拉里没有热情,最终导致特朗普以微弱优势拿下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和密歇根三个传统的民主党州。

也就是说,当我们预测大选结果的时候,不能仅仅看注册选民人数,还有另一个因素不容忽视,那就是选民投票热情。如果从选民的投票热情上看,根据美联社的民调,特朗普完胜拜登将近20个百分点。

特朗普的形象分

在《华尔街日报》和全国广播公司最近民调细节上,特朗普也可以说前途一片光明。我们的依据是选民们对于特朗普自2016年以来的态度转变。

例如,四年以前,特朗普在选民中的负面印象比正面印象多33%,而这个数字已经下降到12%;尤其在白人选民中,2020年特朗普正负印象平分秋色,而在2016年,负面54%对正面35%。在西班牙裔选民中,特朗普支持率从2016年的28%上升到31%;在黑人选民中,特朗普支持率居然超过36%! 而在2016大选中,特朗普仅仅获得了8%的黑人选票。特别是在与经济相关的议题上,特朗普完胜,超过10%。

共和党也从特朗普民调增长上获益。在《华尔街日报》民调中,两党在选民中都是负面多于正面;不同在于,民主党处在一个逐渐恶化的趋势中。在2016年,对于民主党的负面印象仅仅比正面高4%;而在2020年,这个数字变成了8%。而共和党的数字却从2016年的21%下降到今天的11%。

从这些数据,我们可以看出,特朗普的竞选形势其实远远好于2016年。

摇摆州的变迁

笔者所在的俄亥俄州在以前历次大选中都是重中之重的摇摆州。可是在2020年,俄亥俄却备受冷落,在很多大选分析上,俄亥俄已经失去了摇摆州地位而成为默认的共和党票仓。

摇摆州的变迁还反映在一些传统的民主党州变成了摇摆州。

在2020大选中,双方认同的摇摆州有:佛罗里达、北卡罗莱纳、维吉尼亚、内华达、爱荷华、缅因第二选区、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科罗拉多、内华达、新墨西哥、新罕布舍尔、明尼苏达、佐治亚、德克萨斯和亚利桑那。

在这17个摇摆州里面,特朗普在2016年拿下了10个;其中三个州非常接近,它们是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一共46张选举人票。

这三个州中,威斯康星的问题最小,也是最容易拿下的。原因是威斯康星极大地得利于特朗普的贸易政策,蓝领工资增长领跑其他中西部各州。把宾夕法尼亚和密歇根称为决战州一点不为过。我们没有理由对这两个州做出任何判断。

剩下的州里面,我们认为如下7州特朗普不出意外应该能拿下:佛罗里达、北卡罗莱纳、爱荷华、缅因第二选区、佐治亚、德克萨斯和亚利桑那。共和党在这些州基层组织完备,州政府也大多在共和党控制中。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的竞选活动是一个明显的指标。特朗普团队开造势大会的地点往往是特朗普认为可以拿下的州。

我们查看了特朗普最近的竞选活动,发现除去我们谈到的10个州,特朗普团队积极活跃在明尼苏达、内华达、新罕布舍尔、维吉尼亚和科罗拉多。尤其是明尼苏达,在1976年以来就没有给共和党人一次机会。在2016年,特朗普以1.5%差距惜败。而这次,特朗普在最近明尼苏达的造势大会上,发誓一定要拿下明尼苏达。

所以,特朗普的胜选策略应当是保7,主攻3,看5——主攻中西部的威斯康星、宾夕法尼亚、密歇根,然后扫荡明尼苏达、内华达、新罕布舍尔、维吉尼亚和科罗拉多。在新墨西哥貌似没有太多行动。

特朗普(资料图/新华网)

疫情的影响

新冠疫情对于特朗普连任有两个负面影响:投票热情和邮寄选票。

投票热情很好理解,如果疫情恶化,很难想象即使是保守派选民,如果失业在家无所事事,对于选举投票会有多大的兴趣。这里我们要着重说的是邮寄选票对于选举结果的影响。

在美国,邮寄选票有两种运行方式。传统的运行方式是,如果选民本人由于各种原因不能在投票日投票,选民本人需要给选举委员会写信,要求通过邮寄投票。这种方式可以说可靠安全,没有多少竞选舞弊的空间。而联邦选举的投票方式是由州长和州务卿决定的。

可是,由于疫情的影响,很多民主党州长和州务卿决定直接把选票邮寄给选民而无需审批,甚至要求邮局设立专门的投票箱来收集选票,完全不需要任何形式的身份验证。这样就给竞选舞弊打开了方便之门。在新泽西最近进行的选举中,就产生了超过10%的选票丢失和恶意涂改,当地政府被迫重新选举。

特朗普政府在一开始就强烈反对这种没有或者很少核实选民身份的邮寄选票。由于各州可以自行决定邮寄选票的具体程序,特朗普团队只能依靠法律诉讼的方式来平衡民主党州政府的决定。比如在倾向民主党的内华达州,特朗普竞选团队就把州政府告上法庭,要求立刻取消这种没有选民身份核实的邮寄选票,而采用传统的邮寄方式。

其他非民调大选预测模型

我们还找到了两个成功预测2016年大选的非民调模型,分别来自纽约大学石溪分校政治学系Helmut Norpoth教授和美国大学历史系Allan Lichtman教授。这两个模型从1984年至今仅仅失手过一次,那就是2000年总统大选;而对于2016年大选,他们的预测都是非常准确的。

首先说Helmut Norpoth教授的计量经济学模型。

在被询问模型的准确性有没有前提条件的时候,Norpoth教授斩钉截铁地说,他的结果是特朗普获得363张选举人票成功连任,而且他的结果是毫无前提条件,毫无回旋余地的最终预测结果。如果这个模型结果正确,那将是特朗普保住7,拿下所有主攻的3个决战州,并且在看的5个州中最少拿下3个。

而Allan Lichtman教授的模型结果是民主党获胜。他的模型很简单:13个二选一问题,当回答是真的情况下,特朗普加分,如果回答是假,拜登加分,最后比较谁的分数高。

这十三个问题连同Allan Lichtman教授的答案如下:

1.The incumbent’s party gained house seats between midterm elections (中期选举共和党是否扩大了众议院席位?)– FALSE (假)

2.There is no primary contest for the incumbent’s party (执政党没有党内挑战者)– TRUE(真)

3.The incumbent is running for reelection (执政党寻求连任)– TRUE(真)

4.There is no third-party challenger (没有第三党候选人搅局)– TRUE(真)

5.The short-term economy is strong(短期经济很强大) – FALSE(假)

6.The long-term economic growth during the incumbent’s term has been as good as the past two terms(长期经济增长前景和前两总统任期水平相当) – FALSE(假)

7.The incumbent has made major changes to national policy(执政党有政策改变) – TRUE(真)

8.There is no social unrest during the incumbent’s term (没有社会不稳定事件)– FALSE(假)

9.The incumbent is untainted by scandal (没有丑闻缠身)– FALSE(假)

10.The incumbent has no major foreign or military failures abroad (执政方没有外交或军事失败)– TRUE(真)

11.The incumbent has a major foreign or military success abroad(执政方有外交或军事成就) – FALSE(假)

12.The incumbent is charismatic (执政总统有魅力)– FALSE(假)

13.The challenger is uncharismatic (挑战者没有魅力)– TRUE(真)

我们发现Lichtman教授的答案有待商榷。目前是特朗普6:7落后。

可是,我们发现第十一个问题的答案不合理。特朗普政府促进了以色列和阿联酋的和解,开启了中东和平进程新篇章;通过谈判接触了朝鲜金正恩,起码暂时避免核武器冲突扩散。这些是前几任总统梦寐以求但都没有实现的政绩。

还有就是第九个问题,特朗普政府虽然被特别检察官调查和被国会弹劾,但是调查结果显示,特朗普政府没有和俄罗斯共谋,与乌克兰当选总统通话也是没有问题的,这个问题答案也应当有利于特朗普才对。

再有就是最重要的第六个问题,特朗普政府创造了史无前例的低失业率和火热的经济。虽然受疫情影响,但疫苗和治疗手段的不断推出,加之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以及特朗普最近公布的第二任期中进一步减税的政策,美国经济将从第三季度迎来两位数增长,而且股市已经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所以第六个问题的答案也应当是对特朗普有利的才对。

这样看来,最后特朗普将会以9:4的比分胜出。这样的比分不仅仅是连任成功,也会进一步重画两党版图,而成为影响未来美国政治几十年的重大事件。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力简

陈力简

美国戴顿大学工商管理学院信息系统、运作和决策科学系助理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美国大选2020
美国大选2020
作者最近文章
民调是不是又一次低估了特朗普和共和党?
为弹劾特朗普,民主党有多黑?
民主党现有候选人太弱,金主爸爸只能自己上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凑齐了,一场抹黑大戏正式开场
通俄门结束,民主党还有两根救命稻草?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