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初心:达沃斯最亮的还是难民——德国总统开炮了

2016-01-23 08:45:21

1月20日,德国总统高克(Joachim Gauck)在达沃斯的全世界政治和经济精英前表态了:“有必要在欧洲范围内限制难民涌入,我所说的这个限制并没有民族指向性,它只是为了保障在社会里人民对此的接纳。无论从政治上还是道德上来说,都有必要制定一个限制性的策略来保证国家正常运作的能力,这也是为了令难民们切实得到所需的帮助。”

他还指出:“对于德国来说,限制性政策并不等于是民粹主义者和极右翼分子们所希望的对难民大门紧锁。然而如果我们不对这个可能性进行公开的讨论,就等于是把机会让给了他们。而且,目前德国的政治讨论方向明显地指向要在新的一年里采取控制和限制性的措施。”

好吧,我们假装听不出他这话是说给默克尔听的。但你以为总统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唉,Too young,too simple.

当默克尔说“我们做得到”的时候 德国总统在说什么

说到位高,在德国高克不输默克尔,然而说到权重,两者之间是老远的距离。德国总统的职责一般是礼节性的,接待来访元首啊出国友好访问哪,大家可以大概脑补类比一下英国女王。

高克虽然是在他的前任因丑闻被迫辞职后半路上马,但德国人普遍都觉得他尽职勤恳。说起他的前任那又是一部雷人狗血剧:此君因借朋友的低息贷款买房被揭发,大众哗然认为他利用职务之便谋求私利,然后他又打电话要求媒体撤下报道而被质疑干涉新闻自由,最后被迫黯然辞职,还被检察院调查。其妻迅速跟他离婚,出书卖隐私赚钱,去年检察院决定不起诉结案,这两人居然又在一起了。活久见不过如此。

对于默克尔去年8月大开国门的唐突决定,很多人认为这与她牧师家庭的成长背景有关,然而君不见德国总统高克自己就是牧师,这并未令他少一点理性。早在2015年9月27日,高克就公开指出德国接收难民的能力已接近极限,并表示维持社会稳定是保障战争难民在德国得到帮助的重要前提。

当时高克说的话在今天看来有点预言的味道:“要警惕新到德国的难民和已经在德国的人们之间的冲突加剧。只有在双方都不觉得被轻视的情况下种族冲突才能最大程度地被避免。”他表示,自己理解有些人不高兴是因为觉得德国的社会资源和福利都从其他部分抽出,而被投入到帮助难民中。“我完全可以接受这些怨言。”

“这个法制化的国家不会容忍任何暴力”

高克在9月27日的讲话中还放话给难民:“我们是一个自由,讲人权和男女平权的国家,它也可以成为你的国家。但是对于那些原教旨主义者(fundamentalist)和那些不尊重我们国家法律,破坏和平的人,这个法制化的国家不会容忍任何暴力。”

就在他讲话的当晚,在黑森州北部的小城Calden的难民营里,数百不同国籍的难民之间发生械斗,警方花了7小时才平息这场闹剧,14人受伤,其中包括3名警察。而在两周前,同一难民营内已经发生过导致包括儿童在内的60人受伤的械斗。

之后的德国故事跟暴力多有关联。难民营内的难民之间械斗和性暴力,男性难民对女志愿者和女警的暴力,极右翼分子对难民和难民营地的袭击,极右翼分子在游行中与反右翼民众的暴力冲突,政府制定反网络暴力语言,主要是反排外和种族仇恨言论的法规。

在此期间,拜仁州作为难民直接到达的德国第一站人满为患,州府领导人反复对默克尔提出设置接受难民的上限或采取关闭边境。

默克尔只表示:“我们做得到的。”

后来,默克尔被指是诺贝尔和平奖的大热门。然而并不是她。

后来,默克尔被评为时代周刊年度人物,德国国内掌声寥落。

后来的后来,新年夜科隆群体性侵案被政府和媒体遮掩四日后被广泛报道,至今仍在发酵中。已经明确证实的是同类案件已经在德国各大小城市和欧洲其他国家多发,对欧洲女性权利的保护迫在眉睫。

可惜不是你

科隆性侵案后,德国政府与媒体因为对政治正确矫枉过而少谈和避谈难民带来的问题与挑战这一状况有所改善。政府领导承认要多听取基层的呼声。笔者很想吐槽:“岂止基层,当初你们总统那么高层的呼声不也是一切随风了吗?!”

最新的德国故事很精彩,最新的德国故事很无奈。

1月14日德国一小镇的镇长实践他当初对默克尔说的话,用一大巴运着31名难民直奔总理府还给默克尔。他说:“总要有人给默克尔一个信号,事情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结果他得自掏腰包让难民们在柏林一酒店住下来,除了自愿留在柏林的少数几人,他第二天带着其他难民折返原地。

1月15日另一小镇公告禁止男性难民进入公共游泳池,因为连续收到女性被性骚扰的投诉。同类情况在别的小镇也发生了,被骚扰的女性中包括十二三岁的小女孩。镇领导说:“我知道这也许对大部分的难民男性不公平,但是我们也要保障女性的安全和权利。”可最终,他们还是取消了这一规定。

默克尔没有就这些事件做任何回应。

本周,默克尔党内有大约50名议员联名写信呼吁政府加强边境安保、限制难民涌入;此前已有56名公开反对难民政策,两者相加已达1/3。同时,默克尔的民调也跌至新低。

有时候,悲剧是你无法预见未来会如何艰难险阻。有时候,悲剧是你预见到了,你警告过了,然并X,即使你贵为一国总统。

如果高克是德国的总理而不是总统,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只是,人生没有“如果”;德国,更没有“如果”。

作者初心微信公众号:心德录 XINDELU2016

玛格丽特123解读:
默克尔也不仅仅是为了圣母而圣母吧,德国生育率低下,人口负增长和人口老龄化都是很严峻的问题了,能够引进的难民中很大部分都是中青年,而且有许多都是受过不错的教育的,能够部分满足德国的劳动力需求。但是她对于这些难民的了解太少,没有预料到会出现这些问题,也很难有效处理,处理不好说不定就变成升米恩斗米仇了。人民的生活受到严重干扰,怨声载道是肯定的。
CeciliaCH解读:
但外来人口与当地人口一旦没有共同的历史认同感,风险终归是很大的。历史有鉴,即使同为阿拉伯人,巴勒斯坦难民被约旦收留后不但不感恩,还逼约旦参加对以战争。他们与政治立场中立温和的约旦人终究是难以和平共处的:最悲剧在于,当时的约旦国王父子被巴勒斯坦难民刺杀。真是恩将仇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初心

初心

定居德国,时政与文化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达沃斯论坛
达沃斯论坛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