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力简:看完荒唐的主流民调,我押1000美元赌特朗普连任

2020-10-28 07:58:01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力简】

还有不到一个星期美国大选就要落幕了,根据主流民调公司的结果,貌似民主党的拜登已经半只脚踏入白宫。

全国民调上,拜登遥遥领先特朗普12个百分点(NBC/WSJ);在摇摆州民调中,拜登也是非常舒适地领先4-5个百分点;而在RCP民调综合平均里,拜登的领先比率已超过当年的希拉里。如果这些民调真实反映了大选的现状,那么民主党入主白宫已成定局。

可是,同样一些主流媒体民调却给人提供了足够怀疑这些民调真实性的论据。比如10月25日最新的宾夕法尼亚民调显示,特朗普领先拜登2个百分点;同样的民调机构在十天以前做的调查显示,拜登领先4个点,这样就是6个百分点的变化。

此外,Rassmussen的10月26日民调显示,特朗普在全国领先拜登1个百分点,与NBC/WSJ的民调之间居然存在着13个百分点的差距。

对于摇摆州,民调也是这样。民主基金会(NDI)10月民调显示特朗普在全部摇摆州领先6-7个百分点,特拉法加集团(Trafalgar Group)显示特朗普在重要摇摆州——密歇根、威斯康星、宾夕法尼亚——均领先2-3个百分点。可是路透社、NBC、538等民调均显示特朗普落后6-7个点。

也就是说,今年的大选民调已经出现了严重偏差。

从2016-2018年民调准确性分析来看,美国民调的基础数据应当是可靠的。如果一个民调出问题,只能说明它的选民配比和问卷设计出现了偏差。所以为了尽可能地掌握真实情况,我们搜集了一些其他非大选相关的民调信息来辅助我们做判断。

首先,在盖洛普(Gallup)民调中,56%的美国选民表示,就算受疫情的影响,现在的日子依旧比四年前要好。这个数据在2012年的时候是45%,而那时奥巴马成功连任;现在,特朗普会如何呢?

同样是盖洛普在10月1日的民调显示,大多数美国选民认为特朗普将会连任。

9月以来,特朗普总统的支持率一度出现连续十天超过50%的情况,这是从他就职以来从未出现的。在发稿时,Rasmussen民调显示特朗普总统支持率在52%。

10月26日,拜登团队居然宣布,在剩下的一星期,将停止所有新闻记者会和见面会等竞选活动。这一决定让外界非常诧异。相比之下,特朗普总统在全国每天举办3-5个大型造势大会。

如果用拜登“躺赢”来解释的话,这也是解释不通的,因为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邀请前总统奥巴马帮忙到费城去拉票。如果主流公共民调是正确的,拜登在宾夕法尼亚领先特朗普5-12个百分点的话,就算请奥巴马助选,也应当去密歇根或者威斯康星,而不是民主党票仓的费城。

结合上述非常反常或者矛盾的信息,联想到2016年大选中公共民调机构的惨败,我们不禁要问:难道经过四年,这些民调机构仍旧会犯类似错误吗?

民调和民调还不一样

美国民调机构总体来说分成两种,一种是内部民调,一种是公共民调。虽然它们的格式类似,但是目的却迥异。

内部民调是候选人团队捕捉竞选动态的重要信息,也是候选人做出相应决策的依据。内部民调一定要非常准确才能赢得合同,合同金额也是非常诱人的。而这些民调信息一旦泄露,则会让对手有可乘之机。因此,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的内部民调,都不可能对大众公布。

而公共民调就不同了,这种民调的主要作用是争取搏出镜。在左翼媒体占据主流的美国,很难想象一个预判拜登会落选的民调报告会获得多少媒体的邀请。我们也注意到,在2016年那些错得离谱的民调机构,居然没有一家被雇主解雇。而且,如果仔细看这些民调机构的调查报告,你会惊奇地发现,这些民调机构在实际运行中有很多让人生疑的地方。

第一,很多民调机构调查的选民群体根本就不是选民,而是在美国境内的成年人。

按说这是非常不合常规的,因为美国境内只有美国公民才有选举权,而大量外国人和非法移民没有投票权。如果想准确把握大选进展,当然要调查选民,除非这些民调的目的仅仅是为某些政治团体造势。

第二,就连美国选民也有细分,分为注册选民和可能选民。

注册选民是指在地方政府注册进行投票的选民,而可能选民是指在这次大选中可能去投票的选民。之所以有这个差别,是因为很多美国选民如果不喜欢本党候选人,即使可以投票,也会选择呆在家里。也就是说,只有有投票热情的选民才是可能选民。如果选择注册选民进行民调,由于在大多数摇摆州注册民主党人要多于注册共和党人,因此就美国大选,调查注册选民态度的民调就会稍微倾向于民主党一些。

第三,民调机构的回应率逐年降低。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报告,美国民调回复率1997年为36%,2000年为28%,2006年为15%,2013年为9%,2015年就只剩7%。而今年有媒体报道,在2020年民调中,大部分受访者宣称对于通过电话讨论政治感到不安,为此拒绝回答。很多选民对陌生来电非常警惕,很多人干脆不接陌生来电。笔者的经验是,每打一百个电话,成功接听的不到20个,而且其中绝大多数是中年女性。这也就出现了另一个问题——这些接听电话回答问题的选民,能否代表选民真实情况呢?

2020大选投票方式变化

由于新冠疫情影响,民主和共和两党展现了完全不同的催票策略。

拜登团队的策略是,完全转为网上联络,通过网络社交媒体和短信平台进行催票。拜登团队鼓励民主党选民通过邮寄选票方式进行投票,而特朗普团队仍旧坚持志愿者上门发放竞选宣传材料,通过社区集会和竞选造势大会方式争取选民。

特朗普对于邮寄选票正当性多次表示怀疑。因为邮寄选票给竞选舞弊打开方便之门。特朗普总统号召选民最好提前亲身去投票,或者在大选日当天去投票以防自己的选票被涂改破坏。

这样完全不同的策略导致了民主党在重要的摇摆州没有地面部队,完全拱手让出志愿者催票环节。

2020年大选票的投票方式有三个,第一是大选日当天亲身投票,第二是亲自去投票站提前投票,再有就是通过邮寄的方式投票。提前投票数据在各州每天更新,而邮寄选票计票只能在大选日之前几天开始统计。一般来说,民主党在邮寄选票中占有绝对优势,而在亲自提前投票上,共和党更胜一筹;大选日当天投票结果上,共和党一般可以碾压民主党。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亲自投票选票是真实数据,而邮寄选票只能按照选民过去投票的行为模式来判断。虽然不完美,不过在实际中可以相对准确地把握两党力量对比。

截至10月26日,6000多万美国人已提前投下自己的选票,这一数据是2016年大选的两倍。从每天更新的计票结果就能对于摇摆州走向做出准确判断。

目前民主党斩获选票数逼近共和党2倍,不少媒体继续借此为拜登造势。但要注意,这些选票大多数出自深蓝州,算是预料之中,不能主导最后的选举结果。

提前投票人数突破6000万(图/U.S. Elections Project)

2020年大选的摇摆州也不一样

这次大选的摇摆州包括:内华达、亚利桑那、明尼苏达、威斯康星、密歇根、宾夕法尼亚、新罕布什尔、佛罗里达、北卡罗来纳,以及佐治亚。

过去几次选举中的典型摇摆州俄亥俄和爱荷华已经严重偏向共和党,而成为相对稳固的红州。目前通过提前投票和邮寄选票模型数据综合来看,特朗普会拿下如下摇摆州:亚利桑那(2-3个点)、密歇根(2-4个点)、佛罗里达(4-5个点)、北卡罗莱纳(2-3个点)以及佐治亚(5-6个点)。新罕布什尔则偏向拜登。

所以,本次大选的决战应当在如下州:威斯康星、宾夕法尼亚、内华达和明尼苏达。需要说明的是,这些州在过去的选举中,曾经都是稳固的民主党州。例如,明尼苏达州自从1972年以来就没有投票给共和党,威斯康星是1984年以来直到2016年都是稳固的民主党州。

在这些州里面,我认为可以分为如下几种情况:

1. 威斯康星各种民调咬得很紧,数据也非常胶着,这个州可能成为一个特朗普2016年赢下却在2020年输掉的州。

2. 明尼苏达和内华达可能成为特朗普2020年的惊喜。明尼苏达州在2018年成为共和党众议院惨败中唯一的亮点,居然把多个民主党席位翻红。内华达的大量酒店服务人员对于民主党州长的封州政策表示严重不满,有可能会拥抱特朗普的开放内华达政策。比较这两个州,看上去特朗普在明尼苏达的成功率会更高。

3. 宾夕法尼亚的情况非常特别,双方比分咬得很紧,该州可能成为大选舞弊诉讼发源地。正因为双方旗鼓相当,特朗普貌似胜算稍大。但是一旦出现投票舞弊,选举结果完全不可知。就在一星期以前,美国最高法院维持宾州法院判决,大选计票活动可以延长3天到11月6日来处理11月3日寄出的邮寄选票。而且,判决规定不准因为选票签名不符而作废选票。特朗普团队正在准备针对该判决的继续上诉。

基于这样的判断,如果我们对于这五个州不置可否,特朗普已经能成功当选。所以笔者夫妇买了1000美元特朗普获胜的大选彩票(赔率2),让我们拭目以待。

为什么民调可能会再次翻车?

因为害羞的特朗普支持者的存在。2016大选以后,很多民调机构声称,自己之所以错误,是因为很多选民在民调中撒谎,导致数据严重偏差。然而按照笔者的观察,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美国选民如果不想回答问题,更加直接的方式是挂断电话拒绝回答,而不是对提问者撒谎。说一套做一套的选民可能存在,但是绝对不会成为扭转大选的决定性力量。也就是说,在2016大选中,害羞的特朗普支持者并不是民调出错的根本原因。

而2020年,情况发生了变化。我认为害羞的特朗普支持者会决定很多摇摆州的走向。我这样说的依据是,很多拜登的支持者抱怨,自己的邻居大多数是支持特朗普的。这些偷偷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就是这次大选特朗普连任的关键,也是民调可能再次翻车的重要因素。

这些害羞的特朗普支持者需要满足如下特征:

第一,这些人不在民调调查的联系人名单上,一直会被默认支持特定政党。

第二,这些人以前基本不投票或者很少投票。

第三,这些人在过去四年特朗普执政中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好处。

按照特拉法加集团和Rasmussen民调的说法,害羞的特朗普支持者主要来自黑人和拉丁裔选民。

这两个族群在美国人口中所占比例相对较高,而且在过去四年里从特朗普政策中受益良多。由于过去很多黑人和拉美裔都是倾向于民主党,所以很可能会被民调机构忽略。这些选民,人数应当不多,也就5-6个点,但是这已足以让很多摇摆州偏向特朗普和共和党。也就是说,害羞的特朗普支持者可能会成为2020大选中一道亮丽的风景。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力简

陈力简

美国戴顿大学工商管理学院信息系统、运作和决策科学系助理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美国大选观察
美国大选观察
作者最近文章
看完荒唐的主流民调,我押1000美元赌特朗普连任
民调是不是又一次低估了特朗普和共和党?
为弹劾特朗普,民主党有多黑?
民主党现有候选人太弱,金主爸爸只能自己上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凑齐了,一场抹黑大戏正式开场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