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低熵:我们是否需要用西方话语向西方解释中国?

来源:知乎

2021-02-26 07:38

持续低熵

持续低熵作者

知乎知名答主

【导读】 近日,知乎知名答主“持续低熵”在知乎问题“我们是否需要用西方话语体系把中国的行为向西方发达国家解释?”下的回答,引发网友共鸣,收获7700+赞、500+条评论。 “持续低熵”认为,讲中国故事首先要有中国概念,中国概念要用中国词汇描述。中国应该制造新的西方话语,改造当下中国政治和社会领域的词汇,这样才有利于中国知识界早日突破西方体系。 观察者网特此转载“持续低熵”答复全文,供读者参考、探讨。文章已获作者授权转载。

【文/持续低熵】

需要。但不能用现有的西方话语,而是强行制造新的西方话语,同时改造中国话语

我长期以来一直认为“民主,国家,党,政府”等词汇在中国和西方的含义差异很大,使用同一套词语描述很不同的事物,既搅乱了中国人,也搅乱了西方人。我认为应该系统性重新翻译政治和社会领域的词汇,汉译英和英译汉都要改。

我之前曾建议,将英语中“democracy”翻译为“票主”而不是“民主”。“票主”指出了西方democracy的两个要点:选票和钞票。另一方面,中文的“民主”可翻译为“people-dominancy”,取“人民支配”之意。这样一来当西方人说中国不是“democracy”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说,我们的确不是啊,我们明明是“people-dominancy”。西方人士一下子就愣了,不得不重新去看看这是什么意思。另一方面我们对中国人可以说西方不是民主体制而是票主体制,就此独占“民主”这个好词。

西方话语的老牌“精英”宣传机构《纽约时报》的总部大楼  视频截图

我再举几个例子。

共产党应该译为“communist legion”,而不是“communist party”。“legion”这个词有军事意味,符合党的纪律性和先锋队性质。“party”中含有“部分(part)”之意,与共产党代表全民利益不符。另一方面,西方政党中的“party”也不该译为“党”,应该译为“会”,比如美国共和会。这和他们的松散性和部分代表性符合。所以以后西方攻击我们是“party state”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说你们才是“party state”,我们是“legion state”,于是西方人又得学习了。

中文中的国家一词应该译为“familination”,为“family”和“nation”合词而成。此外在汉语使用中也应该区分:对中国可以用国家这个词,对西方只能用国,本来西方人对国和家就是分得很清的嘛。如果需要两个字的词比如“西方国家”,则可以叫“西方诸国”或“西方邦国”,这也更符合实际。

中文中的政府一词应该译为“governsys”,专指像中国政府一样原则上有无限责任要管理巨量事务的政治体系,为“govern”和“system”的合词。西方的所谓“government" 不该译为“政府”而是应该译为“管所”,一个管理场所而已。

英文中的“citizen”不该译为“公民”,应该译为“法民”。法民一词强调具有国籍并因此拥有相应的法律权利和义务。公民中的“公”含有集体意味,公民一词应该译为“groupizen”,为“group”(集体)一词所派生。因此我们可以称中国为“公民社会”,西方为“法民社会”,响应号召戴口罩就是公民行为,声称自己有权不带口罩就是法民行为,所以中国民众爱戴口罩,而西方民众抵制口罩也没有什么奇怪了。

讲中国故事首先要有中国概念,中国概念要用中国词汇描述。此前的中国政治词汇被西方话语统治太久,现在是使用新词汇的时候了。西方人如果接受了中国新词汇,就有望逐渐脱离西方的意识形态温室,如果不接受就会越发不了解中国。让有识之士逐渐向我们的话语靠拢,让自闭保守之辈越发懵懂,这都是好事。另一方面,使用中国政治新词汇也有利于中国知识界早日突破西方体系为中国乃至人类做政治探索。

责任编辑:白紫文
中国故事 西方话语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中国模式

中美文明起点不同,但应该互相理解

2022年03月21日

推动中国学原创研究,这四本新书一齐发布

2021年12月05日

作者最近文章

02月26日 07:38

我们是否需要用西方话语向西方解释中国?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面对美国封锁,古巴向中俄土寻求“突围”

师徒、决裂、入狱、接班…马来新总理诞生记

“马克龙将告诉拜登:中国还是产业补贴,只能选一个”

“北京治霾已见成效,新德里为何不行?”

“欧洲要为美国人的一意孤行做好准备”

美国违反世贸原则扰乱全球半导体供应链,中方严重关切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整改20条实施中出现的问题

面对美国封锁,古巴向中俄土寻求“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