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蒂安·霍夫曼:默克尔的世界里,从没有“历史的终结”

来源:观察者网

2021-11-26 07:26

克里斯蒂安·霍夫曼

克里斯蒂安·霍夫曼作者

德国资深媒体人,曾负责《明镜》时评

【导读】 时隔近两个月,德国新政府的组阁谈判终于迎来曙光。 当地时间11月24日下午,德国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共同宣布已经就联合组阁正式达成协议,将全力确保在未来10天内经各自党代会投票通过该协议,从而正式组建新一任德国联邦政府内阁。 这也意味着“默克尔时代”即将落下帷幕。如何评价默克尔,恐怕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她。这位执掌德国政坛16年之久的“铁娘子”,给德国、欧洲乃至国际社会带来了什么?她的离任,又预示着政治风格、地缘格局会发生什么改变?

【文/ 克里斯蒂安·霍夫曼 译/ 观察者网特约译者 宋武】

在默克尔的领导下,统一的德国在世界政治中颇受欢迎。她处理了欧洲的重大危机,面对俄罗斯和中国保持了战略耐心。但在她的总理任期结束时,欧洲却没有那么团结和安全。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基础之一:进步

当2005年11月22日安格拉·默克尔宣誓就任总理时,德国统一已经过去15年。世界仍然享受着和平革命的红利,自由和民主已经取得了胜利。

在世界范围内,这样的胜利梦想还没有破灭。人们相信历史的进步,相信一个越来越好、越来越民主的世界。著名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甚至提出了“历史终结论”,称共产主义已死,民主最终取得胜利。

在默克尔宣誓就职的前一年,有十个国家加入欧盟,其中大部分是东欧国家。欧洲的四周似乎都是友好国家。刚过去的十年,也就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也许是欧洲几个世纪以来最幸福的十年。

2005年,默克尔满面春风地接受了她的前任施罗德对其当选为总理的祝贺。对他来说,失败是痛苦的:在大选前一次传奇的电视辩论中,他毫不动摇地拒绝成立大联合政府。(本文图片、图说均转引自《明镜周刊》)

这就是安格拉·默克尔步入政坛的时代,也是影响她的时代潮流。但是如何影响的呢?对于一个政治家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她是否相信历史的进步,是否认为政治可以推动人类的进步?或者说:政治只能防止最坏的情况发生。

默克尔是1989年革命孕育的政治新生代,时代塑造了她。但她并不像时代潮流那样乐观。对她来说,东欧剧变包含了双重的、几乎是精神分裂的信息:柏林墙的倒塌是历史上可以想象的最好转折,对默克尔个人来说也是如此,但她这段时间还有一个并不太乐观的认知,默克尔自己也说过几次。

一个知情人说道:“我们东德人看到了一个体系的崩溃。”她从柏林墙倒塌中得出的教训是:没有什么是永恒的,任何一种政治制度都可能会失败。对她来说,东欧国家的崩溃并不表明自由民主的不可战胜,而是表明任何一种政治制度的脆弱性。

默克尔从不相信历史的终结。她在多次演讲和采访中提到福山,拒绝接受他的理论。“对我们所有人来说,还有足够多的事情要做”,她接着说,“历史并没有终结”。后来,她忧郁地提出:自由的胜利导致了“理想破灭的结果”。

正如政治学家赫尔弗里德·明克勒(Herfried Münkler)所说,默克尔将历史视为一种钟摆运动。目前,钟摆正朝着错误的方向摆动,许多已经取得的成果又在退缩。抵制狭隘的民族主义、理性、基于规则的全球秩序——所有这一切都在受到威胁。明克勒说,默克尔认为这是她必须持有的一个防御性立场。

基础之二:惯性

5月中旬的一个星期四下午,默克尔正坐在总理府里,面前是一堵欧洲蓝的墙,她的左边是欧盟盟旗和黑红金三色的德国国旗。默克尔身穿欧洲蓝夹克,她正在接受WDR电视台的在线采访,内容关于俄罗斯和中国、美国和欧盟。

默克尔的外交政策方法被描述为“战略耐心”,仿佛等待就是一种战略。默克尔曾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说,冷战要结束还得等一段时间。她这话颇受欢迎,指的是俄罗斯和乌克兰。满屋子的外交和安全政策制定者似乎都松了一口气,因为默克尔说出了一个相当普遍的认识:冲突不可能总是立即得到解决。

在外交政策中,承认自己能力的局限可并不常见。但这种承认是矛盾的,现实主义和冷漠之间的界限有时很模糊。战略性的耐心既可以是明智的,也可以是无所作为的借口。

在WDR电视台采访的最后,谈及了默克尔的政治遗产,这也是最近几个月里人们一直在讨论的话题。默克尔经常说,她没有想过她的政治遗产,这是历史学家的事,她现在有其他事情要做,而不是担心她的遗产。

她这次也是这么说的。她说,她现在必须确保在下周推动《欧洲绿色协议》的实施,“我都忙不过来了。”

一位采访记者蒂娜·哈塞尔(Tina Hassel)尝试了一种不同的方法:“你希望,以后的历史书中不会怎样写到你?”她问道,强调了“不会”一词。默克尔的回答来得很快,毫不犹豫:“我是个懒惰的人。”

几名采访记者都笑了,默克尔看了一会儿,似乎她自己也对从她嘴里说出的答案感到惊讶。她想了一会儿,然后笑了笑,显然对她的回答很满意。

到9月26日德国大选的当天,默克尔将在任5787天,有时她会度假几天,但她从来没有真正的休息时间。没有人会认为这位德国女总理是个懒人。

尽管如此,这个似乎来自潜意识的答案并不是偶然的。它包含了一点真实的意思表示,它显示了她的童年印记、教养和基督新教的工作伦理:在这个世界上,指责一个人不工作是最糟糕的责难。

默克尔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历史书不会认为她懒惰。但是,她还有一个经常被指责的问题:人们说,默克尔太被动了,太犹豫了,她只是做出反应,没有表现出主动性。

被动不等于懒惰,但确实是意思相关的,这可能是她答案中的第二个真实的意思表示:她害怕有一天历史学家会评价她的政策太不积极。

这是一个现实的情况,默克尔当然知道。她有时把自己比作动物,不是狮子或老鹰,而是蟾蜍和骆驼。

世界政治家

在默克尔的总理任期开始时,其他主要西方国家的政府首脑是小布什、托尼·布莱尔和雅克·希拉克。

当时的世界与现在完全不同:许多人仍然相信,俄罗斯向民主和市场经济的转型能够取得成功;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为2.3万亿美元,略高于美国的六分之一;阿拉伯世界的大部分地区由或多或少稳定的独裁者统治;非洲的人口比今天少四分之一;只有国安系统的少数怪咖听说过网络战争。

最重要的是,没有人想到西方的民主国家很快会受到来自内部的威胁。

现任慕尼黑安全政策会议主席的沃尔夫冈·伊申格尔(Wolfgang Ischinger)想起他第一次见到默克尔的场景,那是她2006年1月就职后对美国的首次访问。伊申格尔时任德国驻美大使,在自己的官邸组织了一场盛大的晚宴,气氛非常热烈,整个华盛顿都想见见这位新任德国总理。

在简短的讲话中,默克尔阐述了她如何设想自己的政府的作用。她为此描绘了一幅画面:一个生长着蔬菜或花卉的花园。政府作为园丁的角色是什么?她问道。她的答案是:不时地浇水,确保围栏足够结实,以防止野生动物进入。不是很多,没有什么重要的职能。基本上,花园应该在园丁不经常施加干预的情况下发展。

在华盛顿,默克尔的园丁寓言被理解为对自由主义国家的承诺。但这幅画面还暗示了其他的内容,表明她如何理解她作为政府首脑的任务:她想保护、爱护德国,赋予德国发展的空间。她对德国没有什么宏伟的计划。

默克尔是德国首位女性总理,同时她也是第一位在二战后出生的德国总理。随着她的上任,德国在某种程度上走出了历史的阴影。在默克尔的领导下,统一的德国跻身国际政治舞台的中央。

对于1990年代的德国总理赫尔穆特·科尔来说,最重要的任务是消除欧洲对德国统一的恐惧。在上一任总理格哈德·施罗德的领导下,德国迈出了打破“军事保守”的第一步,派军驻扎巴尔干地区和阿富汗。

在默克尔的领导下,德国正在承担起在欧洲的领导作用。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在她担任总理期间的重大经济危机中,无论是欧债危机还是金融危机,作为经济大国的德国理所当然地承担了政治领导权。

默克尔的外交政策在早期得到了普遍认可。她对巴黎和华盛顿的首次访问实际上是颇受赞扬的。在欧盟,她最初承担了主持人的角色,而且她做得很好。

很快,外交政策就被认为是她的巨大优势。她成为一名成功的危机管理者,在她的领导下,欧元得到了拯救,希腊获得了支持并留在联盟,她阻止了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的冲突升级为一场重大战争,并通过与土耳其的协议阻止了难民涌入欧洲。这些都是默克尔外交政策的加分项。

但是,国际形势如今是怎样的?与2005年相比,德国和欧洲今天的情况如何?

无论如何没有变得更好,还不如说是变得更差。

欧盟在内部已经呈现分裂之势,右翼民粹主义势力越来越强大,在一些国家他们已经掌权,英国已经离开了这个共同体,波兰和匈牙利无视欧洲价值观,逐渐损害法治国家精神。

欧盟现在被一个火圈所包围,从利比亚到叙利亚,从格鲁吉亚到白俄罗斯。在超过13000人战死之后,乌克兰与俄罗斯终于达成了一个脆弱的停火协议。俄罗斯和土耳其已经背弃了欧洲。

2007年,在第一次访问驻扎在阿富汗的德国部队时,她不得不在一段时间内穿上厚厚的军用夹克。安全局势很紧张。

西方作为一个整体已经失去了信誉,其价值观也变得没有吸引力。在默克尔的总理任期即将结束之际,欧洲不如16年前那样团结和安全。

当然,这一切不能都归咎于默克尔。但她已经领导欧盟最强大的国家十多年了,在《福布斯》杂志的排名上,她连续十年都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女性,她至少对欧洲现在的局面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单纯的危机管理并不能成为一项好的外交政策,这一点是很清楚的。

特别是由于默克尔遏制了危机,但没有解决危机。她经常成功地防止最坏的情况发生,但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做更多的事。而代价是高昂的:欧债危机正在使南欧人民疏远德国,在他们眼中,德国总是按照“德国第一”的原则行事。在乌克兰危机中,俄罗斯已对欧洲无动于衷。而难民危机的混乱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导致英国脱欧的因素之一。

此外,如果有一个前瞻性的、积极的政策,许多危机本可以在早期阶段就得到控制甚至预防。但默克尔拒绝采取战略性的政策方针。一位熟悉她的人说道:“对于她来说,战略是空中楼阁,是事后用来衡量成败的。”

默克尔将她所经历的欧债危机和难民危机视为其前任——历史学博士科尔总理的战略愿景的结果。在默克尔看来,她必须实现科尔的愿景——货币统一和没有边境的欧洲。而她自己对这些愿景是不太感冒的。

然而,难民危机尤其是一个挑战性的危机。欧洲人把叙利亚内战当作一个遥远的事件,不关他们的事。2011年,法国和英国参与了推翻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的行动,却不知道战后应该如何继续,更不用说愿意真正参与当地的事务。虽然德国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中投了弃权票,但基本上是支持这个决定的。

然而,最重要的是,欧盟和德国在2015年的好几个月里忽视了在叙利亚边境的难民营中正在酝酿的人道主义危机。如果在早期阶段就向那里提供慷慨的援助,而不是减少服务,那么就不会有数十万人一股脑涌往欧洲。

2010年,在欧洲杯预选赛德国队与土耳其队的比赛结束后,默克尔造访球队更衣室,并为土耳其裔德国球员厄齐尔颁奖——鉴于当时关于土耳其是否加入欧盟的激烈辩论,这一举动具有象征意义。

由于缺乏战略眼光,不知道土耳其在欧洲究竟应该起什么作用,这个国家也正在失去作为欧洲合作伙伴的地位。默克尔不希望土耳其加入欧盟,她想要一个“特例的伙伴关系”,但她没有推动这个想法,最终土耳其感到被冒犯,失望地离开了欧洲。

当默克尔意识到欧盟对土耳其的依赖有多大时,已经太晚了。为了使难民问题得到控制,她必须向埃尔多安投桃报李。

但是,2013年乌克兰危机之前的犹豫不决才是最沉重的打击。在长达几个月的时间里,这位德国总理眼睁睁地看着俄罗斯和欧盟如何迫使乌克兰作出力不从心的选择:在东方和西方之间、在莫斯科和布鲁塞尔之间选边站队。

乌克兰政治家一次又一次地警告欧洲领导人,对于乌克兰与欧盟亲近,俄罗斯不会袖手旁观,但默克尔把一切都交给欧盟总部处理,无视了这些警告信号。她主要对被监禁的反对党成员尤利娅·季莫申科的命运感兴趣。这就是她与乌克兰总统通电话时谈及的内容。

在关键的几个星期里,她也没有向俄罗斯总统普京提及乌克兰。她不想承认,长期以来,地缘政治、而不是法治才是决定乌克兰是否加入欧盟的决定性问题。她完全误判了她认识多年的普京。

对欧洲来说,乌克兰危机是一场灾难。欧洲大陆处于战争的边缘,这是自冷战结束以来最大的全球性危机之一,乌克兰正成为一个永远不稳定的国家,而俄罗斯则失去了对欧洲的信任。

世界大国之一

默克尔于2018年5月飞往索契。在美国,唐纳德·特朗普此时已经上任一年半了,人们对他最后的幻想是一切不会像他在竞选时宣布的那样糟糕,现在已经完全破灭了。

对默克尔来说,特朗普的当选是一个重大转折和沉重打击,让人回想起1989年发生的事情,再次证明了任何一种政治体制是多么脆弱,包括民主体制。

与默克尔谈论此事的政治学家明克勒说,她长期以来一直担心民主国家的选择机制有多大的作用,如何可靠地将有能力的人送上权力中心。在民主国家,如何确保接掌大权的人在道德和心智上有能力负责任?

默克尔也不再对普京抱有任何幻想。

她说,必须承认普京是一个真正的大人物,仅此而已。默克尔带着一长串她想与普京讨论的重要问题来到索契:乌克兰局势、叙利亚内战、与伊朗的核协议。默克尔在一天之内飞去俄罗斯又飞回德国,她不喜欢不能在家里过夜。

当地时间2018年5月18日,俄罗斯索契,俄罗斯总统普京(左)会见到访的德国总理默克尔时给她送花。

在前往俄罗斯的航班上,默克尔说这是一次工作访问。但普京在他度假官邸的台阶上迎接了她,并送上了一束与默克尔外套颜色完美匹配的奶油色玫瑰,成为这次访问的一个大话题。“普京就像是玫瑰骑士一样”,德国《图片报》称这束花是一种侮辱,普京是想把默克尔贬低成一个邻家妇女。

当默克尔谈到普京时,德俄关系听起来并不像玫瑰花,而更像是一场漫长的、幻想破灭的婚姻。他们彼此了解,相互需要。有时,他们两人谈论他们在民主德国时期的青少年时光,就像是谈论过去的美好岁月。普京可以真的很和善,但同时一边在吞并克里米亚,一边在把一些记者关进监狱。默克尔这样总结这种关系:德俄两国需要交流。

尽管这些年始终对普京失望,她仍然坚持这一点,在此期间俄罗斯吞并了克里米亚,在乌克兰东部发动了一场战争,对反对派成员下毒,并试图操纵西方的选举。(译注:这些都是西方一贯的指控,与俄、中立场不同)

同时,默克尔正在展现立场。她示威性地去医院看望中毒的普京政敌阿列克谢·纳瓦尔尼,接见了白俄罗斯反对派领袖斯维特拉娜·季哈诺夫斯卡娅,但她支持北溪2号波罗的海油气管道,并最终建议与普京举行欧盟峰会。她坚信,与俄罗斯对抗不符合欧洲的利益。

她使格鲁吉亚和乌克兰迅速加入北约的梦想破灭,后来又阻止美国向基辅运送武器。

默克尔不与普京对抗,但她也从不接近他。

在2005年之后的头几年,俄罗斯与欧洲的和解仍是可能的。这将需要伟大的主动精神、勇气和愿景。但默克尔只是在限制损害程度。在她的总理任期即将结束之际,欧洲与俄罗斯的关系比苏联结束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糟糕。欧洲再次成为俄罗斯的敌人。

2014年,在连接柏林和波茨坦的格利尼克大桥上,默克尔与正在这里拍摄电影《谈判专家》的美国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和演员汤姆·汉克斯合影。冷战期间,美苏在这里交换特工。

索契的天气温暖而晴朗。工作会议结束后,有一个联合新闻发布会和一个正式晚宴。在回程的飞机上,默克尔很放松,桌子上摆放着葡萄酒。

她本来以为在索契是与普京的一对一对话,但后来普京把他的整个政府团队都带了过来。他们正在讨论一些话题,然后普京开始谈到2007年他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的讲话,就像他经常做的那样。当时,普京警告世界要注意美国。他说,美国只考虑自己的利益,想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其他所有人,贯彻美国第一的原则。在当时,这被理解为俄罗斯重返冷战。

但普京认为他是对的。“你们当时被蒙蔽了。”他对默克尔说。听起来,似乎她对普京的观点有了一些理解。

世界大国之二

在50岁生日之际,默克尔邀请了一位脑科研究员参加生日晚宴;2014年夏天的60岁生日时,则邀请了历史学家于尔根·奥斯特哈梅尔(Jürgen Osterhammel)。他毕生研究亚洲的历史,不是从国家的角度理解历史,而是研究全世界的历史。

奥斯特哈梅尔在他的演讲中也间接提到了福山。他说,存在单一的历史主流,也就是一部现代化的、文明的、西方善意的历史,这个确定性已经动摇了,“已经被证明是一种幻觉”。

奥斯特哈梅尔解释说,例如,中国有非常不同的历史观,认为自己的复兴是回到了历史上正常的第一梯队。

默克尔后来经常提到这一点。默克尔在2019年慕尼黑安全会议的演讲中说道,中国人告诉她:“自基督诞生以来的2000年中,我们曾在长达1700年的时间里是全球经济最发达的国家。你们不要沮丧,除了我们回到自古以来的地位之外,没有什么事情会进一步发生。”

默克尔认为中国的崛起是不可阻挡的;对她来说,这不是一个与中国对抗的问题,而是一个与中国打交道的问题。人们必须避免中国的重新崛起导致一场削弱双方的斗争。

在她的中国政策中,默克尔以自己的方式成为一个有远见的人。她很早就认识到,中国的崛起将对欧洲产生多么深刻的影响,并将改变全世界。她不断推行积极的中国政策,她坚信与中国建立良好的关系符合德国的利益,试图建立欧洲的共同对华立场,并推动中欧投资协议。

与人们通常对她的看法相反,她并没有简单地从经济角度,而是从权力政治角度考虑问题。她认为,国家在世界上的政治分量取决于其经济实力。如果欧洲在经济和技术上不再是世界级的,就将没有话语权。在她眼里,中国的命运尤其表明,欧洲的地位也会日益衰落,就像中国在19世纪那样。

因此,默克尔寄希望于与这个欣欣向荣的大国建立联系。这导致了路线依赖,但默克尔认为,无论如何,在如今这个各国联系越来越紧密的世界里,这种依赖是不可避免的,而且也不是有害的。

默克尔认为,欧洲对中国实施制裁,希望中国领导人遵守欧洲的价值观,是没有意义的。这只会削弱欧洲。西方没有权力将其价值观强加给俄罗斯或中国。

德国

默克尔从不谈论她在总理任期结束后将做什么。

熟悉她的人说,她乐见以后无聊的生活。据说她将积极投身非洲事务。难民危机之后,她把非洲作为她的政治主题。她相信,德国需要比迄今为止更多地关心非洲的情况。

还有人说,默克尔正在写一本书,不是像奥巴马那样的回忆录,而可能是一份政治总结,表明她对时代的看法:默克尔的世界观。

也许,她也会为德国人写点东西。也许她会告诉他们,这些年来她一直保持沉默的事情,那些她不方便让他们知道的真相。

根据一项民意调查,默克尔是世界上最值得信赖的政治家,她被称为自由世界的领袖,但她从来不敢脱离德国人非常看重的、让人感觉良好的话语体系。

她在巴伐利亚的一个啤酒帐篷里非常随意地宣布了她总理任期内最重要的外交政策,仿佛有意识地要消除所讲内容的戏剧性:欧洲不能再依赖美国。而她所说的话在很大程度上至今没有产生效果。她也从未从这个认知中得出什么结论。

2015年,默克尔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巴伐利亚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上。这张照片在互联网上疯传——有一些关于这两人可能在谈论什么的奇思妙想。

或许,默克尔会在不再掌控大权的时候告诉德国人一些他们不想听到的话:德国人必须改变,德国必须放弃更多的主权来推进欧洲一体化,欧洲必须做更多的事情来保护自己,德国必须重新武装,甚至可能需要核武器,以价值为导向的外交政策并不意味着欧洲可以在全世界传播其价值观。而且,仅有限制损害的外交政策是不够的。

默克尔生涯

1954年7月17日 安格拉·默克尔出生在汉堡,是一位牧师和一位教师的女儿。同年,她的父亲接管了东德的一个教区。

1973年 在勃兰登堡州的坦普林中学毕业

1978年 在莱比锡大学获得物理学硕士学位,然后在东柏林科学院担任助理,直到1990年(1986年获得博士学位)。

1989年末 柏林墙倒塌,默克尔积极投身民主觉醒运动。

1990年4月 担任洛塔尔·德梅齐埃领导的东德最后一届政府的副发言人

1990年8月 加入基民盟

1990年12月 在施特拉尔松德-吕根岛-格里门选区的联邦议院选举中获得直选席次

1991年1月 在科尔内阁中担任妇女和青年事务部长

1991年12月 当选基民盟副主席

1993年6月 当选梅克伦堡-前波美拉尼亚州基民盟主席

1998年11月 基民盟党员大会:沃尔夫冈·朔伊布勒当选党主席,默克尔当选秘书长。

1999年11月 基民盟献金丑闻爆发。12月22日,在《法兰克福汇报》上,默克尔呼吁基民盟与名誉主席赫尔穆特·科尔划清界限。

2000年4月 当选基民盟主席

2002年9月 联邦议院选举:社民党和绿党以微弱优势获胜,默克尔取代弗里德里希·麦尔茨,兼任联邦议院党团主席。

2005年5月 基民盟和基社盟的主席团提名默克尔为其总理候选人。

2005年9月 提前举行联邦议院选举:基民盟/基社盟成为得票最多的政党。

2005年11月22日 当选为联盟党和社民党组成的大联盟政府的总理。

2008年10月 默克尔和财政部长佩尔·施泰因布吕克在金融危机背景下,为德国储蓄存款发布了一份担保声明。

2009年9月 联邦议院选举:基民盟/基社盟和自民党组成联盟。

2009年10月 默克尔再次当选为总理。

2011年3月 联邦内阁决定于7月1日暂停义务兵役制。

2011年6月 在福岛核灾难之后,内阁决定在2022年前提前淘汰核电。

2013年9月 联邦议院选举:基民盟/基社盟获胜,但自民党没有获得至少5%的选票,未能进入联邦议院。

2013年12月 默克尔再次成为大联盟政府的总理。

2015年9月 默克尔允许长期滞留在布达佩斯火车站的难民进入德国。

2018年3月 默克尔再次成为大联盟政府的总理。

2018年10月 默克尔宣布她不会再次竞选基民盟主席或总理候选人。

2018年12月7日 将基民盟党主席职位移交给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

2020年3月 首次新冠封锁开始,默克尔在电视讲话中向公民呼吁:“这很严重”。

2020年5月 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计划建立一个数千亿欧元的欧盟救助基金,为此将首次发行欧元区共同债券。

2020年7月1日 德国接任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

2020年12月 在与各联邦州艰难地反复磋商后,默克尔宣布在全国范围内重新进行封锁。

2021年4月20日 自1月起担任基民盟党魁的阿明·拉舍特成为下任总理的正式候选人。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陈轩甫
默克尔 德国大选 中德关系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德意志

德国对华外交转变似乎不可逆转,会有“定海神针”吗?

2021年11月30日

德国11月份通胀率预计达5.2%,将创1992年来新高

2021年11月30日

作者最近文章

11月26日 07:26

默克尔的世界里,中国在什么位置?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周焯华被指投资爱国电影洗钱,博纳影业回应

英媒称美英等7国暗助台军“自造潜艇”,可“重创”解放军

“从中国回流本土成本太高,没法在美国组装iPhone”

现有疫苗对抗新变种效果不佳?道指盘前“腿一软”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

八部门:督促网约车平台设定抽成比例上限,公开发布

520亿芯片法案搁浅,美议员急了:得“教训”中国

南开专家团队发现:奥密克戎传染力比德尔塔增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