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穿山:反派配色多绿紫,没图你说个茄子

2018-03-26 08:07:14

烧脑紫: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让我继续追寻。

前几天我拿到一本讲恐怖电影、紫色封面的书,当时就猜扉页搞不好是绿色的,翻开一看果不其然。这把预测正确让我重新思考绿紫配色的视觉心理惯例:我为什么会下意识去组绿紫cp?为什么这对配色很自然地和诡异、恐怖、邪恶联系起来?

仅看字面上的连结,我的第一联想是琼瑶奶奶的“一帘幽梦”系列里相爱相杀的姐妹花绿萍和紫菱。而后搜索片(脑)库(海),发现绿/紫/绿+紫的用色在古今中外幻想题材的漫画、动画、真人电影中,都发挥了色彩作为视觉线索来建立人设、推动叙事和烘托情感等潜移默化的作用,而且多数情况下是种专属的反派配色,让我在其登场时就抱有这样的心理预警——这个角色,可能有毒。

《头脑特工队》中的紫绿cp:怕怕和厌厌,注意绿娃的紫色唇膏和颈巾呼应。

从色彩的象征意义来看,冷色调的绿和紫都有神秘、高贵的特质,同时也各具情绪属性,比如《头脑特工队》里的情绪小人用绿色代表Disgust、紫色代表Fear,值得注意的是那块紫色小颈巾——厌中有怕。绿色在大自然植物中随处可见,你以为绿色就是友好型颜色了嘛?并不是!这是因为光合作用中绿光完全不被吸收甚至几乎全部反射——绿是遭到嫌弃退货才被人眼看见的。

星战的尤达大师和银护的卡魔拉,宇宙容得下绿色异族。

作为故事人物的设色时,绿色处于无定法的游走状态,披着这身肤色你可以身怀绝技、高深莫测,如《星球大战》的尤达大师和《银河护卫队》的卡魔拉。

《变相怪杰》与《怪物史莱克》,“若你喜欢怪人,其实他很美。”

也可以被视作weirdo行走四方——我辈就是绿皮人,如《变相怪杰》和《怪物史莱克》,译名抓住了精髓——怪。

《怪兽电力公司》中随处可见的绿紫,扣上一个“怪”字。

另外一部以“怪”冠名、几乎全片都蒙上绿紫色的动画是《怪兽电力公司》,人家的存在就是为了吓唬小孩,所以员工的绿紫几乎成为标配:苏利文是绿(青)紫,大眼仔是鲜绿,反派蜥蜴则是纯正紫色的。

《绿野仙踪》中的西方坏女巫,注意右图红蓝黄三原色与绿色的视觉对比。

同理《魔法坏女巫》这部音乐剧作为《绿野仙踪》的同人前传,就讲述了西方坏女巫为何会“作恶”——她因天生的绿色皮肤从小就被当作怪胎轻视排挤,那么长大后所谓的“报复”也就情有可原了。

漫威的绿巨人搭了一身绿配紫,DC的绿灯侠则玩起绿戒守护术。

前面说反派多绿紫,但超级英雄也会有例外,比如漫威的绿巨人:斯坦·李起初将浩克设定为通体灰色,因为当时民权运动兴起,不想让浩克指涉任一人种,但因印刷术不过关,最后只得改为绿色,同时搭配上紫短裤。这一绿紫搭配看似变通的选择,实际也对应着浩克暴走的不稳定属性。而另一边厢的DC则有绿灯侠,这就更好解释了:绿戒充电绿灯行。

《马达加斯加的企鹅》中的紫色章鱼反派(这配色跳脱吧,你见过紫章鱼?海绵宝宝那位章鱼哥可是石青色的)和绿色毒剂以及长毛发霉一般的变异。

绿色是双刃多义的,紫色的文化意涵则要窄一些:虚无缥缈、象征死亡。有本讲色彩心理学的书叫《不懂色彩 不看电影》,英文原书名是If it's Purple, Someone's Gonna Die----The Power of Color in Visual Storytelling,紫色的致命力可见一斑。

中毒时唇色发紫、肤色发绿->《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表现张无忌中毒居然直接往他脸上打绿光,这浮夸特效都把我看乐了!

到这里,我终于能把绿+紫的邪恶含义联动起来,绿色让人想到毒蛇、毒液、毒气(氯气的“氯”造字100分)、有害放射线,紫色则是相应的受伤、中毒、变异反应。(当然绿色也可表现中毒:脸色发绿)

《灰姑娘》动画和真人版的继母身着紫色和绿色的裙装。

《睡美人》的邪恶仙女其实就是女巫,紫气绿焰全都手到擒来,巫袍内衬也是紫色的。

玩转蛊术、心肠歹毒的类型角色中,女巫是源远流长的一派,迪斯尼公主动画对此类反派做了深入人心的塑造,比如三大不衰经典中《白雪公主》有王后、《灰姑娘》有继母、《睡美人》则有邪恶仙女,她们的主体配色均为绿紫。

《新世纪福音战士》中的初号机,凑齐了绿紫橙三间色。(来张动感的)

找图过程中,我意识到《新世纪福音战士》里的初号机也是绿紫配色,它不是反派所以本来我不准备留下它的,但翻论坛看到有爱好者买来此配色的运动鞋和键盘称之为“初号机色”,并说“橙色是点睛一笔”,我突然发现之前只考虑两色狭隘了,“绿紫橙”应该是一体的!

三间色为绿紫橙,由三原色两相混合而成。右边的紫色我开始以为写错了,难道不是Purple的P嘛?后来意识到应该是Violet的V。(不要想当然)

我们知道颜料三原色是“红黄蓝”,它们作为基础色是一切颜色的起点,让人想到太阳、天空、海洋,各自象征着激情、荣耀、智慧。而“绿紫橙”则是三原色两相混合的三间色,在色环上这两组三色的连线刚好构成了正反两个三角。

《西游记》里的沙僧,左图完美绿紫橙,右图可以看出师父和猴哥是红黄蓝的配置。

《武林外传》里小郭经典的一身儿绿紫橙,与掌柜的、秀才的红蓝形成对比。

《玩具总动员》中的巴斯光年(绿紫)与胡迪(红黄蓝),在画面中互相平衡。

所以有时候画面中出现了明度较高的红黄蓝时,就会设置绿紫橙配色的人物来平衡,比如《西游记》中的沙僧,《武林外传》中的郭芙蓉,《玩具总动员》里的巴斯光年等等。

《查理与巧克力工厂》原版《欢乐糖果屋》的主角配色为紫绿橙,上图可以看到站在他身边的孩子们身穿红蓝黄颜色的衣服。

或者干脆反过来让绿紫橙做主角,三原色在旁陪衬,如1971年《欢乐糖果屋》的主角威利·旺卡(蒂姆·伯顿的《查理与巧克力工厂》是这部的翻拍,配色压暗处理)。

左图为《原野奇侠》中浅色装扮的牛仔,基本上好人没跑;右图为人体血管分布图,红蓝黄并不使我们恐惧。

     老式西部片有好人穿白衣戴白帽骑白马、坏人全反色为黑的视觉惯例,可以让人一眼辨别正邪双方。三原色和三间色的对比文化含义,也是同一原理。作为初始母本的三原色,红蓝是人体动静脉的血管代表色,黄也可想成体液、肤色及发色,因此三原色对于人类而言是亲切熟悉的配色。(脑补一下绿紫色的血管分布图吧,真•病得不轻。)于是为了拉近主角与我们的心理距离,他们经常就被设置成三原色系的。

《白雪公主》中公主王子是三原色系的,恶毒母后则以紫色为主体。

《安妮霍尔》领先潮流的“不爱公主爱毒后”,傻白甜哪里比得上酷御姐?

同一位王后到了《安妮霍尔》中,因为导演的偏爱而弱化了邪恶绿紫(简直是马卡龙化),扩大了橙色的面积。

那么反派就自然走向了绿紫橙的道路,但又由于橙色天然的友好性(暖色调、橙桔柑),所以它大多数情况下是作为点缀存在的。不过当它作为主色出现在反派身上时,你就要警惕此角色可能融入了创作者的垂怜。比如《白雪公主》中公主和王子是三原色,母后在原版里是紫色,而在《安妮霍尔》中伍迪·艾伦说自己喜欢“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时,王后的长裙被重设为橙色。

《卑鄙的我》系列,1中的橙色反派“可恶之人必有可怜之处”,2的紫色变异相当于中毒,3的紫色反派不可爱,变坏是自己作的。

另外一例是《卑鄙的我》,这个从良反派与真反派的夺宝斗争系列在人物设色上非常直白,第二、三部有小黄人注射变种血清变紫和紫色恶棍偷紫钻的情节,而第一部的富二代反派Vector的颜色则更值得研究。他穿了一身李小龙式紧身运动衣,为了避免和小黄人撞色改成邻近的橙色,此为三间色之一种,但邪恶度要小于绿紫,就像人物的坏是源于混蛋银行家父亲的压迫,这位“父母皆祸害小组”成员是值得同情的。

《狮子王》中正统王位持有者木法沙一家的红黄明亮色调与觊觎权力心狠手辣的刀疤绿紫暗沉色调,刀疤几乎是个男巫的形象了。

《哪吒传奇》中正方的三原色配色与反派的绿紫,这种对比像不像《白雪公主》?

那么现在的对立就成了红黄蓝vs大面积的绿紫(橙色可有可无),在动画片中可找到的例子如《狮子王》的木法沙、辛巴一家与刀疤,《哪吒传奇》的哪吒与申公豹、石矶娘娘。

斯莱特林学院的绿袍与格兰芬多的红黄袍,哈利·波特的对手大多是“绿院”的,比如伏地魔和马尔福。

《至尊神探》里“狄克·崔西”还原漫画的黄色风衣和帽子,与反派的宽大紫色风。值得注意的是麦当娜的衣服颜色:白衫配英雄,黑裙搭恶棍。

《雷神》中的红绿兄弟,洛基这身绿金黑……可以穿越到关羽了!

在真人电影中则有《哈利波特》里勇气、毅力及友谊的代表格兰芬多(红黄)与有天赋却正邪难辨的斯莱特林学院(绿),漫改片《至尊神探》里沃伦·比蒂与阿尔·帕西诺演的黄紫正邪双方,《雷神》中的红锤哥和绿洛基等等。

《蝙蝠侠》中的两位反派谜语人和小丑均用了绿紫配色。

既然说到超级英雄电影,这又是浓墨重彩的对比色大坑。DC和漫威放一起观察,热度高、人气盛的几位非黑色装束的正义英雄:超人、蜘蛛侠、神奇女侠、美国队长、钢铁侠、雷神……他们的颜色几乎跑不出红蓝黄(金),美国队长可以实力解释这是为何——超级英雄诞生即出于对战争的高能想象,美国国旗的配色是最强力的精神象征。那么反派的绿紫(橙)如前所述,作为互补对立色充当正义的背面也就理所当然了。

漫画版和乐高动画版《蝙蝠侠》可以看出小丑这一身儿绿紫主色,橙色点缀。

蝙蝠侠真人版(1989伯顿版、2008黑暗骑士诺兰版)中的小丑,橙色作为内搭和里衬出现了。

最经典的例子是《蝙蝠侠》,里面的反派谜语人和小丑都是绿紫色的,凑齐三间色的小丑形象之复杂更是超越了英雄本身,被反复演绎分析。

超人与卢瑟,私心放一张克里斯托弗·里夫的帅照,最经典版超人扮演者的早逝本身就是对超英的嘲讽:现实生活中,“超人”打不过病魔。

真·红黄蓝的《超人》的头号劲敌是站在人类顶峰的卢瑟,谁知半路杀出个外星超人让他屈于一人之下,那就必须穿上绿紫色的战衣去一绝高低!(把人Luthor译成“卢瑟”Loser……)

《蜘蛛侠》中的反派绿魔同样是绿紫配色的,这个“呔!看你往哪里逃”的姿势真是又风骚又羞耻啊。

同样还有红蓝色的《蜘蛛侠》,对手是绿魔,可以加入“从名字知配色、明白是反派”的人如其名系列。

DC漫画的52大经典反派中14位是绿紫家族的,可以说是小林绿紫了。

在我查找超英反派的配色时,发现DC配合大事件邪恶永恒,曾出过52本反派的短篇故事,重塑其起源。这52个super villain包括了DC大部分反派,其中绿紫色系的占了14位,从统计数据上说明:以后在超英片中再看到此类配色的人物登场,有超过四分之一的可能是反派。

《爱乐之城》的诡异绿(青)紫场景是对《迷魂记》的致敬:这场戏是拍摄前夜导演重温《迷魂记》后临时起意的结果,改了打光借来戏服完成cosplay。《爱乐之城》在某种程度上说,“我希望你按照我想象的一样做人办事”,也有点像《迷魂记》呢。

赶着回家过年加上昨晚找图熬夜不小心摔得“青一块紫一块”,身残志坚就写到这里。想起彩色片刚出现时,电影界有部分顽固派人士认为那是“艺术的倒退”,因为它与靠灰度延展想象的黑白电影相比,更像现实生活的复制,失去了所谓的“光韵”。然而色彩的存在真的那么理所当然吗?难道不是一种新的设计创作方向吗?甚至还可以通过重复来影响人类的感知观念,从而为新的作品提供唤起心理印象的捷径呢。

《心房客》中的“反派最酷!”

在思考绿紫配色与反派关系的过程中,我更深刻地感受到色彩不仅仅是视觉产物,更是内涵外化表达的载体。任何一部电影的色彩运用,绝不仅仅是巧合或是直觉那么简单。前面所述的原理在上游的漫画、下延的游戏里也可通用。那么继续做“好色之徒”,研究十万个为什么的问题吧!

《祖与占》:“未来将会属于好奇的人。”

(本文获作者授权转载自豆瓣)

穿山

穿山

动画爱好者,尬讲段子手

分享到
来源:豆瓣 | 责任编辑:韩京霏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