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薇薇:NGO组织也开始自我撇清政治了?

来源:观察者网

2014-09-24 09:00

从薇薇

从薇薇作者

独立撰稿人

【为期三天的第三届中国公益慈善项目交流展示会21日于深圳落下帷幕,共有超过800个项目和机构参展。然而,这场慈善界盛会在实现了50余亿元对接金额的同时也引来了公益圈中关于“公益与政治”的争议。

22日, NGO发展交流网的微信平台“NGOCN”发布署名为“胡不喜”的文章,血泪申讨,借用福柯的“全景敞式监狱”的概念痛陈本届慈展会沦为权力的展台,并且呼吁NGO组织拒绝慈展会,认为这才是“进步NGO去反抗规训的最有力的首要行动”。次日(23日),NPO组织“父母心公益团队”则不惜推迟公益基金启动仪式的报道,在其微信平台上对前文分析回应。文章并不同意“权力展台”说,而认为慈展会不过是“公益领域自娱自乐的派对”。在区别了NGO、NPO与慈善组织的概念后,作者直指抱着政治目的的NGO组织是混进公益性NGO羊群的狼。在慈善的大幕下,究竟是公权力垄断了公益资源,还是政治潜入进公益领域,现将两文并呈,还请读者评判。

中国的公益事业正处于发展阶段,但近年来关于公益慈善的事件却频频成为舆论焦点。政治与公益之间的边界与合作也在一场场纷争中愈发显得扑朔迷离。唯一能看清的是,没有哪一种慈善遗世独立,所谓纯粹的公益本身亦不过是“去政治化的政治”,而致力于经济发展的力量,或许才是最大的慈善家。】

混进羊群里的狼——请区别政治类NGO与公益类NGO

(作者:勇哥        来源:微信平台“父母心公益团队”)

昨天是父母心公益基金正式成立的日子,本来今天的公众号推广应该报道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父母心公益基金启动仪式的相关内容,但在今天早上看到一篇名为《进步NGO都应该重新审视慈展会》的文章以后,我们果断地将启动仪式的报道延后,决定第一时间分析一下这篇文章。

该文首发自NGOCN这个较为著名的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是胡不喜。“既见君子,云胡不喜?”看来作者还是《诗经》的爱好者。

作者在这篇文章中,对刚刚结束的第三届慈展会进行了深度的剖析,跳过了关于管理不善的吐糟点,另辟捷径,从思想与政治的角度来分析慈展会,并以全景式监狱的比喻来形容慈展会,将慈展会描述成一场国家与政府的洗脑大会。

第三届慈展会共有超过800个项目和机构现场参展

说实话,父母心公益对本次慈展会确实也有一些小小微词,我们原本也要去参加,并于今年5月份就积极地投递了相关报名资料,可直到慈展会开幕的前一周,我们才收到组委会的批准参展通知,这种被忽视的感觉很不好,所以父母心公益决定不参与本届慈展会。但是,这些小小的不快,根本不至于影响我们对慈展会的认知,那就是——中国公益人需要更多的交流与沟通。

但在胡不喜先生的笔下,我看到了对慈展会的文诛笔伐,血泪申讨,仿佛谁参加了慈展会,便从此成为类似于朝鲜愚民的无思想者。其实,慈展会,无非仅仅是一个公益领域自娱自乐的派对,原本不需要承载如此多的政治因素。

相反,从胡先生的文章中,我嗅出一丝很微妙的味道,他把NGO等同于了中国公益组织,这显然是不对的。关于NGO,是指的非政府组织,是英文Non-GovernmentalOrganizations的意译,英文缩写NGO。20世纪80年代以来,人们在各种场合越来越多地提及非政府组织(NGO)与非营利组织(NPO),把非政府组织与非营利组织看作在公共管理领域作用日益重要的新兴组织形式。

从这个关于NGO的解释可以看出,公益组织属于NGO,但NGO并非就等同于是公益组织。不同类型的NGO有着不同类型的意识形态,大体可分为政治类NGO与公益类NGO。这两种NGO有着天壤之别:一个,是以政治诉求为主要目的,大部分都是对现有统治政权不满,期待着变革,甚至不惜为了变革而牺牲自己与他人的生命;另一个,是以慈善爱心为宗旨,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完善现有社会的一些不足,替政府查遗补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让更多人受益。

公益类的NGO不会涉及政治,但政治类的NGO却可以随时披上公益的外套。前几天在公益圈闹得沸沸扬扬的立人图书馆一事,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我虽然没接触过立人,但从立人的各种文章中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政治诉求强烈的组织,我们且不去评价哪种政治理念更先进、更有利于中国发展,单就事件本身而言,放眼全球,我相信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都不会把与统治政权对抗的机构称为公益组织吧?他们更合适的称谓应该是持不同政见者。

中国公益本来就起步晚,发展慢,缺乏公益专业人才,缺乏公益项目设计,缺乏公益机构运营,缺乏公益理念支撑。如果这时候,再搀和进来一批持不同政见者,好家伙,这还让不让中国公益界清净了?处于成长期的中国公益,自身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比如公益领域的职业道德,职业尊严,职业素养等,光解决好这些问题,没个十年八年是难以见到成效的。

所以,拜托各位政治类的NGO,就不要往公益这个圈子里钻了。既然你们那么振振有词,那么大义凌然,那么置生死于度外,那就干脆自己挑起大旗,旗帜鲜明地把自己的政治观点与诉求亮出来,总拿公益说你们政治的事儿,未免有些让人看不起。请记住:披着羊皮的狼,混进羊群的目的不是为了吃羊,而是为了躲避老虎的追杀,这可是个天大的笑话。

 

进步NGO都应重新审视慈展会

(作者:胡不喜       来源:微信平台“NGOCN”)

管理混乱、缺乏实效、粉饰太平等等“吐槽”,都足以让所有关注或参与了本届慈展会的人们继续加强对这个展会累积已久的疲倦和厌恶,却并不足以抓住“慈展会问题何在?”这一追问的核心所在。而自我审查、议题设限、区别对待、铺张浪费、缺乏透明这些任意一个在普通NGO身上发现都会被认作是丑闻的情况,却在如此多的NGO集体见证下,被默许了——这反倒给我们一个难得的机会,去反思所谓的“中国慈善公益项目交流展示会”的实质。

我所理解的慈展会,本质上根本不是为了促进NGO的发展进步,而是通过实质和象征两套手法,集中地、毫不避讳地、恬不知耻地对NGO进行一场“狂欢式的规训”。这样一场展会,本质上就是福柯所谓的“全景式监狱(Panopticon)”。

在《规训与惩罚》一书中,福柯讨论了前现代的残酷的肉刑如何转变为一种隐含的心理上的矫治术——因而也是统治者所使用的统治术。在他的论述当中引用了边沁关于一个完美的(现代)监狱的设想:这个监狱是一个环形建筑,中间高高矗立着守卫的瞭望塔,囚室则分布于外环中,所有身居囚室的人都可以看到瞭望塔,却并不清楚自己是否正在被窥视,因而自我控制就成为了一种理所应当的“聪明”“选择”。

任何一个对中国当下NGO事业稍有了解的人,都很难不同意我们的NGO作为一个行业,此时正处在这么一个全景式监狱当中:我们都知道自己被窥探,而且隐约觉得在当下我们这样一个国家里从事NGO就是一种“原罪”(当然,这种自我归罪会以更精妙的方式实现,譬如对“敏感性”的自我体认和自觉不去触碰“敏感”),我们都知道在某个地方模模糊糊地存在着一些的“高压线”,但是却无法确证或明确指认这些高压线在哪里,因此所能做的就是自觉而积极地坚持不懈地自我审查,并且一旦不留神被高压线主动找上了,只能是暗叹自己运气不好。

这样一个NGO的全景式监狱的精妙之处在于:瞭望塔中的可以是任何人,甚至没有人,因为一种虚构的却又扎根在人们的行动逻辑之中的控制关系已经取代了具体管控的必要,所以“全景式”监狱不必须是“全时式”的,所需要的无非是“适时”(甚或是“偶尔”)对囚室中人进行毫不犹豫却又凶残暴虐的打击--这种打击往往还会因其没有提供任何合理性解释而显得更加残暴可怕,因此这种统治术也就更加有效--这样一来,极权的控制就如水银泄地、无孔不入。

而所谓的慈展会最妙的一点,恰恰在于它将这套隐藏在中国当下NGO权力场和行动网络中的潜藏的全景式监狱放到前台,得意洋洋地向全天下展示当今中国对于NGO简直如同玩弄于鼓掌间的成功规训。但是单纯对胜利的展示绝对不足以完成慈展会的雄心壮志,那些与瞭望塔合谋的人又怎会止步于此?规训的车轮一旦转动,必将反复碾轧一切早已臣服的囚人。

想一想那些成功的经验、想一想那些高大上的所谓企业CSR部门、想一想那些大佬们嬉笑怒骂辛辣刺激的圣训、想一想那些也想从中分一杯羹早日当上大佬(或曰“青年公益领袖”)的同侪们煞有介事却空洞庸俗的鸡汤和(他们自己也未必知其然的)种种生拉硬套的概念,这些无不在规训你:看,你要这么做,你不能那么做,这是一个“成功”案例你要认真学习,这是一个“失败”案例你要好好反省。来吧我们来做社会企业、来吧我们来搞社会创新、看吧我们的方向是市场化、看吧我们的格局是高大上!——这一系列的狂欢,真让人有一种“今夕何夕”的错乱感。

而这些鼓噪的实质,就是将“社会正义”这个极为重要的议题从NGO的话语中抽出,代之以社会福利,将“社会运动”这一重要的实践方式从NGO的行动中抽出,代之以"公益慈善"。并且用“管理主义”、“技术主义”和“效率本位”去消解NGO最可贵的价值——“多元性”。从而建构出一种规训的知识体系,使得NGO更易于管制——而在这个过程中,某些个人也成为了权力的工具,获得了很难说是正义的各种收益。

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上,很少有什么真正的“非暴力不合作”,有的却是“非暴力很合作”、“非暴力想合作”和“非暴力想合作而不得”。因此我们长期遗忘或不自知自己是有反抗能力的。面对这套全景式监狱,最好的反抗,恰恰是"不合作"。不做坏事、不说假话、不在媚俗中寻找力量、不投入到庸俗的人际关系游戏中,这才是中国NGO当下最值得做的事情,我想任何一个对自身和社会的进步有要求的NGO,都不难同意我说的这一切。因此,拒绝慈展会,是这些进步NGO去反抗规训的最有力的首要行动。

如果说今年慈展会有任何值得称许的,就是飘荡在会场中的小白花,它不断在询问身在会场的每一个人:当你的同伴蒙难,你如何能与刽子手把酒言欢?——当然,我们知道,这对于很多人来说,或许本不是一个问题。

责任编辑:李楚悦
国安法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慈善

2022年,刘强东最慷慨

2022年11月16日

被配图“明星救灾是作秀” 韩红方发函

2021年07月28日

作者最近文章

01月30日 13:18

你看过“X分钟电影”影评吗?

06月30日 07:38

学位服一定得是西式的?如果来点中国风呢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谷歌前CEO满嘴对华“新冷战”,何以成自肥的生意

劳荣枝对二审判决当庭表示申诉,死刑结果会改吗?

英国统计:英格兰威尔士基督徒降到一半以下

江泽民同志在上海逝世,享年96岁

谷歌前CEO满嘴对华“新冷战”,竟是自肥的生意

德副总理放话:欧盟将为与美贸易冲突做好准备

首次太空会师!

6.5小时!神十五已成功对接空间站组合体